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陳季常是蘇軾老長官陳希亮之子,喜談佛法,晚年隱居在黃州、光州之間,因與當時謫居在黃州的蘇軾時有往來,便成了好友。

陳季常:黃州新洲三店街,宋朝時叫龍丘,龍丘有個陳季常,其父在北宋時官至太常少卿、工部侍郎。陳季常豪俠、好酒、狂放傲世,所以懷才不遇,憤然「毀衣冠、棄車馬、遁跡山林」(《黃岡縣誌•古迹》載),就「遁」在今三店街,即龍丘。那時像這種人即使隱居也有錢,他喜歡歌妓(「妓」很難聽,但歌妓絕非今天的妓女),家裡養了一大群,「每逢客至,必以歌妓宴客」(即為客人演出)。他老婆叫柳月娥,是個大「醋罈子」,平時她左右不離老公,嚴防出「事」;但那時女人地位低,有客來她就得迴避,但她有她的辦法,每當陳季常陪客至酒酣耳熱時,她就在鄰房用木杖猛敲牆壁,大呼小叫,陳季常很丟面子。   

北宋元豐三年(公元1080年)蘇東坡被貶黃州,慕名造訪陳季常,見陳妻如此厲害,就作詩戲他:龍丘居士也可憐,談空說有夜不眠。忽聞河東獅子吼,柱杖落手心茫然。河東是古郡名,柳姓是河東望族,獅吼在佛家比喻威嚴,陳季常好談佛,所以蘇軾這麼寫。從此「河東獅吼」就比喻兇悍的婦人。后廣為傳播,成了成語。   

河東獅吼:佛教經典稱「獅子吼則百獸伏」,所以佛家用「獅子吼」來比喻佛祖講經聲震寰宇的威嚴。宋代大詩人蘇東坡有一個朋友叫陳季常,他妻子柳氏是一個嫉妒心很強的女子,每當陳季常宴客,並有歌女陪酒時,柳氏就用木棍敲打牆壁,把客人罵走。平時陳季常很喜歡談論佛事,事後蘇東坡借用獅吼戲喻其悍妻的怒罵聲,作了一首題為《寄吳德仁兼簡陳季常》的長詩,其中有這麼幾句:「東坡先生無一錢……只有雙鬢無由玄。龍丘居士亦可憐,談空說有夜不眠。忽聞河東獅子吼,拄仗落手心茫然。」詩中的龍丘居士指陳季常;河東是借用唐代詩聖杜甫關於「河東女兒身姓柳」的詩句暗喻陳妻柳氏,另外柳氏也是河東郡(今山西省)的顯貴姓氏。這首詩極為生動地記述了作者困窘、柳氏兇悍以及季常無奈的景況。後來人們便把「河東獅吼」作為妒妻悍婦的代稱。有人還把怕老婆的現象戲稱為有「季常癖」。   

北宋有一文人叫陳季常,自稱龍丘先生,喜好賓客,蓄納聲妓。但他的妻子柳氏非常凶妒,所以,他的好友詩人蘇東坡給陳季常寫了首打油詩:"龍丘居士亦可憐,談空說有夜不眠;忽聞河東獅子吼,柱杖落手心茫然。"柳氏是河東人,河東獅子即指柳氏,後來使用"河東獅吼"四字來形容妻子兇悍。《跪池》是《獅吼記》中一折,講的便是柳氏的故事。一天,蘇東坡邀陳季常春遊,柳氏擔心他與妓女鬼混,不准他去。陳作了保證,如有妓女願受罰打,柳氏才答應。後來柳氏打聽到,果然有妓女陪他們遊逛,回來便要打他。陳怕挨打,經苦苦哀求,改為在池邊罰跪。蘇東坡來訪,看到陳季常這副樣子,認為是男子漢大丈夫的恥辱,用些大道理責怪柳氏,兩人爭吵起來。柳氏覺得蘇東坡唆使其夫攜妓游,又來干涉自己家的事,便把他趕出去了。   

陳季常為什麼這樣服管?柳氏在陳季常對她撒謊時,一邊哭著一邊說出這樣一句話:"若還違拗些兒,天嚇!我不刎便吊!"原來這是她的法寶,兩者相比之下,陳季常只有乖乖地服管了,其實,如按古法,柳氏照為妻之道去做,百依百順,由陳季常浪蕩,恐怕不會有好結果,遠不如"妻管嚴",要他老老實實做學問去,倒能有所成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