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陳孚(1259 — 1309)元代學者。字剛中,號勿庵,浙江臨海縣太平鄉石唐里(今白水洋鎮松里)人。至元年間,上《大一統賦》,后講學於河南上蔡書院,為山長,曾任國史院編修、禮部郎中,官至天台路總管府治中。詩文不事雕琢,紀行詩多描摹風土人情,七言古體詩最出色,著有《觀光集》、《交州集》等。

1 陳孚 -簡介

陳孚,字剛中,無台臨海人。生於元太宗十二年,卒於成宗大德七年,年六十四歲。天才過人,任俠不羈,至元中以布衣上大一統,賦署為上蔡書院山長。調翰林國史院編修官,攝禮部郎中副梁,曾使安南世子陳日尊不出迎。又不延使由陽中門入孚,三次作書責之辭直氣壯,迄不辱命,使還除翰林待制大德中,(公元一三零二年左右)歷古州路總管府治中卒,追封海陵郡公謐文惠。孚著有觀光橐一卷,交州囊一卷,玉堂囊一卷,附錄一卷,(均四庫總目)并行於世。

陳孚(1259~1309),字剛中,號勿庵,臨海縣太平鄉石唐里(今白水洋鎮松里)人。《元 史》有傳。稱其「幼清峻穎悟,讀書過目輒成誦,終身不忘。」元至元二十二年(1285),陳孚將其所作的《大一統賦》獻給朝廷,受到青睞,授臨海上蔡書院山長,任滿后升翰林國史院編修官,擢奉訓大夫、禮部郎中。元至二十九年(1292),朝廷任命陳孚為五品副使,隨梁肅出使安南(即今越南)。至元三十年(1293)正月,陳孚等至安南。按當時安南接待中國使者禮節,安南世子應開中門,親自前往郊外迎候。但是,安南世子陳日【火旁尊字】卻以丁憂為由,派「陪臣」,開邊門迎接。陳孚對安南國這種不友好、不禮貌的行為,極為氣憤,立即返回使館,連續給安南世子寫子三封信,指出這種不友好的行為是錯誤的,迫使對方按正常禮儀接待,從而維護了國家的尊嚴。

2 陳孚 -介紹

陳孚出使安南,未嘗辱命。按常規回國后應委以重任。但當時蒙古統治者在人才使用上,實行民族歧視,它把自己統治下的人分為4等:一是蒙古人,屬自己人;二是色目人,指近東及中東—帶較早與其合作的人;三是漢人,指原金朝統治區域而歸屬較早的人;四是南人,指南宋統治地區最後被征服的人。陳孚是南人,當然不能重用。所以,先後只任翰林待制及建德、衢州、台州三路治中(相當於這個地區行政領導的第三把手)等職。他在這種情況下,仍不顧歧視和個人的安危,儘力做好護民工作。大德七年(1303),台州大旱,百姓無食,路上常有餓死 者,不堪目睹。這時,陳孚就如實將台州的災情上書江浙行省浙東元帥脫歡察兒,要求「發粟賑濟」,但是,脫歡察兒貪瀆成性仍「怙勢立威不恤民隱」,並威脅下屬州縣,嚴刑鎮壓不滿的人。這時,陳孚拍案而起說:。使吾民日至莩死不救者,脫歡察兒也。」於是,他就向宣撫使上書,控告脫歡察兒「不法蠹民」的十九條罪狀。接著,宣撫使查實了脫歡察兒的罪行作了嚴肅查辦。並命有司「發倉賑濟,民賴以全活者眾」。這時,誰也想不到,陳孚卻為解決台州百姓賑濟問題,日夜奔波,積勞成疾,—病不起,卒於台州路治中任上,終年64歲。墓建在現白水洋鎮楊嶴前園。

陳孚一生業績卓著,載入史冊。其實,在當時社會中,他的詩作比他的業績影響更大。《元史》稱他「天才過人,性任俠不羈,其為詩文,大抵援筆即成喊,不事雕斫。」明張綸言在《林泉隨筆》中評論說:「陳剛中之詩豪邁卓異,每每驚人。其《題范增墓》云:『七十衰翁兩鬢霜,西來一笑火咸陽;平生奇計無他事,只勸鴻門殺漢王。』《博浪沙》云:『一擊車中膽氣高,祖龍社稷已驚搖;如何十二金人外,猶有民間鐵未消。』此皆有出人意外之見,較之杜牧《赤壁》、《項羽廟》二詩庶幾近之。而他作亦不減此雲。」《元代文學史》一書評論陳孚「五言古詩有簡談之風」,可以《煙寺晚鐘》為代表:「山深不見寺,藤陰鎖修竹。忽聞疏鐘聲,白雲滿空谷。老僧汲水歸,松露墮衣綠。鍾殘寺門掩,山鳥自爭宿。」他的「七律整麗勻和」可以《鄂渚晚眺》(即《登黃鶴樓》)為代表……

陳孚一生著作甚富,著有《天游稿》、《觀光稿》、《玉堂稿》、《交州稿》、《桐江稿》、《柯山稿》等。目前,臨海市博物館存有《觀光稿》、《交州稿》、《玉堂稿》。觀其內容,則是一職一稿或一地—稿。「觀光」則反映其進京時的一路風光;「交州」,則記述其出使安南往返之事;「玉堂」,則是他在任職翰林期間之作。

「仙人黃鶴何的返?搔首踟躕無限情。」陳孚仙逝已近七百年了,但是,他的《登黃鶴樓》、《黃鶴樓歌》二首詩,仍伴隨著黃鶴樓,永留人間,讓人吟誦!  

上一篇[lianghui]    下一篇 [蘇利南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