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阮行 ,虛擬人物,是武俠小說《甘十九妹》中的人物 。

1 阮行 -人物簡介

武俠小說《甘十九妹》中的人物 
《甘十九妹》中的阮行
《甘十九妹》中的阮行


阮行——在角落默默舔舐傷口的孤犬

  相信大家對甘劇中阮行這個人物,不會有太多的好感,甘十九妹的四大皆空是他放的,蘭心……不用說了- -小范被他毒倒過,只有尹哥對他所有的伎倆免疫。。

  只有當我們看到他死的時候,才會對他有所改觀,因為他最後的話。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們意識到,他不是一個完全窮凶極惡的人,他也有他的無奈。

  其實原著小說中的阮行,不過是金珠手下的一個沒有感情的走狗而已,相信看過原著的同學們都知道,最後因為幫助金珠刺探甘十九妹的情況,被甘十九妹和銀珠發現而殺死,金珠裝作不知道。而劇中金珠和他的某種不正常關係也沒有出現在原著中。

  好在我們偉大的李編將這樣一個樣板人物刻畫的有血有肉,讓我們這些熱愛主角的人在他死的時候也忍不住有點同情他,其實他,不過是在角落裡默默舔舐自己傷口的孤犬。

  無奈 
  為什麼我沒有用孤狼這個詞,因為阮行是有他的奴性的,水紅芍訓練出來的手下,忠心當然是必須的,不要說感情,連自己的思想都不能有,金珠要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如果有違抗,不用水紅芍動手,金珠一招就能要了他的命。因此當我們看到金珠和他做了一些沒有感情基礎的某些事情,我們會譴責他的荒淫,甚至會說他是一條連身體都出賣給丹鳳軒的一條狗。。但是他沒有選擇,丹鳳軒嚴苛的門規,加上水紅芍對男性的仇恨,讓他只能選擇服從。狼是有叛逆性的,但是狗沒有。雖然狗這種動物在漢語中總是不免帶著一點貶義,但阮行,他更多的體現了無可奈何。我們知道自由的價值當然高於生命,但是能做出這種覺悟的人並不多,何況是在武俠世界,更何況是在丹鳳軒……

  孤獨 
  阮行註定是孤獨的,在孤獨這方面他一點都不亞於尹劍平。然而他比尹哥可憐的多。尹雖然孤獨,但是他有自我,而且有俏皮可愛的蘭心和善解人意的甘十九妹撫慰他那顆俠義之心。阮行的孤獨不只是形式上的孤獨,他的孤獨更在內心。內心的孤獨是最可怕的孤獨。不要說紅顏知己,他連一個可以說幾句熱乎話的朋友都沒有……馬一波和雲中鶴不算朋友- -

  阮行把自己所有的情感都壓抑著,他不得不壓抑,但是他當然深切的感受到自己的痛苦。被金珠看穿自己喜歡甘十九妹,他只有唯唯諾諾。和金珠忠於身體卻沒有忠於內心的關係,我想他並不是發自內心的願意。

  畸戀 
  雖然阮行只和金珠發生過身體上的關係,但他是不喜歡金珠的,當然,他沒有尹哥那麼有原則,更沒有尹哥那麼洒脫。但是如果金珠不是丹鳳軒的大公主,那麼阮行不會那麼唯命是從的,因為他喜歡的是甘十九妹……

  說到甘十九妹,阮行在臨死前的告白可以說是字字血聲聲淚……我們幾乎忘記了他曾經做過那麼可惡的事。

  然而他對甘十九妹的感情卻是無可置辯的,即使這種感情自私的成分多一些,即使他在金珠的指使下對甘十九妹下了四大皆空的毒……不要說他可以對甘十九妹說出一切然後對付金珠,他並不是高尚的人,何況這樣要冒著很大的風險,而且甘十九妹喜歡的是尹劍平。與其冒死為他人做嫁衣裳,對於阮行這樣思想覺悟的人來說,順從金珠還是比較正常的決定。當然並不是說他這麼做是正確的,只是他如果有選擇,他不會選擇傷害他所愛的人,他是有自己的思想的

  只是,從小被當作奴才訓練的他,骨子裡的奴性和自卑,讓他表露這種情感的可能性化為了烏有。

  嫉妒 
  阮行並不是一個君子,他的嫉妒很容易化為行動。因為愛慕甘十九妹,對甘十九妹的心上人尹劍平就不免有嫉妒之心,不僅是因為尹劍平以仇人之身得到了甘十九妹的芳心,而且還因為阮行的自卑心理。他清楚自己在甘十九妹心中的地位,也從未想過去改變,他認為自己是改變不了的。

  說實在的,他自卑也是有理由的,他的思想境界和甘尹二人差別實在太大了。然而他如果不僅僅欣賞甘十九妹絕世的容貌而去接近她的內心,我想他不會如此的淺薄,雖然在女權主義至上的丹鳳軒長大,他對女人的感情還僅僅停留在表面,這不能不說是他自己的悲哀。

  阮行是不會想這麼多的,他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報復,報復尹劍平,不過由於手段不高明,他的報復只會讓那一對英雄了得的璧人兒更加互相傾慕而已。於是他將這種憤恨發泄到了無辜的蘭心身上,於是我們的悲劇就開始了……

  我想他雖然不高明,但是比起馬一波和雲中鶴,還是有點個性,不至於會對蘭心起非分之想,何況他知道那是甘十九妹的結拜妹妹。當我知道原來的劇本的台詞時,我曉得李編是想到了這一層的。

  一閃 
  印象中只有一件事,阮行是起到了積極的作用,我想大家都猜到了

  在金珠設計將蘭心和尹劍平關入山洞中並投了某種藥物時,阮行對甘十九妹告密,造成了金珠計劃的破產

  他是什麼心理呢?是希望甘十九妹和尹劍平在一起嗎?當然不可能……

  他雖然陰毒,但是不算有心機,金珠能夠很輕鬆的看穿他的想法。。

  然而尹哥是何等人物,金珠雖然最後對結果很滿意,可是完全不是按照她的路子走的

  最失落的,只有阮行……

  只是他並沒有想自己和尹哥的差距在哪裡,只是奴性仍然在他的血液中奔流著

  絕路 
  明明知道結果,卻不得不做,如果他有覺悟,如果他有勇氣,他可以去打破,我只能說他對甘十九妹的感情境界還不夠高。然而他又陷的如此深,以至於如此的妒忌尹劍平,如此的害怕失去甘十九妹,於是更堅信了自己執行金珠計劃的選擇

  沒有絕代的風華,沒有出眾的才能,沒有澄明的思想,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也許被丹鳳軒選中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他悲劇的結果。不,也許是遇見甘十九妹的那一刻。
上一篇[大葉德欽楊]    下一篇 [松江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