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物生平

陳成子,名恆,媯姓,陳氏。漢朝為漢文帝劉恆避諱,改作田常。又稱田恆、田成子、陳成恆。是齊國陳氏家族的首領之一,為陳氏家族第八任首領,承襲父親陳僖子陳乞擔任陳氏家族首領,其祖上是齊桓公時因內亂奔齊的陳國公子陳完之後。前485年,陳成子唆使齊國大夫鮑息弒殺齊悼公,立齊簡公。陳成子和監止(字子我)任齊國的左右相。前481年,陳成子發動政變,殺死了闞止和齊簡公,擁立齊簡公的弟弟為國君,就是齊平公。之後,陳恆獨攬齊國大權,盡誅鮑、晏諸族。陳成子的封邑,大於齊平公能管轄的地區。史稱陳成子選齊國女子身高七尺以上為嬖妾,後宮以百數,而不禁賓客舍人出入後宮。在陳恆死的時候,有七十個兒子。陳恆死後,兒子襄子陳盤繼位。
【注】:《史記》中的田氏,《左傳》均作陳氏

2相關記載

陳成恆欲作亂於齊
《越絕書·越絕內傳·陳成恆第九》
【原文】
昔者,陳成恆相齊簡公,欲為亂,憚齊邦鮑、晏,故徙其兵而伐魯。魯君憂也。孔子患之,乃召門人弟子而謂之曰:「諸侯有相伐者,尚恥之。今魯,父母之邦也,丘墓存焉,今齊將伐之,可無一出乎?」顏淵辭出,孔子止之,子路辭出,孔子止之,子貢辭出,孔子遣之。
子貢行之齊,見陳成恆曰:「夫魯,難伐之邦,而伐之,過矣。」陳成恆曰:「魯之難伐,何也?」子貢曰:「其城薄以卑,池狹而淺,其君愚而不仁,其大臣偽而無用,其士民有惡聞甲兵之心,此不可與戰。君不如伐吳。吳城高以厚,池廣以深,甲堅以新,士選以飽,重器精弩在其中,又使明大夫守,此邦易也。君不如伐吳。」成恆忿然作色曰:「子之所難,人之所易也,子之所易,人之所難也。而以教恆,何也?」子貢對曰:「臣聞憂在內者攻疆,憂在外者攻弱。今君憂內。臣聞君三封而三不成者,大臣有不聽者也。今君破魯以廣齊,墮魯以尊臣,而君之功不與焉。是君上驕主心,下恣群臣,而求成大事,難矣。且夫上驕則犯,臣驕則爭,是君上於主有卻,下與大臣交爭也。如此,則君立於齊,危於重卵矣。臣故曰不如伐吳。且夫吳明猛以毅而行其令,百姓習於戰守,將明於法,齊之愚,為禽必矣。今君悉擇四疆之中,出大臣以環之,黔首外死,大臣內空,是君上無疆臣之敵,下無黔首之士,孤立制齊者,君也。」陳恆曰:「善。雖然,吾兵已在魯之城下,若去而之吳,大臣將有疑我之心,為之奈何?」子貢曰:「君按兵無伐,臣請見吳王,使之救魯而伐齊,君因以兵迎之。」陳成恆許諾,乃行。
【譯文】
從前,陳成子陳恆作齊簡公的宰相,想要在齊國為亂,卻害怕齊國鮑、晏勢力,所以想轉移他們的軍隊去攻打魯國。魯國國君很害怕。孔子聽說這件事,對門下弟子們說:「魯國,是祖宗墳墓所在的地方,是我們出生的國家,我們的祖國危險到這種地步,諸位為什麼不挺身而出呢?」顏淵請求前去,孔子制止了他。子路請求前去救魯,孔子也不答應。子貢請求前去救魯,孔子答應他。
子貢就出發了,來到齊國,遊說陳成子說:「您攻打魯國是錯誤的。魯國,是難攻打的國家,它的城牆單薄而矮小,它的護城河狹窄而水淺,它的國君愚昧而不仁慈,大臣們虛偽而中用,它的士兵百姓又厭惡打仗的事,這樣的國家不可以和它交戰。您不如去攻打吳國。吳國,它的城牆高大而厚實,護城河寬闊而水深,鎧甲堅固而嶄新,士卒經過挑選而精神飽滿,可貴的人才、精銳的部隊都在那裡,又派英明的大臣守衛著它,這樣的國家是容易攻打的。」陳成子頓時忿怒了,臉色一變說:「你認為難,人家認為容易;你認為容易的,人家認為是難的。用這些話來指教我,是什麼用心?」子貢說:「我聽說,憂患在國內的,要去攻打強大的國家;憂患在國外的,要去攻打弱小的國家。如今,您的憂患在國內。我聽說您多次被授予封號而多次未能封成,是因為朝中大臣的有反對你的呀。現在,你要攻佔魯國來擴充齊國的疆域,若是打勝了,你的國君就更驕縱,佔領了魯國土地,你國的大臣就會更尊貴,而您的攻勞都不在其中,這樣,您和國君的關係會一天天地疏遠。這是您對上使國君產生驕縱的心理,對下使大臣們放縱無羈,想要因此成就大業,太困難啦。國君驕縱就要無所顧忌,大臣驕縱就要爭權奪利,這樣,對上您與國君感情上產生裂痕,對下您和大臣們相互爭奪。象這樣,那您在齊國的處境就危險了。所以說不如攻打吳國。假如攻打吳國不能取得勝利,百姓死在國外,大臣率兵作戰朝廷勢力空虛,這樣,在上沒有強臣對抗,在下沒有百姓的非難,孤立國君專制齊國的只有您了。」陳成子說:「好。雖然如此,可是我的軍隊已經開赴魯國了,現在從魯國撤軍轉而進兵吳國。大臣們懷疑我,怎麼辦?」子貢說:「您按兵不動,不要進攻,請讓我為您出使去見吳王,讓他出兵援助魯國而攻打齊國,您就趁機出兵迎擊它。」陳成子採納了子貢的意見,就派他南下去見吳王。
上一篇[法章]    下一篇 [慶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