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雅紀 -基本情況

  耽美作家,常駐於鮮網,2月22日生。雅紀習慣給予文中角色們一個明確的幸福的結局。文字溫潤細膩,文風大氣,不小白不雷人,老少皆宜.其代表作為網游文《神無之月》《神無之祭》,乃是溫柔的治癒系好文。

  同時為古風翻唱圈歌手,聲音低沉有磁性,擅長氣勢歌,經常被誤認為是男生。2007年起混跡於古風翻唱圈,有作品約百首(目前5sing主頁上只存30多首)。代表歌曲:《戰天策》,《伏龍醉》,《無名》等。

  其個人小傳

  沒網游會死星人愛好實在太多,時間總是不夠,希望自己平凡的文字,能讓看文的你感受到些許的溫暖。 

  希望一天有48小時,可以均勻地分給睡眠,網游,翻唱,寫文,看書,學習,圍觀各類體育比賽,爬NICO追生放……

  當然,最大的願望還是生活平靜,一切安好。

2 雅紀 -作品目錄

  【鍵盤類網游】神無系列:

  ——————————神無之月[網路版已完結,出書版鮮網VIP完結]

  ——————————神無之祭[網路版已完結,出書版鮮網VIP完結]

  ——————————神無系列番外合集[飲人如水連載中(老闆!來一碗內流滿面TAT)]

  ——————————神無系列番外之青紫[千里和白昕的故事 已完結]

  【擬真類網游】無神界系列:

  ——————————紅色沙漠[已完結],暫無番外。

  ——————————偷不走的寶石[已完結],含番外。

  ——————————[聖誕特別篇]是男人就去聯誼吧![已完結]

  ——————————吉祥天[已完結],含番外。

  ——————————冤家遊戲[連載中]

  【古代】蹺家系列:

  ——————————蹺家皇帝與木頭盟主[已完結],含番外。

  ——————————蝕影[已完結],無番外。

  無系列作品:

  ——————————【網游】深藍帝國[連載中]

  ——————————《假面公爵的秘密》,原名《不要打開那扇門》[已完結]

  ——————————《金錢王道法則》[連載中]

  ——————————[生日賀]《Scars of Love》[連載中]

  ——————————我和他的XXX [已完結]

  同人文:

  ——————————【EG同人】《奧修一日》 [暫停]

  ——————————【劍網三同人】追尋之逢君[連載中]

  ——————————【劍網三同人】心魔[已完結]

  ——————————【網王同人】《Lost in Heaven》[已完結]

3 雅紀 -作品文案及介紹

神無系列

  神無之月

  主角:杜雨澤,周律(ID:暮雨·青夜x月隱·律)

  

神無之月出書版(上)封面神無之月出書版(上)封面
文案:

  工會A,會長,青夜。「上樑不正下樑歪」的上樑。強大的暗夜刺客。率領著一批怪人,打拚在最強也是最混亂的伺服器。想法莫名其妙,不可捉摸,說話不著邊際,不明真假。但卻是毫無疑問的老大。

  工會B,副會長,月隱·律。苛刻,細心,一針見血。做事認真,但內心卻是溫暖而柔軟。努力地為工會為朋友打拚,本伺服器第一神官。

  「現在請答應我一生一次的請求。」

  加入光耀吧!

  神官沒有拒絕這雙溫暖的手。從此之後,世界變得不同。

  「黑夜沼澤,克瑞斯特,休伯倫……神無之月……每一個地方每一件物品,都記錄了他們相愛的回憶。一切很美,只因有你。幸福,就是如此簡單。」愛一個人到了極致,必定會將他的幸福當成人生最重要的事情。

  神無之祭

  
神無之祭出書版(上)封面神無之祭出書版(上)封面
主角:杜雨澤,周律(暮雨·青夜X月隱·律)

  文案:

  神無之祭的祭,是祭司,是祭典,也是一場紀念

  紀念著,屬於你我的曾經。

  神無之月第二部,故事同樣精彩和溫馨。

  青紫

  主角:千里,白昕

  文案:

  千里在英國待了整整六年。這六年之中,回國的次數並不算太少,卻一直沒有 再見過那個人。

  正式回國畢竟和探親訪友的性質大不相同,在千里確定自己重新踏上了這片生 他的土地時,感動得幾乎流下眼淚。

  當時來接機的有和他相依為命的母親,還有多年來一直關心著他的青夜和律。當晚他就如願以償地見到了很多朋友,包括很多以前公會的朋友。

  當然,除了那個人……

  神無之祭番外,是千里和白昕的故事,很好看哦!

  偷不走的寶石系列

  偷不走的寶石

  主角:白銀,雲寂

  文案:

  「我並非網游狂熱者,我玩這個遊戲的原因……只是想和重要的人在一起。」

  一把詭異的短劍,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白銀是個好人,一輩子都是個好人;雲寂是個奸商,一輩子都是個奸商。」

  截然相反的個性,構成了不和諧的完美。

  「若我今天一直不上線,你會怎麼辦?」

  「我會等你。」

  「若我從此再也不上線了呢?」

  「我會去你家找你。」

  「若我已經搬走了呢?」

  「……你別想逃走。」

  紅色沙漠

  主角:郁寧,蕭澤林(ID:時之砂xGM013)

  
《紅色沙漠》出書版(上)封面。《紅色沙漠》出書版(上)封面。
出書版上集文案:

  無神界online最著名的毒舌GM——紅衣013,他一直用冷漠高傲固守自己的堡壘,堅守著GM與玩家之間的距離,從沒想過有人可以接近他的內心。冷酷凌厲、我行我素的頂尖戰士時之砂,卻打破了一切規定與樊籬,不可抗拒的接觸,在邂逅的那一刻就動了心。一個拒人千里、一個步步緊逼,從網路延燒到現實的奪心之戰,究竟鹿死誰手?

  出書版下集文案:

  突來的一場病,時之砂終於趁虛而入,讓習慣了寂寞的013感到焦躁不安。誰知還未反擊,無神界卻流言四起,時之砂慘受陷害,成了人人除之而後快的公敵,而如同靈魂另一半的雙刀,更在此時盡毀。身為GM,013私下查訪卻無法干涉,只能眼睜睜看著時之砂孤身一人,消失無蹤。血紅色的沙漠,呼嘯著憤怒,以及難以忽視的,悸動……

  吉祥天

  主角:沈霄,方嘉言(ID:東霄X樂無) cp:冷漠攻X人妻受(無神界聖誕特別篇里出現過的那一對)

  序:

  本文的遊戲內容應該不會太多,主要講感情吧(大概),一段從暗戀開始到兩情相悅結束的感情,其實重點在於……我想寫人妻受很久了(扭臉)。 

  冤家遊戲

  主角:若煌,江流[雙會長] cp類型:狗咬狗?……

  相關文參見《偷不走的寶石》

  本文和之前的某些番外(可能)有些情節衝突,一切以本文內容為準。
古代系列文

  蹺家皇帝與木頭盟主

  主角:龍越冰,趙悠雲

  文案:

  他雖貴為天子,卻一心想脫離皇宮,過普通人的生活。

  在嘗試了當醫生,當廚子,當雜役並均以失敗告終後,

  他決定靠一身好武藝與聰慧的頭腦(?)去闖蕩江湖!

  不理會複雜的宮廷恩怨,加入魔教荼毒眾生,才是他今後最大的目標!

  啊咧!?這武林名門世家怎會如此奇怪?

  招募管家又不是找十項全能選手,為何不僅要身體強壯,刀槍不入,

  還要會女紅,會做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不管了……為了他的梟雄之夢,為了早日與魔教的「兄弟」裡應外合,

  他一定要先想辦法混進趙家再說……

  蝕影

  主角:吳影澤,龍若庭

  文案:

  曾經,他在皇帝面前,立誓效忠於太子。

  曾經,他在止水別苑,和那人初次邂逅。

  那人眉宇間的憂傷令他憐惜,唇邊的冷笑又使他心生疑慮。

  小心翼翼的相處,有意無意的挑逗……

  直到某一天,他終於發現,止水別苑並非象徵心如止水,

  而那看似平靜的外表下也隱藏著不為人知的野心。

  你想要我嗎?

  那人對著他微微地笑,

  想用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和那誘人的身體,交換他對主上的忠心。

  無所謂……

  既然一切與愛無關,既然玩的就是陰謀與背叛,既然不會在意傷害與被傷害,

  那麼,他一定會陪著那個人,玩到底。

無屬系列文

  假面公爵的秘密(又名:不要打開那扇門)

  主角:埃里恩,修蘭特

  出書版文案:

  藍鬍子公爵幾任新娘全都離奇失蹤!?

  被委託調查的萬事屋,接近傳說中的藍鬍子,更趁機設下陷阱,將帶衰體質無敵、禍國殃民的成員埃里恩給「嫁」出去!

  然而,越是靠近十惡不赦(?)的公爵,埃里恩就越感到疑惑,原來,殺妻謠言是假的、冷酷形象是假的、連那把藍鬍子都是假的!?

  意外可愛的公爵讓埃里恩的腹黑體質全開,嘿嘿~既然都是夫妻了,那行行夫妻之實也不為過吧?

  兩個人面丨對面坐下來用餐,整個房間里很快變得安靜無比。埃里恩一隻手托著沒被打過的半張臉,另一隻手握著銀叉。只是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盤子里的食物上,一雙含笑的眼睛始終直勾勾地盯著藍鬍子看。

  一分鐘過去,藍鬍子不自在地動了動。

  三分鐘過去,藍鬍子輕輕咳嗽了幾聲。

  五分鐘過去,如此長時間不間斷的凝視終於讓藍鬍子受不了了,他把刀叉用力一放,瞪了回去:「有什麼好看的?」

  「你就是很好看啊……」埃里恩托著腮,漫不經心地回答。

4 雅紀 -佳作選賞

  一、《紅色沙漠》片段

  「如果你不是GM,那就能每天待在一起了。」

  忽然從背後傳來的時之砂的聲音很溫柔,聽上去似乎很真誠。

  ……真誠個鬼。

  「就算我不是GM。」013似乎心情很好地回話道,「也不會跟你這種人混在一起。」

  ……心情好個鬼。

  時之砂一點也沒有生氣地低聲笑了起來。接著,013聽見他說……

  「蕭澤林,我很喜歡你。」

  「我不明白你究竟喜歡我什麼?」013不高興有人開這樣的玩笑,口氣愈發地諷刺起來,「你了解我是怎樣的人么?」

  「我並不知道你是怎麼樣的人。」時之砂含笑說話的聲音悅耳動聽,「我只知道,你遲早是我的人」

  「……」

  「這樣的話,我還需要了解么?」

  「你給我去死!」

  013轉身操起書就朝他猛砸過去。只聽清脆的「鏘」的一聲,被砸到頭的時之砂依舊笑眯眯地站在原地,根本是——不動如山。

  該死……忘記他身上防禦壁的效果還沒消除了。

  二、《紅色沙漠》片段

  013的腳步說不上快,也絕對不慢。他清楚有人跟在自己後頭,卻完全沒有心思跟對方交流。

  就這麼走了半條路,手忽然被身後的人抓住。

  「你做什麼?」

  013冷著臉發問。同時察覺到跟這個人說話的時候,自己總會不自覺地皺眉。

  「你是不是又打算一走了之,今後再也不見?」

  對方的這個問題很犀利,也很現實。

  「時之砂。」

  013受不了太認真的口吻。當那個冷傲到不可思議,向來眼高於頂的帝王放輕口氣含情脈脈的時候,根本就像世界末日降臨一樣可怕。

  「今後的事情誰能定論?與其考慮那些有的沒的,不如早點回家睡覺。」

  說完,他試圖甩開手。

  可時之砂依舊不肯鬆開:「從以前到現在,每次和你見面都得靠花京。如果以後我開口相邀,你會出來么?」

  「不會。」013回答得簡短利落。

  時之砂聽后絲毫不生氣,臉上浮現出幾近愉悅的微笑。他溫柔地說:「是啊。所以,我不打算放你走了。」

  「……」

  上帝,你快來看看什麼叫無恥的極限吧。

  013翻了個白眼。接著,被身後的人摟進了懷裡。

  蒼天在上,有礙風化。

  不是第一次親密地接觸,不是第一次以這個姿勢被抱住,013悲哀地發覺,自己居然已經習慣了,或者說,根本早就預測到對方會這樣做。

  「澤林,回無神界來吧。」時之砂勸道。

  「放棄了一個身份,還能以另一個身份重生。如果真的選擇離開,你不可能會放得下。」

  「你還真是了解我。」013諷刺地低語。

  「回來並沒有任何壞處。光明之淚任務組還缺最後一個人,我們一致認為,那個人應該是你。」

  「特蘭迪安一直在等待著和主教重逢的那一天,你真忍心讓他再孤寂百年?」

  「你這算是明喻還是暗喻?」

  「都算。」身後的人輕笑起來。

  「真厚臉皮。」

  013搖了搖頭,也微笑起來。他的笑容中帶著很明顯的幸災樂禍,就像看到了一件極有趣的事情。

  「時之砂,我不得不提醒你……再抱下去,恐怕就要出人命了。」

  「噢?」

  黑暗的巷子里,兩個人始終很難得地平靜相擁,而並非以往的氣氛緊張,火花四濺。

  但是,未知的危險卻在悄悄逼近……

  013指了指自己的前方,說:

  「抬頭。」

  一直把頭埋在對方頸窩,聞著髮絲清香氣味的時之砂慵懶地從鼻腔里發出一個音調:「嗯?」

  然後他看見……

  一個碩大的黑影巍然屹立在他們面前。

  「呃?……」

  就算是見過很多大場面的時之砂,也不由得一怔。

  那個黑影是個男人。

  那男人很高很壯,面目猙獰,雙手高高舉起一個本該放置在牆邊的──橢圓形垃圾桶。

  男人的眼中包含著強烈的憤怒和怨氣,足以把一切防禦力低下的對手分解成渣。

  時之砂吹了個口哨:「這就是傳說中的高達駕駛員嗎……?」

  013立刻吐槽:「其實這是暴走的EVA初號機吧。」

  「哼……搶走013大人的臭男人……你去死吧!!」

  男人咆哮著,狠狠地瞪了時之砂一眼,手中的「武器」垃圾桶毫不留情地朝二人砸過來。

  「轟!」的一聲震響。

  靠……真人PK啊?

  時之砂在遊戲里經歷過無數場戰鬥,有無數位仇家,但上門到現實來尋仇的,倒是第一次遇見。

  二人的反應皆是極快,敏捷地避開了殺傷性武器的襲擊。時之砂目光一凜,飛快地把013拉到自己的身後,以示保護。

  「013大人……」高大的男人怔怔地看著二人牽在一起的手,忽然間淚流滿面。

  「高貴如您,怎麼能跟這個品性不端的人渣在一起……」

  「聽到沒,人渣?」013聽到這個評價后笑了,小聲地嘲諷。

  「聽到了,我親愛的澤林。」時之砂依舊和顏悅色,不為所動,「求親的人都上門來謀殺你親夫了,哎,果真不愧是紅顏禍……」

  話還沒說完,就被某人狠狠一腳踹在小腿上。

  「喂……很痛。」

  「知道痛就好。」

  「……」

  表白尚未結束就被這二人打斷的男人終於憤慨了,那你來我往的悄悄話,分明就是當著他的面繼續打情罵俏!

  「你們太過分了!!」

  男人的理性全線崩潰,揚起拳頭就朝時之砂衝來。

  「時之砂!你去死!」

  「儘管來吧。」

  瞳孔中閃過銳利的光,時之砂就像對待遊戲中的對手一般淡漠應戰。在那一刻,無神界那位染血的帝王,和眼前這位戴著眼鏡的斯文男人,形象幾乎重疊在了一起。

  有些事情不能退讓,更何況是牽扯到終身幸福的大事。時陛下活了三十二載好不容易尋了個能與他勢均力敵且讓他樂在其中的對象,他可能退讓么?

  答案,自然是絕無可能。

  三、《假面公爵的秘密》片段

  入秋夜寒,牢內潮濕。修蘭特長年生活在古堡內很少外出,身體不如他好,原本就略顯蒼白的臉色更加難看。但包裹都被抓他們的人給收走了,埃里恩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

  「不用這樣。」修蘭特立刻按住他的手臂,皺著眉說,「受點冷沒什麼。」

  「當然不行。」

  受到再三推拒,埃里恩索性將修蘭特拉進懷裡,用外套將整個人牢牢地包裹住。

  「埃里恩……」

  「既然你不願意接受,我就只有採取這種方式了。」埃里恩微笑著低下頭,下巴在那頭柔軟的棕發間來回磨蹭。

  「現在,還冷嗎?」

  修蘭特沒有答話,也沒有掙扎,白皙的臉已經紅了一大片。還好整張臉都埋在埃里恩的肩頭,不至於讓對方發現。只是他卻忽略了,在如此貼近的距離下,耳朵發紅是很容易被看見的。

  維持著緊緊相擁的姿態,溫暖的感覺逐漸在四肢蔓延開,就算天氣再寒冷,條件再惡劣,兩個人也都體會不到了。

  「你說,我們能出去么?」

  「既然他們直到現在都沒來處置我們,就表示還有很大希望……」埃里恩安撫著懷裡的人,「修蘭特,你怕么?」

  「沒什麼好怕的……」傳來的聲音輕得跟蚊子一樣。

  「安心,雖然我雖然被人說是楣星,卻從未真正害過任何一個喜歡我的人。」

  「等等……你說誰喜歡你?」

  「你。」

  「……」

  「難道不是?」埃里恩厚顏無恥地笑起來,「修蘭特,你貴為公爵,就算他們要動手,也不敢隨便碰你。」

  「可是……」懷中人輕輕地嘆了口氣,「我寧願和你一起受苦。」

  這樣的話聽得埃里恩心花怒放。他情不自禁地捧起修蘭特的臉,用力在那蒼白的臉頰上親了幾口。

  「喂,你在幹什麼……」

  「親你啊。」

  「埃里恩……!」

  「嗯?」

  「你放開我……!」

  牢房內傳來極其曖昧的呻吟,伴隨著衣物摩擦和濕漉漉的親吻聲,聽在地牢守衛的耳朵里,無疑是一種赤裸裸的精神折磨……

  「他、他們在幹什麼……?」守衛甲臉紅心跳地聽了半天,終於忍不住詢問守衛乙。

  「親、親熱吧……」守衛乙同樣臉紅心跳地回答。

  「可是這不是……地牢么?」

  「可是他們不都是……男人么?」

  兩個人面面相覦了半天,無言以對。

  「埃里恩……啊啊……」

  又一陣穿透力極強的呻吟傳入耳朵,音色沙啞誘人,尾音微妙上揚。即使守衛們同樣身為男人,也有點不受控制的……

  「上帝啊!你帶我走吧……」

  守衛甲撞了幾下牆,守衛乙提來一桶冷水。

  誰能告訴他們,為什麼這兩個囚犯在這種環境下也能興奮得起來啊!?

  「夠了,真足夠了……」

  守衛乙沖完冷水,忍不住踢了幾腳牢門,示意那二人收斂。結果沒安靜多一會兒,之前的戲碼就再度上演……

  為什麼!為什麼奎恩大人不允許他們對這兩個傢伙動手!?

  守衛甲淚流滿面地拿出麻繩,打算上吊自殺。

  「快來道雷……把那兩人劈死吧!」

  四、《神無之祭》後記

  終於完坑了。

  神無系列從06年起伴隨著我,到現在也有兩年多時間。這兩年多里發生了很多事,自己的心境和性格也多少起了變化。

  我失去了一些東西,得到了另外一些更加寶貴的東西。

  首先,公會走到了盡頭。這是一種必然。

  沒有作形式上的解散,而是將那個名字、那些號一直保留,直到未來的某一日和伺服器一起消失。

  偶爾有人興起上去看看,回來告訴我們一切都沒有變。公告永遠停留在那一日,老大寫著「五年公會,數不清的回憶」,打開公會成員列表,整整齊齊一排熟悉的名字。彷彿我們每一個人,從來不曾離開。

  是的,我們從不曾離開。

  其次,我得到了可以交付真心的朋友。

  一個群讓我認識的你們,是我此生之幸。

  一個GE讓我認識的你,是我此生之幸。

  在神無之祭空白的一年裡,我充分體驗了另一種不同的遊戲方式——練級是打醬油,據點戰是浮雲,大公會更在那遙遠的山之彼端。我守著自己小小的公會,體會著每天在大街上拍照、八卦、敗家、揮霍MCC的小小樂趣,以自己的意願享受著遊戲。

  而身邊有一人陪伴,足矣。

  在這兩年多里,也有很多人問過我神無與現實的關係。

  小說來源於現實,卻不是現實的全部。

  每一位角色都有他的原型,但卻不等同於他的原型。事實上文里這些人物,說不定你們的身邊同樣也有。

  副會是個脾氣不好但相當重感情的人。他為公會付出了很多,儘管表達方式有所欠缺。

  和他關係很好的朋友幾乎都不在這個會裡,當時他為什麼還要忍受非議留下來,成為了很多人無法參透的問題。

  直到某一天,我理解了他的心情。

  我看了一個MV,公會裡一個MM用截圖搭配文字做的。儘管是很簡陋的MV,但音樂響起的那一刻,眼淚卻倏地掉下來。

  「我一個人不孤單,想一個人才孤單。有伴的人在狂歡,寂寞的人怎麼辦?」

  我想起他離開之前說「如果公會有什麼困難就告訴我,我一定會回來。」

  我想起他離開之前在官方論壇留給大家的帖子,留給老大的話。

  幾年來公會所給予的那曾經溫暖的歡樂的悲傷的寂寞的一切,其實都是他心底深深的眷戀吧……所以,他怎麼捨得離開?

  數月後,如今,曲終人散。

  雖然在群里兜以後再找個遊戲重整公會,但是彼此心裡也都明白,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大家都不再是當年單純的孩子,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該關心的學業事業和家庭,曾經全情投入的過去,再也不會回來。

  老大笑著說他年紀大了以後不會再當會長,副會工作忙生活上的事情也多,很少出現。群里經常冷清著,只有逢年過節才會紛紛冒頭。

  不過,這樣也好。

  反正,我們已經被那個名字牢牢地系在了一起。

  如同夢總有醒的一刻,故事也總有結束的一天。《神無之祭》的正文到這裡就結束了,整個神無系列的正文也不會再有後續了。今天很巧是我的陰曆生日,多少又增添了一點紀念意義。

  在此,再次感謝陪伴了我兩年多的各位讀者,陪我做了一個很長,很好的美夢。

  感謝各位在一年的空白期里對神無的不離不棄。

  感謝各位跟我分享你們的網游經歷,分享你們感動的心情。如果有一日你們也面臨分離,那時請不要忘記對曾經重要的人說一兩句感謝的話。

  因為有些話如果不說,可能就真的沒有機會把心情傳達給對方了。所以,請不要忘記。

  神無之祭的祭,是祭司,是祭典,也是一場紀念。

  紀念著,屬於你我的曾經。

  雅紀

  2009年2月8日

5 雅紀 -廣播劇

  僅有《神無之月》多個廣播劇製作中,細節不詳。

  還望有心者多加努力。

上一篇[配饗]    下一篇 [腐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