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基本信息

阿曼德
姓名:Armand
中譯:阿曼德(或譯阿爾芒)
原名:Andrei(安德烈)
曾用名:Amadeo(阿瑪迪歐)
外貌:17歲俄羅斯漂亮男孩的模樣,棕色長卷頭髮,棕色大眼睛,瘦削身材。
主要出現的小說:《夜訪吸血鬼》,《吸血鬼萊斯特》,《被詛咒者的女王》,《惡魔邁諾克》,《吸血鬼阿曼德》,《血和黃金(又名「馬瑞斯的故事」)》。
出生時間:約為15世紀八十年代
出生地點:沙皇俄國城市基輔
吸血鬼締造者:馬瑞斯•德•洛馬努斯
變成吸血鬼時間:15世紀末
變成吸血鬼地點:義大利威尼斯
吸血鬼後代:丹尼爾•馬洛依

2主要經歷

阿曼德
阿曼德出生於15世紀後期沙俄的基輔的一個平民家庭,堅定地信仰著耶穌基督,從小顯露出繪畫基督聖像的天賦,居住在寺廟中從事畫聖像的工作,在一次神聖而危險的外出懸挂聖像過程中,被四處游牧的韃靼人劫掠到威尼斯,被賣到一家妓院。當時居住於威尼斯的吸血鬼馬呂斯將他買下,為其取名為阿瑪迪歐,意為「上帝的天使」。他17歲時,由於招惹了一位英國貴族,在與之決鬥中被砍成重傷,馬呂斯為了挽救他的性命,無奈之下,把他變成了吸血鬼。其後不久馬呂斯帶他回了一趟基輔,讓他見到了自己的家人。
1500年,他變成吸血鬼大概半年後的一天夜裡,羅馬撒旦派巫師團的頭領桑提諾的手下突然到來,燒毀馬呂斯的宮殿,並將馬呂斯燒成重傷。吸血鬼們把阿瑪迪歐劫到羅馬,由於從他的口中無法得知關於「女王和國王」的任何內容,桑提諾將他訓練成了撒旦派的頭目,讓他改名為阿曼德,與女吸血鬼亞麗桑德拉一起前往巴黎,領導一群撒旦派吸血鬼,居於骯髒惡臭的墓地的吸血鬼集會,長達將近三百年時間。1780年,巴黎突然出現了一個和他的吸血鬼主人一樣身穿猩紅長袍的吸血鬼,與人類居住,過著奢華的生活,並離經叛道地將自己母親變成吸血鬼。阿曼德被這個名叫萊斯特的吸血鬼深深吸引,最終讓他拋棄自己遵守的撒旦派那苦行僧似的迂腐教義,追殺自己集會的吸血鬼們,將集會解散。他希望和萊斯特在一起,向他學習,但被萊斯特拒絕。萊斯特將自己的瑞諾劇院交給他管理,建議他通過此學習所需的一切,之後萊斯特就和母親加百列離開了法國。其後不久,劇院名字被更改為「吸血鬼劇院」,19世紀後期,吸血鬼路易和克勞迪婭來到巴黎,路易的多愁善感和無盡的好奇心吸引了阿曼德,他為了與路易在一起,借其他吸血鬼的手除掉克勞迪婭,把前來向他求助的萊斯特趕走。並不知情的路易因克勞迪婭之死報復那些吸血鬼,燒掉了吸血鬼劇院,與阿曼德去週遊世界,最後來到了美國的新奧爾良。阿曼德發現路易陷於深深的悲痛之中始終無法釋懷,只得最終選擇離開。路易後來去了舊金山,阿曼德則留在新奧爾良,將這座城市變成自己的領地。
阿曼德
20世紀末期,一個名叫丹尼爾•馬洛依的年輕記者突然來到新奧爾良。原來這個年輕男孩剛剛採訪過路易,希望能夠在新奧爾良尋找到萊斯特。阿曼德並沒有殺死他,而是饒有興緻地將他當作自己融入新世紀的學習對象,並深深愛上了這個記者,最終打破自己默定的絕不締造吸血鬼的規矩,把馬洛依帶入黑暗世界。
萊斯特從其天堂和地獄之旅中帶回了一塊神秘的面紗。面紗上由基督的血形成的耶穌面像令阿曼德陷入瘋狂。他為了驗證萊斯特描述的那個安詳美好的天堂是否存在,走入了清晨的陽光下,想要知道自己死後會不會到達那樣一個美麗的地方。但他並沒有死去,而是渾身燒傷地落回了地面,下落過程中幫助西貝爾和本傑明姐弟倆殺死了正在毒打西貝爾的男人。本傑明相信阿曼德是回應自己祈禱的上帝派來的天使,與西貝爾一起將深埋於積雪下的他救出。他與他們生活在一起,再一次享受了自從15世紀末被迫與馬呂斯分開以來從未得到過的快樂時光……
阿曼德是美國靈異女作家安妮•賴斯(Anne Rice)的「吸血鬼編年史」系列小說中出現的第四個吸血鬼,一個居於巴黎「吸血鬼劇院」的神秘邪惡的吸血鬼組織的頭目。這個保持著17歲漂亮男孩外表卻已經活了幾百年的神秘吸血鬼,在小說中一出場就充滿了神秘色彩——他向吸血鬼路易聲稱自己是巴黎最年老的吸血鬼,似乎知道路易以及所有讀者都想要知道的吸血鬼歷史,卻始終對此隻字不提;他偶爾會有意無意地提到自己的過去,一旦勾起你的興趣,他馬上又把話題轉到其他地方。作為吸血鬼集會的領導,他為了得到路易,不動聲色地設計殺死了克勞迪婭,並嫁禍萊斯特,同時放任路易實施報復,讓自己的手下葬身火海。《夜訪吸血鬼》中的他亦正亦邪的行事,捉摸不透的內心,既令人困惑,又令人著迷。而在《吸血鬼萊斯特》中,阿曼德的表現則過於邪惡:他因萊斯特而拋棄自己固守了近三百年的古老教義,殺死追隨多年的吸血鬼。幾十年之後,當他對萊斯特的愛得不到回應時,他將回巴黎尋求幫助的萊斯特扔下高塔。終於,小說《吸血鬼阿曼德》讓讀者全面地了解了這個神秘的吸血鬼男孩的故事,他的痛苦內心,他找不到自己想要的愛和信仰的迷茫無助。
阿曼德
正如阿曼德的吸血鬼主人馬呂斯所說,阿曼德所經歷的人生太短暫,太早進入黑暗世界,因此終將陷入某種瘋狂而無法自拔。他的信仰並不能拯救他,他一次次愛上別人,到頭來卻只能承受孤單。他其實只是個永遠的少年,不斷游移在孩童和成人之間,永遠找不到確定的身份。
上一篇[張桂發]    下一篇 [《新華每日電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