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閑居賦》潘岳

《閑居賦》是西晉作家潘岳作於元康六年的一篇散文,是表現其厭倦官場和隱逸情懷的作品。這一年潘岳從長安回京任博士。因母病去官,時年五十歲。作者回顧三十年的宦官生活,仕途沉浮,一時心灰意懶,產生了歸隱田園的意念,因而寫了這篇《閑居賦》。同時還有曹植也作了《閑居賦》。以及趙孟頫書法作品。

1潘岳閑居賦

正文
閑居賦並序 潘岳 (晉)
岳讀《汲黯傳》,至司馬安四至九卿,而良史書之,題以巧宦之目,未曾不慨然廢書而嘆也。曰:嗟乎!巧誠為之,拙亦宜然。顧常以為士之生也,非至聖無軌,微妙玄通者,則必立功立事,效當年之用。是以資忠履信以進德,修辭立誠以居業。
僕少竊鄉曲之譽,忝司空太尉之命,所奉之主,即太宰魯武公其人也。舉秀才為郎。
逮事世祖武皇帝,為河陽、懷令,尚書郎,廷尉平。今天子諒闇之際,領太傅主簿,府主誅,除名為民。俄而復官,除長安令。遷博士,未召拜,親疾,輒去官免。閱自弱冠涉於知命之年,八徙官而一進階,再免,一除名,一不拜職,遷者三而已矣。雖通塞有遇,抑亦拙之效也。
昔通人和長輿之論余也。固曰:「拙於用多。」稱多者,吾豈敢;言拙,則信而有徵。方今俊乂在官,百工惟時,拙者可以絕意乎寵榮之事矣。太夫人在堂,有羸老之疾,尚何能違膝下色養,而屑屑從斗筲之役?於是覽止足之分,庶浮雲之志,築室種樹,逍遙自得。池沼足以漁釣,舂稅足以代耕。灌園鬻蔬,供朝夕之膳;牧羊酤酪,俟伏臘之費。
孝乎惟孝,友於兄弟,此亦拙者之為政也。乃作《閑居賦》以歌事遂情焉。其辭曰:遨墳素三長圃,步先哲之高衢。雖吾顏之雲厚,猶內愧於寧蘧。有道余不仕,無道吾不愚。何巧智之不足,而拙艱之有餘也!於是退而閑居,於洛之涘。身齊逸民,名綴下士。背京沂伊,面郊後市。浮梁黝以逕度,靈台傑其高峙。窺天文之秘奧,睹人事之終始。其西則有元戎禁營,玄幕綠徽,溪巨黍,巽絭同歸,炮石雷駭,激矢蟲虻飛,以先啟行,耀我皇威。其東則有明堂辟雍,清穆敝閑,環林縈映,圓海回泉,聿追孝以嚴父。宗文考以配天,秪聖敬以明順,養更老以崇年。若乃背冬涉春,陰謝陽施,天子有事於柴燎,以郊祖而展義,張鈞天之廣樂,備千乘之萬騎服棖棖以齊玄,管啾啾而並吹,煌煌乎,隱隱乎,茲禮容之壯觀,而王制之巨麗也。兩學齊列,雙宇如一,右延國胄,左納良逸。祁祁生徒,濟濟儒術,或升之堂,或入之室。
教無常師,道在則是。胡髦士投紱,名王懷璽,訓若風行,應猶草靡。此里仁所以為美,孟母所以三徙也。
愛定我居,築室穿池,長楊映沼,芳枳樹樆,游鱗瀺灂,菡萏敷披,竹木蓊藹,靈果參差。張公大谷之梨,溧侯烏椑之柿,周文弱枝之棗,房陵朱仲之李,靡不畢植。三桃表櫻胡之別,二柰耀丹白之色,石榴蒲桃之珍,磊落蔓延乎其側。梅杏郁棣之屬,繁榮藻麗之飾,華實照爛,言所不能極也。
菜則蔥韭蒜芋,青筍紫薑,堇薺甘旨,蓼荾芬芳,蘘荷依陰,時藿向陽,綠葵含露,白薤負霜。
於是凜秋暑退,熙春寒往,微雨新晴,六合清朗。太夫人乃御版輿,升輕軒,遠覽王畿,近周家園。體以行和,葯以勞宣,常膳載加,舊痾有痊。
於是席長筵,列孫子,柳垂蔭,車潔軌,陸摘紫房,水掛赬鯉,或宴於林,或禊於汜。昆弟斑白,兒童稚齒,稱萬壽以獻觴,咸一懼而一喜。壽觴舉,慈顏和,浮杯樂飲,綠竹駢羅,頓足起舞,抗音高歌,人生安樂,孰知其他。
退求已而自省,信用薄而才劣。奉周任之格言,敢陳力而就列。幾陋身之不保,而奚擬乎明哲,仰眾妙而絕思,終優遊以養拙。
創作背景
魏晉南北朝文學是典型的亂世文學。作家們既要適應戰亂,又要適應改朝換代,一人前後屬於兩個朝代甚至三個朝代的情況很多見。敏感的作家們在戰亂中最容易感受人生的短促,生命的脆弱,命運的難卜,禍福的無常,以及個人的無能為力,從而形成文學的悲劇性基調,以及作為悲劇性基調之補償的放達,後者往往表現為及時行樂或沉迷聲色。這種悲劇性的基調又因文人的政治處境而帶上了政治的色彩。許多文人莫名其妙地捲入政治鬥爭而遭到殺戮,如孔融、楊修、禰衡、丁儀、丁廙、嵇康、陸機、陸雲、張華、潘岳、石崇、歐陽建、孫拯、嵇紹、牽秀、郭璞、謝混、謝靈運、范曄、袁淑、鮑照、吳邁遠、袁
閑居賦

  閑居賦

粲、王融、謝朓等。還有一些死於西晉末年的戰亂之中,如杜育、摯虞、棗嵩、王浚、劉琨、盧諶等。
臨摹作品在這種情況下,文學創作很自然地形成一些共同的主題,這就是生死主題、遊仙主題、隱逸主題。這些主題往往以葯和酒為酵母引發開來,葯和酒遂與這個時期的文學結下了不解之緣。
隱逸主題包括嚮往和歌詠隱逸生活的作品,也包括招隱詩、反招隱詩,形成這個時期的一種特殊的文學景觀。隱逸思想早在《莊子》書中就體現得很強烈了,隱逸主題可以追溯到《楚辭》中淮南小山的《招隱士》。漢代張衡的《歸田賦》,可以視為表現這類主題的早期作品。到了魏晉以後,沿襲《招隱士》的作品有左思和陸機的《招隱詩》、王康琚的《反招隱詩》。沿襲《歸田賦》的作品有潘岳的《閑居賦》。而陶淵明的大量描寫隱逸生活和表現隱逸思想的作品,則使這類主題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所以鍾嶸《詩品》說他是「古今隱逸詩人之宗」。至於其他許多人的作品中,表達隱逸思想的地方就不勝枚舉了。隱逸主題的興起與魏晉以後士人中希企隱逸之風的興盛有直接關係,而這種風氣又與戰亂的社會背景和玄學的影響有關。
作者簡介
曹植(192~232),三國時魏國詩人。字子建。他是曹操之妻卞氏所生第三子。曹植自幼穎慧,年10歲余,便誦讀詩、文、辭賦數十萬言,出言為論,下筆成章,深得曹操的寵信。曹操曾經認為曹植在諸子中「最可定大事」,幾次想要立他為太子。然而曹植行為放任,屢犯法
簡介
《閑居賦》,趙孟頫行書,縱38厘米,橫248.3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書西晉著名文
閑居賦

  閑居賦

學家潘岳《閑居賦》一首,56行,凡627字,款署子昂。無年月。筆意安閑,氣韻清新,通篇行楷結合,方圓兼備,體態優雅,體現趙氏書法藝術書卷氣和富貴氣。元好問諷刺詩:「心畫心聲總失真,文章寧復見為人!高情千古《閑居賦》,爭信安仁拜路塵。」
內容提要
《閑居賦》是西晉文學家潘岳所作。前人似頗有微詞,如金代著名詩人元好問《論詩三十首》云:心畫心聲總失真,文章寧復見為人?高情千古《閑居賦》,爭信安仁拜路塵。聯繫史書記載來看,元好問對作者與作品關係的論述,還是較為客觀的。
與潘岳的情況相似,趙孟頫也是引起後世較大爭議的歷史人物之一。他本人一直徘徊在仕與隱的兩極中間,加之又是以舊王孫的身份出仕,故其心理之策負可想而知。他平生常為進退之身不由
閑居賦

  閑居賦

已而苦惱,趙孟頫的此種內疚愧作之情,實在是一種難以排遣並且相伴終身的客觀存在。他書寫《閑居賦》,實際上就是希望能夠藉助書法的力量,一定程序上調和或緩解內心的矛盾和不安,使得自己的心宇獲得片時的寧情。此作無年款,但從書法上考察,應是晚年所書。卷末有清曹溶題跋。些作品今藏台北故宮博物院。

作者簡介

趙孟頫(1254-1322),字子昂,號松雪道人、水精宮道人/。宋太祖十一世孫,因祖上承賜第居吳光,遂為吳興人。入元后,為程鉅關所薦而出仕,累官至翰林學士承旨,榮祿大夫。他生前被遇五朝,官在一品,名滿天下。卒,封魏國公,謚文敏。著有《松雪齋集》等。
越孟頫是當時最有地位和影響的書法家,稱得上是蒙元書壇射鵰手,一代廣大教化主。《元史·趙孟頫傳》云:孟俯篆隸真行草,無不冠古今,遂以書名天下。他博採眾長,融會貫通,早歲學宋高趙構書,中年師鍾系及羲獻。此外,還他取法智永、虞世南、李邕等,可謂集前代諸家之大成。他又是位勤奮的書家,一生臨池不輟,他創作的書法作品累累可觀,指不勝屈。《閑居賦》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上一篇[玉不琢不成器]    下一篇 [登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