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阿伊努人(阿伊努語:Ainu),或翻譯成愛努人、愛奴人、阿衣奴人,居住在俄羅斯庫頁島和日本北海道。

1簡介

在阿伊努語中,「阿伊努」是「人」的意思。在今天,很多阿伊努人不喜歡「阿伊努」這個稱謂,而希望人們稱他們為「ウタリ」(日語羅馬拼音:Utari,音「烏塔利」,阿伊努語中「夥伴」的意思)。在官方的正式文獻中,則「阿伊努」和「烏塔利」這兩種稱呼都可以被找到。
阿伊努人

  阿伊努人

在阿伊努文化中,最典型的是萬物有靈信仰(Animistic faith),阿依努語言(Ainu language)和口頭的傳統(oral tradition)。

2人種起源

阿伊努人,黃種人,棕皮膚,五官明顯而寬厚,具有著類似北通古斯人種的典型特徵。
北通古斯人是高加索人種和先住通古斯人種的混合。阿依努人是繩文人(大和祖族)和北通古斯人種混血的結果,在後期的發展中摻雜了少數波利尼西亞等南島人種。
日本國的原住民之一
阿伊奴族和繩文系的彌生人一樣,很早就在日本生活著,阿伊努的活動範圍位於日本列島的北部。在阿依努的傳統神話里提到有一種矮人,喜歡背著葫蘆,簡稱「葫蘆人」。這就是北方繩文人。通古斯人和先住繩文人多次發生戰爭,之後互相通婚和融合,產生了阿依努人。之後阿依努一直生活在北海道和日本東北陸奧、常陸等地區。
考古研究表明:大和族的起源地是九州島,逐漸向東擴散,和土蜘蛛等少數民族混血產生如今的大和族。還有一種說法是九州、出雲、關西、四國、滋賀等地都為大和族起源。關東地區為土蜘蛛族,東北及北海道為阿伊奴族。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亞洲東部日本國的蠻夷。古文獻亦稱「蝦夷」。主要分佈在北海道。「阿伊努」一詞在該族語言中是「人」的意思。舊石器時代末期或新石器時代早期曾廣泛分佈於日本北海道及本州東北地區。18世紀以前在堪察加,20世紀以前在庫頁島南部、千島群島、本州北部也有分佈,后被迫退縮至北海道的北部山區。 在十七至十八世紀,阿伊努族人口逐漸減少,現僅存2.4萬人(1980)。屬通古斯人種和繩文人的混合類型,身材比日本人稍矮,膚色淡褐,頭髮黑色呈波狀,有著類似高加索人種的面孔,體毛髮達。多年來與日本人通婚,純血統後裔逐年減少。使用阿伊努語,通古斯-繩文雜糅語系。分口語、雅語。無文字。有用雅語傳述的民間故事和敘事詩,現僅在老年中流傳。一般中、青年人皆通日本語文。信仰萬物有靈和多神,崇拜祖先。以前,每年皆舉行隆重的「熊祭」和「鮭祭」。婦女多於口部周圍、 前腕和手背文身。 長期從事漁獵,後來大多轉事農耕。古時曾以鳥羽、 獸皮、 魚皮製衣;以鳥獸魚肉為主食。擅長製作和駕駛獨木舟。有獨特的木架茅屋。如今的衣食住行,已與日本人無別。

3祖先歷史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有人認為,他們的祖先是新石器時期早期(約六、七千年以前)就從通古斯北部和東南亞遷居到日本。阿依努是他們混血產生的民族。某些學者認為,阿伊努族人是阿拉伯移民,他們在某個時期控制了遠東廣大地區後分布在本州諸島。隨著日本的一些部族逐漸向北方移民,他們的地盤日益縮小。從公元七世紀後半期起阿伊努人被稱為「蝦夷」,系夷狄之意,這是日本人對佔據日本外族或土著的稱呼。大約從公元十四世紀中葉起逐漸地改稱為阿伊努人。也有人說他們是繩文人(繩紋族)後人。
北海道孤獨牧羊人
阿寒湖

  阿寒湖

阿伊努人自明治時期結束后,幾乎不為日本人所記起,他們為生存而呼籲的微弱呼聲更是被置若罔聞。1993年,是聯合國的「國際先住民年」。有關的研究、調查才紛紛公諸於眾。還在60年代,一位姓茅邊的日本女作家曾到阿伊努人居住的日本名景之一阿寒湖畔、十勝採訪,並於80年代出版了敘述阿伊努人生活的《生活在阿伊努人的世界里》一書,使人們對這個民族有了一種具體的了解。而富正義感、並一向痛恨侵略、掠奪的日本學者堀內光一寫的《不屈的人們——阿伊努》更是被阿伊努人視為理解自己的一部著作。阿伊努人有著和大和族祖先新繩文人、舊彌生人一樣悠久的歷史。他們是日本列島較早的居民和主人。繩文人的最早的歷史可追溯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至日本擦文化時期,也就是舊石器時期或新石器時代。而阿依努祖先之一的北方通古斯人則是在新石器時代晚期移民到日本北海道和日本東北的。由於生存環境惡劣等種種原因,1980年阿伊努人人口竟減少到2.4萬人。而古代阿伊努人曾是一個漁獵民族,駕著獨木舟在海上游弋,持槍在林中逐鹿奔跑,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有自己的語言,文化,屬通古斯人種和繩文人種的混合類型。他們不高的身材、淡褐色的皮膚及波狀翻卷的黑髮,都顯示出其與大和民族稍不同的特點。他們信仰萬物有靈和多神(和大和祖先的繩文人相似),每年都舉行隆重的「熊祭」和「鮭祭」儀式。廣袤的北海道森林和原野、蔚藍的大海是他們賴以生存的故鄉。
阿伊努人的狩獵

  阿伊努人的狩獵

4遭受歧視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然而在北海道,隨著和人的到來,昔日的田園生活成為了永不再來的回憶。每年,當如織的遊客奔向這裡賞雪、觀草原、呼吸著清新透明的空氣時,這裡的真正主人阿伊努卻退縮在日本政府划給的「給與地」里,並因此成為日本島上最孤獨的也是最貧寒的一群,被日本社會所遺忘。他們的處境與這個經濟實力位居第二的強國一點也不相稱。那麼,號稱自己是「天上下來」的和族對日本島上的先住民幹了什麼?在今天,又給了阿伊努人一片什麼樣的生存地呢?
三千年前阿伊努人的北海道和東北家園被日本大和民族收復了。阿伊努人被趕出了他們生活的土地…… 最後他們在北海道的北部地區找到了避難所。阿伊努婦女會在嘴上和手臂上刺青,阿伊努人最主要的宗教儀式是殺死一頭被當作寵物的熊。他們歌唱、演奏樂器,並通過舞蹈和飲用米酒的方式來慶祝熊神之靈的離去。
對於阿伊努人,日本在18世紀以前的史書記載中是將之歸於「異國人物」、「外夷人物」範圍的。日本古代一直稱阿伊努人為「蝦夷」,並根據其地理分佈分為東蝦夷、西蝦夷、渡島蝦夷、渡覺蝦夷等。「蝦夷」一詞帶有貶義,直譯是「毛人、囚俘、蕃人」的意思。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和人對於生活在日本島上的這些居民的稱呼在古代就開始了,而到了明治時期,隨著資本主義在日本的發育,對阿伊努人的偏見更是達到了頂峰,主要是覺得他們不講究衛生。此時,阿伊努人基本上開始失去自己的生存空間。明治32年,在獵夠了野鹿、販夠了獸皮、收復了土地、甚至幾乎將野鹿獵至瀕臨滅絕之後,天皇讓地方政府制定了《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合理」地把妨礙和人「開發」的阿伊努人劃到了「給與地」圈內。阿伊努人的大片地轉眼通過「保護法」變成了蜂擁而至的和人商人的財產。
當年,北海道稚內市一個漁村裡的一位阿伊努老人在敘述這段歷史時,悲憤地對學者堀內光一說:「日本很早時就對北海道統治了。這些日本人的祖先很早就佔領了一直生活在和平之中的阿伊努人的北海道,但在歷史書中從不寫。日本政府讓我們在『土人教育所』學習的東西與日本人也是不同的。日本人統治了阿伊努人的領土,並以《舊土人保護法》
阿伊努人

  阿伊努人

讓不能自立的阿伊努人交納稅金,服兵役。
這位老人最後用譴責的語氣說:「阿伊努族中有著優良的傳統,那是我們的祖先和親人教導的結果。日本人經常歧視我們,不把我們當成日本的少數民族看待,認為我們是外來民族!」

5發展機遇

日本人從明治年間對阿伊努民族居住的北部廣闊的山川河流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海洋的發展擴大,給落後的阿伊努人帶來了發展機遇,也給北部廣闊的自然帶來了文明。此前,北方島嶼上天然資源的使得阿伊努人能夠以比較簡單的方法也可以獨佔的漁獵產品,並因此過著比較暴富的生活。關於這一點,從90年代初從北海道各地挖掘出來的阿伊努人遺址中的文物可以得到證實。日本人的到來,改善了阿伊努的落後面貌,由於「弓箭狩獵不安全」,和族人租借給他們最新式的獵槍。但封閉守舊的阿伊努人無論如何也不願意進入文明社會的主流,和族人不僅給阿依努人生活用品還教會他們通商,僅明治十三年一年日商在此收購的鹿皮就有12500張之多,有一年竟高達70000多張。官府制定的收購政策徹底改變了阿伊努人的生活方式。雖然動植物的數量有所下降,但使得日本列島物種的價值得到了肯定,從此日本列島進入了文明的開發階段。而且《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還將阿伊努人的營農地劃出來,作為提供他們基本生活的保證。

6現實境況

在日本島本州日本海一帶,有一個名叫穗別的小鎮。這裡壕深路陡、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雜木叢生,年代久遠的茅屋和木屋裡生活著阿伊努人。冷清的村落和灰暗的屋子顯示著這裡的貧窮。年輕人在農閑時就早早到和人開的漁場上去找打工的機會,但微薄的收入改變不了阿伊努人生活。受歧視、低雇金,像山一樣壓在阿伊努人身上。儘管如此,他們為了糊口仍不得不硬著頭皮去干。自視優秀、先進的和人把阿伊努人聚居的村落蔑稱為「薯部落」,即又土、又粗、又窮的意思。這種蔑稱集中體現了日本島的阿伊努人生活在今天日本社會的境遇。他們儘管被日本一些研究者和日本社會描述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為「現在的衣食住行、生活方式,已與日本人無別」,但阿伊努人的妻子們仍不能像普通日本人家庭那樣,由丈夫在外工作、勞動,妻子作「主婦」專門操持家務、帶孩子。為了生活,她們也要外出做工掙錢,成為日僱工人、臨時工、小時工,回家后還要干繁重的家務勞動。貧窮使阿伊努人的不少家庭被疾病所困擾。有的家庭由於沒錢治病、無力撫養孩子,竟發生過十個孩子只有一個孩子存活下來的事。根據《舊土人保護法》,他們理應得到醫療方面的優惠照顧,但事實上,能兌現的很少。

7抗爭

弱者的吶喊——新法制定而戰
1992年12月,阿伊努人的組織——北海道同胞協會理事長野村作為阿伊努人的代表,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在聯合國集會上發表了演說。演說陳述了阿伊努人由於日本政府的同化政策被否定其傳統文化,剝奪了領土(北海道、樺太、千島群島)和生活手段的事實,強烈抗議並要求日本政府根據《國際人權規約》,為阿伊努人的生存權利制定新法。但日本政府強詞奪理作了拒絕:「享有自己的文化,實踐自己的宗教,以及使用自己的語言是被中國憲法所保障的每個人的權利。但在聯合國《人權規約》中規定意義的少數民族,在中國不存在。」這種說法顯然與先前制定的《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是相互矛盾的。阿伊努人的抗議一直未斷。他們把自己作為一個少數民族的存在事實再三向日本政府、向聯合國提出來。懾於當時國際先住民自立運動的高漲,日本政府曾於1957年以改善生活條件和勞動條件為目的,修改過《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中的107號規定。但幾十年來,日本媒體、政壇很少涉及這一問題的落實情況。日本還是以「單一民族國家」姿態出現。在阿伊努人中的有識之士的努力下,日本國憲法終於決定包含「尊重阿伊努人權利」的若干內容。其中包括
阿依努人

  阿依努人

人權保護、振興民族文化、創設自立化基金及設立審議機關等項內容。阿伊努人的抗爭由此獲得初步的勝利。
上一篇[翡翠蝦松]    下一篇 [牡丹銀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