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陽城棉紙是指在山西省東南部陽城縣東城辦下孔村一帶採用的古老手工技藝所生產的紙張,因為是陽城特有的傳統工藝,所以取名陽城棉紙。

  在陽城縣東城辦下孔村一帶,至今仍保留著一項古老的手工技藝——造紙。這裡所造的棉紙質量優良,用途廣泛,遠近聞名。今天,我們就一起走進下孔村,去探尋一下這門古老的手工技藝。

  下孔村位於蘆葦河的下游,是陽城縣東部的門戶。這裡水源豐富,桑林茂密,為造紙業的興起發展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有利條件。

  陽城棉紙的起始年代已經無法查證,但是清朝雍正年間澤州知府朱樟所寫的《下孔行》中就已經有了「碧欄杆外梨花重,白粉牆低蠶紙乾」的詩句,詩人還在「蠶紙」二字后加了「村人多以造紙為業」的夾注,可見當時下孔的造紙業已經十分興盛。由此可以推斷,至少在清朝雍正年以前,下孔村的手工造紙就已經非常興盛。

  當時,下孔村曾經還存有一座明代古廟,廟內立有石碑,塑有中國造紙發明人蔡倫的全身,村民們把它視若神明,四季香火不斷,可見當時人們對於造紙的重視和推崇。

  到了民國時期,下孔一帶的造紙業進一步發展,達到了鼎盛時期,基本上是家家設池,戶戶造紙,年產各種土紙、棉紙和黃裱紙約十萬多刀。

  採訪 老藝人:我們村做的這個白棉紙是家家戶戶都做,趕到了春節,也不光是春節,啥時候買家也很多,有時候也出去送,不論什麼時候都能做,我們的地都很少,春夏秋冬可以都做,到了忙的時候就能停,停了一段,種上地以後就又做開了,這是我村的經濟來源,一直是造紙呢,反正是三個人也能做,五個人也能做,十個八個人也能做,家家戶戶做,像這個紙的料,我們就會做成白的,這家家戶戶都會做,後來就做成圪條紙,弄成圪條紙以後把它疊住打仰塵,就做這類白紙。

  陽城手工造紙的主要原料是桑皮,輔助原料有石灰、油膠等等。所用的工具有氈、柵、壓尾板、搗餅錘、切皮刀、芭、卜藍等,這些都是手工造紙的特用工具。

  造紙的主要過程為選、泡、燕、曬、碾、切、造等多道工藝,俗稱七十二道工序。大致是這樣的:

  採訪 老藝人:從外邊收回桑皮來,去河裡頭泡著,揀皮,就揀成那種三四斤一把,罷了把它泡到石灰水裡邊,弄成白的,把它上鍋蒸,蒸出來后重去河裡化皮,就是把那石灰揉掉,把那紅皮皮揉掉,把它泡到河裡邊,泡上三天,出來后,在竹籃裡頭碾皮,把它弄出來以後,重到河裡泡上兩天,撈出來去河裡邊搭皮,搭皮出來就做成這個成品了,半成品。

  採訪 老藝人:這叫桑皮,罷了以後下到河,把它淘凈以後回來,把那棍棍、雜質撿完,撿完以後把它剁成一大片,到這裡一切,切完了以後就可以上打漿機。

  採訪 老藝人:這個水槽裡頭放上水, 瓤子丟上,丟進去以後,把這(氈和柵)再搭上它,完了再搭到這上邊,現在這麼放下,一撈(紙漿),撈起來,空干以後,(把紙漿)下到這上邊,這樣(一扒拉)以後,掀起(紙漿就平鋪在上面了),這一張一張擺上來,摞到這個下紙板上,摞到這兒以後,用這個木頭槓桿擠壓,把水分擠完,擠完了以後,吧干紙漿放到這個圪杈上。

  採訪 老藝人:把水分擠完以後,放到這個圪杈上,就一張一張揭的,把它刷到牆上,刷的平整,這個男女勞力,小孩都能幹,一個小時后把它揭下來,一張一張摞的齊齊的,80張為一刀。

  曬過的紙當天或隔天要及時收拾起來,不能攢下一大堆。收拾紙看起來簡單,實際做起來並不容易,一是不能對了刀,二是不能捆崩了,三還得捆齊捆緊,把紙捆兒外表拾掇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給買主一個良好的第一感覺,就憑這實打實的功夫,陽城棉紙一度名滿澤州,享譽晉南。

  陽城棉紙的主要特點是:紙面無圪瘩,柔軟光滑,潔白細膩,薄如蟬翼,邊沿整齊,拉力強。它的規格型號有4開、尺三、8寸等多種,計量單位為噸、刀、張、1噸等於2000刀,一刀有80張。

  當年,先人們利用當地資源,土法上馬,自產自銷,為廣大群眾的日常生活提供了有利的條件。每年的清明、七月十五、十月初一等傳統節日祭奠活動,人們都會購買大量的土紙。在日常生活中,通常也會用到大量的包裝紙和其它用紙,如糊窗戶、打仰塵等。除此之外,許多書畫愛好者還會把它當作書畫練習的必需品,認為廉價的陽城棉紙比起書畫宣紙來更具有獨特的妙處。由於它的拉力強,十分利於裝裱、裱糊。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抗日戰爭後期,當時太岳行署駐紮在陽城,行署機關報《新華日報》的印刷用紙就是由下孔村提供的,村民們以日產土報紙0.15噸的速度,保證了《新華日報》的順利發行。

  在上個世紀50年代農業合作化以前,下孔村以家庭為單位進行手工造紙,農業合作化以後,村裡先後成立了造紙生產互助組,造紙生產合作社,實行集中生產。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家庭個體造紙業再度興起。據資料顯示,僅造紙一項收入佔到全村總收入的40%以上。90年代中期,由於各類集體和個體行業迅速發展,村裡大部分勞動力發生轉移,加之造紙原料、市場價格等因素,家庭手工造紙逐漸冷落下來。

  採訪 下孔村村委主任 程軒斗:我們下孔村手工抄紙業,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它是我們村的一項傳統產業,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仍為我村的主導產業,曾為我村集體的經濟發展做過了一定的貢獻,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下放到戶,也為我村村民提供了致富的門路,隨著社會的發展,手工抄紙業逐漸走向了低谷,近年來國家隊傳統的行業非常重視,非物質文化遺產受到了保護,為了保存這項傳統工藝,我們計劃再組織生產手工造紙,使這一項工藝進一步發揚光大。

  採訪 陽城縣文化館館長 上官小軍:陽城棉紙是祖先千百年來流傳至今的傳統技藝,他的抄紙工藝比較獨特,是傳統手工造紙的唯一的實例,陽城棉紙的質量比工業造紙更為優越,它的優質紙張比現在的東西更好一點,這也是在過去人們生活當中必須用的物品,所以對其進行發掘、搶救、保護,這不僅對研究中國造紙業有著重要的作用,而且對其獨特的技藝也有著重要的研究價值。

  如今隨著社會的發展,手工造紙因其工藝複雜,勞動強度大,同工業造紙相比較成本也大,現在已經很少有人願意再從事這項工作,傳統的手工造紙面臨著即將消亡的局面,好在廣大有識之士已經關注到這一點,隨著手工造紙被列入我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這一古老的技藝必將引起人們的重視,進一步進行挖掘、搶救,將會產生重要的學術價值和實用價值。
上一篇[府谷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