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阿克薩烈士旅

標籤: 暫無標籤

阿克薩烈士旅為巴勒斯坦主流派別法塔赫(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運動)下屬的軍事派別,主要力量在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城市納布盧斯和拉馬拉,在西岸其他城市和加沙地帶的難民營里設有分支機構。

阿克薩烈士旅阿克薩烈士旅

據透露該組織現有成員數千人,阿布·瓦迪亞為其的領導者之一。武裝成員均來自法塔赫的新生代,是一個鬆散而靈活的軍事組織,沒有統一的指揮首腦,各個地區的阿克薩烈士旅組織相對獨立行動,並有行動權,直接負責對以目標的襲擊行動。但因紀律嚴明,裝備精良,訓練有素而在巴民眾及法塔赫內部有較大的影響力。

阿克薩烈士旅設有「軍事部」和「安全部」兩平行部門。「軍事部」負責襲擊以色列目標,其成員按各自生活區域劃分若干行動小組,相互之間獨立。阿克薩烈士旅隸屬於阿拉法特創建的「法塔赫」,但並不完全聽命於巴民族權力機構,曾多次拒絕執行阿拉法特提出的停止武裝行動的命令。「安全部」負責襲擊行動的策劃以及阿克薩烈士旅的內部安全事宜,比如一旦發現某個「叛徒」或者「內奸」,並不將他們秘密幹掉,而是移交給巴民族權力機構處置。

1 阿克薩烈士旅 -歷史

可追溯到1987年巴勒斯坦大起義。當時許多「法塔赫」成員被以色列監禁,1994年5月巴基斯坦實現自治后才得以釋放。隨後他們秘密成立了阿克薩烈士旅。2000年9月底巴以衝突爆發,「阿克薩烈士旅」宣告正式成立。其名取於穆斯林第三大聖地——耶路撒冷舊城內「阿克薩清真寺」,表明其成員願為巴勒斯坦解放事業獻身,甘當「烈士」的決心。2004年11月阿拉法特逝世后,該組織一度改名為「阿拉法特烈士旅」,誓言要繼承阿拉法特遺志,繼續戰鬥。後來,他們又恢復了原名。

2 阿克薩烈士旅 -宗旨

 該組織的宗旨是以武力將以色列從加沙地帶和約旦河西岸地區趕出去,建立一個獨立的巴勒斯坦國。

「通過武裝抵抗來實現『自由巴勒斯坦』」

「將以色列定居者從巴領土上驅逐出去」

3 阿克薩烈士旅 -行動

隨著沙龍強硬政策不斷的實施,阿克薩烈士旅在5年多的巴以暴力衝突中扮演著「主力軍」的角色。阿克薩烈士旅的襲擊目標可謂是「不分青紅皂白」,只要是以色列人都在其襲擊之列,他們以以色列士兵和猶太定居點的定居者為主要襲擊目標,頻頻襲擊以色列檢查站,潛入猶太定居點槍殺定居者,他們持槍在以城市向行人掃射,伏擊定居點外的行人車輛。對此,「法塔赫」多次譴責此類襲擊行為,同時聲明「阿克薩烈士旅」的行為不代表該派別。從2002年初開始,「阿克薩烈士旅」逐步走上了進行自殺式爆炸活動的道路。2002年1月首先招募巴勒斯坦婦女「人彈」進行自殺式爆炸活動,為其他巴激進組織招募女「人彈」開了先例。僅在2002年3月,該組織就實施了4次自殺式爆炸事件。此後,被美國列入「恐怖組織名單」。2003年1月份,該組織在特拉維夫外國勞工集中的地段製造了一起連環自殺式爆炸事件,造成22人死亡,100多人受傷。在此事件中,有3名中國勞工被炸身亡,6名中國勞工受傷。

據以方統計,5年來,「阿克薩烈士旅」共策劃了300多起暴力襲擊以色列目標(含被以方挫敗,沒有成功的),與「哈馬斯」、「傑哈德」成為製造自殺式爆炸襲以活動的巴三大「主力軍」,而在次數上超過了后兩者。以色列對阿克薩烈士旅採取了一系列報復行動,亦使該組織不少成員在其報復行動中喪生。

4 阿克薩烈士旅 -意識形態

「阿克薩烈士旅」並不是一個極端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組織,而是一個世俗的民族主義運動組織。它與「哈馬斯」、「傑哈德」等伊斯蘭極端組織的政策有著根本性的不同。「哈馬斯」等極端組織堅持以武力打擊以色列,最終目標是消滅以色列,在約旦河至地中海之間建立一個伊斯蘭的巴勒斯坦國。「阿克薩烈士旅」的奮鬥目標和以「巴解組織」為主體的巴民族權力機構沒有多大的差別,但在採取什麼手段來實現這些目標存在分歧。巴民族權力機構主張巴以雙方實現停火,執行以美國為首的四方機制擬定的中東和平「路線圖」,儘快與以色列就巴勒斯坦最終地位問題進行談判,欲建立一個民主、獨立的巴勒斯坦國。而「阿克薩烈士旅」則堅持以武裝鬥爭的形式來取得最後的勝利。

儘管該組織主張使用武力,但並非要消滅以色列,而且還願意與以色列和平共處。其領導人表示,如果以色列能接受巴勒斯坦提出的條件,他們願意與以色列實現和平。這些條件包括:以應撤離1967年巴以戰爭中以佔領的所有巴勒斯坦領土;拆除猶太定居點;釋放所有被關押在以監獄里的巴勒斯坦人;讓逃離在海外的巴勒斯坦難民擁有「回歸權」。他們不反對在本地區實現兩個國家兩個民族的方案,即一個以東耶路撒冷為首都的阿拉伯人國家和一個以西耶路撒冷為首都的猶太人國家。

5 阿克薩烈士旅 -無人管束的「野馬」

有關「阿克薩烈士旅」的隸屬問題,以及其是否服從「法塔赫」的指揮,換言之,過去的阿拉法特,現在的阿巴斯能否控制「阿克薩烈士旅」?一直是人們爭議的中心。

從「阿克薩烈士旅」成員的組成以及它的宗旨來看,說他們屬於「法塔赫」組織,並沒有太大意見分歧。一名巴官員表示,「阿克薩烈士旅」的大部分成員都有雙重身份,他們既是「阿克薩烈士旅」成員,又可能服役於「法塔赫」所屬的某一個機構,從巴民族權力機構領取薪水。如以軍2002年4月抓捕的「法塔赫」西岸地區總書記馬萬·巴爾古迪,以方稱他是「阿克薩烈士旅」的主要領導人。巴總理庫賴2004年6月曾公開承認,「阿克薩烈士旅」是「法塔赫」的一個組成部分。那麼,既然是「法塔赫」所屬的軍事組織,他們就應聽命於「法塔赫」的領導人。

阿拉法特在世時,他身邊的人曾多次表示,阿拉法特和「法塔赫」並不支持該組織,也無法控制它。而以色列則認為,阿拉法特完全可以控制「阿克薩烈士旅」,只是他放任該組織。根據以軍繳獲的巴方文件,他們發現了巴民族權力資助「阿克薩烈士旅」2萬美元的一張單據。該組織領導人之一馬斯拉馬曾對《今日美國報》記者說:「我們是『法塔赫』的一部分。我們接受『法塔赫』的指令,阿拉法特就是我們的司令」。但另一個領導人納賽爾對美國《紐約時報》表示:「我們尊重我們的領袖(阿拉法特),但實施襲擊以色列目標行動是由我們自己決定。」他還補充說:「儘管阿拉法特一再譴責自殺式爆炸活動,但他從未直接對『阿克薩烈士旅』說過要停止自殺式爆炸活動。」

實際上,從「阿克薩烈士旅」近來幾年來的所作所為來看,該組織儘管與「法塔赫」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但基本上排斥了「法塔赫」的領導。它獨自開展襲擊以色列目標行動,甚至多次與「哈馬斯」、「傑哈德」合作進行襲以活動。近期以來,他們還多次在加沙與拉馬拉示威鬧事,公開與巴民族權力機構「叫板」,是一匹無人管束的「野馬」。

6 阿克薩烈士旅 -難以預測的結局

巴民族權力機構現在提出要解散「阿克薩烈士旅」有以下幾方面的因素,首先,阿巴斯承受著以色列和美國要求他解除巴激進組織武裝的強大壓力。今年9月以色列單方面撤離了加沙后,此種壓力日趨加劇,以至阿巴斯上月訪美時,不得不帶上這份解散「阿克薩烈士旅」的計劃。美國贊同該計劃並希望巴方能「儘快實施」。其二,在以色列撤離加沙后,巴內部鬥爭加劇,無政府主義猖獗,綁架、槍殺、搶劫事件層出不窮,甚至連阿拉法特的堂弟、阿巴斯的安全顧問、前巴加沙安全部隊負責人穆薩·阿拉法特竟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從家裡拉到大街上公開槍殺。而「阿克薩烈士旅」涉及其中多次案件。如讓此種混亂不堪的局面任其發展,阿巴斯將很難維持政權的正常運作。第三,巴立法委(議會)選舉將在明年1月25日舉行。阿巴斯領導的「法塔赫」的主要競選對手是「哈馬斯」。所以,阿巴斯也需先擺平「阿克薩烈士旅」,避免分散『法塔赫』支持者的選票。另外,「阿克薩烈士旅」成員基本上屬於「法塔赫」派,阿巴斯拿他們「開刀」畢竟要比向「哈馬斯」、「傑哈德」下手容易得多。

不過,阿巴斯真要解散「阿克薩烈士旅」並非易事。他不願意與「阿克薩烈士旅」發生對抗,以免導致「內戰」。他能使用的無非是「籠絡」政策,以高官厚祿收買他們。但一名「阿克薩烈士旅」成員最近放出風來說:「當一名警察,每月1600謝克爾(350美元)的工資夠什麼用?」據悉,「阿克薩烈士旅」原則上接受此計劃,但他們不僅提出比現在高得多的薪水,而且要在安全部隊內擔任各級領導職務的先決條件。那麼,巴當局究竟能出多少錢「買下」這支部隊?上月26日,「傑哈德」在以北部城市哈代拉製造一起自殺式爆炸事件,導致以軍在加沙與約旦河西岸地區進行全面的軍事報復行動。「阿克薩烈士旅」一名成員在以軍的「定點清除」行動中被打死。該組織誓言要讓「佔領者為他們的罪行付出沉重的代價」。此時,「阿克薩烈士旅」是否還願意接受收編?目前,還難以看出這支「征戰」5年的隊伍的最終結局。 

7 阿克薩烈士旅 -相關鏈接

阿克薩清真寺

巴以衝突

法塔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