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陸納,歷史人物,曾任鎮軍大將軍、武陵王掾,是一位軍事家。

 人物簡介 

陸納字祖言。少有清操,貞厲絕俗。初辟鎮軍大將軍、武陵王掾,州舉秀才。太原王述雅敬重之,引為建威長史。累遷黃門侍郎、本州別駕、尚書吏部郎,出為吳興太守。將之郡,先至姑孰辭桓溫,因問溫曰:「公致醉可飲幾酒?食肉多少?」溫曰:「年大來飲三升便醉,白肉不過十臠。卿復云何?」納曰:「素不能飲,止可二升,肉亦不足言。」后伺溫閑,謂之曰:「外有微禮,方守遠郡,欲與公一醉,以展下情。」溫欣然納之。時王坦之、刁彝在坐。及受禮,唯酒一斗,鹿肉一拌,坐客愕然。納徐曰:「明公近雲飲酒三升,納止可二升,今有一斗,以備杯杓餘瀝。」溫及賓客並嘆其率素,更敕中廚設精饌,酣飲極嘆而罷。納至郡,不受俸祿。頃之,征拜左民尚書,領州大中正。將應召,外白宜裝幾船,納曰:「私奴裝糧食來,無所復須也。」臨發,止有被襆而已,其餘並封以還官。遷太常,徙吏部尚書,加奉車都尉、衛將軍。謝安嘗欲詣納,而納殊無供辦。其兄子俶不敢問之,乃密為之具。安既至,納所設唯茶果而已。俶遂陳盛饌,珍羞畢具。客罷,納大怒曰:「汝不能光益父叔,乃復穢我素業邪!」於是杖之四十。其舉措多此類。 

后以愛子長生有疾,求解官營視,兄子禽又犯法應刑,乞免官謝罪。詔特許輕降。頃長生小佳,喻還攝職。尋遷尚書僕射,轉左僕射,加散騎常侍。俄拜尚書令,常侍如故。恪勤貞固,始終不渝。時會稽王道子以少年專政,委任群小,納望闕而嘆曰:「好家居,纖兒欲撞壞之邪!」朝士咸服其忠亮。尋除左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未拜而卒,即以為贈。長生先卒,無子。以弟子道隆嗣,元熙中,為廷尉。

1 陸納 -陸納杖俶

  晉陸納少有清操。為吳興太守。不受俸祿。頃之。召拜左民尚書。將行。或問用幾船。納曰。無行裝。不必副船也。臨發。止攜被襆。余均封以還官。謝安嘗詣納。納無供給。惟茶果而已。其侄俶為治盛饌。客罷。納大怒曰。汝不能光益叔父。乃復穢我素業耶。杖之四十。

  納之貞厲絕俗。尚矣。其辭俸也。不啻辭粟之原思。其赴任也。不啻赴郡之孔奐。其對物也。不啻封金之關公。其供客也。不啻供母之茅容。其杖侄也。不啻杖徒之顧協。廉德孔多。豈第忠亮見稱朝士哉。

上一篇[原圖]    下一篇 [開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