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基本資料

陳於陛(1543年-1596年),陳於陛,號藎齋,曲周縣堤上村人。出身於農家,勤而好學。嘉靖三十八年進士及第,初任慶陽(在甘肅省)推官,禮部主事等職。隆慶時,為給太子朱鈞(後為帝,年號萬曆)選擇東宮講官(太子的老師),召集群臣商議,大臣們一致認為陳於陛品學兼優,道德文章俱佳,為第一人選,於是隆慶便封陳於陛為翰林待詔,東宮講官,教太子讀書,由於他克盡職守,教育有方,深受隆慶皇帝賞識,常說:「陳講官純良端雅也!」並御筆親書「恭慎」「經帷效勤」相贈。

2人物生平

張居正為相時,雖有改革之舉,但本人也有貪污受賄之嫌,陳於陛與他政見不合,受到排擠,便棄官回家務農,經常布衣草履,下地從事耕作,沒有半點官架子,與農民一般無二。
張居正敗落後,陳於陛二次出山,任右副都御史,陪祀皇陵,后升任少司空,督修京城,在施工中他精打細算,計劃周密,堵塞漏洞,保質保量提前竣工,並節約五萬餘金,受至皇帝獎賞,再次晉陞為左司馬總督漕運,並巡撫鳳陽。在任內,他整頓了漕政,保證了大運河的暢通,成績甚大,個人應得例金十三萬,但他不貪錢財,將其一半救濟了貧生,一半送給養濟院。由於陳於陛德高望重,晉為戶部尚書,后病故於任上。陳於陛從不居功自傲,大力提掖後進,對德才兼備的青年甚為器重,經他推薦提拔的不下數十人,同鄉張師孟很有才幹,但家貧窮,陳於陛經常周濟,親加教誨,后中進士,官至太僕寺少卿,為一代名臣。

3社會評價

陳於陛治家嚴謹,以詩書傳家,不置私產,對其弟陳於階執教甚嚴,后陳於階也埋及第,官至懷隆兵備,負有盛名,當時有「一門雙進士」「弟兄二難」之稱。
最為難能可貴的是,陳於陛身為皇師,官至戶部尚書,可謂官高位顯,經手錢糧逾億萬,但他兩袖清風,一塵不染,身無長物,而對窮苦百姓極為關懷,除捐獻例金十三萬外,還把撫按為他建牌坊的資金買成糧谷存入義倉,以救饑民。僅他的鄉親中就有數十家貧民受到他的救濟而維持生活,他對窮苦群眾如此大度,而他自己卻十分簡樸,死後清理遺產,僅有八兩紋銀,不抵一個小戶人家,以至於在埋葬陳於陛時,他的兒子血不起喪葬費用,在朋友的資助下,才草草埋葬。似這等清官廉在封建王朝中恐難找找出第二人。

4明史記載

陳於陛,字元忠,大學士以勤子也。隆慶二年進士。選庶吉士,授編修。萬曆初,預修世、穆兩朝實錄,充日講官。累遷侍講學士,擢詹事,掌翰林院。疏請早建東宮。十九年,拜禮部右侍郎,領詹事府事。明年,改吏部,進左侍郎,教習庶吉士。奏言元子不當封王,請及時冊立豫教,又請早朝勤政,皆不報。又明年,進禮部尚書,仍領詹事府事。  
於陛少從父以勤習國家故實。為史官,益究經世學。以前代皆修國史,疏言:「臣考史家之法,紀、表、志、傳謂之正史。宋去我朝近,制尤可考。真宗祥符間,王旦等撰進太祖、太宗兩朝正史。仁宗天聖間,呂夷簡等增入真宗朝,名《三朝國史》。此則本朝君臣自修本朝正史之明證也。我朝史籍,止有列聖實錄,正史闕焉未講。伏睹朝野所撰次,可備採擇者無慮數百種。倘不及時網羅,歲月浸邈,卷帙散脫,耆舊漸凋,事迹罕據。欲成信史,將不可得。惟陛下立下明詔,設局編輯,使一代經制典章,犁然可考,鴻謨偉烈,光炳天壤,豈非萬世不朽盛事哉!」詔從之。二十二年三月,遂命詞臣分曹類纂,以於陛及尚書沈一貫、少詹事馮琦為副總裁,而閣臣總裁之。  
其年夏,首輔王錫爵謝政,遂命於陛兼東閣大學士,入參機務。疏陳親大臣、錄遺賢、獎外吏、核邊餉、儲將才、擇邊吏六事。末言:「以肅皇帝之精明,而末年貪黜成風,封疆多事,則倦勤故也。今至尊端拱,百職不修,不亟圖更始,后將安極。」帝優詔答之,而不能用。帝以軍政失察,斥兩都言官三十餘人。於陛與同官申救至再,又獨疏請宥,俱不納。以甘肅破賊功,加太子少保。乾清、坤寧兩宮災,請面對,不報。乞罷,亦不許。其秋,二品三年滿,改文淵閣,進太子太保。時內閣四人。趙志皋、張位、沈一貫皆於陛同年生,遇事無齟齬。而帝拒諫益甚,上下否隔。於陛憂形於色,以不能補救,在直廬數太息視日影。二十四年冬,病卒於位,史亦竟罷。贈少保,謚文憲。終明世,父子為宰輔者,惟南充陳氏。世以比漢韋、平焉。
上一篇[風之庭院]    下一篇 [事務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