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希奧多-阿多爾諾 (Theoder Wiesengrund Adorno,1903—1969),德國社會學家、哲學家,法蘭克福學派的主要代表之一。出生於德國法蘭克福市一個酒商家庭。就讀於法蘭克福大學,1924年獲哲學博士學位。曾在維也納學習音樂。1931年開始在法蘭克福大學任教。1938年應霍克海默邀請,前往美國參加社會研究所的工作。曾主持編著《專橫的個性》一書,從心理學和藝術方面對法西斯主義進行了批判。1947年與霍克海默爾合著《啟蒙的辯證法》。1950年隨社會研究所迂迴聯邦德國,和霍克海默爾共同負責該所的領導工作。1959年就任該所所長,併兼任法蘭克福大學社會學和心理學教授。曾任德國社會學協會主席。1966年發表《否定的辯證法》。1969年8月6日於瑞典病逝。

1 阿多爾諾 -簡介

      阿多爾諾思想構成了後現代主義的思想淵源。阿多爾諾的思想本身具有後現代性,而且,他的思想還影響了許多後現代主義思想家。但是,阿多爾諾哲學中,還有現代主義的東西,尤其是他的藝術哲學中。而正是這種參雜著現代主義的後現代主義的特點,才表明了他的作為後現代主義先驅的地位。

2 阿多爾諾 -後現代主義

後現代主義一般是指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以來所興起的具有反西方近現代主義文化思想的一種思潮。在追溯後現代主義思想的理論淵源時,國內和國外學界往往只把尼采視之為後現代主義的先驅。但在後現代主義思潮的產生和發展的過程中,法蘭克福學派及其主要代表――阿多爾諾(1903――1969年)的思想,卻不容忽視。可以說阿多爾諾的思想就是後現代主義的先驅之一。這是因為,他的思想既構成了後現代主義哲學的理論來源,又本身具有後現代主義的特性。利奧塔認為,在阿多爾諾的思想中有著「對後現代主義的預期的成分,儘管這一成分多半還是緘默的或被拒絕的」[i]。利奧塔在另外的地方還指出,所謂後現代性只是對現代性的一種重寫(re-writing),而阿多爾諾在其著作中就讓人們理解到了重寫現代的必要性。[ii]詹姆遜對阿多爾諾也有這樣的定位:「假若阿多爾諾不是後現代的,至少也與當今後現代時期相一致和相適應」[iii]。從這兩位重要的後現代主義思想家的分析來看,他們既肯定了阿多爾諾的後現代主義的特性,又指出了阿多爾諾的思想尚不能完全歸入後現代主義之中。這說明阿多爾諾是西方思潮由現代主義轉向後現代主義的一個重要的、直接的環節,也表明了阿多爾諾作為後現代主義的先驅者的地位。 阿多爾諾的哲學思想,以《啟蒙辯證法》(寫作於1940-1944年,1947年發表)和《否定的辯證法》(1966年發表)兩本著作為代表。他除了哲學上的論著之外,還有許多文學和音樂評論,其去世之後,發表《美學原理》這一重要著作。

3 阿多爾諾 -對啟蒙理性的詰難

阿多爾諾阿多爾諾
阿多爾諾與霍克海默對啟蒙理性的批判,對後現代主義具有重大的影響。在1940—1944年寫就的《啟蒙辯證法》一書中,阿多爾諾與霍克海默認為:「從進步思想最廣泛的意義來看,歷來啟蒙的目的都是使人們擺脫恐懼,成為主人。但是完全受到啟蒙的世界卻充滿著巨大的不幸。」[iv]他們考察了啟蒙理性的歷史發展過程。他們認為,進行啟蒙的理性本是以破除迷信、消除神話,從而使世界清醒為已任的,但其一開始就變成了一種新的神話和新的迷信。理性主義者宣稱:「戰勝迷信的理性可以指揮失去魔力的自然界。知識就是權力,它既無限地奴役生物,也無限地順從世界的主人」[v]。阿多爾諾與霍克海默認為,培根所說的「知識就是權力」,實際上就是認為,人們向自然界學習,只是為了運用和掌握自然界。他們認為,這自身就是一種新的神話,因為這種啟蒙的理性使人的掌握和支配自然的權力不斷增大,使得他具有了與神一樣的支配自然的權力:「管理萬物的精神與創造萬物的神相似,都是自然界的主宰,與神相像的人具有支配定在的主權,是主人,具有指揮權」[vi]。而且,「隨著支配自然界威力的增長,社會制度支配人的權力也猛烈增長」[vii]
。他們認為,啟蒙理性之所以走向這一步,是因為,在啟蒙精神那裡,理性成了用來製造其它一切工具的一般工具。啟蒙理性為了達到對自然的統治,追求知識的普遍性和統一性,它消除事物質的差異,而把一切都歸到了純粹的量。數字成了啟蒙的規則(P5),從而把思維與數學混淆起來,剝離了知識自身所具有的意義。啟蒙精神在依靠知識對自然的統治過程中,技術起著尤為重要的作用。技術成為知識的本質。技術不僅成為統治自然的工具,而且成為了人統治人的工具。這樣,啟蒙理性對自由、公正、平等的追求卻導致了對人性本身的壓抑和扭曲,甚至為了效力於現存制度而瘋狂欺騙群眾的。
阿多爾諾與霍克海默在《啟蒙辯證法》中對理性的審視和批判,實際上並不是一概地否定理性。而主要是針對的理性被物化為工具理性這一狀況。對工具理性的批判,是法蘭克福學派的整個社會批判理論的基礎和主題。對啟蒙理性的批判,對後現代主義產生了較大的影響。這尤其體現於利奧塔的思想之中。利奧塔認把後現代定義為是對元敘事的懷疑,而啟蒙運動的解放敘事正是值得懷疑的元敘事。阿多爾諾把「奧斯威辛」視之為啟蒙理性的產物,利奧塔則聲稱自己仿效阿多爾諾,「用了『奧斯威辛\'這個名詞來象徵最近的西方歷史從『現代主義\'的人類解放事業的角度來看是多麼的貧困」[viii]。值得一提的是,另一個後現代主義的中堅人物福柯,也是極力批判西方理性,其批判的出發點與阿多爾諾等批判理論的觀點有相近之處。他認為,啟蒙的理性是通過其自主性來實現自身的有效性,但它在其歷史的中卻無法與強制分離開來,「其結構的自主在自身中包含著專斷主義和專橫的歷史」[ix]。他對未能早一點了解他們的思想感到遺憾。他有這樣的說法:「假如我能早一些了解法蘭克福學派,或者能及時了解的話,我就能省卻許多工作,不說許多傻話,在我穩步前進時會少走許多彎路,因為道路已被法蘭克福學派打開了。在這裡,兩種很接近的思想形式未能相互滲透,是一個有趣的情況,有可能正是這種相似性導致了這種情況。沒有什麼比兩種涉及問題的相近方法更能隱藏問題的一致性了」

4 阿多爾諾 -非同一性

「非同一性」(nonidentity)是阿多爾諾「否定的辯證法」的核心概念。「辯證法傾向於不同一的東西」[4],辯證法在哲學史上所實現的變革就在於從「同一性」向「非同一性」的哲學轉變。 「辯證法就是對非同一性的一貫意識。」[5]在阿多爾諾看來,所謂「同一性」,即人們對客觀事物的一種「共識」,同於穩定性、確切性。「同一性」作為傳統哲學的基礎,是一條永不可及的地平線。在本體論上它表現為對終極實在的尋求,在認識論上表現為對首要性的強肯,其實質就在於主體和客體的分離。雖然阿多爾諾在認識論上仍然認為,「主體的首要性看來是沒有疑問的」[6],但他是要建立一種新的主客體之間同一的平衡關係,這種同一是主體與客體相互作用的「力場」(Kraftfeld/Force fields),即「那種沒有支配而只有差異相互滲透的獨特狀態」。依他所見,主客體的關係將取決於人們之間以及人類與他們的對立面之間的和平的實現。這種和平的實質就是事物之間有差別的交往,是所謂集體主觀性、個體主觀性和客觀世界的三星集結的非架構的「星叢」(Constellation/Konstellation)狀態。星叢,(阿多爾諾借用本傑明(Walter Benjamin)那裡的一個天文學術語)則是指一種彼此並立而不被某個中心整合的諸種變動因素的集合體,這些因素不能被歸結為一個公分母、基本內核或本源的第一原理。

5 阿多爾諾 -現代主義的餘聲

      為現代主義藝術進行辯護的哈貝馬斯,在其著名的《現代性:一項未有完成的計劃》一文中,認為現代藝術的特點是對新之崇拜(the cult of the New),但「這種美學的現代性的精神,從本雅明時代就開始衰落了。當然,在六十年代,它還再次被呤誦過,但我們不得不承認,在七十年代后,現代主義幾乎沒有找到任何共鳴」[xxvii]。從哈貝馬斯的這段話中,至少有這麼兩層含義:一是藝術或美學的現代性是以追求「新」為特點的,二是藝術或美學的現代性已經完結。但阿多爾諾卻在為求「新」之現代藝術作辯護。 阿多爾諾把他的批判理論貫徹到他對美學和藝術的思考之中。他認為,藝術從本質上來說,是不同於現實的東西,因此,「藝術對於社會來說是社會的反題」[xxviii]。藝術要發揮對現實的批判作用。因而,藝術必須通過否定,去表現「新(the new)」,表達「不可表達」之物。他說:「藝術通過對世界的絕對否定的手段,能夠表達不可表達之物,即烏托邦」[xxix]。因此,不難理解阿多爾諾對現代藝術所進行的辯護和對實驗藝術的積極倡導。 阿多爾諾的認為藝術要用「新的」否定「舊的」的觀點,以及他對自波德萊爾以來的包括先鋒藝術在內的各種「主義」的辯護,正表明了他還沒有完全跨入後現代主義之中。而且,阿多爾諾把藝術看成是具有一種烏托邦式的功能,這也與後現代主義有著重大的差別。因為,在後現代主義者的心目中,「歷史上的過去消失了,歷史的未來和任何重大的歷史變革的可能性也不存在。後現代主義對歷史有自己的理解,那就是歷史只存在純粹的形象和幻影」[xxx]。而阿多爾諾的藝術哲學,卻是一種注重將來的哲學――預示災難,宣揚拯救,而這「幾乎與那種構成後現代主義和後期資本主義日常生活的永恆的現時代性格格不入」[xxxi]。
但應指出的是,阿多爾諾雖然對現代藝術持肯定的態度,但他的對現代藝術的觀點,也影響了哈貝馬斯、詹姆遜等一些重要的思想家。阿多爾諾的美學理論雖然還停留於現代主義的階段,但其許多觀點又為後現代的文化藝術理論的發展提出了諸多啟示。例如,他對大眾文化或文化產業率先進行的分析和批判。「文化產業」的概念,在阿多爾諾的思想發展過程中最早出現於他與霍克海默合著的《啟蒙辯證法》中。他們之所以批判這種文化產業,是因為在他看來,文化工業的生產是一種標準化的產生,它「最終使模仿絕對化了」[xxxii]。他認為,這種文化產業,完全是按照商品交換原則來進行的,也就是說,藝術作品是作為商品生產來進行的。在他看來,不僅文化產業的生產是標準化了的,就是文化產品的消費了是標準化了的。這些重要觀點,對後現代主義的另一重要人物――詹姆遜,產生了重要的影響作用。詹姆遜對晚期資本主義文化邏輯的論斷,基本上是阿多爾諾,只是他把這種現象視之為資本主義發展的一個特殊階段(即後現代主義階段)而已。他明確認為,「後現代主義文化已經是無所不包了,文化和工業及商品生產已經緊緊結合在一起」。文化曾被認為是逃避現實的一種手段,但在後現代主義階段,文化已經完全大眾化了,藝術品正在成為商品,「商品化的邏輯已經影響到了人們的思維」[xxxiii]。因而,在後現代主義文化中,最基本的主題就是「複製」,藝術越來越自己的個性和風格。

上一篇[反饋調節]    下一篇 [瞼板腺功能障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