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阿基坦的埃莉諾

標籤: 暫無標籤

阿基坦的埃莉諾(Eleanor of Aquitaine)1121年3月4日-1204年4月)阿基坦女公爵,法國國王路易七世和英格蘭國王亨利二世的王后。英王理查一世(獅心王)和約翰(無地王)的母親。歐洲中世紀最有財富和權力的女人之一。歷盡風浪的埃莉諾在1204年4月83歲時壽終正寢,留下大片領土和巨額財富。她被埋葬在曾帶給她歡樂和悲傷的丈夫亨利二世與她忠誠勇敢的兒子理查德一世中間,被兩個愛她的偉大國王包圍著。

1法國第一小富婆

她是阿奎丹公爵威廉十世(William X)的女兒,也是唯一的繼承人。由於出生於阿奎丹的宮庭,她自幼飽受其祖威廉九世(William IX,綽號吟遊詩人,是史上可考的第一位吟遊詩人)的遺風所熏陶,因此阿奎丹在埃莉諾的治下,成了當時歐洲的藝文中心,被人們稱為「愛之地」和「世界中心」。許多知名的吟遊詩人與傳奇文學作家,如:法蘭西的瑪麗(Mary de France)、特洛瓦的克里斯蒂安(Chrétien de Troyes),便是接受埃莉諾的贊助。在埃莉諾年僅15歲時,已經出落成一個擁有紅髮烏眼和奶油色肌膚的美麗少女,騎馬,打獵,拉丁文,音樂,文學,樣樣在行,當威廉十世便因吃了不幹凈的食物,而溘然辭世時,埃莉諾便成為了整個法蘭西最富庶地區的女主人,單她個人的封邑便超過了法蘭西王畿。在繼承了阿奎丹公國與普瓦捷伯國后,精力充沛的埃莉諾便積極地投入社交場合中,並積極地介入政治事務。埃莉諾的富有、機智與美貌,吸引了許多的追求者,最後她嫁給了他的庇護者,當時的法蘭西國王路易六世(Louis VI)的太子路易(他便是日後的法蘭西國王路易七世)。

2多情的法國王后

在太子路易成為法蘭西國王路易七世之後,埃莉諾也因而成為了法蘭西王后。然而,這次的婚姻似乎不太成功。路易七世其實只是法國路易六世國王的次子。因此,打從他出世那天起,他就是被王室當成未來大主教來進行培養的,十歲以前,這位王子都生活在聖丹尼斯皇家修道院里,是修道院長、皇家主教休傑最寄予厚望的學生。當一個出類拔萃的教士獻身基督,是自幼就深植於這位王子內心的崇高理想。但是天不從人願,1131年,他的哥哥、已經成為法國小王的菲利普年僅15歲就短命夭亡了,路易七世不得不被趕鴨子架當上了他並不能勝任的法國國王。可憐的小教士就這樣離開了他那聖潔的修道院,當上了法國國王,還迎娶了埃莉諾,抱著不亞於赴難的心情,決心為法國完成生下男性繼承人的艱巨使命。為了這個世俗的責任和義務,他還要經常痛哭流涕地向上帝懺悔,可憐吶,阿門……面對這樣一位沒有情趣的丈夫,活潑好動的埃莉諾有多麼不適應。路易七世將男歡女愛視作邪惡的罪過,他與王后同床的唯一目的就是讓她懷孕,只有證實王后的確沒有懷孕,他才會再次勉強自己進入她的閨房。這一切使一向被男人狂熱追求的埃莉諾感到十分難堪,她覺得自己是嫁給了一個修士,而不是法國的國王。她撒嬌、她挑逗,最後甚至發展到經常為此與路易七世吵鬧。可惜,她的所有努力都被路易七世當成是邪惡的考驗,根本不起效果。直到結婚七年以後,埃莉諾才生育了第一個孩子瑪麗公主。作為一個專業而虔誠的宗教人士,路易七世願意將他全部的精力和國家的國力都投入到宗教戰爭當中,就在第一個孩子出生的那年聖誕,路易七世宣布他要發起一次聖戰,去巴勒斯坦拯救淪陷在異教徒中的基督教徒。埃莉諾既欣喜於修士丈夫的遠征決心,生性好動的她更想親身參與這樣一場規模龐大的戰爭,因為她與其它的王后不同,她擁有自己的阿奎丹騎士團,她是他們的最高統帥。所以從策劃之時起,她就參與進了這第二次十字軍東征里去。經歷長途跋涉的十字軍很快就來到了目的地,在這裡,埃莉諾對安條克公國的國王、普瓦捷的雷蒙德王子一見鍾情。按照輩份,埃莉諾本該管雷蒙德叫叔叔。這個法國男人頭髮金紅,體格強壯,既英俊又有趣,使埃莉諾幾乎神魂顛倒,兩相比較之下,路易七世既病弱又固執,相貌平平還言語寡味,簡直就是只癩蛤蟆。事實上,雷蒙德的才能也確實遠在路易七世之上,當路易七世狂熱地堅持要直達耶路撒冷的時候,雷蒙德卻提出應該先行收復被穆斯林奪取的埃德薩。雷蒙德的作戰計劃與埃莉諾不謀而合,埃莉諾當然於公於私都成了雷蒙德的堅定支持者。
路易七世對妻子與雷蒙德之間的曖昧關係有所察覺,在埃莉莉拒絕執行自己的戰略意圖后,法國國王與王后之間爆發了一場激烈的爭吵。爭吵的結果是埃莉諾佔了上風,她決定留在雷蒙德身邊,而不是跟隨丈夫去耶路撒冷。路易七世既想堅持自己的見解,又敏感地意識到自己的帽子開始有點兒發綠,於是他做出了一件令所有人始料未及、超乎他勇氣範圍內的事情:在夜深人靜時綁架了埃莉諾。據說埃莉諾是綁在馬上被帶離雷蒙德勢力範圍的。  
可惜,此後的事情發展未能讓路易七世如願,按照他的意圖作戰的十字軍顆粒未收,徹底失敗,而局勢也再難挽回。埃莉諾的憤怒程度可想而知,她宣布自己再也不願繼續這段與路易七世的婚姻了。大吃一驚的教宗不得不親自出馬挽回國王的夫妻關係,甚至不惜拉下臉皮,設計讓路易七世和埃莉諾再次同房。然而,另一個不幸的消息恰在此時傳來:普瓦捷的雷蒙德在與穆斯林的戰鬥中喪生,他的頭顱也被當作戰利品送進了哈里發的王宮。憤怒的埃莉諾從此與路易七世形同陌路。雷蒙德死後不久,埃莉諾生下了她與路易七世的第二個孩子:艾麗絲公主。  
路易七世對埃莉諾的第二次懷孕抱著很大的期望,因為他們之間的夫妻關係早已經名存實亡,偏偏這次生下的還是個女兒。就在艾麗絲降生的同一年(1150),英國瑪蒂爾達女王的兒子「短斗篷」亨利二世繼承了諾曼底公爵的爵位,第二年,他又當上了安茹伯國的伯爵,同時還有一個英國國王的王位在等著他去繼承,毋庸置疑地成為歐洲最有實力的貴族之一。  
作為諾曼底公爵、安茹伯爵,亨利二世有義務經常去晉見法國國王路易七世。剛開始的時候,這位青年入宮的目的大概確實是晉見路易七世,但後來卻變成是去晉見埃莉諾了。十七、八歲的少年公爵與二十八九歲的成熟王后之間相當來電,兩人眉來眼去,完全當路易七世不存在。  
1152年,路易七世的怒氣值終於滿槽,以不守婦道和不能生育男性繼承人為理由,向教廷申請撤銷自己與埃莉諾之間的婚姻關係。同年3月21日,已經是黔驢技窮的教會不得不接受上訴,以「近親結婚」的理由宣布他們的婚姻不合法,終止了這段王室婚姻。這一年,埃莉諾三十歲。恢復了自由身的埃莉諾隨即離開法國,踏上了返回自己封國的路途。然而這時的她,到哪裡都是不太穩當的,因為幾乎所有的貴族都清楚這位法國前王后的身價,單身漢們都想向她求婚,已婚人士們都扼腕長嘆。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免就會有人鋌而走險。  
因此在去往阿奎丹公國首府普瓦捷的旅途上,埃莉諾甚至還遇到了兩個試圖綁架她去結婚的貴族青年。儘管如此,埃莉諾還是順利地脫身回到了阿奎丹。回到自己的宮廷以後,埃莉諾立即開始著手為自己選擇下一任丈夫。而放眼當時的歐洲,最佳的丈夫人選莫過於諾曼底公爵亨利二世了。他年青、英俊,已經是一位公爵,而未來還將成為英國國王,地位絲毫也不比路易七世遜色。埃莉諾立即寫了一封信寄給亨利二世,建議他儘快來阿奎丹和自己舉行婚禮。  
亨利二世和他那位極有抱負的母親瑪蒂爾達都非常清楚,迎娶埃莉諾意味著什麼,在她那龐大的嫁妝面前,十歲的年齡差距根本不是問題,更何況在這個家庭里,妻子比丈夫大是正常事兒,亨利二世的母親就比父親年長十一歲之多。因此,亨利二世和瑪蒂爾達在收到信的第一時間便做出了令埃莉諾滿意的答覆。為了不驚動太多人,亨利二世按照埃莉諾的要求前往阿奎丹。1152年5月18日,諾曼底公爵亨利二世與阿奎丹女公爵埃莉諾在阿奎丹秘密結婚。此時,距埃莉諾與路易七世離婚僅僅過去了六周時間。  
路易七世怎麼也沒有料到「前妻」居然如此迅速就再嫁了。得到消息后他立刻回過味來,意識到自己犯下了一個不可挽回的錯誤:他失去了富饒遼闊的阿奎丹公國,將它拱手送給了自己的對手亨利二世。憤怒的路易七世決定向亨利二世宣戰,他的盟友就是曾經打算綁架埃莉諾結婚的青年貴族之一布盧瓦伯爵蒂博特五世。 這場妒火中燒的戰事以新婚夫婦大獲全勝告終。  
(順便八卦一記:布盧瓦的蒂博特五世雖然沒當成埃莉諾的丈夫,後來卻當上了埃莉諾的女婿:他未來的妻子就是路易七世與埃莉諾所生的小女兒愛麗絲公主。)
更讓路易七世垂頭喪氣的事接腫而至:僅僅過了一年,再婚後的埃莉諾就在1153年8月17日為亨利二世生下了長子威廉。雖然這個孩子在三歲時夭折,但埃莉諾此後卻一連為亨利二世生下了四子三女。  
因認定埃莉諾無法生育兒子而痛下決心離婚,並因此丟掉了整個阿奎丹公國的路易七世頓時成了整個歐洲的笑柄。就在埃莉諾生下兒子不久,心慌意亂的路易七世也在1154年8月再婚了,新娘是卡斯蒂利亞康斯。這可憐的姑娘不會想到,這場並不快樂的婚姻很快就會要了她的命:1160年10月4日,22歲的卡斯蒂利亞康斯死於難產。和埃莉諾一樣,她也只給路易七世生了兩個女兒。  
而在這邊廂,亨利二世與埃莉諾夫婦卻正是春風得意。1154年10月25日,英國國王斯蒂芬去世,按照先前的約定,王位傳給了諾曼底公爵亨利二世。12月19日,加冕典禮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舉行。亨利二世圓滿了其母瑪蒂爾達的人生願望,同時也使埃莉諾如願以償地重新得到了一國之後的地位。
托老娘和老婆的福,亨利二世當上了英國國王,同時還擁有阿奎丹公國,頓時成為歐洲最炙手可熱的人物。在埃莉諾的支持下,亨利二世四齣征伐兼并,不消多久,他和埃莉諾名下擁有的領地兵力,就足足比路易七世多了兩倍。  
前妻的日子過得如此有滋有味,自己卻每況愈下,偏偏又沒有挑釁的實力,路易七世只有躲在暗處咬牙切齒,不停地向上帝祈禱,希望終有報仇雪恨之日。  
功夫不負有心人,機會總是會有的。不過在那之前,路易七世還得等上個十幾年。而在這十幾年裡,亨利二世和埃莉諾似乎都沒有想到在自己的背後,路易七世一直象匹狼似的,無時無刻不瞪著綠幽幽的眼睛等待撲上來撕咬的機會。在此期間,路易七世唯一的安慰,就是他的第三任王后終於給他生出了一個男性繼承人菲利普,未來亨利二世父子都要在這個菲利普手裡大大的吃虧。

3倒霉的英國王后

亨利二世也是一個很強勢的男人。與一般人所想不同的是,儘管他娶了一個相當強悍的女人,但他並不怕老婆,埃莉諾對這位小丈夫也相當的寬容,亨利二世雖然與埃莉諾結了婚,但在整個婚姻存續期間,他的風流韻事就沒有少過,情婦的身份從貴族小姐到妓女無所不有,在婚生子女不斷出生的同時,他的私生子也一個接著一個地出世,其中還有好幾個是由埃莉諾撫養的,著實令人嘖嘖稱奇。當然,埃莉諾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 
1166年12月24日,聖誕節來臨之際,埃莉諾生下了她和亨利二世的第八個孩子:未來的「失地王」約翰。約翰也是埃莉諾與亨利二世的最後一個孩子。他的父母早在他出生之前,關係就開始疏遠,到1167年的時候,埃莉諾更是長期住在自己的領地,國王夫婦在事實上分居了。埃莉諾雖然與英王丈夫分居,但請大家不要忘了她不僅僅是英國王后,她還是阿奎丹的女公爵,她可以毫不介意地離開英國那個濕冷的宮廷,返回歐洲大陸上那座專屬於她自己的宮廷,那座宮廷里有隻效忠於她的英俊騎士美貌侍女,當然也少不了音樂詩歌和層出不窮的風流韻事,她在那裡過得更加逍遙自在,對於丈夫和情婦們的事兒,她實在沒有多大興趣。 
埃莉諾並不都是一個人在普瓦捷的宮廷里消磨時光的,她的兒子理查德和傑弗里都跟在她的身邊--嗯,對的,這個理查德,就是未來的「獅心王」,他的媽媽很疼愛他,決定讓他繼承自己的阿奎丹公國。        而隨後發生的亨利二世與幾個嫡齣兒子之間的權力之爭,最終引爆了國王夫婦多年感情危機的火藥桶。1173年,兄弟三人聯合起來,在法國國王和自己母后的支持下發動了叛亂,打算從亨利二世手裡搶班奪權。1173年3月,父子們的群毆隆重開幕。而埃莉諾呢?她生來就任性好動,當然不會樂意只呆在自己的宮廷里看熱鬧。她決定前往巴黎,加入兒子們與丈夫對抗的偉大事業中去。 
然而埃莉諾沒能與兒子們勝利會師----她在半路上被亨利二世逮住,第二年7月又被亨利二世偷運回了英國,就這樣開始了她前後長達十五年之久的軟禁生涯。在十五年的時間裡,亨利二世並沒有在物質生活上虧待這位讓自己無比頭痛的孩兒媽,不過兒子們也沒辦法與老娘取得聯繫----亨利二世總是不斷地變換軟禁埃莉諾的地點。直到今天,英國和法國都有好些傳說中曾經關押過埃莉諾的地方。
亨利以慫恿兒子反叛為由請求教皇允許他與埃莉諾離婚,未獲同意。法國新國王腓力二世·奧古斯都也加入了他們的陣營,這場皇室戰爭在筋疲力盡的亨利於1189年去世后告終。

4德高望重的太后

15年後,當他的愛子「獅心王」理查一世從古堡中救出母親時,埃莉諾已經70歲了。在900年前的歐洲,這已經是不可想象的高壽了,可是她才剛剛開始人生中的第二段傳奇。成為王太后的埃莉諾首先主持了理查德一世的婚禮,她甚至親自遠赴納瓦爾安排儀式。她多方打點,嫁給歐洲各君主的女兒們,婚姻也都十分幸福,因此埃莉諾得到了「歐洲皇家祖母」的美譽。 在以後的十餘年,埃莉諾實際上成了英國的統治者。當理查德進行十字軍東征時,母親幫他籌餉募兵,並負責其它國內事務。1192年理查德被其在歐洲大陸的敵人奧地利巴奔堡公爵利奧波德俘虜,埃莉諾又寫信給教皇、德皇和其它歐洲統治者,千方百計營救理查德,信末的署名都是「上帝憤怒了,埃莉諾,英國王后」。最後終於籌到15萬金馬克,73歲高齡的她帶著這筆巨款,在敵人的嚴密監視下穿過危機四伏的歐洲,到達德國贖回了理查德。不幸的是復仇心切的理查德不久就死在戰場上,在對於他幾個兒子的態度,埃莉諾似乎特別偏愛理查一世。在理查一世被囚於德意志時,他的幼子約翰企圖取代理察為英格蘭國王,也是為埃莉諾領導眾貴族抵制下,挫敗了約翰的陰謀。然而,到了理查一世不幸身故后,埃莉諾在面臨金雀花家族的繼承人之爭中,卻選擇了約翰,而極力排斥其孫亞瑟(他是埃莉諾的四子,不列塔尼公爵傑弗瑞二世與康斯坦絲之子)。埃莉諾的這項選擇,似乎不是出於理智選擇的結果,而是出於他與媳婦康斯坦絲的婆媳之爭。亞瑟為了獲得英格蘭國王寶座,並了解到叔叔約翰背後最大的支持者,便是他的祖母,於是決心突襲埃莉諾缺乏重兵保護的居所,普瓦捷。然而,幸運女神似乎並不眷顧亞瑟,亞瑟突襲不成,反而成了階下囚,不久之後便在約翰的城堡中人間蒸發,傳說他是慘遭約翰的毒手,但約翰矢口否認。在面臨卡佩王朝的步步進逼,精力充沛的埃莉諾開始思索使兩家族和解之道,於是他不惜以80餘歲的高齡,翻越庇里牛斯山,向嫁給卡斯提爾王國國王阿方索八世的的女兒萊奧諾拉(Leonora)討一個孫女,以許配給法蘭西的太子路易八世,這個孫女便是日後法蘭西國王路易九世(人稱聖路易)的母親,卡斯提爾的布朗什 (Blanche of Castile)。這次的婚配似乎算得上是成功的,雖然約翰喪失了西北法蘭西的封邑,卻還能保住了阿奎丹公國,而且此後英法的衝突,也暫時緩和了下來。而布朗什也頗得埃莉諾的遺風,以法蘭西王太后的身份多次攝政(其中也包括路易九世進行十字軍遠征時,和為路易九世籌集贖款,這也與埃莉諾有諸多相似之處),這已是后話,在此就不再多提了。
歷盡風浪的埃莉諾在1204年4月83歲時壽終正寢,留下大片領土和巨額財富。她被埋葬在曾帶給她歡樂和悲傷的丈夫亨利二世與她忠誠勇敢的兒子理查德一世中間,被兩個愛她的偉大國王包圍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