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闕」是人名,「特勤」是突厥貴族子弟的稱號。19世紀末俄國學者發現於今蒙古國呼舒柴達木湖畔。碑文記述后突厥汗國創立者毗伽可汗與其弟闕特勤的事迹。闕特勤碑是突厥與唐友好關係的歷史見證。

1介紹

闕特勤碑Stele of Kl-tegin
唐朝時期,活躍在蒙古高
闕特勤碑
原的游牧民族--突厥人,曾於公元7-10世紀在漠北豎起多座石碑以記功銘業。其中,內容最豐富和影響最大的即是本文所述的《闕特勤碑》與《毗伽可汗碑》。闕特勤與毗伽可汗為兄弟,在新、舊《唐書》中有記載。《闕特勤碑》立於唐玄宗開元二十年(公元732年),是毗伽可汗為紀念其弟闕特勤所立。
「闕」是人名,「特勤」是突厥貴族子弟的稱號。19世紀末俄國學者發現於今蒙古國呼舒柴達木湖畔。碑文記述后突厥汗國創立者毗伽可汗與其弟闕特勤的事迹。碑正面及左右側刻突厥文,背面為中國唐代玄宗皇帝親書的漢文,漢文內容為唐玄宗悼念已故突厥可汗闕特勤的悼文。史載毗伽可汗在位期間,與唐修好,尊唐玄宗為父親。唐玄宗也遵已故的突厥可汗闕特勤為弟弟。突厥與唐有大規模互市貿易。
《闕特勤碑》的突厥和漢文的銘文前所未有的戲劇性對比,真實反映了游牧民族與農耕民族短暫和平時期的詭譎關係。
過去的歷史爭論
《闕特勤碑》,唐玄宗御制御書。事見《唐書·突厥傳》(按:手稿作,蓋傳之重文,原鈔、別鈔及《大儒沈子培》附錄,皆誤作一。)云:「默啜既為拔曳國殘卒所殺,骨咄祿子闕特勤合故部攻殺小可汗及宗族略盡,立其兄默棘連,是為毗伽可汗。默棘連本蕃稱小殺,性仁友,自以立非己功,讓於闕特勤,特勤不敢受,乃嗣位。開元四年,以特勤為左賢王,專制其兵。開元八年,敗拔悉密兵,又敗涼州都督楊敬述,突厥遂大振。九年,天子東巡,強說議調兵備邊,裴光庭不可,說曰:突厥雖請和,難以信結也。其可汗仁而愛人,闕特勤善戰,暾欲谷愈老愈智,李靖、世績流也。十九年,闕特勤卒,使金吾將軍張去逸、都官郎中呂向奉璽詔弔祭,帝為刻辭於碑,仍立廟像,四垣垣圖戰陣狀,詔高手工六人往,繪寫精肖,共國以為未嘗有(曾植眉注云:「《舊唐書》闕特勤卒於開元二十年,毗伽即於是年被弒。又云:『上自為碑文,刻石為像。』」),默棘連視之心(按:曾植此跋手稿、原鈔、別鈔俱作「必」。《大儒沈子培》附錄此跋作「心」。)悲哽。未幾,(按:二字非《新唐書》原文,曾植節略原文後,加此二字),默棘連卒,帝遣宗正李佺為立廟,詔史官李融文其碑。」(按:原引《新唐書·突厥傳》止於此。中有節略。)不若待闕特勤之優渥矣。
碑在鄂爾昆河側,元之和林路,而《遼史·太祖本紀》所謂古回鶻城之地。耶律鑄《雙溪醉隱集·取和林》詩注云:「和林城,苾伽可汗之故地也。太宗於此起萬安宮。城西北七十里有苾伽可汗宮城遺址。城東北有唐明皇開元壬申御制書《闕特勤碑》。唐新舊書書特勤皆作銜勒之勒,誤也。諸突厥遺俗,猶呼 其可汗之子弟為特勤、特謹字。」按:突厥語無可考,而蒙古口語,歷久相沿,可敦之為哈屯,達干之為答爾罕,葉護之為詳穩為桑昆分想昆,舊語班班可相證合。然則古之所謂特勤,即《元史》之的斤,亦即今蒙語所謂台吉矣。闕特勤樹立毗伽,專其兵柄。開元十年以後,北邊無警,實賴其功,故玄宗待之,恩禮優隆,迥逾恆等。《全唐文》錄玄宗《吊突厥可汗弟闕特勤書》,有「追念痛惜,何可為懷,今申吊賻,並遣致祭」之語,蓋即呂向等所奉璽書。而此碑不傳,獨耶律雙溪一人見之耳。此碑為考據和林之堅證,得此碑而和林所在,異說紛紛,不待攻而自破矣

2碑文

漢文部分
故闕特勤碑   御制御書
彼蒼者天,罔不覆燾。天人相合,寰宇大同。以其氣隔陰陽,是用別為君長。彼君長者,本□       □四(按:曾植錄本 「四」字傍加乙,蓋原碑之第一行也) 裔也。首自中國,雄飛北荒。來朝甘泉       ,願保光祿,則恩好之深舊矣。洎   我高祖,肇興皇業(按:曾植乙在此。以字救計,第二行當止       於 「太」字 。太宗之遂荒帝載,文教施於八方,武功成於七德。彼或變故相革,榮號迭稱。終能       代咩□□,□(按:錄本作「行化□」,曾植乙去后,復於「行化」兩字旁加角,不知何故,姑闕       待證)。□□□,按:曾植乙在此。依字數計,第三行當止於第一闕匡)各(按:此字曾植乙去,       別鈔本有)修邊貢,爰逮朕躬,結為父子,使寇患不作,弓矢載 ?。爾無我虞,我無爾詐。邊鄙□       不□□□之(按:曾植乙在此。依字數計,第四行當止於第三闕字)賴歟?君諱闕特勤,骨咄祿可       汗之次子,今苾伽可汗令弟也。孝友聞於遠方,威□(曾植自註:下半微露石形,疑略字)攝□□       俗(曾植於此加乙,為第五行)。斯豈由曾祖伊地米駝匐積厚德於上,而身克終之,祖骨咄祿頡斤       行深仁於下,而子□□之(按:曾植於此加乙,為第六行),不然,何以生此賢也?故能承順友愛       ,輔成規略,北爕眩靁之境,西鄰處月之郊,尊撐棃之□□(按:曾植於此加乙,為第七行),受       屠耆之宏任,以親我有唐也。我是用嘉爾誠績,大開恩信。而遙圖不騫,促景俄盡,永言悼惜(按       :曾植於此加乙,為第八行),疚於朕心。且特勤,可汗之弟也,可汗,猶朕之子也。父子之義,       既在敦崇;兄弟之親,得無連類。俱為子(按:曾植乙在此。依字數計,第九行多止於俱字)愛,       再感深情。是用故製作豐碑,發揮遐徼,使千古之下,休光日新。詞曰:
沙塞之國,丁零之鄉。雄武郁起,於爾先□。爾君克長,載赫殊方。爾道克順,謀親我唐。孰謂若       人(按:曾植於此加乙,為第十一行),罔保延長。高碑山立,垂裕無疆。
大唐開元廿年歲次壬申十二月辛丑朔七日丁未書(曾植自註:似建字)。

3上海世博會土耳其館仿製品

世博會土耳其館展出照片

世博會土耳其館展出照片
上一篇[熱舞派對2]    下一篇 [蒙古西征]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