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文學形象吝嗇鬼

莫里哀擅長塑造概括性很強的藝術形象。阿巴貢幾乎成了吝嗇的代名詞。莫里哀筆下的人物性格鮮明,但稍嫌單薄,近於批評家所說的「扁形人物」。莫里哀的喜劇大多遵循古典主義的「三一律」原則,衝突集中,結構嚴謹。莫里哀常用「鬧劇」手法來營造喜劇氣氛,增強喜劇的諷刺效果。

1人物形象概述

阿巴貢是莫里哀喜劇《吝嗇鬼》(又名《慳吝人》)中的主人公。他生性多疑,視錢如命,就連贈你一個早安也捨不得說,而說借你一個早安。阿巴貢是歐洲文學「四大吝嗇鬼」之一。

2人物形象特點

積累欲和享受欲
喜劇真實地描寫了阿巴貢身上「積累欲」和「享受欲」之間的衝突。阿巴貢是要求享受的,他不僅需要馬車夫、廚師、女僕,也要請客喝酒,而且年逾花甲,仍希圖女色,看中了年輕美貌的瑪麗亞娜。但是這一切享受都不能威脅到他的積累。所以,他讓廚師兼做馬車夫,在酒中摻水,一心要娶不用花錢的女人。因此,當他的兒子克雷央特以一萬銀幣要挾他,讓阿巴貢在要瑪麗亞娜還是要一萬銀幣之間進行選擇時,阿巴貢寧可放棄瑪麗亞娜。
阿巴貢形象剖析
劇作開場就描寫了阿巴貢鬼鬼祟祟地把別人剛歸還他的1萬埃居埋藏在花園裡,深怕有人知曉,憂心忡忡地上場了。他一眼看見傭人拉弗萊斯站在那裡,就疑竇叢生,趕他、揍他,並搜查了他的雙手、褲子和衣袋,惟恐他是探子。拉弗萊斯走後,阿巴貢在自言自語中泄露了埋藏1萬埃居的秘密,因而看見兒子克雷央特和女兒愛麗絲之後就說謊裝假,百般掩蓋。這個吝嗇鬼還是個刻薄精明的高利貸者。他鼓勵兒子「把贏來的錢放出去圖個合理的利息,早晚還可以把本收回來。」當他看到兒子身上的絲帶,頭上的假髮時,估計這兩項至少值20個比斯托時就教導兒子說:「20個比斯托,就按十二分之一放出去生利的話,一年就可以得到18個利物兒6個索兒8個德涅。」這個嗜財如命的傢伙就這樣登場了。這些都表現了阿巴貢對於錢財的吝嗇,對自己的兒女也是一毛不拔,金錢的衝突最為突出的是在兒子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借高利貸,而最後發現高利貸者正是他的父親,他們父子明白這筆債務關係時,矛盾已處於白熾化了。在借貸中,作者更是極力地表現高利貸者的無情和吝嗇,阿巴貢的兒子通過西蒙師傅借15000法朗的高利貸。放債人的條件十分苛刻。起先他假惺惺地說:「為求良心上沒有絲毫負擔起見,情願只收5厘利息。」但又接著說,自己手頭並無款,需要轉借,利息是2分。這樣轉彎抹角的結果,利息高達2分5厘。他還喪盡天良地聲明,只付1萬2千法郎的現款,其餘的用衣服、什物、首飾折付。其實這折付部分充其量只值600法郎。作者刻畫阿巴貢的吝嗇形象還通過一些細節來表現,像阿巴貢招待貴客晚飯的一場戲滑稽可笑。他命令傭人管好酒,不許磕碰一點,如有損傷,工錢扣除。囑咐女兒愛麗絲注意席上撤下的東西,留神別叫糟蹋了。要求僕人不能輕易給客人倒酒。客人第一次要酒的時候別理睬,要多等一等,千萬不能忘記大量摻水。千叮萬囑廚師:「得預備一些人家不太愛吃,可一吃就飽的東西。」這些細節的描寫構成戲劇的喜劇因素,也正是這些細節的因素才使得阿巴貢這個吝嗇鬼的形象更加鮮明。使讀者感受到他這個刻薄鬼吝嗇鬼的形象已經超過了對金錢的吝嗇,在生活中,在感情上都是如此,他從內到外,從外到內,是一個完完整整吝嗇鬼形象。
在愛情上貫穿著阿巴貢對於金錢的吝嗇。阿巴貢的兒子愛上了瑪麗亞娜,他的女兒愛上了管家,他們準備向父親說起他們的愛情,希望能給他們提供一些錢物,但是還沒有等他們開口,阿巴貢就說他已經愛上了瑪麗亞娜,使得他的兒子很痛苦。他每次都無恥地喊瑪麗亞娜是「我的美人兒」,並算計著乘她家窮困之機娶她為妻。然而又一毛不撥,想賺些嫁妝。花言巧語地指使媒人對瑪麗亞娜的母親講:「總得從自己身上出點血,因為一個女孩子一點嫁妝都不帶過來,是沒有人要的。」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阿巴貢卻正是為了不出陪嫁費,硬逼著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後來阿巴貢藏在花園裡的錢箱被拉弗萊斯偷了給阿巴貢的兒子,失去箱子的阿巴貢歇斯底里,氣急敗壞,聲嘶力竭地叫法官,叫天老爺,哭號:「我那可憐的錢啊!」「我的親愛的朋友啊!」「我要死啦」。它生動地表明阿巴貢愛錢已超過愛惜生命,已達到入魔發狂的程度。這個典型的拜金主義者不啻是一面鏡子,照出了拜金主義者們被銅臭腐蝕的骯髒靈魂。最後,他的兒子拿這隻箱子要挾他,阿巴貢在金錢和愛情的抉擇中,放棄了瑪麗亞娜,選取了金錢。當一家人團聚時,眾叛親離的阿巴貢竟毫無人性地叫喊「我,我要去看看我的親愛的箱子。」即使是在他的兒子和女兒結婚的時候,他也說他不出一個子兒,所有的費用全是由公爵負擔。阿巴貢的吝嗇在這裡已經失去了人性,他只對金錢有感情,對於自己親人,即使是兒女都失去了最起碼的情感,表現出一種醜惡的靈魂。

同類型的人物評析

阿巴貢在歐洲已經成為吝嗇的代名詞,他和莎士比亞筆下的夏洛克,巴爾扎克筆下的葛朗台以及果戈里筆下的潑留希金一樣,成為令人毛骨悚然的既可笑更可憎的慳吝人的不朽典型。他們都代表著那個時代貴族的「虛偽」和「吝嗇」。莫里哀的《慳吝人》可以說像匕首一樣戳穿了他們內心的自私和虛偽,曝露了他們醜惡的靈魂,也是對拜金主義者嘲哄和批判。
上一篇[宮本延人]    下一篇 [疊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