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唯識

阿賴耶識(阿賴耶為梵語alaya之音譯),又作阿羅耶識、阿黎耶識、阿剌耶識等。舊譯作無沒識,新譯作藏識,或作第八識、本識、宅識。為佛法唯識學中的「八識心王」中所說的第八識。是本性與妄心的和合體,一切善惡種子寄託的所在。關於阿賴耶識不同的宗派又有不同的說法。

1簡介

以下引《佛光大辭典》阿賴耶識條
阿賴耶,梵語alaya之音譯。為八識(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賴耶等識)之一,九識(八識及阿摩羅識)之一。又作阿羅耶識、阿黎耶識、阿剌耶識、阿梨耶識。略稱賴耶、梨耶。舊譯作無沒識,新譯作藏識。或作第八識、本識、宅識。無沒識意謂執持諸法而不迷失心性;以其為諸法之根本,故亦稱本識;以其為諸識作用之最強者,故亦稱識主。此識為宇宙萬有之本,含藏萬有,使之存而不失,故稱藏識。又因其能含藏生長萬有之種子,故亦稱種子識。
此外,阿賴耶識亦稱初剎那識、初能變、第一識。因宇宙萬物生成之最初一剎那,唯有此第八識而已,故稱初剎那識。而此識亦為能變現諸境之心識,故亦稱初能變。由本向末數為第一,故稱第一識。
由於有阿賴耶識才能變現萬有,故唯識學主張一切萬有皆緣起於阿賴耶識,此亦為唯心論之一種。至於阿賴耶識為清凈之真識,或染污之妄識,乃佛學界所爭論之一大問題。
據攝大乘論本卷上所引增一阿含經之說,及俱舍論卷十六所引契經(或即指雜阿含經)之說,可知阿賴耶思想之萌芽,源於原始佛教時代。據轉識論、攝大乘論本卷上、佛本行集經卷三十三、俱舍論卷十六、大毗婆沙論卷一四五等所舉,部派佛教時代之諸師皆依愛欲緣起說,將阿賴耶解釋為愛著、貪愛,或為愛、樂、欣、喜等。然至大乘佛教時代,則先後有馬鳴造大乘起信論以論釋阿賴耶識之義,彌勒、無著、世親等亦分別造論闡述唯識緣起說,以一切萬有皆緣起於阿賴耶識,遂成立唯識哲學之思想系統。其中,無著依阿毗達磨大乘經、解深密經等,解說第八根本識(阿賴耶識)為有情總報之果體,並於所著顯揚聖教論卷十七中,舉出八種理由以論證阿賴耶識之存在。 無著於其另一著作攝大乘論本卷上,將阿賴耶識分為自相、因相、果相三種,並提出迷、悟二種境界,皆由熏習於阿賴耶識中之種子所生起,此即『種子熏習說』,亦即主張阿賴耶識為真妄和合之說。又世親著之唯識三十頌,至唯識分流時代,有二十八家之註釋,而較聞名者則為護法、安慧等十大論師之註釋;玄奘即以護法之註釋為主,糅合其餘諸師之說,編譯出成唯識論十卷,對中國、日本、韓國之唯識思想影響甚深。 據成唯識論卷二所舉,阿賴耶識具有能藏、所藏、執藏三義。即:
所藏
指現行熏種子義而說,亦即此識為七轉識熏習諸法種子之場所。
地論宗
以世親之十地經論為主要根據。主張阿賴耶識為真常凈識,視同於佛性如來藏。
法相唯識宗
以成唯識論為主要根據。玄奘為新譯唯識之代表,排斥如來藏緣起,主張阿賴耶緣起,並立五種種姓,說人、法二空。此種新論說,不僅使中國之唯識思想發生新的大轉變, 亦影響日本之唯識思想。[入楞伽經卷二、卷七、決定藏論卷上、法華經玄義卷五下、中觀論疏卷七本、大乘義章卷三末、華嚴孔目章卷一、唯識了義燈卷四本](參閱『賴耶三相』6314、『賴耶四分』6314)

2八識心王

佛法唯識學中的「八識心王」是指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賴耶。唯識的層次有十重唯識。
耳識
耳朵具有聽的功能,同樣耳朵只是具有聽見的功能,而不會區分這個是長笛的聲音、那個是小號的聲音。一區分,就是意識在作用了。
舌識
舌頭具有味覺,同樣它也只是具有味覺的功能,一區分甜和咸,就已經是意識在作用了。
意識
意識是第六識,具有認識抽象概念的功能。前五識中有一識起作用,意識便同時俱起。
此外,意識對內外之境,不分有形無形,及過去現在未來三世,有比知、推測的作用。因此迷悟升沉之業,皆由意識而作。現在心理學上,研究到前六識為止。但是在佛法上的分析,還有第七、第八——末那識和阿賴耶識的存在。
阿賴耶識
阿賴耶是梵音,又稱為藏識,含能藏、所藏、執藏三義,是一切善惡種子寄託的所在。
阿賴耶識是本性與妄心的和合體。由無明(無明二字的含義見我的《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略解)而起的妄想概念稱為阿賴耶識的見分,再因這妄想概念而幻現一種對象的境界,稱為阿賴耶識的相分。
一切眾生,每一個起心動念,或是語言行為,都會造成一個業種,這種子在未受報前都藏在阿賴耶識中,所以此識有能藏的含義。前七識的作用是能熏能緣,第八識是前七識所熏所緣,所以有所藏義。第七識恆定執此識中的見分為我,而為它所愛,所以有我愛執藏義。
《入楞伽經》〈佛性品第十一〉:
「大慧!阿梨耶識者名如來藏,而與無明七識共俱,如大海波常不斷絕,身俱生故;離無常過,離於我過,自性清凈;餘七識者心:意、意識等念念不住,是生滅法。」
《大乘密嚴經》:
「一切眾生阿賴耶識。本來而有圓滿清凈。出過於世同於涅盤。譬如明月現眾國土。世間之人見有虧盈。而月體性未嘗增減。藏識亦爾。普現一切眾生界中。性常圓潔不增不減。」
《大乘起信論》:
「心生滅者,依如來藏,故有生滅心。所謂不生不滅,與生滅和合,非一非異,名為阿梨耶識。此識有二種義,能攝一切法,生一切法。」
《宗鏡錄 (卷47)》:
「若有不信阿賴耶識。即是如來藏。別求真如理者。如離像覓鏡。即是惡慧!」
第八識,從凡夫位到八地菩薩,叫做「阿賴耶識」。八地到成佛之前,叫做「庵摩羅識」「異熟識」。佛地叫做「無垢識」,進而轉為「大圓鏡智」。
「《大乘密嚴經》云:「阿賴耶識從無始來,為戲論熏習諸業所系,輪迴不已;如海因風起諸識浪,恆生恆滅不斷不常,而諸眾生不自覺知,隨於自識現眾境界。若自了知,如火焚薪,即皆息滅,入無漏位,名為聖人。」大乘密嚴經又雲: 「賴耶體常住,眾識與之俱。如輪與水精,亦如星共月。從此生習氣,新新自增長,復增長余識,余識亦復然。如是常輪轉,悟者心方息。譬如火燒木,漸次而轉移,此木既已燒,復更燒余木;依止賴耶識,無漏心亦然,漸除諸有漏,永息輪迴法。」

3相關略解

《八識規矩頌》是唐玄奘法師所作。將心王八識分為四類。前五識作了三頌,意識作了三頌,末那識作了三頌,阿賴耶識作了三頌,共十二頌。
阿賴耶識頌二:
浩浩三藏不可窮 淵深七浪境為風
受熏持種根身器 去後來先作主公
(浩浩三藏不可窮)此識為藏識,浩浩是深廣的意義。第一,此識具諸法種子,持而不失,有能藏義。第二,此識受前七識所熏,隨熏成種,有所藏義。第三,此識的見分被第七識所執,認以為我,是我愛的執藏義。因此此識具三藏。持種受熏執以為我,使無邊的有情眾生,無始以來相續流轉生死中,甚深廣大而不可窮盡。
(淵深七浪境為風)藏識猶如大海一樣,前七識就是波浪,波浪一起,其所緣之境形成識風,風浪互為因果,相續生滅,這就是識海。這時,我們就失去了靈明洞徹、圓明朗照的佛性,變成了染凈交參的識,而識海上的風浪越來越大了。
(受熏持種根身器)此識受前七識緣境造業之所熏習,而形成心(精神)色(物質)二法種子。此識種子一旦成熟,就變成正報的根身(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和依報的器世間(物質世界)。實際上,根身和器界,也是此識所執受的相分。
(去後來先作主公)此識既然有執受根身與器界的功能,所以有情生命(包括動物)死時,此識最後離開,有情生命受生時,此識最先來。在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的有情生命中,此識是主人公。

4臨死情形

一般來說,我們在活著時都不願去想「死」這個問題,而佛法就是研究「生從何處來,死到那裡去」,目的就是了生脫死,修解脫道,所以學佛必須要認真分析死,從中找出宇宙人生的真相。
人在臨命終時,四大分離,那四大?就是地大、水大、火大、風大。
水大
水大就是血、汗、涕、唾、便、溺等。這時,身體發冷汗,有的人大小便失禁,一切知覺已經漸漸喪失,有的人還聽到波濤巨浪的洶湧之聲。這就是水大分離的狀況。
風大
風大就是呼吸氣息。
此二者,相依為命,氣息在,暖熱也在,氣息一斷,暖熱立即消散,感到跌入冰地獄中。人在臨命終時,嘆出最後一口氣,全身的熱量也隨之消散。死的情形就是這樣
阿賴耶識,梵文作aalaya-vij~naana,意譯為「藏識」;在六識之外,肯定有潛在的阿賴耶識存在,是瑜伽行派思想的特色之一。本文嘗試從語源學的角度,探討阿賴耶識語義的變遷,藉此形構阿賴耶識說發展的軌跡。
《阿含經》中已有「阿賴耶」一詞,意義專重心理學上的貪愛、執著,阿毘達磨時代的論書亦同。瑜伽行派的經論,才使用阿賴耶識一詞,其語義在《解深密經》中,意指「隱藏於肉體中的識」,與肉體形成安危與共的關係,首出的意義為「隱藏」,其次說它有生物學上的執受義;《攝大乘論》側重此識與諸法的關係,將阿賴耶識詮釋成「與諸法相互攝藏的識」,進而是有情會「執藏」以之為自我的識;《成唯識論》立基於種識不一的立場,從能藏、所藏、執藏三義解釋阿賴耶識的語義,有別於《攝大乘論》種識是一的立場,其中又區分以現行賴耶和以種子賴耶為中心的窺基與圓測二系。
識分作九種之義。 (一)即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識,再加末那識(即第七識)、阿梨耶識(即阿賴耶識)(以上為八識)、阿摩羅識等,合為九識。小乘佛教立六識,大乘佛教地論宗、唯識宗立八識。真諦系之攝論宗復舉第九阿摩羅識(無垢識、真如識),成立九識義。據宗鏡錄卷四所釋,九識即:(一)眼識,眼與色為緣而生眼識,為能見者。(二)耳識,耳與聲為緣而生耳識,為能聽者。(三)鼻識,鼻與香為緣而生鼻識,為能嗅者。(四)舌識,舌與味為緣而生舌識,為能嘗者。(五)身識,身與觸為緣而生身識,為能覺者。(六)意識,意法為緣而生意識,能分別前五根所緣色等五塵境界。(七)末那識,又稱分別識。此識本無定體,即第八識之染分,依第八識自證分而生,緣第八識見分而執為我,為第六識之主,執轉第六識所緣善惡之境而成染凈者皆由此識。(八)阿賴耶識,意譯作藏識。此識染凈同源,生滅和合,具有相分、見分、自證分、證自證分等四分。(九)阿摩羅識,意譯作清凈識、白凈無垢識。此識乃一切眾生清凈本源心地,諸佛如來所證法身果德,在聖不增,在凡不減,非生死之能羈,非涅盤之能寂,染凈俱泯,湛若太虛。〔大乘密嚴經卷中、卷下、大乘入楞伽經卷九、成唯識論述記卷一本、大乘法苑義林章卷一末〕

5第一能變識

一、此阿賴耶識,約當體自相言,具三藏義,即雲藏識。
二、由過去善惡業習成熟之力,所感無記果報總報總主,是為異熟識。
三、此識一類無記,受前七識諸法之熏,持前七識諸法之種,現在未來前七諸法一切現行,皆由此識所藏種子發起,為一切種識。
四、此識能緣行相,極為微細。此識所緣五凈色根及諸種子,亦甚微細。此識所緣外器世間,難可測量。
五、此識所緣相分,執受勝義浮塵五根及諸種子,並依報世間。若於死位,此識最後捨去,若於生位,此識最先來執。
六、此識能緣見分,以了別為現行之相狀。
七、與觸、作意、受、想、思、遍行五心所,恆相應起。
八、此識行相極不可知,不能分別苦樂,故於三受,唯與舍受相應。
九、此識是善惡所招苦樂之果,體非善惡,又不與根隨煩惱相應,故於三性,是無覆無記。
十、觸等五個心所,亦如此識,惟是無覆無記性攝,亦屬異熟,所緣行相,亦不可知。
十一、此識無始以來,一類相續,常無間斷,是謂為恆。念念生滅,前後變異,是謂為轉。恆則非斷,轉則非常
阿賴耶識的功能分為四分:一、見分;二、相分;三、自證分;四、證自證分。
證自證分就是真如,就是唯一真心,也就是佛性。
自證分是未破無始無明而猶迷的佛性。即使佛性雖然在迷,但終究能夠證道,即自體自證自用,所以叫做自證分。
相分是由於真如不守自性,妄動而自生疑,迷住了本來智光圓明的自性,以致使本有的無相真如變成虛空四大的妄相,這虛空四大的妄相復變為山河大地、日月星辰、草木叢林了。所以說,這山河大地、日月星辰等等,看起來是器世間,但卻均是我們第八識的相分變現出來的。因有無明之故,使我們迷失了本性,佛性被無明包裹住,鑽進軀殼裡面,而執著這個少分的四大為自我,只認取這個身體才是我,才是自身,卻不識一切事物都是我,外面的器世間——山河大地、日月星辰、草木叢林等等,都是我們法身四大種性所變現,都是我們自己,都是八識的相分。把身外的多分的地水火風四大一切物境都認為是身外之物,不關我事,只識得色身為我,而不知空寂為我,把本來的智慧光明,變成為能見的妄見,豈不冤苦!倘若你精進用功,打破了無明,反璞歸真,識得本來面目,方知你的自性是盡虛空遍法界,一切境物無不是你心王的王土。佛性無相,能大能小,大而無外,小而無內。山河大地、日月星辰那麼大,但並不在我性之外,俱是我們的圓明真性所顯現,屬於本性的相分。既然在我性之內,那麼不是我又是誰呢?既然是佛性所現,那麼山河大地、日月星辰、草木叢林等器世間也是佛!
所謂見分,就是我們能看見事物的功能。但若看見事物,就執著在上面,則變為妄見了。如看見張長李矮,就住在張長李矮上,而不肯放手,這就是妄見了,這個妄見就是見分。
雖然是妄見,真如在迷中,迷失了本性,但佛性是不減的。只要我們精進用功,是能夠自己證到本體的,這就叫自證分。證自證分就是恢復我們本來,證到真如佛性。這就是八識的四分。

6《聖鬥士星矢》中的阿賴耶識

日本著名漫畫家車田正美的代表作《聖鬥士星矢冥王12宮篇》第十話<金色的激突>中,處女座的沙加中了水瓶座卡妙,山羊座修羅,雙子座撒加的三位一體必殺技「雅典娜之驚嘆」之後,用右手食指滲出的血在娑羅雙樹的花瓣上寫下「阿賴耶識」四字,並由風傳送給雅典娜,作為辭世遺言。深意是為了領悟第八感。
處女座沙加:花開,然後花謝;星星閃爍,也總有消失之日。這個地球、太陽、銀河系,甚至整個宇宙,都會有死亡的那一天。與這些相比,人類的一生,就好像一眨眼這麼短暫。可就在這段在的一瞬間內,人誕生,歡笑,哭泣,戰鬥,受傷,歡喜,悲傷,憎恨誰,愛上誰···所有的一切都是剎那間的邂逅。然後,任何人都會進入名為「死亡」的永眠中···
白羊座史昂:阿賴耶識是任何人想活著到達冥界而又不會被冥王的意志力束縛住的惟一的方法。
天秤座童虎:必須要比人類生命根源的小宇宙七感更勝一層樓的第八感,也就是必須要讓自己的阿賴耶識覺醒過來才有可能。
釋迦牟尼:永遠不要忘記,死亡,絕不是最後的終點。曾經活在這個世界上的聖人們,他們都超越了死的境界。若你也能領悟到這一點,即使你出身為人,但也可稱為最接近神的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