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阿德里安六世

標籤:日耳曼人

阿德里安六世(1459.3.2-1523.9.14在世),原名阿德里安·佛羅倫斯。荷蘭籍日耳曼教皇(1522-1523年在位)皇帝查理五世在王子時代的老師。和他的前任--偉大的智慧之神利奧十世相比,他是一個生活簡樸而不理解文藝復興的守舊老人。

1主教

1522年1月2日,從貴族到平民的所有羅馬民眾,震驚地得知樞機主教團選出了自1378年以來首位非義大利的新教皇,是自1161年以來首位日耳曼人。與此同時,馬丁·路德領導的日耳曼人開始了反對羅馬教會的革命。
阿德里安·佛羅倫斯1459年出生在烏得勒支的一個貧寒家庭里,青年時代,曾在魯汶大學學習,這是一所創建於15-16世紀,成為反對宗教改革中心的大學。阿德里安·佛羅倫斯34歲成為該大學的校長,後來擔任過烏特勒支大學校長,並在這裡結識了人文主義泰斗伊拉斯謨。1507年,47歲的佛羅倫斯接受了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馬克西米連一世的邀請,成了王孫岡特的查理的教師。當他1515年出使西班牙時,他的政治才幹深得費迪南二世國王的賞識,讓他擔任了托爾托薩的主教。1516年查理繼承外祖父外祖父費迪南二世的西班牙王位,稱卡洛斯一世,1519年即祖父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位,稱查理五世皇帝。他們兩人相處投機,查理執政后,重用其實師,1517年,他被立為紅衣主教,在這樣步步高升的過程中,阿德里安一直在各方面都保持了謙遜的本色,他熱情地傳播神學理論,對異教徒循循善誘,因此贏得了西班牙民眾的愛戴。可能是由於查理五世的影響,義大利人佔主導地位的教皇選舉會選出阿德里安為新一任教皇。

2教皇

他即位后很想成就一番事業,立意從整頓教廷入手整頓教會。努力調停法蘭西和哈布斯堡家族的義大利戰爭,但沒有成功。1522年,他支持查理在尼德蘭建立異端裁判所,這時荷蘭已處在革命前夕,新思想十分活躍,新教傳播迅速,建立異端裁判所瘋狂反撲,處處與革命為敵。
阿德里安六世對教廷過去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諸如買賣聖職,任人唯親,窮奢極欲,搶劫掠奪,放蕩墮落等明確表示了厭噁心情。他在梵蒂岡感到很失落,他宣稱這個地方只適合皇帝居住,而不是他這樣一個漁夫彼得的後代。他遣散了利奧留下來照料馬廄的上百名馬夫,只留下了四個人;他把自己的日常僕役減少為兩人(都是荷蘭人)並要求他們把日常開支控制在一天1杜卡特金幣。對羅馬人在言談,行為和性關係方面的放縱,他感到非常驚異。他很贊同洛倫佐和路德的看法,認為這個基督教的都城是罪惡的中心。
對於紅衣主教展示給他的那些古代藝術品,他毫不關心;他指責那些雕像是偶像崇拜的遺特,並將收藏歐洲一流雕刻精品的貝爾維迪爾宮封閉起來。他還產生過禁錮所有人文學者和詩人的念頭,在他看來,這些人背棄了基督教,像異教徒一樣地在生活和寫作。
阿德里安教皇任期內的最熱切願望,是將教會從利奧時代的放縱恢復到基督時代的虔敬。他大刀闊斧地改革了教會機構,儘可能地減少浪費。他還取消了一些不必要的教職,甚至有時顯得不近人情和考慮欠周。他取消了利奧簽訂的付給購買聖職者年金的合同。約有2550位以購買聖職作為投資的人血本無歸。那時,羅馬城到處迴響著他們高呼自己受騙的哀號,其中一位受害者甚至企圖暗殺教皇。
那些來向阿德里安謀求差使的親戚朋友都被他勸回,他讓他們回去老老實實謀生。他還制止了聖職買賣和裙帶關係,痛斥教會的腐敗,嚴懲收受賄賂或侵吞公款者,對犯罪的紅衣主教也像低級教士一樣進行懲處。阿德里安要求主教和紅衣主教們回到各自的教區,仔細研習道德教條。他告訴他們,羅馬教廷的醜惡名聲已經成為整個歐洲談論的話柄。他不打算追究紅衣主教們自身的罪行,卻要求他們保證不在自己的宮殿中滋生罪惡。他還要求主教們放棄豪華奢侈的生活,滿足於每年最高6000杜克特的收入。一位威尼斯的使者寫道,整個羅馬教廷籠罩在恐懼中,看著教皇在8天內進行了各種雷厲風行的改革。
但是8天是遠遠不夠的,甚至阿德里安擔任教皇的13個月里都太短。罪惡暫時銷聲匿跡,但不久又復生。各種改革觸怒了上千的教廷官員,他們暗中抵制教皇的改革措施。詛咒阿德里安早早死去。教皇悲哀地發現,一個人的力量是多麼有限。他經常說:「一個人的工作效率取決於他工作的年限。」他曾向他的老朋友希日感慨說:「我們當年在魯汶的安靜生活是多麼愜意啊!」
他試圖改革天主教教會以應對抗宗教改革的挑戰,但是他所做的改革條文大多遭到反對或無人理睬。在羅馬待13個月後,阿德里安心力交瘁地病倒了,並很快於1523年9月14日去世。臨終之時,他將所有的財產捐獻給了窮人,並留下遺願,要求給自己舉行簡單而樸素的葬禮。同年紅衣主教團選出義大利美第奇家族的克雷芒七世成為新教皇。他是迄今唯一的荷蘭(當時屬於德國)教皇,也是直到1978年當選的約翰·保羅二世之前最後一位非義大利人教皇,也就是歷史學家弗朗西斯科·奎齊亞迪尼(Francesco Guicciardini)所謂的「野蠻人教皇」。

3評價

阿德里安不能理解義大利的文藝復興,也不能在德國的供奉和義大利的花銷之間搭建一座橋樑,這實在是件很可惜的事情。但是,義大利不能容忍這樣一位基督教皇也是一種罪惡和愚蠢。
上一篇[保羅三世]    下一篇 [庇護三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