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阿爾方斯·朱安

標籤:法蘭西科學院院士

阿爾方斯·朱安(1888-1967),法國元帥。1888年12月16日出生在阿爾及利亞東北部波尼(今安納巴)附近的祖父家裡。1942年11月~1943年5月,朱安率法國特遣部隊與盟軍一起參加突尼西亞戰役,並贏得了勝利。1942年12月25日,朱安晉陞為上將。1947~1951年,朱安任法屬摩洛哥總督。1950年12月,根據北約歐洲盟軍最高司令艾森豪威爾的提議,朱安出任中歐盟軍司令,任期為5年。1952年5月7日,朱安晉陞為法國元帥。1967年1月27日,朱安不幸病故,享年79歲。2月1日,法國為這位「一生獻給祖國」的著名戰士舉行隆重的國葬。

1歷史史實

1909年,朱安考進法國著名的聖西爾軍校,其入考成績在400名考生中名列第七。1912年6月,朱安離開聖西爾,被分到阿爾及利亞第1步兵團任職。此時該團正在摩洛哥執行作戰任務,剛到職的朱安在這裡初次接受戰火的洗禮。

2軍旅生涯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朱安於同年8月被調到法國本土,任中尉排長。9月5日,朱安所在旅開往前線。戰鬥中,朱安率部不怕犧牲,英勇作戰。16日,朱安被一塊彈片擊傷左手,為此,朱安得到榮譽軍功章。1915年5月,朱安在戰鬥中又傷及右臂,這次較上次厲害,不得已而住進波爾多醫院。
1919年10月,朱安再次到高等參謀學院學習,1921年拿到畢業證書後,先後到突尼西亞和摩洛哥的部隊中任職。1925年,在法軍鎮壓克里姆領導的摩洛哥里夫人民起義中,當地法軍指揮官諾蓋將軍任命朱安為他的參謀長。
1927年,朱安重新回到曾服役過的阿爾及爾步兵團任營長。1932年7月,晉陞為中校。1933年10月,朱安被選調到法國高等軍事學院擔任戰術教官。1935-1937年.朱安又到阿爾及利亞,領導君士坦丁的朱阿夫第3步兵團。1937年3月10日,北非戰區司令諾蓋將軍又把朱安調到身邊,任參謀長。1938年12月26日,朱安晉陞為準將。

3第二次世界大戰全面爆發后

法國宣布與德國處於戰爭狀態。為加強法國東北部的防禦,朱安遂於1939年12月4日被調回法國本土,出任法國第1軍第15摩托化步兵師師長。1940年5月10日,德軍入侵盧、比、荷、法四國,朱安奉命率部前出到比利時的讓布盧,抗擊德軍的進攻。當德軍突破色當防線后,朱安率部撤到法國的瓦朗謝納附近地域,擔任掩護英法聯軍撤往敦刻爾克的作戰任務。不久、朱安的部隊又撤至里爾南郊,在此被德軍包圍。5月30日,朱安作了德軍的俘虜。朱安的部隊雖被德軍打敗,但他們的英勇作戰行動還是為法國所稱道,他的部隊榮獲「戰鬥功臣」殊榮,朱安本人於1941年2月被提升為少將。

4朱安被俘后

關押在德國柯尼希施泰因監獄。1941年6月,經魏剛將軍以法國北非政府總代表的身份與德國人斡旋,朱安被德軍釋放。
1941年11月20日,朱安晉陞為中將,不久受命接替魏剛的工作,擔任法國駐北非陸軍總司令。接任此職后,朱安擴充兵員,隱藏裝備,「訓練非洲軍隊,以用來參加未來反對軸心國的作戰」。在朱安的努力下,截至1942年11月,法國在非洲的部隊有5個機動師(其中阿爾及利亞有3個師,摩洛哥有2個師)和1個輕型機械化旅,共20萬人。這些部隊裝備齊全,並在突尼西亞山區設有秘密的後勤基地,戰場準備也搞得不錯。

5火炬行動

1942年11月7-8日夜間,英美盟軍執行火炬行動計劃,在北非登陸。正式登陸前,盟軍司令部就在直布羅陀與亨利·吉羅將軍商妥,希望通過這位從德國柯尼希施泰因監獄逃出來(美國從中作了一些努力)的法國將軍對北非法軍施加影響,確保不發生抗擊「一切來犯之敵」的戰鬥。對此,朱安一無所知.這樣就出現了北非法軍與盟軍登陸部隊交戰的場面。後來經過疏通關係,朱安很快就明白過來,遂命令自己的部隊停火。1942年11月-1943年5月,朱安率法國特遣部隊與盟軍一起參加突尼西亞戰役,並贏得了勝利。1942年12月25日,朱安晉陞為上將。

6第二戰場

1943年6月,盟軍司令部決定在地中海開闢新的戰場,登陸西西里島,把戰火燒到義大利。8月,朱安奉戴高樂將軍之命負責組建法國登陸部隊(1944年1月正式稱為法國遠征軍),準備與盟軍一道登陸義大利。9月29日,朱安作為法國登陸部隊總司令率部到達索倫托,被編入美國第5集團軍。11月25日,朱安率部攻到那不勒斯(今那波利),並於1944年1-5月參加了進攻「古斯塔夫防線」的著名戰役。其間。盟軍曾多次試圖突破德軍防線,前出到波河河谷,把德軍趕到羅馬以北,但均被德國元帥阿爾貝特·凱塞林挫敗,整個義大利戰場在「古斯塔夫防線」前一度出現僵持局面。而作為法國遠征軍總司令的朱安,曾數次向盟軍司令部提出自己的作戰方案,均未被採納。但朱安並不因此而氣餒,放棄自己的正確主張。朱安抱著洗刷法軍在1940年6月被打敗的恥辱,為法國爭光的信念,再次進言盟軍司令部,聲稱:「我再也不能隨便受領一項既有缺陷而又要做得出色的計劃。」後來,朱安終於成功地說服美國第5集團軍司令馬克·韋恩·克拉克接受他的山地機動作戰的主張。自5月13日起,朱安率部按照自己的計劃實施山地穿插迂迴,從而達成戰術上的突然性,為盟軍最終打破「古斯塔夫防線」的對峙僵局,為掃清通往羅馬的道路,作出了一定的貢獻。

7擔任法國國防部總參謀長

這一仗也可以說是自法軍被戰敗后首次挽回面子、扭轉盟軍對法國的看法的關鍵性一役。1944年6月6日,盟軍在諾曼底登陸開闢第二戰場以後,法國國內面臨的軍事問題更加複雜。所以在7月底,夏爾·戴高樂將軍免去朱安的法國遠征軍總司令職務,並於8月12日任命他為法國國防部總參謀長,全盤負責法軍的工作。在這個重要崗位上,朱安充分發揮了自己的指揮才能,成績斐然,這可以理解為朱安於1944-1945年間多次榮獲軍功章的重要原因。
從此以後,朱安與戴高樂將軍接觸甚多。無論是在戴高樂任法國臨時政府首腦時期,還是在戴高樂下野以後,朱安一直是戴高樂最難得的合作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