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年代戲菩提樹下

關厚朴,鍾漢良飾演。年代電視劇《菩提樹下》主人公,故事中二十年前陰差陽錯被抱錯的龍家孩子,被關大夫撿回家並在關家平靜長大,習得一身醫術,和女主周鏡心親梅竹馬,但本來平靜的生活卻因為龍家兄妹的介入變得支離破碎,被親妹妹蓮生痴纏,卻也對鏡心一直堅持,又遇到對自己慢慢傾心的農普洱,故事中的厚朴善良、隱忍、堅強、執著,充滿反抗精神卻又對命運有很多的無奈,結局完滿,和鏡心以及孩子歷經苦難終於在一起。

1角色資料

關厚朴
姓名:關厚朴
扮演者:鍾漢良
年齡:19歲
職業:大夫
出處:電視劇《菩提樹下》

2角色介紹

關厚朴
關厚朴是社會中低收入層的小人物,家境清貧,行醫施藥,為人如其名忠厚樸實,有青梅竹馬的初戀,有八拜之交的大龍、嫣紅,最重要是有對他百般疼愛的父親和奶奶,雖然是養父,但是,關大夫和關奶奶對厚朴這個娃是真心疼愛,且厚朴本也心性純良,所以,他的生活雖然比不上在龍家那麼好,但是終究這是個很正常的家庭,小希望很正常的長大了。

定妝照

定妝照
厚朴對周鏡心是堅定的,不管編劇怎麼編排出各種苦情戲狗血至極的橋段,小希望被虐的如何之慘,但是他對鏡心的感情從來就是堅定的,從厚朴的心理來說,因為青梅竹馬的感情,十年以來他一直都認定鏡心會是自己要娶的那個人,所以,不管發生了神馬,他都極力在維護爭取這段感情,而在這段充滿曲折的感情中鏡心的不那麼堅定更加凸顯了厚朴的堅定。極至因為知道鏡心和其他人懷了孩子,悲憤自責中答應了普洱爹的臨終託付,雖對鏡心的心沒變,但是他做到了一個為人夫應盡的責任,對於他來說,鏡心是親梅竹馬的感情,根本不可能忘記,但是普洱是妻子,這點他很明白,在感情婚姻這件事上其實厚朴一直都是很被動的,他的努力爭取總是被浪費,到後來看到厚朴一直帶著紅繩,可見厚朴是一個非常深情的人。
厚朴的正氣,雖然生活在社會中低層,但是,因為父親的正直家庭的影響,厚朴成長的環境讓他有足夠的正義感,這些正義感讓他在面對龍家的種種仗勢欺人行為時都絕不退縮,有一股正義的傲氣,厚朴不是那種簡介中所預想的儒弱,他有自己的傲氣自己的堅持,在那個善良老好人的設定上有自己的堅守有自己的原則,即使經歷種種磨難,但是他自身的氣節還在,這是中國傳統社會所崇尚的。在故事的最後,厚朴仍然希望的是用正義的正確的途徑來懲罰壞人,厚朴這個人的正氣設定很強。
總的來說關厚朴這個人成長成熟過程很完整,劇尾的時候真正成長成了一個有大愛有擔當的男人並且寬恕了所有人,符合了菩提樹意境的設定。但如果說對這個人物設定的不滿,就是太多的磨難了,對鏡心的過於堅持,對命運的過於抗爭,同時又對很多事有太多的無能為力,同時又要讓他去無條件原諒所有害過他的人,其實這都是讓他經歷苦難的原因,是編劇賦予的,更是編劇想要傳達的一種很理想卻又過於理想的情懷。

3背景故事

「慈悲多禍害,方便出下流」——佛家語。
一場瘟疫揭開兩家二十年恩怨序幕;一次追殺引來二十年錯位身世;趕盡殺絕的竟然是親生兒子,以身相許的卻正是親生哥哥……二十年後,曾經被大火吞噬的冤魂討回了他們所失去的一切。然而仇恨卻沒有盡頭,放下才是真正的寬恕……
關厚朴
清末,淮河流域瘟疫肆虐,哀鴻遍野。御醫房結拜兄弟龍大爺與方秀才同赴疫區救治,然而卻發現此瘟疫源頭是人為下毒,兇手竟是與大奶奶私通的龍家二爺……
龍大爺念在手足情深,惻隱在心,深夜奔赴回家質問兄弟,卻被二爺與大奶奶親手殺死。二爺與大奶奶捏造證據,買通關卡,將瘟疫爆發嫁禍方秀才,三日之內,方秀才滿門抄斬,只留下了一個嬰兒,陰差陽錯逃命間,竟與龍家私通之子掉包,從此拉開了二十年恩怨的序幕……
十八年後。兩個孩子長大成人。龍家之子厚朴流落關家,為一平民,仍操醫術;方家之子舞笙被龍家養大,成了少爺。龍家小姐蓮生——厚朴的同父異母的妹妹——與厚朴一見如故,渴望嫁給厚朴,設下圈套使與厚朴青梅竹馬的鏡心嫁給舞笙,引發了厚朴與舞笙之間的巨大矛盾。
厚朴為了鏡心付出一切,逃親、搶婚的結果便是鏡心遭受巨大的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厚朴更是被龍家屢次逼上絕路,險些死在自己的親生爹娘手中……
舞笙在與厚朴對鏡心的爭奪中愛上了鏡心,他恨厚朴,卻為了鏡心悄悄放走了她,讓她與厚朴私奔,把自己的愛埋藏在心中……
蓮生為了嫁給厚朴不擇手段,她不知道面前的男人是自己的親哥哥,只知道與這個男人息息相通,她不惜用真情、用圈套、自己的精神甚至自己的肉體去換得與厚朴之間的一點點感情,然而她卻屢次失敗,在這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中,她變得狠毒而無情……
厚朴與舞笙的矛盾愈演愈烈,對鏡心的爭奪、對蓮生的拒絕、對藥鋪的競爭使他們之間的關係越來越惡化,甚至發生了人命官司……而整個事件中最大的兇手龍大奶奶為了保住舞笙的性命不遺餘力地殘害厚朴,如同當年嫁禍方秀才一樣嫁禍自己的親生兒子,誰說世間沒有報應?最終,厚朴一家四口死於非命,厚朴逃過一劫,卻又被龍大奶奶毒瞎了雙眼,失去了味覺……
而這時,當年失蹤的方秀才之妻,舞笙的親生母親終於出現在人群中。她是回來複仇的,當年屈死的冤魂要討回他們失去的一切。當真相被揭開;當兇手被指認;當事實擺在眼前;當冤案重新平反;當二十年前的亡魂佇立在夜色中直指生者的靈魂……一切又該何去何從?錯過的永遠不能重來,鑄下的無法熔為灰燼……
善良的人被逼得殘忍……
軟弱的人迸發出絕望……
狠毒的人失去了靈魂……
貪婪的人忘記了來路……
愛情一度失去了顏色……
親情幾時蒙住了雙眼……
然而,善惡皆有道,放手才是最後的釋然……
上一篇[埃爾通]    下一篇 [埃爾肖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