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阿克薩群眾起義

標籤: 暫無標籤

2000年9月28日,以色列反對黨領袖沙龍拜訪了聖地-聖殿山( 也被稱為Haram Ash-Sharif),這是全球宗教最爭奪的地點之一。這一地點對猶太人,穆斯林和基督徒維持宗教的重要性是相似的。沙龍的行動被許多巴勒斯坦人團體認為是故意的挑釁的行為並且在那裡引起了暴亂。雖然雙方對此後事件的動機有爭論,這個事件即 阿克薩群眾起義。

1名詞詳解

延續至今
這次起義至今為止沒有結束,但是在2005年沙姆沙伊赫首腦會議比較成功結束后巴勒斯坦總統馬赫姆得·阿巴斯和其它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同意會議達成的協議。2005年裡武裝衝突比較少,因此許多人認為實際上這次起義已經結束。亞西爾·阿拉法特死後巴勒斯坦政府的政策的改變和以色列單方面從加沙地帶和撒馬利亞撤軍也帶來了一定的緩和。
2000年
9月27日大衛·比里(David Biri中士被殺[13],一些以色列文獻將此事件看作是起義的開始[14]。其它資料
阿克薩群眾起義

  阿克薩群眾起義

則將9月28日沙龍對聖殿山的訪問看作是啟動事件[15]。也有人認為阿克薩群眾起義是在沙龍訪問一天後穆斯林的祈禱日里巴拉克下令強大的和威脅性的警察和軍隊布崗開始的。
十月暴亂
以色列阿拉伯人將2000年10月的暴亂稱為「2000年10月暴亂」,而一些猶太人則稱之為「猶太新年阿拉
阿克薩群眾起義

  阿克薩群眾起義

伯人襲擊」,原因是這次暴亂正好是在猶太歷5761年的新年前爆發的。他們稱阿拉伯人「使用這次訪問來做為這場計劃的暴亂的理由,來逃避他們在2000年7月的戴維營首腦會議上的責任」。一些巴勒斯坦官員承認這個指責。阿拉伯人則認為沙龍的訪問是對聖殿山上阿克薩清真寺的攻擊,因此這次起義被阿拉伯人稱為阿克薩群眾起義。 9月29日周五祈禱后在耶路撒冷老城爆發了巨大的暴亂,在這場暴亂中一些巴勒斯坦人喪身。同日在西岸地區也爆發了抗議和暴亂。在跨奇亞一名巴勒斯坦警察開槍殺死了與他一起巡查的以色列警察[16]。此後幾天里在西岸和加薩到處爆發抗議。
10月以色列的阿拉伯人堵塞了主要交通道路,在銀行和商店裡放火,襲擊猶太人。一名猶太人開車時有人對他投石導致其車禍喪身。
以色列警察出動防暴部隊試圖控制暴亂,他們對暴亂者使用橡皮子彈、後來在一些情況下使用真槍實彈,並布置阻擊部隊。這導致12名以色列阿拉伯人和一名巴勒斯坦人喪身。此後群集的人散開,秩序被重建。
作為對以色列阿拉伯人暴亂的反應數千以色列猶太人在拿撒勒和特拉維夫也進行暴亂,一些向阿拉伯人扔石頭,破壞阿拉伯人財產,呼「打死阿拉伯人」的口號。兩名阿拉伯人被殺。《國土報》的社論說當年的「贖罪節將以暴力、以色列內部猶太人對阿拉伯人的種族暴力而留在記憶中。」
10月12日兩名以色列預備隊人員進入拉姆安拉后被巴勒斯坦警察拘留。憤怒的巴勒斯坦人沖入警察局,將以色列士兵打死,將他們殘破的屍體扔到街上。一個義大利電視攝像組將整個經過錄像播放[19][20]。整個
阿克薩群眾起義

  阿克薩群眾起義

過程之殘暴震驚以色列,同時受到巴勒斯坦領導人的譴責。馬爾萬·巴爾古提說「這是無法理解的一舉,人人必須譴責它。」看到這場事件的一名英國記者說「我知道他們不全這樣,我本人是一個非常寬容的人,但是我永遠不會原諒這件事。這是最野蠻的謀殺。我只要想到它我就會看到那個人完全殘破的頭。我知道我一生都會做惡夢。」。英國廣播公司稱「這些人的慘死-被完整地記錄在電視上-會對以色列和世界人民留下長久的影響。」
作為對這個事件的反應以色列發動了一系列針對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報復性空襲。在起義爆發的六天內暴力迅速升級。以色列軍隊和警察共殺害61名巴勒斯坦人,並有2,657人受傷。
隨著暴力的爆發,在以色列內部猶太人公民與阿拉伯人公民之間的關係極其緊張,阿拉伯人公民與警察之間的不信任也非常大。以色列最高法院領導的一個研究委員會在回顧這場暴動時發現警察對對付這類暴力事件的準備非常差,高級警官的指揮有誤。委員會譴責了埃胡德·巴拉克總理並建議當時的內務部長本·阿米辭職。委員會也譴責阿拉伯領導人和議會成員興風作浪,加劇了暴亂的程度。
2002年
2002年1月以色列海軍突攻隊截獲了可能打算從伊朗向巴勒斯坦武裝力量提供武器的一艘船隻。研究證明
阿克薩群眾起義

  阿克薩群眾起義

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的高級官員參加這次偷運。以色列稱阿拉法特也參與了此事。美國喬治·沃克·布希政府同意次觀點。 一股針對以色列的自殺攻擊引發了以色列的軍事反擊。在這些自殺攻擊中最嚴重的是在那塔尼亞一飯店發生的導致30名平民喪身,使得2002年4月成為這次大起義中流血最高的月份(130多名以色列人,大多數平民,被殺)。以色列發動了防禦盾牌行動。這次行動捕獲了多名巴勒斯坦武裝組織成員,並繳獲了他們的武器和裝備。
聯合國估計從3月1日至5月7日以色列重占巴勒斯坦地區期間497名巴勒斯坦人被殺,1447人受傷。在示劍估計有70至80名巴勒斯坦人喪身,其中包括約50名平民,四名以色列軍人在那裡被殺[23]。
在傑寧的戰鬥尤為激烈:32名巴勒斯坦武裝人員、22名巴勒斯坦平民和23名以色列士兵在戰鬥中喪身。對雙方來說這場戰鬥依然是一個焦點。當時有人指責以色列軍隊在難民營內行動時屠殺了數千巴勒斯坦人。後來國際組織的調查證明這個指責是錯誤的。難民營內的死亡人數在55名以下[24][25]。
從4月2日至5月10日法塔赫組織的武裝人員與以色列國防軍在伯利恆的聖誕大教堂發生拉鋸戰。雖然雙方均同意對聖地進行保護,但是這場拉鋸戰無法短期結束。最後以色列阻擊手槍殺教堂內七人,打傷40多人。最後在38天後,13名被以色列辨認為恐怖分子的巴勒斯坦武裝人員被遣送歐洲,這樣才結束了這場拉鋸戰。
2004年
由於以色列城鎮重複遭到從加薩走廊發射的卡桑火箭和榴彈的襲擊以色列國防軍主要在拉法赫活動,尋找
阿克薩群眾起義

  阿克薩群眾起義

和摧毀武裝組織從埃及獲得武器、彈藥、人員、香煙、汽車部件、電子設備、外幣、金子、毒品和衣物的偷運地道。從2000年9月到2004年5月他們共發現和摧毀了90條連接埃及和加薩走廊的地道。對拉法赫的襲擊也導致了許多人流離失所。以色列官方稱這些人的家被武裝人員佔據,因此在戰鬥中被毀。許多這些房屋是因為以色列的行動被放棄,後來被摧毀的。據人權觀察1500座房屋被拆除來在市內設立一個巨大的緩衝區。這些拆除許多「缺乏軍事需要」,使得約六萬人流離失所[28]。 2004年2月2日以色列總理沙龍宣布將撤出所有加薩走廊的猶太人居民點。工黨稱讚成這個決定,沙龍聯合政府中的右翼黨派全國宗教黨和全國聯盟黨反對這個計劃,它們決定假如這個計劃實行的話他們將退出政府。令人吃驚的是奧斯陸協議和日內瓦協議的建築師和和平倡議者尤西·貝林反對這個計劃,他認為沒有和平協議就從加薩撤出是對恐怖進行酬報。
沙龍宣布了以色列單邊脫離計劃后在以色列西岸障礙的一關口和阿什杜德又發生了兩起自殺襲擊事件(10人死亡)。以色列國防軍對加薩進行了一系列襲擊(主要是拉法赫和加薩的難民營),殺死約70名哈馬斯武裝人員。3月22日以色列直升飛機殺死了哈馬斯領導人謝赫·艾哈邁德·亞辛。4月17日哈馬斯數次試圖進行自殺攻擊未遂后以色列武裝直升飛機又殺死了亞辛的繼承人阿卜杜勒·阿齊茲·蘭提西。
5月里一系列針對以色列關卡的襲擊失敗后在加薩走廊的戰鬥嚴重升級。5月11日和5月12日巴勒斯坦武裝人員摧毀了兩輛以色列裝甲運兵車,殺死13名士兵並對他們毀屍。以色列對加薩進行了兩次襲擊來截回屍體,在這兩次襲擊中約20至40名巴勒斯坦人喪身,一個村落的房屋遭到巨大破壞。
5月18日以色列國防軍開始了虹行動,其目的在於摧毀拉法赫的恐怖結構、偷運隧道,以及阻止對巴勒斯坦人運送SA-7火箭和反坦克武器。行動結束時40名巴勒斯坦武裝人員和12名平民被殺,45至56座房屋被毀。行動造成的巨大破壞以及10名抗議者喪身使得這次行動在全世界受到譴責。
9月29日巴勒斯坦一卡桑火箭擊中以色列城市斯德洛特,殺害兩名兒童后以色列在加薩走廊北部發動了又一次行動。這次行動的目的在於解除對斯德洛特的火箭襲擊威脅以及殺死發射火箭的哈馬斯人員。行動於10月16日結束,造成了巨大的破壞和100多名巴勒斯坦人喪身,其中至少20名小於16歲[29]。一名13歲的小女孩被殺,有人說一名軍官蓄意對她的屍體開槍,但是後來這名軍官被宣布無罪[30][31]。據巴勒斯坦醫務人員報導以色列軍隊至少殺死62名武裝人員和42名其他巴勒斯坦人,估計是平民[32]。據《國土報》的統計87名武裝人員和42名非武裝人員被殺。巴勒斯坦難民營遭受的破壞尤其嚴重。以色列國防軍稱至少12架卡桑火箭發射機構被摧毀,許多恐怖分子被殺。以色列方面有三人喪身,包括一名平民。
10月21日以色列空軍殺死了哈馬斯的主要炸彈製造人和卡桑火箭的發明人。
11月11日阿拉法特死於巴黎。
救災阿巴斯赴敘利亞試圖說法巴勒斯坦各派以及哈馬斯領導人停止攻擊以色列時加薩走廊的狀態再次惡化。哈馬斯表決繼續武裝鬥爭,許多卡桑火箭誤擊在荒野里,一枚反坦克火箭擊中古什卡蒂夫的一個幼兒園。
12月9日在埃及和拉法赫邊境上五名武器偷運者被殺,兩名被捕。同日阿布·薩姆哈達那在從拉法赫去往
阿克薩群眾起義

  阿克薩群眾起義

加薩走廊南部汗尤尼斯的路上遭到以色列一無人駕駛飛機發射的飛彈的襲擊。薩姆哈達那和他的保鏢受傷。薩姆哈達那是人民抵抗委員會的兩名領導人之一,他是偷運隧道的主要組織人。他據信也是對一前往加薩的美國外交車隊進行炸彈攻擊的后幕人,這次攻擊導致三名美國人喪身。這是以色列第四次試圖刺殺薩姆哈達那。
12月10日作為對哈馬斯發射榴彈擊傷四名以色列人(包括一名八歲的男孩)以色列士兵向汗尤尼斯難民營(榴彈的發射處)開火打死一名七歲的女孩。以色列國防軍承認向難民營開火,但說他們對準榴彈發射場。以色列國防軍強調他們儘力避免平民傷亡。
12月12日巴勒斯坦人在拉法赫附近埃及邊境上的一個以色列哨卡下面點爆了1.5噸炸藥,導致數個建築被毀,其它被損壞。爆炸摧毀了哨卡的一部分,殺死三名以色列士兵。兩名武裝巴勒斯坦人隨後創入哨卡,又槍殺了另外兩名以色列士兵。此外總共還有十名以色列士兵受傷。這是阿拉法特死後對以色列軍隊進行的第一次大規模有組織的進攻。法塔赫的一個新的自稱為法塔赫鷹派的組織發言聲稱為此次襲擊負責,並稱這是對以色列「毒殺」阿拉法特的報復。
2006年
2006年1月25日巴勒斯坦人參加巴勒斯坦立法委員會的選舉。哈馬斯組織出乎意料地獲得了74席多數,法
阿克薩群眾起義

  阿克薩群眾起義

塔赫獲得45席,其它黨派以及獨立人士獲得13席。哈馬斯已經正式被美國和歐洲同盟列入恐怖組織。按照其法律恐怖組織不能獲得資助。因此哈馬斯獲得對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控制(即組織政府)威脅到國際對這個機構的資助。 2月4日卡桑火箭擊中阿希科倫南部和基布茲,重傷一名七個月的嬰兒后以色列空軍對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和阿克薩烈士旅的卡桑火箭發射組進行一系列定點清除。
4月17日在特拉維夫一次自殺攻擊導致11人死亡,60人受傷。
6月8日阿布·薩姆哈達那和其他三名人民抵抗委員會成員被以色列空襲殺死。
6月9日一個巴勒斯坦家庭的七名成員在加薩的沙灘上被爆炸殺死。爆炸的原因不明。雖然如此哈馬斯決定終止它2005年開始的停火,重新開始進攻以色列。巴勒斯坦人指責以色列炮火轟炸加薩走廊北部附近地方時造成了這場悲劇,以色列軍事調查自己則否認是以色列炮火誤殺。
6月25日巴勒斯坦武裝人員進攻了一個以色列據點,兩名以色列士兵和三名巴勒斯坦武裝人員喪命。以色列士兵吉拉德·沙利特(Gilad Shalit)被綁架。以色列警告假如該士兵不被完好歸還將立刻實行軍事行動。6月28日早以色列空軍飛機摧毀了加薩走廊的兩座重要橋樑和唯一的一座發電廠,實際上摧毀了該地區的整個供電和供水。
由於真主黨綁架了兩名以色列士兵,殺死其他三名,7月12日以色列內閣下令對黎巴嫩進行「嚴酷」的報復。
巴勒斯坦
在巴勒斯坦方面有不同組織介入暴力,比如哈馬斯、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和阿克薩烈士旅。它們對以
阿克薩群眾起義

  阿克薩群眾起義

色列進行了一個高強度的游擊戰和恐怖襲擊。它們的主要武器裝備是進口的輕武器和自造武器如手榴彈、爆炸式腰帶、突擊步槍和卡桑火箭。它們還越來越多地使用遙控地雷,尤其裝備不良的組織越來越喜歡使用地雷。汽車炸彈常被用來對付「輕裝甲」目標如以色列武裝吉普車和關卡。 巴勒斯坦人最臭名昭著的戰術是自殺攻擊,一般為單人或者連環爆炸。一般自殺爆炸對付的是「軟」目標(平民)和「輕硬」目標(比如關卡)來提高以色列的戰爭代價和打擊以色列社會的志氣。大多數自殺爆炸(但不是全部)是針對平民的,它們往往在以色列城市中最擁擠的地方(比如公共運輸、飯店、市場)發生。不像一般人所想象的那樣大多數自殺攻擊者不是無教育的,他們也不是窮人,一般來說他們比較富裕,而且教育良好。
最近的發展是使用兒童來攜帶自殺炸彈。不像其它自殺攻擊,使用兒童作為自殺攻擊武器的做法不但受到美國和人權組織如國際特赦組織的譴責,而且也受到許多巴勒斯坦人和許多中東媒體批評。最年輕的巴勒斯坦自殺攻擊者是一名16歲的高中生。最年輕的試圖進行自殺攻擊的男孩只有14歲,他在一個關卡被發現和被捕,未能造成任何危害。
2002年3月27日以色列在一輛紅新月會的急救車裡發現了一條爆炸式腰帶。一台炸彈拆除機器人當著電視攝影機的面引爆了這枚炸彈。
2004年5月以色列國防部長沙烏爾·穆法茲稱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的救護車被用來運送以色列士兵的屍體來防止以色列國防軍截回其死者[37]。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一開始否認其救護車被用來運送武裝人員,後來則說其司機受到武裝人員威脅,但是否認其救護車裝載以色列士兵遺體。
2004年8月以色列稱一個高級的爆炸物檢查裝置在示劍附近的關卡發現巴勒斯坦救護車運輸爆炸物。
綜述
至2004年9月共1001以色列人死於巴勒斯坦攻擊,6700人受傷。巴勒斯坦人權監察組織報告說巴勒斯坦社會內部不同政治派別、家族和市區之間的意見分歧和衝突也是日常現象。在阿克薩群眾起義期間這個衝突也加強。從993年至2003年16%的巴勒斯坦平民傷亡是由巴勒斯坦派別或個人導致的。自由之家對2001年至2002年世界政治權利和公民自由的年度調查報導「公民自由因以下因素減少:巴勒斯坦警察槍殺巴勒斯坦平民;巴勒斯坦權力機構對所謂的叛徒的集體審判和處決;民兵對被懷疑為叛徒的人的自行處決;巴勒斯坦官方顯然鼓勵青少年對抗以色列士兵,讓他們冒生命危險。」以色列的經濟遭到巨大打擊,尤其旅遊業劇降。一名以色列商會代表估計這場危機帶來的經濟破壞達350至450億美元,而以色列2002年的國民生產總值只有1220億美元。
以色列
2004年8月24日《國土報》基於以色列情報機構沙巴克的數字綜合如下:
在阿克薩群眾起義中1001名以色列人被巴勒斯坦攻擊殺害,其中大多數(75%以上)是平民。
巴勒斯坦來源稱在阿克薩群眾起義中2736名巴勒斯坦人被殺。
沙巴克有2124名死亡巴勒斯坦人的名字。
在這2124人中,1414人(66%)是作戰人員(武裝人員或「恐怖分子」)。這些人分為以下組織的成員:
466名哈馬斯成員
408名法塔赫和阿克薩烈士旅成員
205名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成員
334名阿拉法特的警衛武裝-17、巴勒斯坦警察和情報人員
作為對以色列國防軍關於巴勒斯坦在西岸的死亡人數得著統計以色列人權組織B·茨雷姆發表自己的統計說2004年2/3被殺的巴勒斯坦人沒有參加作戰[41]。一些以色列人稱巴勒斯坦民族權力組織在起義過程中使用電視、廣播、祈禱和清真寺的號召呼喚非武裝的男子、婦女、兒童和老人將自己放在心上以色列軍隊和巴勒斯坦武裝人員之間[42]。國際團結運動成員否認這個指責,而稱事實上以色列國防軍使用巴勒斯坦人作為人肉盾牌,言論似涉及反猶太主義。[
上一篇[書本]    下一篇 [魔戰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