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集體安全政策

標籤: 暫無標籤

集體安全政策是20世紀30年代蘇聯為制止法西斯國家侵略、維護世界和平與各國安全而提出的重要外交政策。

1 集體安全政策 -簡介

集體安全政策集體安全政策
20年代初,在歐洲和遠東形成兩個戰爭策源地(見遠東戰爭策源地和歐洲戰爭策源地),德、日法西斯的擴軍備戰和侵略擴張不但威脅著蘇聯和廣大中小國家的安全,而且危及西方資本主義大國的根本利益。這就為建立除法西斯國家之外的區域性和世界性的反侵略陣線提供了客觀前提。1933年,蘇聯根據和平不可分割和進行集體抗擊侵略的原則提出集體安全政策,建議締結多邊或雙邊的互助條約,共同遏製法西斯的侵略擴張。蘇聯政府為推行這一政策採取許多積極步驟。1933年12月19日,聯共(布)中央政治局批准關於建立集體安全體系的計劃。同意加入國際聯盟,不反對在國際範圍內締結反對德國侵略的地區
集體安全政策集體安全政策
性共同防禦協定,同意參加包括法國和波蘭在內的反對德國侵略的地區性共同防禦協定。1934年 6月,蘇聯和法國共同倡議簽訂對被侵略的簽字國提供軍事援助的《東方公約》。1934年 9月,蘇聯參加國聯。1935年,蘇聯分別同法國和捷克斯洛伐克簽訂互助協定。慕尼黑事件后,戰爭迫在眉睫。1939年蘇聯倡議進行英、法、蘇三國關於締結軍事互助協定的莫斯科談判。但英、法執行綏靖政策,拒絕與蘇聯合作共同遏製法西斯的侵略和擴張,致使德、意、日提前發動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2 集體安全政策 -背景

集體安全政策集體安全政策
面對法西斯的挑釁,蘇聯和法國從不同的角度出發,提出了建立歐洲集體安全政策體系的構想。  

世界經濟大危機爆發不久,斯大林就預測到資本主義國家的統治階級"在對內政策方面將從進一步法西斯化中尋找擺脫現狀的出路","在對外政策方面將從新的帝國主義戰爭中尋找出路"。隨著日本侵略中國東北和納粹黨在德國攫取政權,他在1934年1月又明確指出,國際關係尖銳化的根源在於日本和德國,它們兩國退出國際聯盟,"更加推動了軍備的擴充和帝國主義戰爭的準備","現在又像1914年那樣,好戰的帝國主義的政黨,戰爭和復仇的政黨是最出風頭的。新的戰爭顯然逼近了"。以後,蘇聯領導人在各種場合不斷指出,法西斯侵略勢力是世界人民的主要危險,要求世界人民團結起來,制止這股勢力的蔓延和擴張。  

1933年12月,聯共(布)中央通過了關於開展為爭取集體安全而鬥爭的決議,主張用集體安全的力量反對法西斯國家的侵略行動,防止戰爭爆發。蘇聯外交人民委員部在準備答覆法國政府的提問時,根據黨中央的上述決議,擬訂了一項關於建立歐洲集體安全體系的建議。該建議實際上是蘇聯建立歐洲集體安全體系的藍圖,包含以下四個要點。  

(l)蘇聯同意在一定條件下參加國際聯盟; 

(2)蘇聯不反對在國際聯盟範圍內締結抵禦德國侵略的區域性共同防禦協定;  

(3)蘇聯同意比利時、法國、捷克斯洛伐克、波蘭、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芬蘭或其中某些國家參加上述協定,但法國和波蘭必須參加; 

(4)一旦遭到侵略國的軍事進攻,各參加國應相互提供外交、道義和可能的物質援助。

3 集體安全政策 -各國的集體安全政策

集體安全政策集體安全政策
法國是德國的近鄰和宿敵,希特勒的反法宣傳和毀約擴軍行動同樣引起法國公眾的警惕和恐懼。1934年2月法國現實主義政治家巴爾都出任外交部長,在其他內閣成員的推動下,形成"大聯盟"的外交方針。巴爾都外交方針包含以下四點內容。  

(1)對德國的毀約擴軍行動採取強硬立場,不承認其合法性;  

(2)堅決維護國際聯盟,維護歐洲現存的國際秩序和領土邊界;  

(3)加強法國的歐陸同盟體系;  

(4)創建一個由若干區域性防禦公約和互助條約構成的歐洲集體安全體系。  

在巴爾都的外交構想中,區域性互助公約體系是連接法國及其盟國和英、蘇、意等大國的橋樑,它主要由《東方公約》、《法蘇互助條約》、《地中海公約》和《洛加諾公約》構成,並必須有主要歐洲大國參加。但是這時候,英國的外交政策還處於從"扶德抑法"向"扶法抑德"的轉變之中,義大利在地中海、多瑙河流域和非洲等地都同法國有利益衝突,尤其是在維護還是修改凡爾賽體系這個根本問題上,法意兩國的態度截然相左。而蘇聯對建立歐洲集體安全體系的熱情很高。因此,巴爾都把對蘇談判作為推行"大聯盟"外交的起點,並把聯合蘇聯放到比較重要的位置上。  

經過兩個月的磋商1934年6月巴爾都正式向蘇聯和英國提出《東方公約》草案。草案建議簽訂兩個互相聯成一個體系的協定,前者為嚴格意義上的《東方公約》,即蘇聯、德國、波蘭、捷克斯洛伐克、愛沙尼亞、芬蘭、拉脫維亞和立陶宛之間的互助公約,後者是以蘇聯參加《洛加諾公約》和法國參加《東方公約》為基礎的《法蘇互助條約》。

4 集體安全政策 -外交與集體安全政策

集體安全政策集體安全政策---蘇聯加入國聯
俄國爆發社會主義革命后,一直遭到主要西方國家的排斥,沒有真正進人國際社會,這不僅有損於蘇聯的國家利益,而且會嚴重阻礙世界局勢的正常發展。30年代國際形勢的變化,給蘇聯提供了重返國際社會的機遇。蘇聯政府及時抓住機遇,把可能變成了現實。 

蘇聯首先向一直未與之建交的美國傳送建交的意願。1932年12月,蘇聯外交人民委員李維諾夫表示,遠東地區發生麻煩,在不小程度上是因為太平洋兩岸的國家並不是都有外交關係。羅斯福就任總統不久,即向蘇聯政府發出準備建交的信號。1933年10月,他又致函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加里寧,提議正式舉行建交談判,"來結束1.25億美國人民和1.6億俄國人民之間目前的不正常關係"。一個月後,兩國正式建立了外交關係。 

蘇聯還趁此機會,同一系列國家建立外交關係,它們是西班牙、匈牙利、羅馬尼亞、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亞、阿爾巴尼亞。哥倫比亞、比利時和盧森堡。 

20年代,蘇聯認為國際聯盟是凡爾賽分贓條約的直接產物,是世界反革命勢力的總司令部,是帝國主義的侵略工具。1927年,斯大林明確宣布蘇聯不參加國聯,因為蘇聯反對帝國主義,反對壓迫殖民地和附屬國,不願意成為帝國主義陰謀的帷幕的組成部分。30年代隨著國際形勢的變化,蘇聯對國際聯盟的態度也發生轉變,從支持德國打破凡爾賽體系轉為支持國際聯盟維護世界和平。

5 集體安全政策 -條約與集體安全政策

《東方公約》草案提出后,法、蘇兩國為正式締結公約積極開展活動。蘇聯分別邀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三國派代表訪問蘇聯,三國都表示願意參加擬議中的公約。同時,巴爾都訪問了英國、波蘭和捷克斯洛伐克,說服它們支持或參加《東方公約》。英國起先態度冷淡,後來在持保留條件的前提下同意給予支持,捷克斯洛伐克則積極支持。  

德國蓄意進行破壞,始則叫囂《東方公約》意在"包圍"德國,當蘇、法兩國表示不反對德國參加后,它又聲稱在軍備平等的權利恢復之前,拒絕參加任何國際安全體系。此外,它搶先於1934年1月同波蘭簽訂為期10年的《德波互不侵犯條約》,同時聲稱願意同所有的鄰國締結這種雙邊互不侵犯條約,以此來破壞區域性多邊條約的簽訂。波蘭自從分別同蘇聯和德國簽訂互不侵犯條約后,自以為掌握了保持中東歐"均勢"的砝碼,只要自己在蘇、德之間維持"等距離外交",就足以維護本國的安全。因此它不願意先於德國加人《東方公約》。德、波兩國拒絕參加,使《東方公約》難以締結。

1934年10月,巴爾都在馬賽歡迎南斯拉夫國王亞歷山大一世時,同後者一起被法西斯雇傭者刺死。繼任外長賴伐爾在推行"大聯盟"外交時,把義大利放在主要位置上,進一步給《東方公約》蒙上陰影。  

在多邊條約不可能締結的情況下,蘇法兩國於1935年5月2日簽訂了雙邊的《蘇法互助條約》,規定一方遭到歐洲國家的無端侵略時,另一方應立即提供援助。"歐洲國家"一詞表明法國不承擔援助蘇聯抗擊日本侵略的義務,蘇聯為了不放過每一個制止侵略的機會,作了讓步。兩周后,又簽訂了《蘇捷互助條約》,內容與蘇法條約相同。這兩個條約本來可以在反對德國侵略方面發揮作用,但是法國沒有履行條約義務的誠意,反而把它們視為"滑稽劇"和"備用手段",遲遲不參加預定的三國軍事談判,同時企圖利用條約加強自己的地位,來改善同德國的關係。德國重新武裝萊因區后,法國又追隨英國推行綏靖政策,致使條約根本沒有發揮應有的作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