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陳饒,河北燕人,果敢剽悍,被王莽封為威德子。是惑亂漢匈關係的二杆子將軍。


  始建國元年(公元9年),王莽令老外交家王駿帶著甄阜、王颯、陳饒、帛敝、丁業這五帥,裝了好幾車金銀珠寶,去給匈奴單于囊知牙斯換髮新印。


  王莽對周邊政策最失敗的還是在匈奴。本來漢朝和匈奴經過多年戰亂,兩敗俱傷,好不容易通過昭君出塞,修補了關係,已經幾代人沒有發生戰爭了。可王莽一上台,就派五威將軍王駿去收回漢朝發給匈奴的『匈奴單于璽』,發給新朝的新印綬。當時匈奴的左姑息侯蘇從心存疑慮,叫匈奴單于在沒有看到新印之前,不要交出舊印;可單于出於對朝廷的信任,還是交出了舊印。宴會結束后單于打開新朝的印章一看,上面寫的是『新匈奴單于章』六個字;不但『璽』字變成了『章』字,而且前面加了一個『新』字。漢高祖時曾與冒頓單于約為兄弟,所以漢朝發的璽上並沒有『漢』字;而王莽這方印的意思明確地表示匈奴屬於新朝只是臣下。單于不高興,第二天派人來要漢朝的舊印,誰知王駿的隨員陳饒早已估計到會這樣,頭天晚上就用大鐵鎚把舊印給砸碎了。後來匈奴派人跟著王駿他們到朝廷,要求按舊印的文字重發印授;王莽非但不給,還封陳饒為大將軍、威德子爵,對他進行獎賞。這不不算,王莽又派使臣干預匈奴,叫他們不得接受烏桓等西域國家的降民,已經接受的也要退回去。更的甚者,王莽還派使臣到匈奴尋找呼韓邪老單于的後代,要分封15個單于,瓦解匈奴。凡此種種,終於惹惱了匈奴,匈奴單于宣布老單于受的是漢宣帝之恩,王莽不是漢宣帝的後代,無權繼承漢室。從宣帝時代就沒有戰爭的北方邊境,終於狼煙四起。王莽又把匈奴單于更名為「降奴服於」,派30萬大軍前去鎮壓,結果耗盡天下人力、物力,不能建功,倒造成大量邊民流離失所。

上一篇[牧司]    下一篇 [牧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