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雅克·奧芬巴赫

標籤: 暫無標籤

雅克·奧芬巴赫(Jacques Offenbach,1819—1880年),德籍法國作曲家。奧芬巴赫是法國輕歌劇的奠基人和傑出的代表。他面向大眾,把舞台劇的傳統、喜歌劇的形式、巴黎林蔭路的活報演出與城市民謠相結合。

1人物介紹

奧芬巴赫,於1819年6月20日生於德國科隆,1880年10月5日卒於巴黎。父親埃貝斯特是一名缺乏才能的樂師兼猶太教堂的歌手。奧芬巴赫6歲時學習拉小提琴,8歲時開始為一些短小歌曲譜曲,並在私下學習拉大提琴。11歲時就經常同他的兩個兄長在星期天和節假日的「娛樂音樂晚會
年輕的奧芬巴赫

  年輕的奧芬巴赫

」上演奏音樂,有時甚至一天演奏兩次。他14歲時,父親帶著他和他的兩個哥哥前往巴黎,凱魯比尼聽到了雅克的大提琴演奏以後,就一反常規錄取他進入巴黎音樂學院( 巴黎國家音樂學院的前身 Conservatoire National de Région de paris),但他僅在那裡待了一年。1835—1837年間,他在喜歌劇院擔任樂隊隊員。此時,奧芬巴赫結識了阿萊維,開始向他學習作曲課程。他所創作的圓舞曲使他在這個領域裡取得了首批成果。
奧芬巴赫作為大提琴演奏家在上流社會沙龍中的精湛演奏取得了極大成功。1844年,奧芬巴赫以大提琴演奏家的身份赴倫敦,在該市的貴族圈子裡演奏,甚至在宮廷里表演。1848年革命前夕,奧芬巴赫前往科隆避難,在該處舉辦音樂會,組織了一次演出,而且為波及到了德國的革命運動譜寫歌曲。1850年,奧芬巴赫成為法蘭西喜劇院的話劇插樂樂隊的指揮。早在1839年,奧芬巴赫的一部獨幕歌劇就曾被上演過,1847年上演了第二部,而在1853年才上演第三部。1855年夏,奧芬巴赫終於開辦一座自己的小劇院——「巴黎人喜劇院」。自此以後,他與作曲家阿萊維的侄子呂多維克·阿萊維 (1834—1908年)和其他文學界的合作者一起演出了許多啞劇、詼諧劇和獨幕歌劇。同年冬,「巴黎人喜劇院」遷入一座較大的劇場,立即成為巴黎最有名的劇院之一,梅耶貝爾、羅西尼、撒克里、列·托爾斯泰等人都曾是劇院的座上客

雅克·奧芬巴赫照片及演出其作品的現場照

雅克·奧芬巴赫照片及演出其作品的現場照
奧芬巴赫最初的舞台作品都不成功。1858年作輕歌劇《地獄中的奧菲歐》大受歡迎,這部作品在上演200多場以後曾在一家大劇院為拿破崙第三舉行盛大的演出。以後寫了一系列輕歌劇都很成功,如《美麗的海倫》(1864)、《巴黎人的生活》(1866)、《格羅什坦公爵夫人》(1867)等。晚年他計劃寫一部歌劇《霍夫曼的故事》,未完就去世了,後來由E.吉羅完成。
他的曲調貫穿著大眾喜聞樂見的民間情調,廣泛採用生活舞蹈,如華爾茲、加洛普舞 、康康舞的節奏。他的輕歌劇充滿嘲笑與諷刺的內容,但也有迎合權貴口味的一面,娛樂性強,甚至有色情性的表現。二重性也正是他的藝術所以能在第二帝國存在的原因。奧芬巴赫的音樂對奧地利的F.蘇佩、J.斯特勞斯、A.沙利文、匈牙利的F.萊哈爾以及現代的美國音樂劇都有影響。

2主要劇作

美麗的海倫
這部3幕輕歌劇《美麗的海倫》,由梅爾哈(Meilhac)與阿萊維(Halevy)撰腳本,奧芬巴赫作於1864年,該年12月17日在巴黎首演。故事發生在希臘神話時代,斯巴達。第一幕,斯巴達廣場,後有朱庇特神殿。這天是維納斯的節日,在《國王進行曲》的引導下幕啟,人們唱對朱庇特的頌歌。朱庇特的祭司長卡爾恰斯(Calchas)上場,海倫帶著一群婦女向維納斯膜拜,她唱《神聖的愛情》(Amours divins),向卡爾恰斯透露,維納斯向帕里斯(Paris)許下的願令她不安,維納斯說他將贏得世上最美麗的女人。在進行曲中,阿戈斯國王阿伽門農(Agmemnon)之子俄瑞斯忒斯(Orestes)帶著兩名妓女萊厄娜(Leoena)與帕圖妮斯(Parthoenis)上,他唱一首輕佻的歌,堅持要把兩名妓女帶給神殿,卡爾恰斯無可奈何,俄瑞斯佻斯唱著歌下場。裝扮成牧童的特洛伊國王普里阿摩(Priams)之子帕里斯上場,詢問維納斯帶來什麼信息。這時信鴿傳來維納斯的指令,卡爾恰斯宣讀,指令上說,這個牧童應該贏得世上最美麗的女人,也就是海倫。卡爾恰斯向帕里斯詢問對維納斯的印象,帕里斯唱抒情歌《在那伊達山上》(Au mont Ida)。海倫從神殿走出,與帕里斯互被對方的美貌吸引,卡爾恰斯故意走開,讓兩人在一起。希臘國王的隊伍上場,兩位埃阿斯國王,後面跟著阿喀瑞斯(Achilles)和墨涅拉俄斯(Menelaus)。他們唱著讚歌,講的是期待通姦的心情。最後出來的是萬王之王阿伽門農(Agmemnon)。國王們進行文字謎比賽,優勝者由海倫頒獎,最後獲勝的是帕里斯,大家齊聲歡呼《這是那分蘋果的人》(Cest L'homme a la pomme)。海倫給他戴上花冠,請他共進晚餐。卡爾恰斯同意幫助墨涅拉俄斯逃跑,空中電閃雷鳴,卡爾恰斯宣布朱庇特聖旨,墨涅拉俄斯必須立即去克萊特。眾人在海倫率領下催促墨涅拉俄斯啟程。
第二幕,海倫的房間。間奏曲用這一幕終場中的圓舞曲。侍女們幫助海倫選擇參加宴會的服裝,海倫選擇了很樸素的禮服,她對丈夫墨涅拉俄斯已感厭倦,完全嚮往著帕里斯。她知道這一切乃維納斯一手安排,唱詠嘆調《女神,為什麼拿我們家做你的試驗》(Pourquoi,o deesse as tu toujours choisi notre famille pour faire tes experiences),帕里斯未經通報,直接闖入,海倫堅決拒絕他的愛。帕里斯告訴她,要她小心上當受騙。王宮裡開始賭博遊戲,國王們在賭博中發現卡爾恰斯有欺騙行為,他們在一首重唱曲中揭露他作弊。海倫祈求卡爾恰斯讓她在夢中與帕里斯幽會,帕里斯喬裝為奴隸上,把卡爾恰斯打發走,單獨與海倫呆在一起。海倫醒來,把與帕里斯相會當成了夢,兩人唱愛情二重唱《是呵,這是一場夢》(Oui,cest un reve)。墨涅拉俄斯闖入,叫來隔壁正舉行晚宴的國王們,責問他們,他不在家時,怎樣維護他的榮譽。帕里斯唱了一首歌,海倫認為,按規矩丈夫出門,回家時需要先通報別人。阿伽門農認為應把帕里斯趕走,但帕里斯說,他走了也還要回來的。大家在圓舞曲中把他趕走。
第三幕,諾普利亞海濱勝地。間奏曲用俄瑞斯忒斯常唱的歌調整,在斯巴達人的節日氣氛中,人們唱讚頌維納斯的讚歌。俄瑞斯忒斯認為墨涅拉俄斯堅持要帕里斯離開希臘,冒犯了維納斯。海倫和墨涅拉俄斯上,兩人爭執,墨涅拉俄斯追問海倫,為什麼她要說,「原來這並不是一場夢」,海倫解釋這是維納斯的安排。維納斯因帕里斯離去而不樂,希臘人精神沮喪。這使阿伽門農深為不滿,認為都是墨涅拉俄斯的過錯。阿伽門農、卡爾恰斯與墨涅拉俄斯的三重唱,要他把海倫讓給帕里斯。墨涅拉俄斯從西泰拉(Cythera)請來維納斯的祭司長解決他們的糾紛。這位祭司長實際就是帕里斯,他責怪人們接待他不夠歡快,說崇拜維納斯必須歡歡喜喜,於是奏起蒂羅爾舞曲。這位祭司長答應以維納斯名義寬恕他們,但墨涅拉俄斯必須讓海倫登船前往西泰拉。海倫同意上船,這時帕里斯顯了原形。而墨涅拉俄斯今後再也見不到海倫了,此事埋下了禍根,但人們還在唱終場大合唱,為帕里斯和海倫祝福。

3《霍夫曼的故事》

概述:
三幕嚴肅歌劇《霍夫曼的故事》,是奧芬巴哈唯一未完成的歌劇,後來由他的知己吉羅( 1837一1892)把未完部分補筆后演出,而且大獲成功的作品,現在依舊在各地歌劇院上演不衰。

劇照

劇照
奧芬巴哈在一生中,寫下大約90部輕歌劇等舞台作品,晚年儘管傾注全力譜寫這部巨作《霍夫曼的故事》,但因勞累過度,不幸病倒,在世時未能親睹此劇的成功。
這部歌劇最富趣味的是,各幕的故事內容都很怪誕、荒唐,結構也很特別,前所未見。它的形態是附有序幕、尾幕的三個奇妙戀愛故事。
但是在史坦版的總譜上,卻編成四幕五場,而短小的尾奏則當作第四幕第二場。由於此劇在寫作當初,是以《喜歌劇》作曲的,所以是加入說白的編號歌劇,情況跟比才的《卡門》一樣。可是後來吉羅卻把這些部分都改成宣敘調,現在大家熟悉的是改寫后的樣式。
此劇的題材,選自1851年在巴黎奧德翁劇院首演的戲劇《霍夫曼的幻想故事》(五幕),這是由巴爾比葉(l822一1901)和卡雷(1819—1872)根據德國浪漫派作家E.T. A.霍夫曼(1776—1822)的幾部小說,尋找自由的題材改寫而成。奧芬巴哈為了把這部戲劇寫成歌劇,鞭策已經有病的身體埋首於作曲中。變更若干的原劇情節后,改寫成歌劇用劇本
奧芬巴哈的音樂,除保存原作的怪誕,充分流露出作曲家的輕巧作風,而且多少具有幻想的氣氛。劇中洋溢著豐富的旋律,尤其是膾炙人口的「船歌」,更經常脫離原歌劇,到處被人演唱,或是以各種編曲演奏。
小說的原作者E.T.A.霍夫曼,自幼即顯示音樂與繪畫的非凡才能,自己也寫過不少音樂,還涉獵過歌劇。霍夫曼由於喜歡寫作夢幻的、怪異的文藝作品,生前被看成是魔鬼或妖怪,或是被指為魔鬼化身。
正如這部歌劇被納入《幻想歌劇》那樣,劇情是把三段奇妙的故事串連起來的。由於音樂很美,事實上已變成相當愉快的通俗歌劇。
演奏時間:序幕:25分 第一幕:38分 第二幕:27分 第三幕:40分 尾幕:14分
時間:19世紀
地點:在紐倫堡、慕尼黑、威尼斯。
劇情介紹

偉大藝術家

偉大藝術家
序幕 呂特老伯的酒店
在紐倫堡的呂特酒店。在短小的前奏曲之間幕啟。背後傳來酒的精靈們的合唱,霍夫曼的情敵林多爾夫出現。接著,林多爾夫以高價從首席女主角史苔拉的僕人安德烈斯處,買到她寫給霍夫曼的情書,設法要破壞這兩人的約會。(到這個部分,時常被省略。) 赫爾曼等一大群大學生涌到酒店來,歌頌美酒佳釀,向老闆呂特要來酒;並且快活地唱著歌,為歌劇女明星史苔拉乾杯。不久,在好友尼克勞斯陪伴下,史苔拉的愛人霍夫曼終於來到酒店。由於心情不好,他想喝個痛快,使自己酩酊大醉。
學生們要求霍夫曼唱一首歌,他勉強唱了著名的克林沙哈敘事曲:《古時在艾森納哈的宮廷中》。這段有趣的侏儒故事,中途和回憶混攪,成為歌唱憧憬中的女人之歌。話題轉向女人的美貌時,學生們就笑他是否陷入情網,霍夫曼說他早就戀愛過了,他有過三次不幸的經驗。盡情喝酒後,他就開始講生平三段戀愛故事。當詩人說出:「第一個女人,芳名叫奧林比亞」時,音樂轉入間奏曲。
第一幕:奧林比亞 義大利學者斯帕蘭扎尼之家
在斯帕蘭扎尼家的客廳。霍夫曼隔窗看過博士的女兒奧林比亞后,就害起了相思病,早就聽說奧林比亞能歌善舞,於是他就要求當博士的學生,一天見到沉睡的奧林比亞后,便唱出熱烈的情歌:《啊!我要和她共同生活!》。
尼克勞斯登場。聽過霍夫曼的故事後,他就講出一段故事,說七寶眼的機械木偶也能表演絕技:跳舞和說話,就像真人,他警告霍夫曼要小心。
這時魔術師高佩流斯來訪,對著迷地看著奧林比亞的霍夫曼說,他有奇妙的眼睛,能看透女人心,於是他賣給霍夫曼一副「魔法眼鏡」。霍夫曼帶上這眼鏡,看著奧林比亞變得無比漂亮、可愛,簡直像仙女一般。
斯帕蘭扎尼進來后,看到高佩流斯來了,既緊張又驚訝。兩個人神秘兮兮地為奧林比亞的所有權發生爭吵后,終於達成協議,斯帕蘭扎尼取得合法的木偶主權,他把一張高額支票交給高佩流斯。
應邀的一大群客人登場,順應大家的請求后,博士介紹了他的女兒奧林比亞。客人對她的美貌讚嘆不已。對戴上魔法眼鏡的霍夫曼而言,奧林比亞顯得格外漂亮迷人,此時他真是如醉如痴。不久,博士就說,要讓大家聽聽女兒的歌喉。
接著,奧林比亞在博士的豎琴伴奏下,唱出著名的花腔詠嘆調:《林中小鳥唱出憧憬之歌》。
她的歌聲,中途因發條鬆了。於是有趣地滑落下來。僕人柯謝尼爾趕緊用手碰觸她的肩膀,結果又恢復活力,繼續唱下去。這段歌曲不僅優美動聽,也很幽默生動,受到世人的喜愛。這是全劇中給人印象最深的、極具戲劇性的部分。由於晚餐已經準備好,博士就請客人們到餐廳,舞台只剩下奧林比亞和霍夫曼兩人。這時,他就迫不及待地向奧林比亞傾吐愛意:「他們終於走了」,我很高興真的只剩下「我們兩個!」 當霍夫曼把手放到她肩膀時,她只回答說:「是,是!但詩人居然以為她也深愛自己。後來當霍夫曼用力握住她的手時,奧林比亞就像上了發條似的飛快地跑到室外去了。
霍夫曼拚命在後頭緊著,當尼克勞斯撞見后也隨著跑出去。這時高佩流斯很生氣地進來,由於支票拿不到錢,他很憤怒地表示要報仇,然後躲到布簾後面。
接著,開始奏出華麗的圓舞曲,霍夫曼摟著奧林比亞邊舞邊進來,可是她卻越跳越快,而且不能停止。看到這情景的博士,趕快用手碰一下她的肩膀,好不容易才停了下來。這時霍夫曼因體力不支倒在地上,幸好只把眼鏡弄壞,並未受傷,而奧林比亞則邊唱邊離開了。
不一會兒,後面傳來東西碎裂的聲音。博士聽了嚇得臉色發白,馬上飛也似地跑過去,霍夫曼也跟在他的後面。接著,斯帕蘭扎尼和高佩流斯彼此咒罵著登場。這時,霍夫曼才知道奧林比亞原來只是一具機械木偶而已。回到舞台時,他臉色蒼白,表情沮喪。於是客人們以合唱嘲笑迷戀機械人的詩人,幕落。
第二幕:朱莉葉塔
這是在威尼斯河畔的朱麗葉塔之家。深夜,被高等娼妓朱莉葉塔邀請的客人們,聚集到這個豪華的房間。婦孺皆知的名曲、船歌《愛之夜、五月之夜》的二重唱從遠方傳來。接著,朱莉葉塔、尼克勞斯和霍夫曼相繼登場。霍夫曼高舉酒杯,唱出一首飲酒歌:「愛情像甜蜜的夢是錯的,讚美酒才是唯一的快樂。」他在敘述逝去的悲戀往事。
這時,霍夫曼愛上了朱莉葉塔,但失去影子的施萊密爾也進來了,結果和迷住朱莉葉塔 的霍夫曼發生衝突。弄明白糾紛起因的尼克勞斯試圖把詩人拉開,讓他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看到這些情景的魔術師達佩圖托,就亮出一顆燦爛的鑽石,誘惑朱莉葉塔他唱出了:《燦爛的鑽石》,告訴她繼施萊密爾後的人選就是霍夫曼。
受他徹底操縱的朱莉葉塔,被鑽石迷住,便依他的命令,設法引誘霍夫曼,並奪取他的影子。
回來向朱莉葉塔告別的霍夫曼,整個心都被她使出的媚姿奪去。當朱莉葉塔表示想要他的影子時,他一邊傾訴熱情的愛,一邊糊裡糊塗地說出願意把自己的影子、生命和所有的一切,全部獻給她。
施萊密爾又跟夥伴們回來,而且再度和霍夫曼發生口角。這時從達佩圖托送過來的鏡子中,霍夫曼才發現自己真的喪失影子。他雖然明白這是一場被詛咒的愛,卻無法擺脫,達佩圖托則暗中狂笑。朱莉葉塔儘管崇拜這位詩人,但又無法掙脫鑽石的誘惑。
尼克勞斯很怕好友因此墮落,而施萊密爾則逼迫詩人用劍一決雌雄。第一次親近朱莉葉塔的醜陋駝子皮蒂基納喬,也嘲笑霍夫曼天真的愛情,在場的尋歡客都分別唱出,誰若愛上她,就得小心身敗名裂。
隨著船歌的曲調,平底船又靠岸了,朱莉葉塔和大家告別後離去。接著施萊密爾就跟霍夫曼拿劍決鬥起來,因達佩圖托暗中助一臂之力,霍夫曼就把這魯莽的情敵擊倒;而且從他身上取走了朱莉葉塔的鑰匙,向著她的閨房直奔而去。
不料,在繼續的船歌合唱聲中,朱莉葉塔卻為了魔術師達佩圖托乾脆把霍夫曼甩掉,被皮蒂基納喬挽著手,坐上平底船往別處滑去。由於警長前來追捕兇手,機警的尼克勞斯及時把因受騙而憤怒的霍夫曼救走。後面的間奏音樂,依然留著船歌的影子。
第三幕 安冬妮亞
這是顧問官克雷斯佩爾家的一個房間。有肺病的姑娘安冬妮亞面對著大鍵琴,用優美的聲音唱出:《小鴿子飛走了》后,又唱出了對霍夫曼的熱戀。她的歌聲和她去世的母親一樣動聽。克雷斯佩爾考慮到女兒的身體,同時她的歌聲使他憶起亡妻而痛苦,他告誡女兒不能再唱歌了,安冬妮亞就很悲寂地離開了房間。
克雷斯佩爾很擔心女兒的病況,因而遷怒於女兒的情人霍夫曼,命令剛進來的僕人法蘭茨,禁止任何人進入房內,說罷就離去。
聽話的法蘭茨,忙活了一整天後,這時不由得快樂地載歌載舞起來「不分晝夜,我都盡心儘力」。這時,霍夫曼來看望安冬妮亞。他和法蘭茨講了一些奇怪的話后,法蘭茨就讓霍夫曼進入房間了。
霍夫曼坐在大鍵琴前,開始唱出:「這是悲切、瘋狂地飛逝的情歌」,不久,安冬妮亞就進來了。兩人高興又碰面,夢想著來日成為幸福的夫妻,也歌頌愛的永恆勝利。他雖然擔憂未婚妻狂熱地歌唱的後果,但安冬妮亞無法壓制自己的感情,高唱著:《愛之歌》,果然很快肺部開始劇痛了。
當她發覺父親回來,立刻跑回自己的房間。法蘭茨告訴克雷斯佩爾說米拉克勒博士來訪,這時,他內心立刻湧現強烈的憎惡感,認為可能像愛妻那樣,女兒也會被這個醫生所殺。
這時,米拉克勒博士發出邪惡的獰笑聲出現,表示要為安冬妮亞治療。躲在布簾后的霍夫曼,看到他的模樣,也有種不祥的感覺,因而害怕起來。米拉克勒走向安冬妮亞的椅子,好像她已坐在那裡那樣,為她把脈,命令她唱歌。說罷,怪事就發生了,從遠方傳來她的歌聲。這時,由神秘地取出藥瓶,要她吃藥的米拉克、拚命想把醫生趕出去的父親,以及擔心陷入魔鬼之手,已經危在旦夕的安冬妮亞的霍夫曼等三人,唱出一段:「三重唱」。
克雷斯佩爾終於把醫生帶走,霍夫曼才從躲藏之處走出來,再度跟迷惘的安冬妮亞見面,規勸她不可再唱歌,並約好明天再來看她后,也告別離去。
當安冬妮亞孤零零地只有一個人在房間時,米拉克勒突然出現,在她耳邊小聲說話。這個魔鬼在挑逗她,儘管上蒼給予你這種非凡才能,為什麼要成為家庭生活的犧牲品?難道不想獲得喝彩和名氣?霍夫曼是一個虛偽的男人……等等,然後又消失了身影。
這時,安冬妮亞想起霍夫曼真誠的愛,為了擊敗魔鬼的誘惑,便向掛在牆上的先母畫像禱告。不料,米拉克勒再度出現,驅使妖術,呼叫出母親的靈魂,規勸女兒再次歌唱。米拉克勒用小提琴拉出激烈的伴奏,安冬妮亞順應母親靈魂的呼喚,熱烈地引吭高歌。
中途當她發覺有異,想停止歌唱時,米拉克勒命令她必須繼續下去。她不得不重新歌唱,在母親的聲音「可愛的孩子!」與米拉克勒的「激勵」下,像發狂般地不停高歌,終因體力不支倒下。
聽到這騷動,克雷斯佩爾趕過來,把女兒抱在懷裡,這時她嘴裡還在哼唱著愛之歌,但不一會兒就斷氣了。克雷斯佩爾悲痛萬分,看到霍夫曼進來,就拔出利劍對著他。霍夫曼喊著請醫生來時,米拉克勒馬上出現,為安冬妮亞把脈,然後像宣告勝利般表示姑娘已經斷氣,在克雷斯佩爾與霍夫曼絕望的叫喊中幕落。
尾幕:由管弦樂奏出船歌的間奏曲。幕啟后,又回到開頭紐倫堡的呂特酒店場面。
這時,霍夫曼已經講完他悲傷的戀愛故事,於是再度高舉酒杯,表示但願這一切都交託給美酒。學生們用合唱稱讚呂特是個好人,把霍夫曼留下,一齊擁入鄰室。已酩酊大醉的他,聽到繆斯女神的聲音后,陷入恍惚狀態中,無法回答尼克勞斯的問話,昏迷不醒。
雖然史苔拉來了,卻被緊跟而來的林多爾夫拉住,她儘管同情霍夫曼,還是和林多爾夫雙雙離去。最後在學生們合唱的:「痛飲到黎明」中全劇告終
上一篇[招提]    下一篇 [婦女的愛情與生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