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陌生化」原本是一個著名的文學理論,它由俄國形式主義評論家什克洛夫斯基提出。

1 陌生化 -陌生化(defamiliarization)


                                       

「陌生化」原本是一個著名的文學理論,它由俄國形式主義評論家什克洛夫斯基提出。他說:「藝術之所以存在,就是為使人恢復對生活的感覺,就是為了使人感受事物……藝術的目的是要人感覺到事物,而不是僅僅知道事物。藝術的技巧就是使對象陌生,使形式變得困難,增加感覺的難度和時間的長度,因為感覺過程本身就是審美目的,必須設法延長。」什克洛夫斯基的「陌生化」詩學理論是西方「陌生化」詩學發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也是西方「陌生化」詩學的成熟標誌。「陌生化」是俄國形式主義的核心概念,也是形式主義者最關心的問題。在其看來,「文學語言不僅製造陌生感,而且它本身也是陌生的」。這個理論強調的是在內容與形式上違反人們習見的常情、常理、常事,同時在藝術上超越常境。陌生化的基本構成原則是表面互不相關而內里存在聯繫的諸種因素的對立和衝突,正是這種對立和衝突造成了「陌生化」的表象,給人以感官的刺激或情感的震動。http://www.zisi.net/htm/ztlw2/wymx/2005-05-11-21038.htm
克雷齊在《心理學綱要》中指出,人們對外界的刺激有「趨新」、「好奇」的特點,而那些「完全確實的情境(無新奇、無驚奇、無挑戰)是極少引起興趣或維持興趣的」。所以新奇的東西才能喚起人們的興趣,才能在新的視角、新的層面上發掘出自我本質力量的新的層次並進而保持它,而「陌生化」正是化熟悉為新奇的利器。

廣告敘述視角的陌生化,就是把廣告中人物的「我」的全知全能視角轉化為「它」的視角進行觀察。如寶麗來「立可拍」的嘎納獲獎廣告片,就是利用「狗」的視角來進行敘述,通過狗的眼睛來看事物。在廣告中,一隻小狗因為家裡被翻得亂七八糟而遭到主人的嚴厲呵斥。但這一切其實是家裡的貓所為。滿腹委屈的小狗決心抓住貓的罪證洗脫冤屈。終於等到一次主人離家的時候,貓又開始亂翻東西了,只見狗的眼睛四下張望,眼光從架子上的刀轉到了桌上的一架「立可拍」照相機身上,利用「立可拍」拍下了貓亂翻東西的罪證。當主人回家時,狗兒神氣地叼著那張充當「罪證」、可以洗清自己冤屈的照片在門口迎接著主人。整個廣告都是從狗兒的擬人化的視角進行描述,生動幽默而讓人忍俊不禁。它擺脫了以往照相機採用人物拍攝進行敘述的慣例,轉而把主人公的表演任務交給了往往是廣告配角的動物,敘述視點的交叉移位,使廣告表現的內視點孕育出了不同個性色彩的視線。這種陌生化的創造,使得習慣於把任何對象都貼上「我的」標籤的人們不得不重新對此作出思考和評判。讓消費者以旁觀者的身份、從不尋常的視角去看待廣告商品,大大拓展了廣告藝術表現力和主題說服力,也有利於把消費者從視覺疲勞中解脫出來。(視覺廣告的「陌生化」手法)

和人的關係也是有這種陌生化效應的。一個新朋友,彼此有意無意地都要表現出自己的最好方面而剋制自己的不良方面,後者例如粗魯、例如急躁、例如斤斤計較……而一個新朋友就像一個新景點一個新餐館,乃至一件新衣服一個新政權一樣,都會給你的生活帶來某種新鮮的體驗新鮮的氣息,都會滿足人們的一種對於新事物新變化的饑渴。結交久了,往往就是好的與不好的方面都顯現出來了——當新鮮感逐漸淡漠下來以後,人們將必須面對現實,面對新事物也會褪色也會變舊的事實,面對求新逐變需要付出的種種代價。與其對旁人要求太高,寄予太大的希望,不如這樣要求自己與希望自己。與其動輒對旁人失望不如自責。都是凡人,不必抬得過高,也不必發現什麼問題就傷心過度。(王蒙)

2 陌生化 -P.S.



「Defamiliarization」(陌生化) 是俄國形式主義文論家什克洛夫斯基所提出的,但「陌生化」一詞可以追溯到亞里士多德時期,亞里士多德並沒有正式提出「陌生化」,而用的是「驚奇」、「不平常」、「奇異」等說法:「給平常的事物賦予一種不平常的氣氛,這是很好的;人們喜歡被不平常的東西所打動。在詩歌中,這種方式是常見的,並且也適宜於這種方式,因為詩歌當中的人物和事件,都和日常生活隔得較遠。……一切『發現』中最好的是從情節本身產生的,通過合乎自然規律的事件而引起觀眾的驚奇的『發現』。……使用奇字,風格顯得高雅而不平凡;……他們因為和普通字有所不同而顯得奇異,所以能使風格不致流於平凡。」

    人們往往會對身邊的、眼前的東西習以為常故而視而不見、充耳不聞。那麼「Defamiliarization」就是要把平淡無奇的事物變得不尋常,從而增加新鮮感,有了新鮮感,興趣也就自然隨之提起來了。正如「藝術源於生活,藝術高於生活。」影視作品中的故事(story)有可能是發生在不同人物身上、不同時間、不同地點的事,但編劇把這些事濃縮到一起,使之緊湊,再加以戲劇性的情節(plot),使之成為一個主人公的經歷或是一條主線上串聯起來的事,這樣被藝術處理過,或放大或變形的故事就喚起了讀者或觀眾新鮮的審美感受。(注意story和plot的區別,這樣說吧,人人都會講故事(tell story),但是,不是人人都會成編劇或者小說家,關鍵在於:plot使story豐滿起來,從而使故事成為小說或劇本。)一個成功的影視作品必然在審美距離上處理得當,審美距離是指審美主體和審美對象之間必須保持一定的距離,這是審美體驗的必要條件,「距離產生美」。但如果說審美距離太近,觀眾會覺得平淡乏味,太遠,觀眾又會覺得空洞虛假。問題的關鍵在於一個「度」,要做到恰到好處。其實,作品也好,人際關係也罷,都是同理。教授舉了一個很平常的例子,他和老伴一起生活了20多年,朝夕相處,自然會缺少新鮮感,甚至無視對方的存在,有一天下班回家,發現老伴燙頭了,這樣「Defamiliarization」了一下,就有了重新欣賞、重新認識的興趣,覺得老伴年輕了10歲,視覺上的新鮮感使心靈得到了愉悅,突然意識到雖然現在的她不再像當年那樣光彩照人,但卻是多少年來一直為他默默付出,和他相濡以沫的伴侶,只是時間讓人養成了習慣,忽視了生活中的點滴體貼和關照。

    如果事物不能隨著我們的願望而改變,那麼我們能做到的也只是換個角度去看了。



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