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降魔塔 -簡介

  作者: 公子歡喜

  出版社: 龍馬文化

  出版年: 2009/12/1

  作品類型:原創-耽美-靈神

  主角:無涯,敖欽 ┃ 配角:敖錦,希夷

2 降魔塔 -文案

  當年一場大錯,鑄就一世悔恨不甘,

  百年之後,敖欽卻又在城門下眼睜睜看他自遠方緩緩而來。

降魔塔

執著倔強的灰衣道者,身形眉目一如從前,卻惟獨失卻了前世記憶!

  小道士,我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但我不會告訴你。絕不!

  自有記憶起,腦海中便總有一個聲音在不斷催促著他,

  在漫漫尋人的路途中,對往事一無所知的小道士偶爾路過這個陌生小城,

  卻不想至此陷入前世與今生的糾葛

  自稱敖欽的詭異男子、同自己面容酷似的仙者,還有,那座高聳入雲的降魔塔。

  要找的人究竟是誰?

  塔里又鎮壓著何方魔物?為什麼敖欽一再不許他靠近?

  當往事一頁頁翻開,無論百年之前或是

  百年之後,唯有一腔真情始終不變。

  既然我喜歡你,你就該喜歡我,

  哪怕天會崩地會裂,神佛不許眾仙不允!

3 降魔塔 -書評

  雨紛紛,舊故里草木深。

  我聽聞,你始終一個人。

  雨紛紛,舊故里草木深。

  我聽聞,你仍守著孤城。

  塔底鎮著魔,心魔。

  你的,也是我的。

  那入不了夏的雨,雨中朦朧的城,城裡破空佇立的塔,塔鎮心魔的人。

  降魔塔里風景是美的,「黛瓦白牆間,卧在牆頭開得張揚的紅杏;深巷盡頭,幾桿翠竹后的一處泉眼;唯有登上誰家房頂才能望見的七彩流雲…」房檐前下的賣貨郎,早起賣菜的長舌婦人,紅樓上甜笑賣笑的歌姬,河畔的桃花與綠柳。莫說這暮春紛紛揚揚入不了夏的雨,一草一木,就連梨花間翻飛的一眼就能看錯的玉色蝴蝶都和當年不差分毫,只因你我初見時,便是這般節氣這般場景。在神君執念幻化出的城裡,看的是景,也是敖欽的心。

  應了紅衣歌女牙板清唱「知道不相思,相思令人老。幾番細思量,還是相思好」

  清修九世,只待一夕得道飛升,一句「我可在這兒站了一天」就亂了漫長歲月里執著的心神,是緣分亦是劫難。只此一念,便定了之後萬般諸項。

  「久了,習慣了,就會忽然覺得離不開了。哪天他晚來一刻,心裡就有一刻牽腸掛肚。」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而後故意輸給傲慢的神君也好,強窺天意以般若花為注換得彼此的再不相見也罷,兩不相見自是最好,哪知飛升之日便是故人相見之時。

  只嘆因果。

  因情生迷惘,因迷惘生非念。

  任性霸道的神君一念之差劍造東垣,從此一發而不可收。

  「原我是將他當做了你。」

  「是你將我當做了他。」

  一步錯,步步錯。

  自此入魔,血濺刑台

  再而後小道士抱劍踏遍天下,神君在城中不知歲月

  「他是你什麼人?」

  「重要的人。」

  「重過於性命?」

  「重過於眾生。」

  「眾生萬象,你怎知哪個是他?」

  「他便是他,眾生萬象,他是唯一。」

  「若在此處尋不到他呢?」

  「若尋不著,他便是在下一處……」

  「下一處也沒有呢?」

  「還有下下一處……」

  「不尋到便不罷休?」

  「不罷休。」

  造業苦難,莫不如此。

  希夷說「你不適合他」。

  敖欽永遠那麼霸道,那麼驕橫罔顧他人而充滿佔有慾。

  小道士永遠那麼溫潤,那麼和風細雨。

  是不適合,無論前世今生都不適合。

  但是喜歡上了,誰又在乎適不適合?

  喜歡這種事,有多簡單?

  簡單如敖欽當年笑著問他:道長可知,河中有幾尾錦鯉?河上有幾瓣落花?河畔又有幾葉楊柳?

  道者於碧波蕩漾間鎮靜地答:河中錦鯉一如河上之落花,河上落花一如河畔柳葉,河畔柳葉一如河中錦鯉。

  便是這樣簡單,卻要天崩地陷,輪迴往生,悲歡離合來印證。

  降魔塔高聳入雲,八角猙獰。那般氣魄雄渾的塔,裡頭鎮著兩張素白的短箋,一模一樣的話語:

  願與君纏綿,至死方休。

  般若花終會凋謝,降魔塔終會倒塌。

  我幾乎可以想象到他們是怎樣相擁相偎直至煙消雲散。

  可是還好還好,有這城,有這塔,彼此正視,心意相知,便是片刻也是地老天荒。

上一篇[周咸]    下一篇 [豬頭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