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錦衣衛

陸炳(1510年—1560年),字文孚,平湖人。其母為明世宗乳母。嘉靖十一年(1532年)年武進士,授錦衣衛副千戶。大將軍仇鸞與嚴嵩爭權,陸炳揭發仇鸞陰謀不軌,世宗即收仇鸞敕印,仇鸞憂懼而死。陸炳以功進左都督,加太子太保,再加少保,兼太子太傅。嘉靖三十九年卒,謚武惠,贈忠誠伯。隆慶初年,御史追論陸炳罪,奪其家產。萬曆三年,張居正等上奏陸炳救駕有功,其孫陸逵世襲錦衣千戶。嚴嵩之子嚴世蕃曾說:「嘗謂天下才、惟己與陸炳、楊博為三」。

1史料

人物生平
世宗始生,松妻為乳媼,炳幼從母入宮中。稍長,日侍左右。炳武健沉鷙,長身火色,行步類鶴。舉嘉靖八年武會試,授錦衣副千戶。松卒,襲指揮僉事。尋進署指揮使,掌南鎮撫事。十八年從帝南幸,次衛輝。夜四更,行宮火,從官倉猝不知帝所在。炳排闥負帝出,帝自是愛幸炳。屢擢都指揮同知,掌錦衣事。
帝初嗣位,掌錦衣者朱宸,未久罷。代者駱安,繼而王佐、陳寅,皆以興邸舊人掌錦衣衛。佐嘗保持張鶴齡兄弟獄,有賢聲。寅亦謹厚不為惡。及炳代寅,權勢遠出諸人上。未幾,擢署都督僉事。又以緝捕功,擢都督同知。炳驟貴,同列多父行,炳陽敬事之,徐以計去其易己者。又能得閣臣夏言、嚴嵩歡,以故日益重。嘗捶殺兵馬指揮,為御史所糾,詔不問。言故暱炳,一日,御史劾炳諸不法事,言即擬旨逮治。炳窘,行三千金求解不得,長跪泣謝罪,乃已。炳自是嫉言次骨。及嵩與言構,炳助嵩,發言與邊將關節書,言罪死。嵩德炳,恣其所為,引與籌畫,通賕賂。后仇鸞得寵,陵嵩出其上,獨憚炳。炳曲奉之,不敢與鈞禮,而私出金錢結其所親愛,得鸞陰私。及鸞病亟,炳盡發其不軌狀。帝大驚,立收鸞敕印,鸞憂懼死,至剖棺戮屍。
炳先進左都督,錄擒哈舟兒功,加太子太保。以發鸞密謀,加少保兼太子太傅,歲給伯祿。三十三年命入直西苑,與嚴嵩、朱希忠等侍修玄。三十五年三月賜進士恩榮宴。故事,錦衣列於西。帝以炳故,特命上坐,班二品之末。明年疏劾司禮中官李彬侵盜工所物料,營墳墓,僭擬山陵,與其黨杜泰三人論斬,籍其貲,銀四十餘萬,金珠珍寶無算。尋加炳太保兼少傅,掌錦衣如故。三公無兼三孤者,僅於炳見之。
炳任豪強惡吏為爪牙,悉知民間銖兩奸。富人有小過輒收捕,沒其家。積貲數百萬,營別宅十餘所,莊園遍四方,勢傾天下。時嚴嵩父子盡攬六曹事,炳無所不關說。文武大吏爭走其門,歲入不貲,結權要,周旋善類,亦無所吝。帝數起大獄,炳多所保全,折節士大夫,未嘗構陷一人,以故朝士多稱之者。三十九年卒官。贈忠誠伯,謚武惠,祭葬有加,官其子繹為本衛指揮僉事。隆慶初,用御史言,追論炳罪,削秩,籍其產,奪繹及弟太常少卿煒官,坐贓數十萬,系繹等追償,久之貲盡。萬曆三年,繹上章乞免。張居正等言,炳救駕有功,且律非謀反叛逆奸黨,無籍沒者;況籍沒、追贓,二罪並坐,非律意。帝憫之,遂獲免。

2後人評價

正面
陸炳雖貪財,卻只向為富不仁的大戶下手,從不為難窮人,而且他還經常拿錢出來接濟一些正直的大臣,遇上皇帝發怒要整人,他會站出來說情保全,絕不落井下石。
李金堂在《一捧雪》中飾演的陸炳

  李金堂在《一捧雪》中飾演的陸炳

應該說,陸炳大致還是一個有良心的人。他是一個聰明絕頂、精於權謀的特務。明朝除了洪武一朝,其餘時候均是太監權勢超過錦衣衛,唯獨陸炳統領錦衣衛時不是。終其一生,陸炳「多所保全,折節士大夫,未嘗構陷一人」「周旋善類,亦無所吝」。他平反過冤獄,掩護過沈錬,保護過裕王,幫助過俞大猷,但是也勾結過嚴嵩,害死過夏言。
人物簡介
陸炳是明代三公兼三孤銜的唯一獲得者。

人物榮譽

(太師、太傅、太保合稱三公,少師、少傅、少保合稱三孤)整個明代除陸炳外,無人兼得。
上一篇[閻貴妃]    下一篇 [任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