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947年6月24日美國人肯尼斯·阿諾德的遭遇開始。阿諾德是美國愛達荷州波希市一家消防設備公司的老闆兼民航機駕駛員。那天下午兩點,他駕機從華盛頓的麥哈里斯機場起飛,去搜尋在卡斯開山墜毀的一架C-46型運輸機。當時天氣晴朗,能見度很高。阿諾德駕機在萊尼爾峰上空3500米的高度飛行時,忽然發現飛機側方有一道耀眼的閃光。他環視四周,看到有九個閃閃發光的圓盤形物體,排成兩列梯隊,正從貝克山方向往南飛來。當它們從 飛機前飛過時,阿諾德測算了一下它們的飛行速度,估計為每小時1900公里,是當時一般飛機時速的三倍。

1 阿諾德事件 -簡介

UFOUFO
 1947年6月24日美國人肯尼斯 阿諾德的遭遇開始。阿諾德是美國愛達荷州波希市一家消防設備公司的老闆兼民航機駕 駛員。那天下午兩點,他駕機從華盛頓的麥哈里斯機場起飛,去搜尋在卡斯開山墜毀的一架C-46型運輸機。當時天氣晴朗,能見度很高。阿諾德駕機在萊尼爾峰上空3500米的高度 飛行時,忽然發現飛機側方有一道耀眼的閃光。他環視四周,看到有九個閃閃發光的圓盤形物體,排成兩列梯隊,正從貝克山方向往南飛來。當它們從 飛機前飛過時,阿諾德測算了一下它們的飛行速度,估計為每小時1900公里,是當時一般飛機時速的三倍。阿諾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這些飛行物 "像餡餅碟一樣扁平",它們飛行時能夠不規則地轉向,"就像碟子掠過水麵"。由於這個生動的比喻,阿諾德遭遇"飛碟"的故事成為當日報紙的頭 條新聞。於是"飛碟"這個名詞,頓時在全世界不脛而走。在此後幾個月內,就從世界各地傳來了數百萬起發現飛碟的報道。 由於一連串發現不明飛行物的報告攪得美國全國上下不安,美國空軍部從1948年起制訂了"跡象計劃",開始由官方著手調查UFO現象。

2 阿諾德事件 -「飛碟」事件追蹤

      不管阿諾德究竟看到了什麼,飛碟時代從此開始。在隨後的幾天內,在美國各地紛紛有人報告在空中發現了類似的飛行物,許多成了焦點新聞。這個趨勢有增無減,光是當年獨立節的那一周,一天之內關於看到UFO的報告就多達百起。平民百姓們猜測UFO可能是美國軍方在秘密測試的軍事飛行器,而美國軍方卻擔心UFO可能是外國(特別是蘇聯)的新型軍事飛行器。在1947年到1952年間,美國空軍對UFO報告進行了秘密調查,得出結論說UFO對美國國防並不構成威脅,因此無需加以重視。
  與此同時,UFO的業餘研究者也開始出現。到1950年,已有關於UFO的通俗讀物上市。在1949年下半年,當時很流行的一份男性通俗雜誌《真實》(True)約請一位海軍陸戰隊的退役少校唐納德•基侯(Donald E.Keyhoe)寫一篇關於飛碟的研究文章。1950年1月,《真實》發表了這篇題為《飛碟是真的》的文章,引起轟動。在文章中,基侯聲稱飛碟是來自太空的飛行器,但是他並沒有出示任何證據,而是根據一個奇怪的邏輯:因為他所接觸到的美國空軍的高層人士都不願談論UFO。他爭辯說,美國軍方避而不談UFO,一定是因為想要掩蓋某種極為重要的事情,而還有什麼是比UFO是真的,而且來自外星人更重要的?美國軍方想要掩蓋真相,是因為擔心公眾一旦知道飛碟是外星人的飛行器,會引起恐慌。一旦基侯抱定了陰謀論的立場,那麼美國軍方對UFO的任何解釋或否認,就都被當成了軍方試圖掩蓋真相、飛碟是真的新證據。這篇文章,標誌著UFO業餘研究者與美國政府為敵的開端。
  就在美國空軍確信UFO不會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威脅的時候,UFO的報告卻突然激增。在1952年,六個月內,全美各地報紙上關於發現UFO的報道竟多達16000條。人們紛紛向美國情報部門報告、詢問UFO的情況,情報部門的正常工作受到了嚴重影響。美國軍方有了新的擔心,懷疑可能是敵對國家在搗鬼,有意大量炮製UFO的報告,以破壞美國軍方情報工作,乘機偷襲。1953年1月,中央情報局請了5名著名科學家到華盛頓商討對策。這5名科學家在研究了UFO的報告后,認為UFO本身對國家安全不構成危險,但是美國社會對這些現象的報告持續不斷的重視,卻可能成為一種威脅。他們建議軍方對UFO的研究(從1952年起叫做藍皮書計劃)重點,美國軍方發布藍皮書計劃結果。不應該是收集和分析有關報告,而是用於消除公眾對UFO的疑慮,對公眾進行教育。
  但是美國軍方並不覺得有對公眾進行教育的必要。他們決定低調處理此事,對藍皮書計劃不再重視,原有的10名工作人員被削減為3名,只包括1名軍官、1名士兵和1名秘書負責接收、處理全國各地有關 UFO的報告。進入六十年代后,隨著美國航天技術突飛猛進,宇航員多次飛上太空,阿波羅登月計劃也在大張旗鼓地進行,美國公眾對太空的興趣日益濃厚,許多人認為有必要認真對待UFO是外星人飛行器這種假設。而美國空軍對此的漠視遭到了越來越多的批評。1966年3月,在密歇根州發生了所謂「沼澤氣事件」,有100多人,包括一些警察,報告在大學城安阿伯(Ann Arbor)附近的一個沼澤地的上空看到了UFO,這一現象持續了3月20日和21日兩個晚上。特別是在3月21日晚上,希爾斯戴爾(Hillsdale)學院的87名女學生都報告通過她們宿舍的窗口,看到了在沼澤地的上空有一個閃亮的球體持續飛行了大約4個小時。目擊者中還包括學院院長。這一消息成了全國新聞。藍皮書計劃的一名科學顧問根據密歇根大學科學家的意見,將這個現象解釋為沼澤氣體自燃所引起的。這個解釋讓許多密歇根人覺得受了侮辱。一名來自密歇根州的國會議員乘機要求國會對UFO進行全面的調查。4月5日,眾議院軍事服務委員會對UFO舉行了聽證會,召集空軍部長、藍皮書計劃的主任以及藍皮書計劃的科學顧問作證。空軍部長作證說,自從1947年以來,空軍聘請科學家、工程師、技術人員和顧問,對10147起UFO報告做了調查,其中9501起被確認為人類飛行器和天文、氣象等自然現象,剩下的646起,由於提供的信息不足,無法做出充分的判斷。他的結論是:「在過去的18 年對UFO的調查,還未發現對我們國家安全有任何威脅,沒有證據表明不明物體代表著現有科學知識所無法理解的新事物或原理,也沒有發現地外航行器的證據。」
  空軍部長的作證根據的是那一年的2月份,美國空軍的一個委員會對藍皮書計劃所做的審查結果。這次審查確信絕大部分UFO都有合理的解釋,少部分因為證據不足無法解釋的,也不會對國家安全有威脅。但是這個審查是從軍事角度進行的,並不排除對某些UFO現象做更仔細的研究,可能具有科學價值。因此,該委員會建議從大學聘請一批自然科學家和心理醫生選擇某些UFO報告做更仔細的調查。在國會聽證會後不久,美國空軍宣布他們將資助某個大學獨立地研究UFO現象,看是否能發現其中有任何科學價值,能增加新的科學知識。美國空軍保證研究人員可以完全自由地使用藍皮書計劃的資料和提供幫助。但是美國的名牌大學,包括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都拒絕接受這個研究項目。這一年的10月,科羅拉多大學宣布接受這個項目,主持人為物理學家愛德華•堪頓(EdwardU.Condon)。美國著名物理學家堪頓。1969年,科羅拉多大學出版了《不明飛行物的科學研究的最後報告》,一般稱為「堪頓報告」。
  堪頓報告由36名多個領域的專家參與寫作,長達1465頁,從視覺生理學、光學、天文學、氣象學、心理學、工程學等角度對UFO目擊描述、照片和雷達記錄做了充分的分析,並實地調查、採訪目擊者。例如,從視覺生理的角度,它指出,人的視覺並非總是可靠的,在特定的情況下很容易不知不覺地產生錯覺,最常見的問題是對物體的距離和大小做出了錯誤的判斷,近處的小物體可能被當成遠處的大物體。另一類視覺問題是眼睛對光線的適應性,例如,如果人們在黑暗中盯著明亮的光源看,在光源熄滅后,由於視網膜未能及時適應光線變化,觀察者還會繼續看到光源的余像,雖然較不明亮和模糊,但會持續一段時間再逐漸消失。在觀察者移動眼睛時,余像也會跟著移動,這時觀察者就會誤以為有一個物體在前方以極快的速度移動。余像的問題無疑導致有些人誤以為見到了UFO。自動運動是視覺的另一個問題。如果人們盯著一個沒有參照物的明亮光源,例如雲彩有時候看上去很像飛碟。一顆孤獨的明星,它即使是靜止的,也會讓人覺得是在移動。這也導致了某些UFO報告。照片雖然不會產生類似的錯覺,卻有別的問題:容易偽造,以及因光學和機械因素產生的假像。雷達記錄也不像一般人設想的那麼可靠,因為氣候因素和機械設備失靈也會產生假記錄。從心理學的角度看,人們在講述自己的經歷時,為了吸引聽者的興趣,容易無意之中加以誇大,敘述的次數越多,越不可靠;在一群人同時目擊一個現象之後,在議論時會互相影響,不知不覺地修正自己原有的看法,最後會形成一種共識,也就是說,即使是誠實的人,甚至是一群誠實的人的一致描述,也不一定可靠。總之,堪頓報告的研究結果,和主流科學界的看法是一致的,除了捏造的報這張照片曾被當做UFO的最重要的證據之一,其實它是合成的:上部的光線來自左方,而下部的光線來自右方。告之外,在有充足的信息時,UFO 都有合理的自然解釋,屬於天文現象(大行星、流星、彗星等)、氣象現象(碟狀的雲彩、球狀閃電、雲層折射產生的光學假像等)、人類飛行器(氣象氣球、飛機、人造衛星等)和其他自然現象(鳥群、燈光等)。堪頓報告的結論是:
  「對我們所獲得的資料進行仔細考慮之後,我們的結論是,對UFO做更廣泛的進一步研究,很可能不會滿足科學會因此獲得進步的期望。
  「有人爭辯說,UFO研究對科學缺乏貢獻,是由於對這個課題很少做科學的努力。我們不同意這個看法。我們感到對這個課題很少做科學研究的原因,是由於那些最為相關的科學家,包括天文學家、氣象物理學家、化學家和心理學家,已經有充分的機會探討這個事物,並分別決定UFO現象不會是一個探索重大科學發現的有成果的領域。」
  在堪頓報告發表32年之後,仍然沒有人通過研究UFO現象而做出任何科學發現。堪頓報告同時批評了那種認為探討UFO有助於培養青少年的科學興趣的說法。這種說法在中國還頗為常見,有必要引用一下這個批評:
  「我們希望引起公眾注意的一個相關問題是,在我們的學校中存在著錯誤的教育方式,即許多兒童被允許,如果不是被積極鼓勵的話,將他們的科學學習時間用於閱讀上面提到的那類UFO書籍和雜誌文章。我們感到,將不合理的和錯誤的資料當成科學上成立的東西加以吸收,對兒童教育具有危害性。這種學習是有害的,不僅是因為這些資料本身是錯誤的,而且因為這種學習妨礙了與科學證據相關的批評能力的開發,而這種開發在某種程度上應該成為每一個美國人的教育的一部分。
  「因此我們強烈地建議教師們避免由於氣候等因素產生的雷達回波異常,也會被當成發現UFO的證據。支持學生閱讀現有的UFO書籍和雜誌文章做作業。教師們如果發現其學生在這方面有強烈的動機,應該試圖將他們的興趣轉移到認真學習天文學和氣象學,以及批評性地分析那些根據錯誤的推理和虛假的數據所提出的奇怪主張。」
  美國科學院審查並支持堪頓報告,堪頓報告獲得了科學界的普遍讚揚,被認為是對UFO現象所做的最充分的科學研究。堪頓報告並不否認地外文明的存在,相反地,它認為科學界普遍認為存在地外文明,但是,既然太陽系不存在其他文明,那麼地外文明訪問地球的可能性極低,在做了一系列分析后,它說:「我們認為,可以可靠地假定,在未來的1萬年間,太陽系之外的地外文明沒有可能訪問地球。」同一年,在康奈爾大學天文學家卡爾•薩根(Carl Sagan)的組織下,美國科學促進會舉辦了一次UFO現象研討會。在會上,薩根猛烈抨擊那種把UFO當做外星人飛行器的說法。他通過一系列假設和「數字遊戲」,估計宇宙間存在一百萬個有能力做星際旅行的高級文明。如果其中任何一個想對所有其他文明定期訪問,比如一年去一次,那麼每年就要發射1萬個太空飛行器,這就會用掉宇宙中所有恆星產生的能量的百分之一,是不合理的。如果認為地球被選出來做定期的訪問,這又與宇宙間存在許多高級文明、地球並不突出的假設相矛盾,「
  因為如果存在許多文明,那麼我們的文明一定是非常普通的。如果我們的文明並不普通(而顯得很突出),那麼就不存在許多高級到能夠
  這是一張非常著名的UFO照片,連堪頓報告也承認沒有證據證明它是偽造的。因此一直被當做是UFO存在的重要證據。但是近年來的分析表明,這個UFO其實是一個懸挂在電線上的卡車後視鏡。送訪問者的文明。」這個「薩根悖論」確立了一個科學思想:地外文明是存在的,但是UFO與他們沒有任何關係。我們應該通過其他途徑尋找地外文明。
  1969年12月17日,美國空軍根據堪頓報告、美國科學院的審查以及以前的研究,宣布終止藍皮書計劃,因為「不論是出於國家安全考慮還是科學興趣,都沒有理由繼續進行藍皮書計劃」。從那時候起,美國政府正式退出了對UFO的研究。主流科學界也對研究UFO繼續不抱興趣。但是美國民間的UFO熱並未因此消退。UFO學研究者既然認定美國政府在掩蓋真相,以及科學界在壓制業餘研究者,那麼政府和科學界的任何否認,都無濟於事。UFO學研究者也宣揚說,連美國政府和科學界也承認不能解釋某些UFO現象,這些UFO就一定是外星人飛行器。的確,不論是藍皮書計劃還是堪頓報告,以及其他的科學研究,都沒有也不試圖解釋所有的UFO現象,他們承認對少數案例的現象無法確認。但是這並不是承認這些現象有任何神秘之處,而是因為所獲得的信息不足以做出判斷。例如,堪頓報告承認他們未能發現一套(兩張)非常著名的UFO照片有偽造的跡象,但是近年來的研究發現,照片上的 UFO,不過是一個懸挂在電線上的卡車後視鏡,乃是有意偽造的。
  絕大部分UFO的報告都是由沒有經驗的、未經訓練的、沒有準備的或異常激動的觀察者提供的,信息非常模糊和不準確,因此通常不可能做出確定的判斷。既然大部分UFO都被確認為捏造的或自然現象,那麼少部分因證據不足無法確認的UFO也屬於捏造的或自然現象的可能性,顯然遠遠高於它們是天外來客的可能性。我們無法做出合理解釋的唯一原因,是因為沒有足夠的必要證據,而不是因為外星人在搗鬼。奇怪的是,發現UFO的報告極少或幾乎從來沒有來自天文學家、氣象學家或天文、氣象愛好者,他們要比一般人花多得多的時間觀察天空,應該更有可能發現空中異常才對,這究竟是外星人在有意躲著他們,還是因為他們作為專家,不容易把自然現象當成UFO?

上一篇[網路安全]    下一篇 [埃布羅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