標籤: 暫無標籤

閆雲科,1947年出生於忻州市西高村。1965年——1968年在忻州地區衛校西醫士班讀書,畢業后在高城公社衛生院、奇村分院工作。其間,先後侍隨地區醫院梁致堂、李映淮、太原市中醫研究所劉紹武先生臨床學習。1979年參加山西省中醫師考試,錄取後分配到忻縣人民醫院中醫科工作,任中醫科主任,1984年調市中醫院,任院長,1996年晉副主任中醫師。


學術上崇尚仲景學說,認為驗方運用與發揮,一是抓主證,二是謹守方證病機。靈活運用驗方,擴大驗方運用範圍,就是弘揚仲景學說。故臨床多採用《傷寒論》、《金匱要略》方,且療效顯著。治法上讚賞張從政功字當頭、奪字領先、寄立於破、富補於功、故承氣輩、十棗湯、瓜蒂散為等常用。


  2005年,將臨床近40年的醫案精選,著成《臨證實驗錄》,由中國中醫藥出版社出版,在中醫界反響甚好。


  2009年5月,《經方躬行錄》由學苑出版社出版,是其40年來研究經方、應用經方的心得實錄,


  無意於工而無不工


  ——讀閆雲科著《臨證實驗錄》


  在臨床實踐中,運用成方是一個再創造的過程,對於經方難度就更大。仲景以《傷寒雜病論》為後學垂立津梁,堪為規矩,但規矩在握,是一個非識證無以知其.用的事情。而且,既便方,證合契,也還有一個把握火候、斟酌藥量和審視機變的問題。對於學用經方,猶如宋代王安石所言:「讀經而已,則不足以知經」。在實踐中才能對仲景醫理有所全會,像曹穎甫這樣的傷寒大家,也許虛地把他的醫案命名為《經方實驗錄》,既尊崇仲景,也篤重實踐。經方派傳繼至今,其學術內涵有很大的發展。當代,研習經方的人.是怎樣運用經方?有哪些創新?讀閆雲科大夫所著《臨證實驗錄》之後,大有因文見道之獲。這部由。240則湯方命名的醫案,展示了作者在近。40年工作中運用經方治療急難重證的寫真,合方通變的技巧和當—代經方學派不薄時方的發展路向。


  仲景著作在面世不久就被華佗贊為「活人的書」。「經方洽大病」,古今一辭。但能否神用,洽如清代紀昀在《閱微草堂筆記》所說:「神而明之,存乎其入」。例如案主在《結胸.案二:大陷胸湯證》治一32歲男性,腹痛。五天診為急性闌尾炎的患者,診后注射、青黴


  素四天,發熱呈退,疼痛未已,右側少腹硬滿疼痛手不可近,痛甚時手足厥冷,而慘色變,腹中轆轆水聲,清亮可聞,噁心欲吐,苔黃膩,脈象沉弦有力。此病《傷寒論》稱大結胸證,而在當。代普通外科,財以腹部板狀硬、反跳痛、嘔吐、氣過,水聲等病象診為闌尾穿孔、


  合併腹膜炎、不完全腸梗阻之急腹症。投用大陷胸湯原方,服后腹痛大作,暴瀉后痛減,又投大黃牡、丹皮湯五劑,疼痛盡失。案主雲「得免金刃(手術)之苦」,豈止如此,從這一病案也能清晰地展現中西兩種醫學治療理路的不同。又如案主在《嘔吐•案五:小柴胡加芒硝湯證》和《脘痛•案四:十棗湯證》兩案,分別治療急性膽囊炎和胃潰瘍大出血,都是使用峻烈之品,幾劑見愈,收葯少力專之功。


  合方之用,是當代經方家制方的趨勢之廣。所謂合方,是把二個或三個經方加合而用。以其兩三方疊加組成一個藥味較多的方劑,但即便合方,仍依精減見優,以「葯過十三,任嘛不沾」為戒,經方家的特長不變。合方的使用,一方面是根據病情,另一方面,是針對那些相對穩定的「病」而用。這種作法,在清代以前就開始了。在本書《胃癌•氣滯血瘀兼虛證》王某的醫案中,閆雲科大夫以四逆散合吳茱萸湯加味,經三診八劑后改四逆散合四君子湯加味,投三十六劑后從諸症漸輕到消失,半年後經胃鏡檢查癌瘤消失,是為奇迹。


  師仲景亦不薄時方,是作者的治學旨意,也是當代經方派學人的共同行徑。現在,所謂純粹的經方派已鮮見多時。仲景以博採眾方而成為仲景,其後世醫家,代有發明,創製很多效捷之名方,前有所啟,後有所承,不株守一家,不滯於一曲,乘眾智、統新故而用之,是臨床家的風範。作者在運用經方得心應手外,踐履時方也妙境同臻,例如使用礞石滾痰丸、知柏地黃湯、鎮肝熄風湯、玉女煎、補中益氣湯等方都得醫之意。


  作者在書的扉頁上引用守代,科學家沈括的話說道:「醫之為術,苟非得之於心,而恃書以為用者,未能見臻至妙。」從所述的240病案看,作者妙用經方,擴大經方之用,已經超越了「為用」的層次。清代王孟英說:「拘守其跡,豈是心傳」。從「心傳」而論;作者既得心傳又突破心傳。臨床家有如此;作為,一般來說,不是刻意的,而是多年積累的升華,正是古人所說的:無意於工而無不工者也。

上一篇[桂枝二越婢一湯]    下一篇 [成無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