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中國央行意外宣布自24日起下調存款類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受此消息影響,Comex銅於20日早晨便出現較大幅度的高開,但滬銅開盤后的表現卻有些波瀾不驚,日內略有上沖后便振蕩回落,疲態盡顯。「降准加息」避免了貨幣政策「打左燈,向右拐」

1 降准 -簡介

在控制好市場節奏的前提下,允許人民幣貶值是必須貨幣政策選項。儘管,在特殊情況下,我們可以為擊潰人民幣狙擊而在「關鍵時點」與做空者對局,但總體上,必須允許人民幣在「熱錢外逃」的過程中貶值,否則中國經濟將再次陷入被動。
央行在特殊時點上,比如人民幣衍生品交割日之前壓制空頭,是那些試圖通過做空人民幣賺大錢的投機者虧損,這沒問題。但是,我們不希望央行一味地在人民幣該貶值的時候通過干預維繫匯率的所謂穩定。因為,不能讓做空人民幣期貨變成掩護現貨出逃的工具。

2 降准 -更重要的是:

如果現在央行一味維繫人民幣強勢,勢必需要收緊貨幣,而這樣做的結果是:經濟失速。
我們的確看到央行連續三周從銀行間債市回籠1980億元的貨幣,如果外匯市場是凈投放過程(或說外匯市場是熱錢流入狀態),那我們恐怕還不能說這1980億元是央行總體凈回籠貨幣。但是,從今天的新聞報道看,中國國有銀行12月前14天流失存款4000億元。
加上存款基數擴大在12月份所帶來的流動性收縮,這意味著,銀行流動性在 12月5日「降准」之後,重新歸於緊張。這一緊張也許有央行刻意所為的因素,因為要在貨幣貶值的前提下維繫匯率穩定,勢必大量投放外匯而同時收回人民幣,這在客觀上必然導致人民幣緊縮。
但是,這樣的貨幣收縮顯然和中央穩定經濟的努力相悖。如何平衡?央行必須再次「降准」,而從總體觀察的節奏看,比較適合的時間點應當在12月23日。當然,這裡還有一個前提:財政在商業銀行的存款是否在年底大幅增長。如果,財政僅僅增加的是在央行的存款,那這個存款對貨幣市場而言是沒有意義的;如果財政在商業銀行存款真像一些媒體所說――增加1萬億,那「降准」將不會出現。

3 降准 -第二次「降准」

所以,12月23日「降准」與否,取決於財政在商業銀行的存款是否增加?增加多少?
央行現在絕不可以繼續緊縮,如果希望中國經濟不至於落入當年「日本圈套」的話。前不久有國際機構指出:如果幾個事件同時發生:一是中美爆發貿易戰,美國對華徵收所謂的匯率操縱懲罰稅;二是美國以色列襲擊伊朗,波斯灣被封鎖3至6個月以上,國際石油價格上漲到每桶150美元,甚至是200美元以上;三,國際糧價上漲1至2倍;四,中國CPI上漲到10%至15%,中國樓市大跌50%以上。那中國經濟完全有可能遭遇1990年日本式金融危機。
但是,它們認為這幾件事同時發生的概率很低。我不這樣看,我認為,這樣的事情正在變成現實,而一些問題已將相當明顯。比如,中美貿易戰已經不是可不可能發生的問題,而是越演越烈的現實;中國樓市價格回落已經十分明顯,動輒10%以上的落幅,正在逐步走向失控;石油價格和糧食價格大起大落,未來不確定已經成為共識;海灣局勢也在日趨緊張。

這個時候,我們絕不可以因小失大。我們必須想一想,我們為什麼當年要進行匯率改革,為什麼要匯率形成機制逐步走向浮動。所以,不要因為要降低外匯儲備,要抗擊匯率狙擊――這些相對細微的技術問題,而忘記大局。不規律地偶爾打一仗可以,但更重要的是,現在必須讓中國的匯率政策變成無規律可循的迷局,同時保護國內企業不受傷害。

下一篇[暫停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