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閔泳煥(朝鮮語:민영환,1861年—1905年),朝鮮王朝後期大臣,韓國著名的殉國英雄。字文若,號桂庭,本貫驪興閔氏,是閔謙鎬之子,亦是朝鮮高宗李熙之王妃——閔妃(明成皇后)之侄。早年以外戚身份參與朝政,1896年作為特使參加俄國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加冕典禮,並任駐歐洲六國公使。歸國後任軍部大臣等官職,後由於同情獨立協會而被彈劾免職。后復官,累任至侍從武官長。閔泳煥憂國憂民,常常懇切上疏,痛陳時弊,威望頗高。《乙巳保護條約》簽訂后,閔泳煥不願為日本治下的亡國奴,遂於1905年11月30日自殺殉國,謚號「忠正」。

1生平

外交風雲
光緒二十年(1894年,高宗三十一年)六月以後,日本控制了朝鮮政府,並將閔妃集團趕下台,另立以金弘集為首的親日政權。閔泳煥雖然失勢,但仍以「別入直」的身份時常入宮與閔妃聯絡。開國五百四年(1895年,高宗三十二年)八月十日,閔泳煥被任命為駐紮美國特命全權公使。但他還沒來得及赴任,就發生了閔妃在景福宮中被日本人暗殺的「乙未事變」。閔泳煥得知噩耗以後,「痛冤崩迫,如不欲生,惟韜晦是務,不欲與聞朝政」。直到建陽元年(1896年)3月11日,閔泳煥被任命為特使前赴俄羅斯帝國新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加冕典禮進行祝
出使俄國的閔泳煥

  出使俄國的閔泳煥

賀,閔泳煥才重新出仕。而這次他身上負有重要使命,即尋求俄國的保護以進一步牽制日本勢力。閔泳煥同俄國人達成了5項協議,但這並不是通過簽訂條約實現的,而是以俄國對朝鮮的「答覆」形式列出,可見其秘密程度。其內容包括:一、朝鮮國王滯留於俄國公使館期間,俄國政府在道義上負有保護國王的責任,並且有權增兵;二、由俄國派軍事教官編練朝鮮軍隊,並派相關人員研究朝鮮經濟,提供解決財政問題的相關辦法;三、俄國在軍事和財政的援助人員作為朝鮮政府顧問進行服務;四、朝鮮政府約定借款,應判明朝鮮經濟狀況、必要程度,加以計劃;五、俄國政府承諾完成俄國陸地的電信與朝鮮電報電話的連接,並為此進行援助。協議的關鍵在於第二、三項,這在事實上將朝鮮的軍事和財政交予沙俄控制,以便俄國在朝鮮半島取得支配地位。
同年10月,閔泳煥歸國,任陸軍副將,尋任軍部大臣。建陽二年(1897年)1月11日,被任命為駐英、德、俄、意、法、奧六國特命全權公使,3月1日又被任命為特命大使,前往英國祝賀維多利亞女王登基60年。3月23日,閔泳煥率使團離開朝鮮,先到中國上海,又從上海乘船到英國倫敦。閔泳煥抵達英國后,見各國使者都穿著西服,因而感到自卑,遂在英國斷髮易服。英國女王早就聽說朝鮮男人蓄髮綰髻,穿戴奇特衣冠,因此非常好奇,專門引見閔泳煥。誰知閔泳煥已經剃成了平頭,而且和其他使者一樣穿著西方禮服,因此非常不爽,揮手命閔泳煥退下。閔泳煥覺得有失國體,剛參加完女王慶典,就徑自匆忙啟程返國,但他也再沒有留過長發。閔泳煥也因此事被高宗下令罷官。
乙巳殉國
獨立協會風波之後,閔泳煥歸任為議政府參政,此後歷任度支部大臣、元帥府會計局總長、掌禮院卿、表勛院總裁,先後被授予勛一等太極章、大勛位李花章等勳章。日俄戰爭以後任內部大臣、軍法校正總裁、學部大臣等職務,光武九年(1905年)被任命為參政及外部大臣。日本在日俄戰爭爆發后已經控制了韓國,由於閔泳煥嚴拒日本,所以日本人不同意他擔任外部大臣這樣的要職,閔泳煥也就調任為侍從武官長。閔泳煥還在日俄戰爭期間向高宗介紹前獨立協會會員李承晚,讓他去美國求援,並打探日俄和談的消息。
日俄戰爭以日本勝利告終,日本遂獨佔朝鮮半島。光武九年(1905年)11月9日,日本政府派特使伊藤博文以慰問韓國皇帝的名義來到漢城,實際上是逼迫韓國政府簽訂日本人一手炮製的保護條約,從而使韓國正式淪為日本的保護國。閔泳煥已經表態堅決反對日本的侵略行徑,高宗皇帝也不同意。但日本已經收買了朝中的親日派如學部大臣李完用、外部大臣朴齊純等人,讓他們代替高宗在條約上簽字。是年11月17日,伊藤博文和日軍駐韓司令官長谷川好道率大批日本兵開進皇宮——慶運宮(今德壽宮),逼迫韓國大臣在保護條約上簽字,李完用等5人表示贊同,終於同日本簽訂了喪權辱國的《日韓保護協約》(又稱《乙巳條約》)。至此,大韓帝國已名存實亡,成為了日本實際上的殖民地。
《乙巳條約》簽訂之時,閔泳煥正在驪州郡為其前妻金氏遷墳,等到回來時,條約已經締結,閔泳煥「痛哭嘔血,閉戶謝客,卧四五日」。接著,他和元老大臣趙秉世率百官伏闕上疏,請求懲辦李完用等「乙巳五賊」,並廢除不平等條約。高宗皇帝已被日本人挾制,被迫回復「卿等其諒之」來搪塞。11月27日,趙秉世被日本憲兵拘禁,閔泳煥又代替趙秉世為疏首,連日在皇宮上疏抗爭。在日本的指使下,29日早晨,韓國政府下令將聯名上疏之人全部逮捕,移送法部治罪。到了晚上,閔泳煥等人又從平理院(當時法院的稱呼)被釋放。他們被釋放后,又在漢城市中心的鐘路白木廛都家的市民公會所設立疏廳,準備繼續以上疏的形式使皇帝回心轉意,嚴旨拿辦賣國賊。但閔泳煥意識到上疏已經無濟於事,決心以死來喚醒韓國國民。
當天夜晚,閔泳煥回到家中,在母親徐氏的懷抱撒嬌,「對頰挼摩,類嬰孩狀」,又看見他的妻子——正在懷孕的朴氏在燈下織衣,三個兒子正在酣睡。閔泳煥笑道:「算命的人說我有五個兒子,你現在一定懷著雙胞胎
閔泳煥殉國處和「血竹」照片

  閔泳煥殉國處和「血竹」照片

吧!」朴氏不知道他話中的意思,只是微笑。閔泳煥又離開了家,來到他僕人李完植的家中,一路上痛哭流涕。11月30日(農曆乙巳年十一月四日)凌晨,閔泳煥命令李完植為他取水洗手,李完植走了以後,閔泳煥就拔出小刀,捅向自己的肚子,未遂;他又用刀在自己的肚子中撕開一個大口,並大叫「我胡大罪,不死乃爾!」,終於死亡。他殉國的時候,「猶手握刀,勃然有生氣」。
閔泳煥死後,無數百姓聞訊大哭,以緬懷這位殉國志士。甚至不少日本人也受了感染,跟著哭泣。高宗皇帝聽說了閔泳煥殉國的消息后,也非常震驚悲痛,下詔賜謚號「忠正」(憂國忘家曰忠,以正服人曰正),追贈「大匡輔國崇祿大夫議政大臣」。閔泳煥的葬禮舉辦時,「自大官以下各學校生徒,至於兵丁、巡檢、屏門轎丁,日來會弔者,每日三四千名,聲動天地」。日本公使林權助送來祭文,被閔泳煥之母徐氏退還。12月17日,閔泳煥的遺體到京畿道龍仁安葬時,「卿士大夫及各國公使領事,臨棺哭訣;各隊兵勇及商民、僧尼、婦孺等,皆持燈燭,前導者數萬,替次擔舉,爭自先驅」,各國(包括日本)使館也降半旗誌哀。閔泳煥成為第一個以自殺殉國抗議《乙巳條約》的愛國者,他感召了許多人,緊接著,趙秉世服用過量鴉片自殺,洪萬植、宋秉璿、李相哲、金奉學等人自殺殉國,尹斗炳、李相卨自刎未遂,中國留日學生潘宗禮歸國時途經韓國,看見了《乙巳條約》及閔泳煥的遺書後也蹈海自盡。第二年6月,閔泳煥殉國的房間地板下忽然長出四本竹子,漢城市民紛紛圍觀,都認為是閔泳煥忠魂所化,稱為「血竹」。但是,閔泳煥之死最終沒有延緩韓國被日本吞併的進程,到1910年,隨著《日韓合併條約》的訂立,韓國完全淪為日本的殖民地。

2遺書

閔泳煥死後,在自己的表勛書上留下兩封遺書,一封名為「告國民書」,這樣寫道:「嗚呼!國恥民辱,乃至於此,我人民行將殄滅於生存競爭之中矣。夫要生者必死,期死者得生,諸公豈不諒只?泳煥徒以一死,仰報皇恩,以謝我二千萬同胞兄弟。泳煥死而不死,期助諸君於九泉之下。幸我同胞兄弟,千萬倍加奮勵,堅乃志
閔泳煥遺書

  閔泳煥遺書

氣,勉其學問,結心戮力,復我自由獨立,則死者當含笑於冥冥之中矣。嗚呼,勿少失望!訣告我大韓帝國二千萬同胞」。
另一封遺書名為「告各國公使書」,稱:「泳煥為國不善,國勢民計,乃至於此。決以一死報皇恩,以謝我二千萬同胞。死者已矣,今我二千萬人民,行當殄滅於生存競爭之中矣。貴公使豈不諒日本之行為耶?貴公吏閣下幸以天下公議為重,歸報貴政府人民,以助我人民之自由獨立,則死者當喜笑感荷於冥冥之中矣。嗚呼!閣下幸勿輕視我大韓,誤解我人民之血心!」
據說閔泳煥還留有一封給高宗皇帝的遺疏,憤筆直書朝廷乃至皇帝的各種過失,無一諱言。高宗想看,但他的臣下不願意進呈,這封遺疏也就亡佚了。
閔泳煥遺著有《海天秋帆》、《使歐續草》、《千一策》等,被收錄在《閔忠正公遺稿》中。

3評價

位於韓國首爾的閔泳煥銅像

  位於韓國首爾的閔泳煥銅像

閔泳煥在歷史上評價極高,由於抗日殉國而被奉為民族英雄,是現在朝鮮半島家喻戶曉的愛國者。當時的處士黃玹曾這樣評價閔泳煥:「泳煥戚畹生貴,半世膴仕,言議風采無過人者,惟稍自修戢,不與他閔等而已。及自歐美還,頗究天下大勢,痛國事日非,每至上前,泣涕極諫,退則端居深念,泊然不以勢利為念,人異之。以為非復前日人,至是果能辦大節,凜然有古烈士之風焉。」後來的學者宋相燾則這樣評論道:「嗚呼!公可謂百代之義烈也。求之千古,能為國為民,從容自裁如公者,實罕有其匹也夫!」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前領導人金日成也在其回憶錄《與世紀同行》提到過他,稱讚他「以自盡的方式號召人民維護國家的主權」。1962年,大韓民國追敘閔泳煥建國勳章,表彰他的民族氣節,並在首爾設立銅像以紀念他。
2001年7月,有韓國人金完燮在網上發表文章《閔妃和朝鮮末期的親日派愛國者》,對閔泳煥等人的殉國提出質疑:「據傳閔泳煥、趙秉世、洪萬植、李相哲、金奉學以及李漢膺等人是在抗拒日本人時死去的,但是我們還不能確認這些人是因為政治原因自殺的,還是因其它理由去世的。」他由於這些話加上其他親日言論被檢察院以「毀滅死者名譽罪」的罪名提起公訴,並送往法庭審判。
上一篇[煙草薄片]    下一篇 [捲煙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