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阿基里斯與龜

標籤: 暫無標籤

  名稱 阿基里斯與龜
  外文名稱 Achilles And The Tortoise
  更多中文片名: 阿喀琉斯與龜
  更多外文片名:
  Achilles and the Tortoise.....International (English title)
  Achilles a zelva.....Czech Republic
  Ahilleas kai i helona, O.....Greece (festival title)
  Aquiles e a Tartaruga.....Brazil (festival title)
  Aquiles y la tortuga.....Argentina (festival title)
  導演: 北野武 Takeshi Kitano
  編劇:北野武 Takeshi Kitano ....(written by)
  主演:
  北野武 Takeshi Kitano ....Machisu Kuramochi
  樋口可南子 Kanako Higuchi ....Sachiko
  柳憂憐 Yûrei Yanagi ....Machisu - adolescent
  影片類型:劇情
  片長:Canada:119 min (Toronto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 Argentina:119 min (Mar del Plata Film Festival)
  國家/地區: 日本
  對白語言: 日語
  色彩: 彩色
  劇情簡介
  生長在富裕之家的小男孩真知壽一直夢想成為畫家,他戴著父親朋友(亦是一位畫家)送給他的貝雷帽,不斷在紙上描畫自己眼中的世界。不過隨之而來的事情被沒有想象中的那麼一帆風順,父親的公司破產了,父母雙雙自殺身亡,小真知壽一下子從天堂跌下來,嘗到了生活窘困的滋味。然而,他並沒有放棄自己的畫家之夢。
  等到真知壽長大了之後,他也沒有放棄畫畫的夢想,他一邊打工一邊繼續畫畫。不過現實是殘酷的,既沒有才華也沒有背景的藝術家想要出人頭地或許比阿基里斯跑過烏龜還難(這也是這部電影名字的由來)。然而,命運之神似乎也沒有棄他不顧,漂亮的女孩幸子竟看上了其貌不揚前途暗淡的真知壽。「我覺得,我能理解他的藝術。」幸子的話讓真知壽感受到了愛與希望。不久之後,他們結婚了,一個人的夢想成了夫妻兩人奮鬥的目標。
  這對夫婦堅持不懈地走著藝術之路,他倆不斷挑戰各種繪畫形式。不過,他們的創作不僅無人問津,甚至還被當成是惡意的搗亂,動不動就會招來警察干涉。就連自己的晚輩也絲毫不理解他們,家庭由此也出現了危機。即使困難重重依然執著前行,雖然這對夫婦在並不如意的人生中不曾獲得成功,但卻得到了最為珍貴的寶物……
  1997年憑藉《花火》獲得了當年威尼斯電影最高獎金獅獎的北野武,正式確立了「世界的北野」的地位。03年,北野的《座頭市》又再度在威尼斯上獲得了最佳導演獎;去年威尼斯,北野亦帶著自己當時的最新作品《導演萬歲!》來到水城,並拿到了威尼斯新設的「導演萬歲」獎頒出的第一個獎。
  與威尼斯結緣多年的北野,今年又帶著最新作《阿基里斯與龜》第五度造訪威尼斯。北野對《阿基里斯與龜》抱有很大期望,他說,「我個人對這部作品非常滿意,參加過該片試映會的觀眾反應也都不錯,連歐洲人也很享受其中。故事中主人公的名字叫真知壽,出現在影片中的畫作都是我自己的作品。這個毫無才能的畫家,被設定成向歐洲藝術家學習看齊的人。因為這一類的畫家,源產地就在歐洲。影片最終會如何呢,我對此很有興趣」。

1 阿基里斯與龜 -導演簡介

  北野武1947年1月18日出生於東京都足立區。以漫才(相聲)演員身份出道、後來當過電影導演、演員、電視節目主持人、大學教授。父親名為北野菊次郎(主演電影《菊次郎的夏天》與其父有關),除了電影導演的工作外,大多使用藝名彼得武(英名:Beat Takeshi,亦以Two Beat的名義在其他舞台活動)。
  1983年北野武第一次作為電影演員出演著名導演大島渚執導的影片《聖誕節快樂,勞倫斯先生!》,1989年導演處女作《凶暴的男人》其後相繼導演了《3-4×10月》(1990)《那個夏季,最寧靜的誨》(1991)、《小奏鳴曲》(1993)、《大家都在幹什麼?》(1995)、《壞孩子的天空》(1996)等片。是九十年代日本電影導演的代表人物一。
  北野武曾就讀於明治大學工學部,中途退學。不過2004年9月接受了明治大學特別畢業認定。2005年4月就任東京藝術大學研究生院教授電影專業主任。他的哥哥北野大也是淑德大學的教授。
  北野武導演的電影《花火》,於1997年獲得第54屆威尼斯影展金獅獎,在威尼斯電影節,北野武就稱「下一部的作品,會類似尋母三千里的故事情節,沒有暴力。」於是就有了《菊次郎的夏天》這樣一部有別以往風格,充滿風趣和感動的溫馨作品。《菊次郎的夏天》所訴求的完全排除了北野武作品中的沉默寡言和突發性暴力,故事的展開、過程、結局都是人們熟悉的標準情節,北野武的固定團隊也儘力地展示著夏日的清新氣息,使其溫馨意境達到最高點。2000年北野武執導《大佬》,本片採取了跨國合作的模式。《大佬》是北野武電影生涯中目前為止規模最大的一部影片,它由北野事務所與英國一家公司合拍,製作費1000萬美元。2002年他執導《玩偶》一片,參加威尼斯電影節,但是空手而歸。改變形象后染髮的北野武2003年第11部作品《座頭市》亮相水城,獲得第60屆威尼斯影展銀獅獎(導演獎)。作為電影導演在世界範圍內得到了較高的評價。特別是在歐洲,有一些忠實的崇拜者親切地稱呼北野武為「Kitanist」。
  作為勇於對自己作品的突破和創新,從2005年的《雙面北野武》開始,北野武開始了不斷顛覆自我、解構再生的全新創作生涯。《雙面北野武》被人冠以「晦澀難懂」的評價,影片
  里有《小奏鳴曲》式的情景再現,有《狂想曲》式的黑色幽默,還有熟悉的北野武風格槍戰,從演員到主題,從橋段到內容,從運鏡到取景,都是北野武對自身作品的一次回顧和反省。影片以意外驚喜出現在當年的威尼斯電影節,也曾被一干行家和記者看好,但最後無所收穫。2007年《導演萬歲!》是一部類似於玩轉類型片的《性愛狂想曲()》,包括有60年代黑白平民家庭劇、愛情故事、昭和30年代生活倫理片、恐怖電影、時代劇、CG怪獸電影以及它們綜合在一起的荒誕搞笑片。作為電影導演的北野武在世界範圍內得到了較高的評價。2007年,威尼斯電影節頒發給北野武「導演萬歲獎」(北野武新片名字)的獎項,他是該獎項的第一個獲得者。阿誠/文

2 阿基里斯與龜 -趣聞軼事

  電影里的繪畫基本都出自北野武本人之手,令人驚嘆這位搞笑藝人兼導演,竟然繪製過那麼多不同風格的作品。因此這部電影與《雙面北野武》和《導演萬歲》一樣,幾乎也可以看成他的自傳。它不僅展示了作為「畫者」(因為他本人也並沒有售出過他的畫)的北野武,也是以畫家這一身份,反諷了作為成功的導演的自己。
  《阿基里斯與龜》片名來自一個著名的數學悖論:阿基里斯永遠追不上烏龜。
  阿基里斯(Achilles)悖論
  阿基里斯是古希臘神話中善跑的英雄。在他和烏龜的競賽中,他速度為烏龜十倍,烏龜在前面100米跑,他在後面追,但他不可能追上烏龜。因為在競賽中,追者首先必須到達被追者的出發點,當阿基里斯追到100米時,烏龜已經又向前爬了10米,於是,一個新的起點產生了;阿基里斯必須繼續追,而當他追到烏龜爬的這10米時,烏龜又已經向前爬了1米,阿基里斯只能再追向那個1米。就這樣,烏龜會製造出無窮個起點,它總能在起點與自己之間製造出一個距離,不管這個距離有多小,但只要烏龜不停地奮力向前爬,阿基里斯就永遠也追不上烏龜!
  「烏龜」 動得最慢的物體不會被動得最快的物體追上。由於追趕者首先應該達到被追者出發之點,此時被追者已經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因此被追者總是在追趕者前面。 」
  如柏拉圖描述,芝諾說這樣的悖論,是興之所至的小玩笑。首先,巴門尼德編出這個悖論,用來嘲笑"數學派"所代表的畢達哥拉斯的" 1-0.999...>0"思想。然後,他又用這個悖論,嘲笑他的學生芝諾的"1-0.999...=0, 但1-0.999...>0"思想。最後,芝諾用這個悖論,反過來嘲笑巴門尼德的"1-0.999...=0, 或1-0.999...>0"思想。
  有人解釋道:若慢跑者在快跑者前一段,則快跑者永遠趕不上慢跑者,因為追趕者必須首先跑到被追者的出發點,而當他到達被追者的出發點,慢跑者又向前了一段,又有新的出發點在等著它,有無限個這樣的出發點。
  芝諾當然知道阿基里斯能夠捉住海龜,跑步者肯定也能跑到終點。
  類似阿基里斯追上海龜之類的追趕問題,我們可以用無窮數列的求和,或者簡單建立起一個方程組就能算出所需要的時間,那麼既然我們都算出了追趕所花的時間,我們還有什麼理由說阿基里斯永遠也追不上烏龜呢?然而問題出在這裡:我們在這裡有一個假定,那就是假定阿基里斯最終是追上了烏龜,才求出的那個時間。但是芝諾的悖論的實質在於要求我們證明為何能追上。上面說到無窮個步驟是難以完成。
  以上初等數學的解決辦法,是從結果推往過程的。悖論本身的邏輯並沒有錯,它之所以與實際相差甚遠,在於這個芝諾與我們採取了不同的時間系統。人們習慣於將運動看做時間的連續函數,而芝諾的解釋則採取了離散的時間系統。即無論將時間間隔取的再小,整個時間軸仍是由有限的時間點組成的。換句話說,連續時間是離散時間將時間間隔取為無窮小的極限。
  其實這歸根到底是一個時間的問題。譬如說,阿基里斯速度是10m/s,烏龜速度是1m/s,烏龜在前面100m。實際情況是阿基里斯必然會在100/9秒之後追上烏龜。按照悖論的邏輯,這100/9秒可以無限細分,給我們一種好像永遠也過不完的印象。但其實根本不是如此。這就類似於有1秒時間,我們先要過一半即1/2秒,再過一半即1/4秒,再過一半即1/8秒,這樣下去我們永遠都過不完這1秒,因為無論時間再短也可無限細分。但其實我們真的就永遠也過不完這1秒了嗎?顯然不是。儘管看上去我們要過1/2、1/4、1/8秒等等,好像永遠無窮無盡。但其實時間的流動是勻速的,1/2、1/4、1/8秒,時間越來越短,看上去無窮無盡,其實加起來只是個常數而已,也就是1秒。所以說,芝諾的悖論是不存在的。
上一篇[劇月]    下一篇 [一時無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