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開膛手傑克(Jack The Ripper)是1888年8月7日到11月9日間,於倫敦東區的白教堂(Whitechapel)一帶以殘忍手法連續殺害至少五名妓女的兇手代稱。犯案期間,兇手多次寫信至相關單位挑釁,卻始終未落入法網。其大膽的犯案手法,又經媒體一再渲染而引起當時英國社會的恐慌。至今他依然是歐美文化中最惡名昭彰的殺手之一。雖然犯案期間距今已達百年之久,研究該案的書籍與相關研究也日漸增多。但因缺乏證據,兇手是誰卻是各說其詞、毫無交集,因而使案情更加撲朔迷離。2012年5月,英國出版的一本名為《開膛手傑克:女人之手》的新書稱該兇手系女性。

1 開膛手傑克 -簡介

開膛手傑克開膛手傑克

1888年,英國倫敦發生了慘絕人寰的殺人事件。殺人魔「開膛手傑克」接連殺害了五名妓女,並將其剖腹后挖出內臟。他在公然寄信挑釁警方后從此銷聲匿跡,成為當時未解之謎。

開膛手的犯案地點集中在倫敦東區(East End of London)白教堂(Whitechapel)附近。這裡在當時是著名的移民集散地,遠從俄羅斯和東歐來的數萬移民定居在此。由於收入微薄,此處早已成為貧窮與犯罪的溫床,街頭上流落著無家可歸的流氓與拉客的娼妓。雖然蘇格蘭場於1829年就建立全市巡邏網,但薄弱的警力仍難以負擔每晚有數萬妓女出沒的東區治安。

瑪莉·珍·凱莉命案后,開膛手傑克似乎銷聲匿跡:倫敦未再出現類似的命案手法,但警方動員大批人力卻遲遲無法偵破案件,飽受包括維多利亞女王在內的英國各界人士批評,進而導致警界高層的異動。1892年,警方宣布停止偵辦白教堂連續兇殺案。

「開膛手」傑克當時在英國人幾乎無人不知。在19世紀的倫敦,「開膛手」傑克常以極其殘酷的手段殺害該市的一些街頭妓女,因此傑克被英國人評為那個時代最大的惡棍。

2 開膛手傑克 -作案現場

1888年8月7日一具女屍被發現陳屍東區的白教堂,死者是中年妓女瑪莎·塔布連(Martha Tabram),身中三十九刀,其中九刀劃過咽喉。同年8月31日凌晨三點四十五分,另一位妓女瑪莉·安·尼古拉斯(Mary Ann Nichols)被發現死在白教堂附近的屯貨區(Bucks Row)里,時年43歲。她不但臉部被毆成瘀傷,部分門齒脫落,頸部還被割了兩刀。但最殘忍的是腹部被剖開,腸子被拖出來,女陰也遭利刃嚴重戳刺。

開膛手傑克漢伯寧街

1888年9月8日凌晨五點四十五分,一位居住在漢伯寧街(Hanbury Street)29號的老車夫於其廉價出租公寓的後方籬笆里發現一具女屍,死者是47歲的妓女安妮·查普曼(Annie Chapman)。她與前位死者同樣被割開喉嚨,並慘遭剖腹,腸子被甩到她的右肩上,部分子宮和腹部的肉被兇手割走。其頸部有明顯的勒痕,據說死前曾呼救,但未引起注意。

1888年9月30日凌晨一點,一名馬車夫於住家附近發現伊麗莎白·史泰德(Elizabeth Stride)的屍體。不同於前兩位犧牲者,這位44歲的瑞典裔妓女雖被割喉,但未遭剖腹,而是死於左頸部動脈失血過多。由於犯罪手法不同,有人懷疑此案的兇手與前兩起開腸剖腹的兇案並無直接關係。就在大批警力趕到伊麗莎白·史泰德陳屍處時,凌晨一點四十五分左右,46歲的妓女凱薩琳·艾道斯(Catherine Eddowes)被發現橫屍在主教廣場(Mitre Square)上。除了同樣被割喉剖腹,腸子甩到右胸外,她還被奪去部分子宮和腎臟。由於巡羅的員警聲稱一點半時這裡並無異狀,因而研判死者是在一點半至一點四十五分之間被殺害,並被剖開腹部。兇手行兇手法之利落,讓多數人認為他可能是專業的外科醫生。

凌晨三點,一位搜尋可疑嫌犯的警員在高斯頓街(Goulston Street)附近發現件沾滿血的衣物,經過鑒定是凱薩琳·艾道斯身穿圍裙的一部分。而在衣物掉落的附近高牆上,發現疑似兇手用粉筆寫下的一行文字:「猶太人不是甘於被怨恨的民族!」(「The Juwes are not The men That Will be Blamed for nothing」但另有刑警記得是「The Juwes are The men That Will not be Blamed for nothing」)。之後警察督察長湯瑪斯·阿諾德(Thomas Arnold )到現場巡視並觀看這句留言,因擔心該牆上塗鴉天亮后被路人看到,反而激起反猶太主義者的情緒,當場下令擦去。

1888年11月9日一位多塞街(Dorset Street)上的房東托他助手到瑪莉·珍·凱莉(Mary Jane Kelly)的房間收六個星期未繳的房租,卻從窗口發現這位25歲的年輕妓女慘死在床上:她全身赤裸,頸部有勒痕,胸部和腹部被剖開,臉部的耳鼻和乳房也被割掉。

3 開膛手傑克 -挑釁信件

開膛手傑克開膛手傑克書信

綜觀整個開膛手犯案期間,警方和報業收到千百封關於案情的信件。也許這數以百計的信中,較吸引人的是那些宣稱兇手親筆寫的信件。這些信中絕大部分被當作騙局。許多專家指出這些信里「沒有任何一封」是真的,但其中卻很可能包含兇手真跡。經過近代和現在的權威人士驗證,有三封信最引人注目:

·「親愛的老闆」信:日期是寫1888年9月25日,郵戳日期是9月27日,收件者是中央新聞社(Central News Agency),9月29日被送往蘇格蘭場。剛開始這封信被認為是個騙局,但當愛道斯的遺體被發現有隻耳朵部分被割掉時,信中被應證的「割走女士們的耳朵」("clip the ladys ears off")引起人們的注意。警方於10月1日公布這封信,希望有人能認得信里的筆跡,但徒勞無功。「開膛手傑克」之名第一次出現在這封信中,並在信件被公布后獲得世界級的惡名,大部分的胡鬧信件都模仿該信的筆調。連續兇殺案結束后,警方宣稱該信是一名當地記者的騙局。

·「調皮的傑克」明信片:郵戳日期是1888年10月1日,收件者是中央新聞社(Central News Agency),內文筆跡類似《親愛的老闆信》。信中提到兩位受害者 (即史泰德和艾道斯)將死在彼此附近:「此時的兩件事」("double event this time.")。有爭議的是這封信在兇殺案公布前就寄出了,而且不像是具有此類犯罪知識的怪人所寫,雖然它在案發前24小時更早以前就被加上郵戳,且後面相當長的細節為當地居民與記者所知曉。之後警署宣稱已確認該信是由特定記者所寫,而這位記者也是《親愛的老闆信》的撰寫者。

·「來自地獄」信:又被稱作《盧斯科信》(Lusk letter)郵戳日期是1888年10月15日,白教堂警戒委員會的喬治·盧斯科(George Lusk)於1888年10月16日收到。盧斯科打開信件附送的小盒子時,發現裡面有半顆腎臟,不久將其保存在「酒之靈魂」(乙醇)的醫生說這是人類的腎臟。艾道斯其中一顆腎臟被兇手取走,而這位醫生認為寄給盧斯科的腎臟「貌似凱撒林·艾道斯被取走的那顆」,雖然他的發現十分不可靠。該信的作者宣稱已經「煎熟並吃掉」另外半顆腎臟。關於這顆腎臟的說法不太一致:有人堅稱這是艾道斯的,但其他人認為這只是個「恐怖的惡作劇,而且僅僅如此。」

4 開膛手傑克 -受害者

受害者特徵

開膛手傑克開膛手傑克

已確定的受害者都是中下階層的妓女,且除了瑪莉·珍·凱莉外,皆年趨中年卻無固定居。受害者都在隱密或半隱密的地方被殺,死前大多呈現酒醉狀態。死者的遺體顯示受害者喉嚨被割開,死後腹部往往被剖開,部分受害者甚至外陰被兇手切下。現在很多人相信受害者開始就被扼死,以防她們求救。一些屍體的內臟被取出,而根據屍體上的傷口,兇器被認為是如手術刀般銳利的刀。

受害者名單

瑪莉·安·尼古拉斯
閨名瑪莉·安·沃克,綽號「波莉」。1845年8月26日出生,1888年8月31日星期五被殺。

安妮·查普曼
閨名愛莉莎·安·史密斯,綽號「黑安妮」。1841年9月出生,1888年9月8日星期六被殺。

伊麗莎白·史泰德
閨名伊麗莎白·古斯塔斯多特,綽號「長麗茲」。1843年11月27日生於瑞典,1888年10月30日星期六被殺。

凱撒琳·艾道斯
曾化名「凱特·康微」和「瑪莉·安·凱莉」,皆出自於以習慣法婚姻結為連理的丈夫湯瑪斯·康微和約翰·凱利。1842年4月14日出生,1888年9月30日星期日被殺。

瑪莉·珍·凱莉
到巴黎旅行后自稱「瑪莉·珍娜特·凱莉」,綽號「姜」。據稱1863年生於愛爾蘭蒙斯特的利麥立克或利麥立克郡一帶,1888年11月9日星期五被殺。

可能的受害者
開膛手傑克開膛手傑克 電影海報

當時其他遭到類似手法攻擊或殺害的受害者們羅列於下表中。這些受害者的資料十分有限,其中包括:

「費小仙」(「Fairy Fay」)
這是1887年12月26日一起無名兇殺案的死者綽號。死因被認定是「一根尖頭柱貫穿她的腹部」,一般認為「費小仙」是媒體一項與艾瑪·史密斯兇案(見下方)有關的烏龍產物:他們把艾瑪的朋友在艾瑪遭受攻擊后,提到艾瑪在兇案前一年耶誕節也受到攻擊一事誤認為另外一樁兇案。「費小仙」一詞直到艾瑪·史密斯兇案后多年才出現,且似乎出自著名歌曲《波莉多利都朵》(Polly Wolly Doodle)的歌詞:「好好享受吧,我的費小仙」(Fare thee well my fairy fay),現在並無任何證據顯示有這位受害者確實存在。在兇案發生地的紀錄里也顯示當時附近沒有位女性姓「費」。

安妮·密爾沃(Annie Millwood)

大約生於1850年,據聞是1888年2月25日一次攻擊事件的受害者,這次攻擊造成她「腿部與下半身有多處刺傷」而住院治療。之後她順利出院卻於1888年3月31日去世,死因很可能是某種自然因素。

艾達·威爾森(Ada Wilson)

據聞是1888年3月28日一次攻擊事件的受害者。她的頸部連中兩刀,但卻劫後餘生。

艾瑪·伊麗莎白·史密斯(Emma Elizabeth Smith)

大約生於1843年。1888年4月3日她遭到攻擊,一把鈍器貫入其陰道,造成會陰破裂。受到攻擊后她設法帶傷走回自己的租屋,回去后朋友們送她到醫院,在此她告訴警方其遭到兩三人圍攻,其中一人未成年。之後陷入昏迷,直到1888年4月5日去世。

瑪莎·塔布連(Martha Tabram)

開膛手傑克開膛手傑克對倫敦造成了恐怖氣氛

閨名瑪莎·懷特,有時本名因拼錯寫成瑪莎·塔布蘭(Martha Tabran)。生於1849年5月10日,1888年8月7日被殺,身中三十九刀。基於某些不完整的理由,如缺乏犯案證據和行兇動機、地理和時間上近乎接近以及標準的攻擊方式,塔布連最常被認為是開膛手刀下另一位 受害人,但兩者最大的不同在於犯罪手法(穿刺,而非勒斃或割喉)。不過現在大家也接受兇手會改變犯罪手法,甚至戲劇性的變化。

「白廳之謎」(「The Whitehall Mystery」)

這詞指的是1888年10月2日白廳街(Whitehall)上新倫敦警察隊總部大樓地下室發現的無頭女屍。原本屬於這具屍體的一隻手臂在泰晤士河畔的皮米里科(Pimlico)被發現,另外一條腿被肢解后埋在屍體發現處底下,剩下的一手一腳則未找到,而死者的身份始終無法辨識。

安妮·法爾(Annie Farmer)

生於1848年,據聞是1888年11月21日一起攻擊事件的受害者。這次攻擊中她頸部被割開,鮮血直流以致差點喪命。幸好傷口不深,而這顯然是因兇器為鈍刀。警方懷疑這傷口純為自殘,故不久停止偵辦這宗案件。

蘿絲·米雷(Rose Mylett)

真名可能是凱撒琳·米雷,但又名伊麗莎白·「酒鬼麗茲」·戴維斯、「秀麗」艾莉絲或「克拉拉」。生於1862年,死於1888年11月20日。據聞她被「緊緊纏在脖子上的繩索」勒死,雖然有些調查員相信她是爛醉如泥時不小心被自己穿著的衣領勒住而窒息。

伊麗莎白·傑克生(Elizabeth Jackson)

一名妓女,1889年5月31日至6月25日其部分遺體自泰晤士河中陸續打撈出來。據聞這些屍塊是根據她失蹤前已有的傷痕辨識出來,顯然她死於兇殺案。

艾麗絲·麥坎錫(Alice McKenzie)

綽號「陶煙管」艾麗絲,並使用化名艾麗絲·布萊恩做為。她大約生於1849年並死於1888年7月17日。據聞死因是「頸動脈斷裂」但身上被發現另有數起小處瘀傷。

「賓奇街兇案」(The Pinchin Street Murder)

這是指1889年9月10日被發現的無頭屍,除了雙手未被割斷外,其情況類似「白廳之謎」。一份當時無法確認的推測認為屍體的確切身分是莉迪亞·哈特(Lydia Hart),即一名失蹤妓女。「賓奇街兇案」和「白廳之謎」常被認為是同一連環殺手所為,「他」因而被稱為「無頭屍殺手」或「無頭屍兇手」。然而開膛手傑克與「無頭屍殺手」是否為同一人或毫無關聯的兩者(但很可能在同一地區活動)已成為長久以來開膛手研究者爭辯不休的話題。另外,伊麗莎白·傑克生也被認為可能是「無頭屍殺手」刀下的另一位受害者。

法蘭西絲·寇爾(Frances Coles)

又名法蘭西絲·寇爾曼、法蘭西絲·哈金斯或綽號「橘發尼爾」。生於1865年,死於1891年2月13日。她後腦杓上的小塊傷口顯示曾被狠狠摔在地面,且喉嚨被割開。然而遺體上找不到其他肢解痕迹。

凱莉·布朗(Carrie Brown)

綽號「莎士比亞」,乃出自她酒醉時背誦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習慣。大約1835年生於美國紐約州紐約市的曼哈頓,1891年4月24日遇害。她被衣料悶死且隨後被利刀肢解。其遺體上發現外陰部有大撕裂傷,背部和腿部有輕微的割痕。雖然她的卵巢在床上被找到,但沒有任何器官被奪走,這是否為兇手故布疑陣則不得而知。當時,這宗兇案被拿來和白教堂兇殺案做比較,但倫敦警方堅決否定兩者的關聯性。

某些開膛手研究者援引傷殘男童的案例,認為他們也可能是開膛手犯案的對象,因為當時幾封宣稱是兇手寄給警方的信中曾不斷威脅將殺害幼童。

5 開膛手傑克 -嫌疑犯

開膛手傑克開膛手傑克嫌疑犯

雖然開膛手傑克引起世人注目,但直到目前為止,並無明確的證據指出兇手是特定的幾個人物。相反的,隨著時間日漸久遠,研究者漸增,被大家認定的嫌疑犯越來越多,且身份遍及當時倫敦的各個階層;反倒是傳統上被認為嫌疑最重的幾個嫌犯,於更多資料發堀后逐漸被還清白。

較具知名度的嫌疑犯

下列是警方認為很可能是開膛手傑克的嫌疑犯(但並沒有證據可供認定他們就是):
馬塔古·約翰·杜立德(Montague John Druitt)(1857.8.15— 1888.12.1)
取得律師身分后,他自1881年至1888年11月21日起長期擔任某間私立學校老師以彰其職。另外,他也是有名的運動家和業餘板球員。由於不明的原因,1888年11月19日最後一次現身於一所位於布萊克希斯(Blackheath)的學校,兩天後宣告失蹤。1888年12月31日他的遺體被發現漂浮在泰晤士河上,檢查結果顯示其屍駭由於口袋放入大石塊,曾沉入河底數星期之久,警方因此推斷他於沮喪的情況下投河自盡。由於他失蹤與死亡的時間距離第五起兇殺案不遠,且他死後兇殺案不再發生,讓當時許多調查員認為他就是開膛手。然而近年來的研究顯示,在凱莉兇案與他死亡之間,他曾在法庭上擔任合法代理人,且根據法庭紀錄,還曾為了座位的問題爭論許久。某些人認為這反駁了杜立德在凱莉案后精神崩潰的說法,而在麥維·麥克那登爵士(Sir Melville Macnaghten)的備忘錄,也就是最早認為杜立德有嫌疑的文件里,這位律師被誤認為一位醫生,由此進一步推論,福德瑞克·艾柏瑞(Frederick Abberline)偵探懷疑杜立德涉有重嫌。

塞維林·安東尼諾維奇·克拉索威斯基(Severin Antoniovich Klosowski)
化名喬治·查普曼,但與受害者安妮·查普曼無任何關係。他生於波蘭克拉索威斯基,但來到英國后取名查普曼。當時他住在倫敦,是個有暴力傾向的男人,或許懂些醫學知識,後來因毒殺三名女子的確切罪行處以絞刑。他曾一度是福德瑞克·艾柏瑞認為最有可能是兇手的嫌疑犯。

阿朗·柯明斯基(Aaron Kosminski)(1864或1865—1919)
倫敦猶太人社群成員,1891年2月曾送入精神療養院治療。他被麥維·麥克那登警長備忘錄列入嫌疑犯之一,理由是他有許多疑點,如長的像主教廣場附近「倫敦巡警看到的那名男子」(這個說法僅見於該文件中,有些研究者認為麥克那登真正的意思是指倫敦警方的目擊證人約瑟夫·勞溫岱,然而其他人卻想到另種解釋:並未有權威性的資料顯示那晚有任何人出現在廣場附近。)助理長官羅伯特·安德森(Robert Anderson)與唐納·斯文森探長(Donald Swanson)的評述都宣稱「只有眼力好的人才看的到兇手。」(雖然有多種說法,但這可能是指目擊證人以色列·史瓦茲)。然而,他們宣稱因為證人不願意提供不利於猶太人的證據,因此不可能起訴。斯文森在他報告版本的邊注里提到,那個男人就是柯明斯基,並補充說他兄弟的家就在白教堂倫敦警局旁,而其被雙手反綁送入精神病院里,不久便死了。最後兩個關於柯明斯基的細節不太正確,因為他活到1919年。他的精神錯亂癥狀有幻聽、擔心被其他人吃掉的恐懼和拒絕梳洗。在院里他被描述成沒有傷害能力的人物,雖然有一次他對著院里的服務員揮動一張椅子。近年來多數研究者認為他會被列入嫌犯名單里,兇案當時的反猶太主義情節影響大於其癥狀與案情的關聯性。

麥可·奧斯卓(Michael Ostrog)(1833—1904?)
職業騙子,曾化名和易容過。他被一位新加入調查的警官列為嫌疑犯,時間是1889年,也就是「真作五案」的受害人遇害隔年,但研究者找不到證據指出他犯過比偷竊和詐騙更嚴重的案子。事實上,紀錄顯示開膛手犯案期間他正在法國監獄里服刑,而這似乎成為一項難以動搖的不在場證明。他生前最後一次被提及是在1904年。

約翰·皮札(John Pizer)(1850—1897)
皮札是住在白教堂附近的波蘭裔猶太人,從事製鞋業,警員隡金特•威廉•辛格(Sergeant William Thick)將曾其帶回偵訊。辛格顯然相信皮扎認識「毛皮圍裙」,即一名以襲擊妓女著稱的當地男子,白教堂連續兇殺案剛發生時,許多居民曾相信「毛皮圍裙」就是兇手。但他的嫌疑終究被撇清,原因是一次觀看倫敦碼頭大火中,一群警官談論起這一系列兇殺案時,皮札宣稱辛格早認識他好幾年了,言下之意是他被辛格逮捕乃出於惡意且缺乏證據。

法蘭西斯·塔布萊特「醫生」("Dr." Francis Tumblety)(大約1833年—1903年)
似乎是未受教育或自學的美國人,他靠裝成專業醫師跑遍全美國和加拿大,偶爾遠赴歐洲干同樣的勾當。自認到是位女性貶抑者,他常把死亡與其病患連在一塊,雖然不確定此為有意或無意之舉。1888年法蘭西斯人在英格蘭,11月7日被逮捕,理由是「被控有下流猥褻的行為」,顯然針對其對同性戀性行為的喜好。11月16日他被保釋出獄。等待受審期間,他反而在11月24日逃到鄉下準備前往法國。有人認為他出獄后能及時犯下瑪莉·珍·凱莉兇殺案(11月9日)而隨後即遭到逮補。由於在美國犯下多起惡名昭彰的詐騙,他被逮捕的消息讓某些人認為他就是開膛手。他究竟是名殺手,或只是名受不當懷疑的怪人仍有爭論。塔布萊特被認為有嫌疑,是在兇案發生多年以後某位倫敦警察寄給一名記者的一封信里所提到,但沒人知道這位警員有直接參与開膛手一案的調查工作。而主張蘇格蘭場於1888年派遣一名警官前往美國,試圖將塔布萊特帶回來與罪案有關的說法在近年來的研究中仍是個爭議。

其他可能的嫌疑犯
開膛手傑克開膛手傑克

還有一些被當時的記者等人點名為潛在的白教堂兇殺案嫌疑犯(但並沒有證據可供認定他們就是),其中幾位著名人選是:

威廉·亨利·伯利(William Henry Bury)(1859—1889)
自倫敦遷居蘇格蘭后不久,他於1889年2月10日勒死髮妻愛倫·艾利奧(Ellen Elliot),而她曾是名妓女。在她死後不久,又在其腹部施與幾道傷口。有些人相信,這幾道傷口十分類似瑪莎·塔布連與瑪莉·安·尼古拉斯遺體上的痕迹。柏利向當地警方自首后便被列為嫌犯之一,雖然他宣稱並未涉及其他任何案件。不久之後他在蘇格蘭丹地(Dundee)被處以絞刑,罪名是他自己承認的謀殺妻子。

湯瑪斯·尼爾·克利醫生(Dr. Thomas Neill Cream)(1850.5—1892.11.16)
一位暗地裡專門從事墮胎的醫生。生於蘇格蘭,於倫敦接受教育,在加拿大開業且之後轉往美國伊利諾州的芝加哥。1881年他被發現要為他幾位病人中毒,其中男女皆有,負起責任。起初,這起事件沒有他殺的嫌疑,但克利自己卻要求調查這些屍體,顯然這是個引起他興趣的嘗試。之後他被關在位於久利特(Joliet)的伊利諾州州立監獄,1891年7月31日被釋放出獄,理由是品行良好。到倫敦展開新生活后,他再度被控謀殺並遭到逮補,1892年11月16日處以絞刑。根據某些來源所述,他死前最後幾個字是說:「我是傑克....。」("I am Jack...")此話被詮釋為意指開膛手傑克,但也可能被蒙頭罩消音過。專家們根據參與處刑警官們沒提到這宣稱曾妨礙招供的理由,主張這個插曲也許本身沒啥意義的可能性大於此為後來捏造的故事。據聞開膛手犯案之時,他正在監獄里服刑。然而有些著作認為在被正式釋放前他能賄賂警官而離開監獄,或留下一個替身在他所住的牢房裡,但這兩種說法都沒法獲得權威資料佐證。

弗雷德瑞克·貝瑞·汀尼(Frederick Bailey Deeming)(1842.7.30?—1892.3.23)
一名當時住在澳洲雪梨的水手,有位妻子和四個小孩。由被視為一名英國公民,1887年12月15日他被控破產而前往位在英格蘭的法庭。雖然最後被判處40天徒刑,但顯然他在1887年12月29日就被釋放,並試圖與妻小一塊逃到南非開普敦躲避債主。抵達不久他便因詐欺被當地警方盯上,於是又把妻小送到英格蘭,而自己前往新建立的約翰尼斯堡,從此他似乎消失了:沒有可靠的資料記載1888年3月到1889年10月兇案發生期間他的行蹤下落。他再度現身是在英格蘭的京士頓赫爾(Kingston upon Hull),在此他叫做哈利·勞森(Harry Lawson),即他眾多化名的其中一個。成功轉入職業騙徒生涯后,他顯然試圖與分居的妻子破鏡重圓。1891年7月,他們倆同孩子搬到雨山(Rainhill)的租屋,但這段重歸舊好於1891年8月11日他趁妻小睡覺時割斷他們喉嚨后嘎然終止。由於在他是以單身漢的身分引介到當地,並聲稱其家人是來拜訪他的姊姊與侄輩,所以很輕易解釋他們的失蹤。之後他向他房東女兒愛咪·馬瑟斯(Emily Mathers)求婚,並於1891年9月22日結婚。1891年11月2日這對新婚夫婦搭船離開英格蘭南安普敦,1891年12月15日抵達澳洲維多利亞州。1891年12月24日他殺了愛咪,把她埋在租屋底下,隨即離去。愛咪的遺體不久被發現,並引起當地偵查與尋找在英國其他屍體的行動,這也導致他於1892年3月11日被逮補,並於審判中判處絞刑,而當時的澳洲輿論認為他就是開膛手。據說他熟識開膛手被害人凱撒琳·艾道斯,並與她保持通信,但這個說法仍無法證實。

羅伯特·道森·史蒂芬生(Robert Donston Stephenson)(1841.4.20—1916.10.9)
一名對神秘學與黑魔法深感興趣的記者兼作家。連環兇殺案發生前他是白教堂醫院的病患,並在兇殺案結束后不久離開。他是專門寫作關於警方辦案的報紙專文作家,而他古怪的舉止以及對罪案的興趣終究讓業餘偵探將他提報給蘇格蘭場,可兩天後他也親赴警場,並提報他認定的嫌疑犯:一名叫摩爾根·戴維斯醫生(Dr Morgan Davies)的男子。之後他又被報紙編輯威廉·湯瑪斯·史蒂德(William Thomas Stead)、作家瑪貝兒·柯林斯(Mabel Collins)與她好友巴洛妮斯·維托莉亞·魁瑪斯(Baroness Vittoria Cremers)列入嫌疑犯之列。

相關著作點名之嫌疑犯

其他幾個兇殺案后常被認為是兇手的名字(但並沒有證據可供認定他們就是),其中包括:

約瑟夫·巴內特(Joseph Barnett)(1858—1926)
曾當過漁貨搬運工,1887年4月8日起曾是受害者瑪莉•珍•凱莉的情人,直到1888年10月30日兩人吵過一架后才分手。之後他每天都拜訪她,據聞是試圖恢復兩人的感情,而他否認自己有嫌疑。雖然有人把其他幾件兇案算在他頭上,但他被懷疑乃因由愛生恨而殺了凱莉。據說他對凱莉的描述構成了今天我們對凱莉所知道的絕大部分,可是有關她的描述和他的報告是否切實仍有疑問。

大衛·科恩(David Cohen)(1865—1889)
一名波蘭裔猶太人,他被關進柯爾尼哈奇精神病院(Hatch asylum roughly)時大致上吻合兇殺案結束的時間。由於被描述成具有殘暴的反社會傾向,這位可憐的倫敦東區住民被作家兼開膛手研究者馬丁•菲多(Martin Fido)在其著作《罪案,開膛手傑克之死與偵查》(The Crimes, Detection and Death of Jack the Ripper 1987年出版)認為是嫌疑犯。菲多宣稱「David Cohen」這名字在當時被用在警方認為名字無法查證,或名字太難拼寫的猶太人身上,就如同今天的「John Doe」,這種說法被其他著作爭論不休。菲多經過一番思考後,認為柯恩的真實身分是納森•凱明斯基(Nathan Kaminsky),一位住在白教堂附近的鞋匠,他曾因感染梅毒而接受治療,並在科恩的身分被確認同時宣告失蹤。菲多與其他人相信警方將凱明斯基與柯明斯基這兩個姓氏搞混了,導致錯誤的人選被列入嫌疑犯名單(參見上面的阿朗•柯明斯基)。在精神病院里,科恩表現出暴力和破壞傾向,今天看來令人聯想到精神分裂症,因而必須加以監禁。最後他於1889年10月死在精神病院。前聯邦調查局犯罪紀錄員約翰•道格拉斯(John Douglas)在其著作《糾纏我們的案件》(The Cases That Haunt Us 2000年)里,斷言從來自地獄信("the "From Hell" letter)的用詞收集到的個性線索全指向兇手就是科恩,「或某個非常類似的人」。

路易斯•卡羅(Lewis Carroll)(1832.9.27—1898.1.14)
查爾斯•路德維希•道奇森(Charles Lutwidge Dodgson)的筆名。根據迴文作家理查·華萊士(Richard Wallace)的著作《開膛手傑克:無憂無慮的好友》(Jack the Ripper, Light-Hearted Friend),書里首度認為他有嫌疑,雖然這說法並不被其他研究者看重。

威廉·魏希·古爾爵士(Sir William Withey Gull)(1816.12.31—1890.1.29)
維多利亞時代傑出的內科醫生。他被點名為開膛手,並且是備受爭議的王室陰謀論成員之一。拜該理論廣受小說家歡迎與其戲劇性所賜,古爾以開膛手的身分出現在許多書籍與電影(包含開膛手)。

喬治·哈金森(George Hutchinson)
一名勞工,1888年11月12日他到倫敦警局陳述1888年11月9日他花許多時間窺視瑪莉•珍•凱莉住的房間時看到和她在一塊的男士鮮明的長相。即使當時是黑夜,他仍相當仔細的描述這名嫌疑犯的相貌。顯然,他的描述最終仍被警方所懷疑,因為根據警方之後所宣稱唯一好好看過兇手長相的證人是名猶太人,而哈金森不是。現代某些學者認為他自己就是開膛手,且試圖混淆警方辦案。

詹姆斯·凱利(James Kelly)
不確定是否和開膛手受害者瑪莉•珍•凱莉有親屬關係。1883年掐死自己的妻子,因而被判有罪。由於被認定精神失常,他被轉送到精神病院,直到1888年自院內逃脫。連續兇殺案期間警方找尋他不成,而他顯然消失的無影無蹤。1927年他突然自己回到警局,並於兩年後死亡,死因據推測是自然因素。兇殺案期間他的行跡為何仍是個謎。

詹姆斯·梅布利克(James Maybrick)(1838.10.24—1889.5.11)
一名利物浦棉花商人。在起當時十分轟動的審判期間,他說服自己的的妻子佛蘿倫絲(Florence)毒死自己。由於這起事件充滿爭議,原本應被判的死刑被減為終身監禁,且七年後她終究被釋放。一本據稱是梅布利克的日記宣稱他在裡頭坦承自己就是開膛手,但這本日記今天普遍認為是個騙局。

亞歷山大·培達欽科(Dr. Alexander Pedachenko)(大約1857—1908)
俄羅斯帝國秘密警察。他曾被送到英國製造謀殺案以敗壞當局名聲,後來因無法剋制自己犯下更多兇殺案,而被送進精神病院終渡餘生。有關他是開膛手的證據在當時並不完整,而且沒有確切證據證明培達欽科這號人物曾經存在過。

法蘭克·邁爾斯(Frank Miles)
邁爾斯是倫敦著名的畫家,他常用阻街女郎作為其畫作的模特兒。據稱這位藝術家死於白教堂連續兇殺案之前,但實際上他被發現於1891年死在精神病院。一個理論顯示他與麥維•麥克那登的關係,因為邁爾斯和其室友王爾德住在泰特街(Tite Street)靠進麥克納登住所的地方。邁爾斯的表親替艾柏特•維克多王子工作,而馬塔古•杜立德,也是另一位嫌疑犯,曾和邁爾斯待過同一個軍團。這個理論是由湯瑪斯•塔希爾所提出,但從未被人接受,也許是因為這說法的理由太過薄弱。法蘭克•邁爾斯會成為開膛手傑克的人選要追溯至1970年代,被唐納•羅比洛(Donald Rumbelow)著作《完全開膛手傑克》(Complete Jack the Ripper)提到。

華特•席格(Walter Richard Sickert)(1860—1942)
席格,一位擁有荷蘭和丹麥血統,卻在德國出生的藝術家。其授業於詹姆斯•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門下,並受到埃德加•德加影響。他是第一位提出開膛手傑克皇室陰謀論部分理論的人,並被作家珍•歐佛頓福勒(Jean Overton-Fuller)點名為唯一的開膛手人選。犯罪小說家派翠西亞•康薇爾(Patricia Cornwell)之後在其著作《開膛手傑克傑案報告》(Portrait of a Killer)里宣稱根據他作品與書信中大量出現她所認為的女性貶抑特徵以及她相信兇手在信中留下的嘲弄口吻出自他筆下,兇手就是席格。但席格在大多數研究此案的人眼中不是非常重要的嫌疑犯,而且有力證據顯示大部分兇案發生期間他人在法國。

法蘭西斯·湯普生(Francis Thompson)(1859.12.18—1907)
詩人。自身奉獻於天主教並身兼唯美主義運動成員。1889年他寫了一個短篇故事〈結束吵雜的工作〉(拉丁文原名:Finis Coronat Opus),其中描述一個年輕詩人以女子作為異教神祇們的犧牲,得以前往地獄獲得創作的靈感以求他獲取名聲的慾望。他的故事不是被視為宗教狂想,就是被看作一名憤怒男子犯下許多罪行,但這似乎不代表他再現實生活中作了這些案子。

詹姆斯·史蒂芬(James Kenneth Stephen)(1859.2.25—1892.2.3)
詩人兼艾柏特•維克多王子(艾迪) 的導師。自覺是位女性貶抑者,他在1886年或1887年冬天一起事故後患有嚴重的心理與生理疾病。他的詩作中可以看見些病態情景,但沒有徵兆顯示這些作品是出自兇手的親身經驗。他引起膛手研究者的興趣主要是因為他與艾迪王子的關係。

約翰·威廉爵士(Sir John Williams)(1840年 — 1926年)
維多利亞女王的好友,並擔任她生產比阿特麗絲公主(Princess Beatrice)的產科醫生,他在其中一名血親湯米•威廉(Tony Williams)2005年出版的著作《傑克叔叔》(Uncle Jack)里,被控犯下開膛手的罪行。這位作者宣稱手上握有的資料顯示這位醫生認識所有受害人,並殺了她們且將其肢解,以進行關於不孕的研究。

6 開膛手傑克 -其他推理

阿瑟•柯南•道爾爵士和威廉•史都華(William Stewart)提出進一步理論認為是名女性兇手扮成開膛手傑克。該理論的支持者相信該名女性兇手的工作是助產士,她能在不引起注意和嫌疑的情況下身著沾滿血腥的衣服,而且比男人更容易獲得受害者的信任。這個理論認定符合描述的一個嫌疑犯是瑪莉·皮爾斯(Mary Pearcey),她在1890年10月間殺害情人的妻子與小孩。雖然沒有徵兆顯示她曾當過助產士。

2012年5月,英國出版的一本名為《開膛手傑克:女人之手》的新書引起了軒然大波,原因是此書宣稱史上殘忍的連環殺手「開膛手傑克」竟是一位女性,並且該女子多次實施謀殺竟是因為她無法生育。新書的作者是62歲(2012年)的約翰·莫里斯,曾經擔任律師。書中指出,出生在威爾士的莉齊·威廉姆斯是這起連環殺人案的元兇,此人是皇家醫師約翰·威廉姆斯爵士的妻子,而約翰本人則被許多犯罪專家懷疑是該案的主要嫌疑人。據悉,莉齊已在1912年因癌症去世。《開膛手傑克:女人之手》這本新書是莫里斯和已故父親拜倫共同撰著的。父子二人仔細查閱了大量的醫學和法律文件,最終認定這位連環殺手就是莉齊。

7 開膛手傑克 -影響

開膛手傑克改編的電影

開膛手兇殺案標示著英國現代生活中一個重要的轉折點。雖然不清楚誰是第一個連環殺手,但開膛手傑克卻是第一位創造全球媒體報導兇案狂潮的殺手。1855年印花稅法的改革使得低廉的報紙能夠有更為廣大的發行量。在維多利亞時代後期,這段報業的快速成長,包括報紙便宜到只需半便士、大眾雜誌如《警方新聞解讀》(Illustrated Police News)的出版等,最終促使開膛手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知名度。這些特徵再結合沒有人被確切定罪的事實,創造出一個陰魂不散的恐怖傳說,而為之後連環殺手的出現覆上一層陰影。

貧困的東區長期被富裕的社會所忽視,但連續兇殺案和受害者的出現不得不引起對他們生活條件的關注。這種關注意味著當時的社會改革者終於能讓有錢階級傾聽並相信必須做些事來幫助窮人。

另外,開膛手傑克已成為許多小說里出現的象徵人物,無論是作為主要角色或更周邊的人物。而開膛手在大眾文化中也已以另種形式出現。

許多公司,如麥法蘭玩具(McFarlane Toys),也生產開膛手傑克的人形偶或玩具,有時甚至引起抗議。像被連環殺手羅伯特•平克頓殺害的死者家屬就反對溫哥華的維京超級店販售開膛手娃娃。2006年,開膛手傑克被選入英國廣播公司的《歷史》雜誌,並被其讀者票選為歷史上最壞的英國人(BBC)。

8 開膛手傑克 -虛構質疑

英國歷史學家安德魯·庫克經過多年研究,在《開膛手傑克:結案》書中認為,傳說中的這名連環殺手純屬子虛烏有,是當年八卦小報的記者為了製造轟動效應而偽造的。

庫克認為,當年被害的5名妓女,連同後來被歸結為同一名兇手所害的另外6名妓女,其實系分別被不同的兇手殺害的。庫克指出,當年倫敦市白教堂區的王牌偵探托馬斯·阿諾德在退休演講中表示:「我不認為所有這些案子都是『開膛手傑克』一個人乾的。」而當時的助理法醫帕希·克拉克在檢驗了5名遇害妓女的屍體后,曾表示:「我認為可能是一名男子殺害了她們中的3人,可是不大可能殺害了其他人。」

庫克在新書中指出,當時剛剛創辦不久的英國八卦媒體《明星報》為了製造轟動效應,竟然毫無事實根據地報道稱,接二連三的恐怖謀殺案皆是出自一名名叫傑克的「開膛手」之手。名不見經傳的《明星報》一時間大賣特賣,就連該報記者弗雷德里克·貝斯特也一炮走紅。

然而曾經被《明星報》指稱的「首席嫌犯」——一名製鞋人——由於擁有眾多不在現場的證據,被警方無罪釋放后,《明星報》銷量直線下降。為了逆轉頹勢,記者貝斯特假冒連環殺手的名義,給倫敦警察局寄送了多達上百封的挑釁信,信的末尾都署有「開膛手傑克」的大名。

庫克博士在將這些迄今仍保存在英國國家檔案館的信件交給英國著名筆跡專家鑒定后確認,所有這些挑釁信皆出自弗雷德里克·貝斯特之手!庫克指出,正是由於當時公眾誤信了「開膛手傑克」的謠言,導致當年那些真正的兇手得以逃脫法律的嚴懲。

上一篇[費用支出]    下一篇 [黃水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