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阿波里奈爾出生於1880年,是一個義大利軍官與一位波蘭流亡貴族女兒的私生子。他是被作為棄婦的母親帶到法國的。他做過家庭教師、編輯,浪跡於社會的最底層。後來他與畢加索等青年畫家結交,開展新美術運動。1913年他發表《未來主義的反傳統》,在繪畫詩歌方面樹起了立體未來主義的旗幟。1913年出版詩集《燒酒集》,1917年出版圖像詩集《美文集》。他認為與科學不斷創造出機器和飛機一樣,詩也應不斷創造出新鮮的東西。他說:「詩人的任務就是不斷創新、新的一切都在於驚奇……驚奇是強大的新生力量。」現在法國流行的各種各樣圖像詩最早就是他的創造。這種圖像詩並不是文字遊戲,而是根據思想內容表達的。如他寫的《心》:
我的心啊宛如一朵顛倒的火焰
全詩由七個法語詞的一句排列成一顆心的圖像,它也像火焰。然而火焰的尖端朝上,而心的尖端朝下,形狀又恰好顛倒。詩人的用意似乎表示心中的火焰燒反了方向;我們苦苦追求的結果往往正好相反。這首詩與另外一首詩後來就刻在他的墓碑前。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他沒有法國國籍,可以不去參軍,但他卻滿腔熱情申請入伍,結果被彈片炸得頭破血流,做了開顱手術。他在戰場上英勇奮戰,在情場上卻屢屢失敗。1907年春天他認識了青年畫家瑪麗·羅朗桑,並狂熱地愛上了她,但是幾經周折最後又歸失敗。羅朗桑為阿波里奈爾作了有阿波里奈爾、畢加索與自己等人在內的一幅畫,為後人留下了立體派藝術家的群像。而阿波里奈爾則寫了《蜜拉波橋》(此詩已有五種漢譯)回憶自己與瑪麗·羅朗桑站在橋上望著塞納河的情景。詩人感嘆時間、愛情與流水一去永不回!世上的一切變動無常,只有「我心依舊」:
讓黑夜降臨讓鐘聲吟誦
時光消逝了我沒有移動
這兩行詩在篇中反覆出現,一再表白心跡。
1918年,阿波里奈爾終於與曾經看護過他的姑娘雅克琳·科爾布結婚,證婚人是畢加索。這時的詩人健康狀況已經很差,當年就去世了,年僅38歲,死後葬在拉雪茲神甫公墓。
阿波利奈爾的作品相當龐雜,最重要的是詩歌。詩集有《動物小唱》(又名《奧菲的隨從》)(1911)、《醇酒集》(1913)、《被殺害的詩人》(1916)、《美好的文字》(1918)等。在代表作《醇酒集》中,詩人力求從傳統詩律中得到解放,重視詩歌內在的節奏與旋律,從而開闢了現代詩結構革新的方向。《醇酒集》由於採用了新的節奏,和諧地表現了純樸、自然、清新、親切的意境意使這部詩集成為法國抒情詩發展歷程上新的標誌。阿波利奈爾的立體詩。
《美好的文字》包括許多短詩,是詩人在戰壕里匆匆寫成的。這部產生於戰爭烽火中的詩集,標誌著現代詩在詩體與格律上的第一次徹底的解放。有些詩將詩句分散排列成奇異的圖像,被稱為「立體詩」。《醇酒集》和《美好的文字》對法國現代詩的發展影響極為深遠。阿波利奈爾還有劇作《蒂雷西亞的乳房》(1917),被認為超現實主義的發軔。 
此外,早在1903年,他與青年畫家、詩人亞黎等創辦月刊《伊索的盛宴》,登載大膽創新的詩畫。1913年發表評論文集《美學深思錄》,介紹當時新出現的立體派繪畫。
阿波里奈爾是繼承十九世紀的象徵主義,開創二十世紀詩歌新局面的人物,是法國二十世紀第一位大詩人,他更是位誠摯的人,給我們留下了一代絕唱:《蜜拉波橋》。
塞納河在密臘波撟下揚波
我們的愛情
應當追憶么
在痛苦的後面往往來了歡樂
讓黑夜降臨讓鐘聲吟誦
時光消逝了我沒有移動
我們就這樣手拉著手臉對著臉
在我們胳膊的橋樑
底下永恆的視線
追隨著睏倦的波瀾
讓黑夜降臨讓鐘聲吟誦
時光消逝了我沒有移動
愛情消逝了像一江流逝的春水
愛情消逝了
生命多麼迂迴
希望又是多麼雄偉
讓黑夜降臨讓鐘聲吟誦
時光消逝了我沒有移動
過去一天又過去一周
不論是時間是愛情
過去了就不再回頭
塞納河在密臘波撟下奔流
讓黑夜降臨讓鐘聲吟誦
時光消逝了我沒有移動
上一篇[押尾學]    下一篇 [貪慾無藝]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