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雙合蓮》,近代民間敘事詩。它產生併流傳在湖北崇陽一帶。詩篇敘述發生在清末道光年間一個真實的愛情悲劇故事。

1 雙合蓮 -簡介作者

崇陽石城的鐵匠四爹陳瑞兆(1818—1902年)名永禎,號鐵防(又號閏四)對此深表同情,遂創作了長篇敘事詩《雙合蓮》,詳細地敘述了此故事,全詩共365首、12775字(傳說是鐵匠四爹每天創作一首,花了一年時間才完成)

2 雙合蓮 -故事簡介

《雙合蓮》,近代民間敘事詩。它產生併流傳在湖北崇陽一帶。詩篇敘述發生在清末道光年間一個真實的愛情悲劇故事。鄭家灣聰明美麗的姑娘鄭秀英,經包辦婚姻強制聘給夏家,秀英逃回娘家,與母親相依為命。桂花泉胡三保(胡道生)很有才學,妻亡后心灰意冷,不求功名。一日巧遇秀英,二人相愛。秀英用一尺綾子寫上二人生辰八字,中間畫一蓮花,剪作兩半,各拿一半做定情的憑證;這就是詩篇題名《雙合蓮》的由來。鄭姓家族長認為此事「敗門辱戶」,將秀英賣與富戶劉宇卿。秀英拒絕成親,寧死不屈。胡三保請朋友代己相親「巧娶」。劉家持刀槍將秀英劫回,秀英在劉家自盡。胡三保被劉家誣告與秀英私通下獄,后遇大赦回家,悲憤身亡。詩篇以寫實的手法揭露了封建家族制度迫害自願相愛的青年男女的罪惡。

3 雙合蓮 -保護措施

提琴戲源遠流長,在崇陽縣及其周邊市、縣熱愛者甚眾,去年成功被選入國家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雙合蓮》是提琴戲劇目中的奇葩,該劇敘述的是清末道光年間,一對青年男女為了愛情抗爭封建社會體制、最終為愛殉情的凄美傳說,由此改編的提琴戲《雙合蓮》在民間廣為傳唱。為保護和弘揚這份珍貴遺產,崇陽縣委縣政府今年與央視、省電視劇製作中心合作,對《雙合蓮》進行全面包裝,拍成電視戲劇片。預計在6月完成,並在中央電視台編播。


4 雙合蓮 -圖書總結

《雙合蓮》塑造的鄭秀英這個反封建的婦女典型,表現了中國婦女忠於愛情、追求自由生活的美德。作品情節曲折跌宕,敘事層次分明,語言樸實生動。詩篇採用當地五句頭山歌的形式,並將山歌小調中的「十想」、「十望」、「十送」、「十嘆」的形式,穿插其中,形成了敘事與抒情交融的風格。

5 雙合蓮 -圖書評價

《雙合蓮》中關於買賣婚姻、棺葬立碑等場面的描繪,具有歷史學和民俗學的價值。

6 雙合蓮 -雙合蓮

崇陽有本雙合蓮
幾句新聞不多言
樂人唱起真快活
愁人唱起也新鮮
慢慢唱起有根源

西鄉有一桂樹泉
一港清水浸良田
青山綠水誰不愛
胡姓一門百十煙
兩堂經館讀聖賢

兩堂學生夜不眠
都想文章發少年
只有一個胡三保
大名又叫胡道先
聰明賽過一條源

人人都說胡道先
年紀就在二十邊
每逢先生出題目
每個學生做一篇
只有三保佔頭元

三保讀書果有才
可惜人乖命不乖
不幸父母亡故了
朝思暮想丟不開
自后不進學堂來

父母一死冷了心
今生不再望功名
日與朋友把酒飲
夜裡懶習聖賢經
彈琴唱曲散精神

四月天氣好划灘
手拿釣竿出門外
三源港下把魚釣
浮水魚兒浪翻翻
輕輕放下釣竿來

釣魚釣到鄭家灣
見一姣蓮洗衣衫
擔水埠頭好清水
左一洗來右一翻
看見人來面慚慚

姣蓮洗衣轉回歸
紅漆桶崽手中提
上身穿件小紅褂
下身穿的寶蘭裙
三寸金蓮飄飄移

姣蓮走路走得忙
趕回家中晒衣裳
桃紅花色誰不愛
十指尖尖軟如秧
不言不語進中堂

姣蓮名叫鄭秀英
一八年華好青春
聰明伶俐人人喜
勤勞樸實個個稱
美貌蓋過三源壟

三保一見姣美花
好比貓兒見魚蝦
走進堂前行一禮
無事找茬說了話
天熱口乾討杯茶

秀英把話聽在懷
走進里房把茶篩
茶杯放在桌子上
男女不便兩分開
請問相公哪裡來

小生來自桂樹泉
今日釣魚來三源
口裡乾渴討茶吃
貴府也有百十煙
怎不見人在門前

秀英一言回相公
到處春景一般同
栽禾割麥工夫緊
男女老少做不通
哪有閑人在家中

姣蓮說話也是真
一年四季在於春
問你兄弟人幾個
父母都有幾十春
敢問貴姓與尊名

勞虧相公問家情
父親早年過了身
兩個兄弟也沒了
奴家名叫鄭秀英
家母周氏過五旬

請問相公一片言
青春也有幾多年
貴府尊名在何處
兄弟姐妹有幾個
父母是否還雙全

家住桂樹胡府中
年紀剛過二十春
乳名叫做胡三保
大號又叫胡道先
哥哥分家有三年

聽了秀英訴家情
你我都是苦命人
我家父母也故了
家中就我孤一人
縱有黃金也難成

聽得明來問得清
叫聲三保胡相公
堂前貴客禮當敬
我家沒有好山珍
唯有冷茶待相公

小生今日多謝茶
耽擱秀英紡棉紗
挑花綉朵由你做
待客全靠老人家
如何不見你媽媽

相公何必問老媽
老媽今日不在家
東處人家裁衣服
西處屋裡去繡花
回來總是日西斜

秀英你是女賢良
媽媽不歸也無妨
問你婆家名和姓
丈夫哪裡讀文章
幾時出嫁配才郎

叫聲相公莫多言
說起婆家我可憐
不知前生作么孽
今世配個下等貨
婆家就在夏府中

冤家名叫夏春福
天生一個無用貨
無才無德人品低
尺長鼻滴吊齊胸
手腳有些不通靈

秀英且莫出此言
已經錯誤在先前
夫妻本是前生定
不由人來只由天
福祿多在醜人邊

相公莫把醜人誇
男女不配是冤家
按著雞婆難抱崽
爛泥田裡怎栽花
今生難吃夏家茶

秀英出言不應該
莫想移花別處栽
少年子弟到處有
個個都有女裙釵
哪有相公等你來

三保說話理應當
曉得苦藥是良方
我不揀他官家子
也不挑他萬擔庄
只要一個稱心郎

秀英不吃夏家茶
眼前有個好人家
人才比我勝幾點
田地屋宇也不差
自然快樂享年華

聽了相公一片言
我也做得半神仙
你說真話賣假藥
指在東處話西邊
真材實料在眼前

三保一聽笑嘻嘻
秀英真是會猜疑
你姐本是金鏈鎖
我郎有意開鎖匙
心裡有話不好提

相公有話只管提
莫把東來說是西
今日與你初相見
一時難得說分明
慢慢約郎會佳期

姣蓮約郎必有期
免得你我帶猜疑
就此訂下千年約
對天盟誓二相情
天長地久結同心

姐叫親哥莫輕身
男子身價值千金
今日你我離開去
只要二人記在心
自有雲開見天明

姐說往後日子深
寸金難買寸光陰
我郎要學王公子
秀英好比玉堂春
廟裡相見也動情

親哥要學古人風
唐朝有個狄相公
美色不愛真君子
正氣衝天不亂行
後來一品在朝中

姐說古人盡忠良
張生又何跳粉牆
粉牆腳下傳書信
十里涼亭送別忙
他也點到狀元郎

相公何必愛西廂
怎麼不學趙玄郎
見花不採真君子
千里路上送京娘
登基開國萬古揚

秀英莫把古人盤
說得心煩口又干
五經四書多得緊
前唐後漢講不完
趁早說好莫久纏

姐勸親哥莫心焦
今朝自有好信捎
約郎八月中秋節
要你重新走一遭
無論風雨莫辭勞

秀英約郎桂花開
切莫移花別處栽
不用金銀當標記
都把生庚寫下來
免得二人掛心懷

秀英拿出一尺綾
生庚八字寫分明
中間畫一蓮花朵
一剪裁破兩邊分
各拿一半做婚憑

二人收起雙合蓮
男執坤來女執乾
日里放在荷包里
夜裡放在枕頭邊
好似哥哥伴姐眠

三保一見喜在心
十分姻緣有九分
雕龍就有龍現爪
畫虎就有虎翻身
向姐作揖就回程

哥哥要走且莫慌
美酒待客禮應當
敬郎幾盞餞行酒
淡薄哥哥轉回鄉
今日恩情切莫忘

三保起身打一躬
辭別秀英轉回程
今朝就此多謝你
郎在西處姐在東
桂花開時再相逢

送郎出去望郎行
不知不覺半時辰
哥哥一路走得遠
秀英才得轉回身
兩腳不願進房門

秀英慢慢進繡房
不想茶飯只想郎
如今還是栽禾日
要等八月桂花香
如何才能到秋涼

不唱秀英望郎行
再唱三保轉回程
一路走到太陽落,
回到家中軟綿綿
一班學友在堂前

滿堂學友笑呵呵
好個釣翁三保哥
清早出門釣到晚
魚兒不足半斤多
不知何處戲姣娥

三保只叫莫多言
快生火來把魚煎
朋友一起喝米酒
轉眼又是滿天星
回到房中想秀英

一想秀英美如花
今日要配我名下
不是前世積了德
就是神仙把線牽
十全十美好姻緣

二想秀英痛在心
朝思暮想不安寧
美酒茶飯都無味
一心只想意中人
如何早點擁懷中

三想秀英真聰明
可惜是個女裙釵
三從四德都明白
一般禮節解得開
人見人愛女賢才

四想秀英有綱常
君子當作小人防
怕我是個無情漢
一朵蓮花分二半
月圓花合是良緣

五想秀英在書房
寫出文來不成章
日里無心讀經典
夜裡也難到夢鄉
一心只想配鴛鴦 

六想秀英悶懨懨
炎炎暑日似油煎
只有三伏真難過
正是交秋出伏天
心中有事怎麼眠

七想秀英無話言
轉眼又是巧節邊
牛郎織女也相會
你我怎麼不相見
只盼中秋月團圓 

八想秀英望中秋
一時不到幾時休
恐怕是個迷魂鬼
引到半路把我丟
莫非前世有冤讎 

九想秀英慢慢挨
好比修行吃長齋
今日過了白露節
不久就是桂花開
得寬懷來且寬懷 

十想秀英想得多
桂花開出滿山坡
明天就是中秋節
好事多磨喜心窩
要買禮物送姣娥

中秋天氣漸漸涼
三保會姐走得忙
一路行程都不講
暫把他事放一旁
再唱秀英望情郎 

一望情郎在綉樓
綉個金魚水上飄
情郎來釣金絲鯉
一回把釣就上鉤
還是我家好灘頭 

二望情郎繡花鞋
五色布頭用剪裁
紅色蓮心緞子捆
蝴蝶雙雙把翅開
慢慢繡起等郎來 

三望情郎在窗前
推開窗子無語言
日里望郎看不見
夜裡想郎到天光
一日一夜似天長

四望情郎受孤凄
門前燕子滿天飛
白天銜泥成雙對
夜裡同宿好夫妻
幾時想得一般齊 

五望情郎過端陽
路上行人走得忙
不是親友送節禮
就是出外轉回鄉
單單不見三保郎

六望情郎懶紡紗
綉個蝴蝶戲蘭花
蝴蝶也有戀花意
哪個少年不貪花
多情總是後生家 

七望情郎信不通
望穿雙眼一場空
先前是我沒細想
把郎約在八月中
一時難得再相逢

八望情郎枉費心
怕郎是個薄情人
東邊廟裡好躲雨
西邊涼亭好歇蔭
哪有心思想我門 

九望情郎心不真
花言巧語哄秀英
生庚八字拿到手
把我丟在冷天邊
一去他鄉不轉回 

十望情郎步難移
旁人勸我把葯醫
樂人不知愁人苦
飽人不知餓人飢
又怕旁人帶猜疑 

望郎不見我心憂
四月望郎到中秋
千家萬戶都賞月
奴無心思望山坡
兩眼望得淚雙流 

不唱秀英望情郎
再唱三保趕得忙
三步並作兩步走
翻山越嶺汗滿裳
只想快點到鄭庄 

三保到了鄭家門
堂前小狗吠幾聲
秀英走出門外看
一見三保喜在心
隨手帶進繡房門

二人對坐把話言
包袱雨傘放一邊
禮物輕來你莫怪
莫等媽媽氣衝天
萬事靠姐來周全

媽媽接著進房來
一見三保罵奴才
你是哪來強盜竊
走到這裡躲禍災
送到官府有安排 

三保低頭不敢抬
叫聲媽媽放寬懷
我一不是強盜竊
二也不是躲禍災
實是秀英約我來 

媽媽聽后氣得慌
暗裡罵來不開腔
兩個蓄牲都該死
可惜手裡無鋼刀
要你性命也難逃 

秀英此時怕在心
母親面前告人情
今日要死該我死
要打要罵我來乘
千萬不能怪他人 

秀英旁邊叫聲哥
還不下跪等幾何
三保連忙把跪下
媽媽怒氣少得多
事到如今不由人

娘罵女兒小賤人
養女不孝如養豚
夏家丈夫你不要
世間女子有幾多
哪個學你做狗婆

媽媽扯起三保來
一臉認真問奴才
姓什名誰住哪裡
家中可有女裙釵
何人引你到此來

三保急忙答一言
奴才家住桂樹泉
乳名叫做胡三保
大號又叫胡道先
並無妻子在一邊 

媽媽一聽怒氣沖
穿針引線是何人
路程迢迢無人曉
幾時得見小妖精
何人叫你上我門 

四月釣魚到三源
秀英洗衣在門前
小生進來討茶喝
好話說了大半天
相約今夜配姻緣 

媽媽氣得淚漣漣
手指三保怒氣言
我今只有一個女
只望長大能撐天
誰知不值半文錢 

秀英在旁叫一聲
母親不該生秀英
人人有個十八歲
百般花木都逢春
男女也是一般同 

媽媽一聽好傷心
就要打死鄭秀英
手拿一根青竹棍
打一下來罵一聲
好比身上拍灰塵 

三保一見犯蹊蹺
哀求媽媽逃一遭
莫讓旁人聽見了
闖進門來怎開銷
大家性命都難逃 

秀英打得淚雙流
娘把竹棍地下丟
莫怪為娘心堂狠
一女不能嫁二夫
只怕以後結冤讎 

三保旁邊聽得真
叫聲老母你放心
曉得秀英配了我
夏家自然要退婚
終究還是胡姓人 

秀英把媽叫一聲
三保不是下等人
今日好比過門婿
只當女兒成了婚
再與族人說分明

三保果然是聰明
說得媽媽發善心
冷水能解心頭火
狂風吹散滿天雲
輕輕拉起心上人

好個乖巧鄭秀英
低頭含笑叫娘親
平常有酒待親戚
今晚來了一等賓
就看媽媽怎樣行

娘罵女兒小奴才
萬事不要你安排
你倆房中要仔細
為娘即刻把茶盅
隨後就會有酒行

一更時分喜悠悠
家中賞月過中秋
二人坐在繡房里
眉來眼去不知羞
正是美色對風流

二人對坐把話談
只見媽媽送茶來
姐叫親哥上坐起
秀英提壺把茶篩
幾多歡樂在心懷

二更明月照繡房
男女兩個似鴛鴦
媽媽辦了一席酒
四盤好菜滿滿裝
好似岳母待新郎

今夜秀英遇親哥
二人飲酒快樂多
三保飲了幾杯酒
盤中冷盤又復鍋
再三再四叫哥哥

三更時分半夜中
親哥微醉臉上紅
二人喜酒都飲盡
再飲媽媽福壽盅
一杯要當百杯同

親哥不飲姐要篩
今夜還要飲幾盞
十年窗下都不計
秀才高中五經魁
中個進士狀元回

四更時分月西斜
飲罷酒來一杯茶
隨後同進紅羅帳
親哥兩次到寒家
今霄得幸合蓮花

三保睡在秀英床
帶酒發興打比方
小生是個金彈子
遇著鳥雀開弓忙
這是頭次上姐床

五更雞子叫連連
姐叫親哥莫多言
我家不是藏龍所
隨高就低住幾天
情義相愛水也甜

郎不睡來姐不眠
鴛鴦枕上說笑言
你家住在三源港
小生住在桂樹泉
誰知巧遇結良緣

二人說到大天光
秀英床邊叫我郎
昨晚恩愛虧了你
遍身累得軟如秧
如今一時不還陽

秀英起來服待郎
梳頭洗面進廚房
先打一盆洗臉水
隨後一碗雞蛋湯
姐叫親哥起來嘗

秀英床邊叫親人
快快起來吃點心
胡椒香料下得廣
喝到口裡噴噴香
親哥吃了精神爽

親哥吃了點心湯
勝過人間妙藥方
早飯吃過一杯茶
假意作辭轉回鄉
看姐留郎不留郎

秀英留郎手搭肩
要留三保住幾天
娘女兩個都來扯
粗茶淡飯你莫嫌
我家不費半文錢

三保假意麵慚慚
又同秀英把門關
少女遇上風流子
日與姣蓮同進餐
夜同姣蓮共枕眠

二人相處快半年
日同茶飯夜同眠
一日三來三日九
三源港岸百十煙
十人見了九人言

鄭家住在大路邊
人來客往吃茶煙
上屋講的秀英女
下屋講的胡道先
幾多醜話不可言

鄭姓一門看在心
都怕惹禍燒自身
有人說了秀英女
周氏就要鬧上門
哪個敢作對頭人

鄭姓一門作商量
傷風敗俗丑難當
家門現有總族長
就是老爺鄭楚方
要請他來振綱常

楚方老爺不愛財
住在縣城十字街
秉公正直受人敬
大小是非解得開
還得請他作主來

合屋都是一般腔
二人抬轎接楚方
走進堂前施一禮
看看來得正適當
恰遇老爺在書房

族長吩咐快泡茶
你們何事到我家
一門老少可安泰
好久沒去拜望家
族裡可添新人丁

多謝老爺掛在心
一門老少都安寧
家興人旺你莫掛
只有一件小事情
還望老爺走一程

老爺私下問一言
並無一人在堂前
莫非族人犯了法
是否地方處事偏
前來接我到三源

二人回復族長公
要請老爺正家風
家族有個秀英女
辱門敗戶褻祖宗
母女二個一般同

族長一聽氣在心
明早飯後就動身
一路來到三源港
男女老少兩邊分
都來迎接族長公

族長好似一品官
合屋老少都喜歡
唯有秀英和老母
嚇得無處躲和鑽
心驚肉跳膽也寒

秀英母女一家人
嚇得魂魄難附身
打開後門送三保
合屋男女不知情
姐送親哥一路行

族長一到好匆忙
就辦酒席作商量
秀英送出三保去
男女兩個成一雙
並無一人在繡房

秀英送郎走如飛
一路快行帶憂疑
不是今日走得快
先打板子后剝皮
性命全在手中提

送郎送到土地台
樹上烏鴉叫哀哀
莫非大禍躲不脫
事到如今推不開
禍福都由命安排

三保回頭叫聲乖
秀英你莫掛心懷
你家族長剛剛到
正在堂前把酒篩
誰知你我到此來

送郎送到竹林灣
一身大汗濕衣衫
今日送郎回家去
龍歸大海鳳歸山
再要相逢難上難

三保一聽此言音
女子說話少英雄
蛟龍引得千江水
鳳凰飛得萬里程
到處地方好相逢

送郎送到石咀橋
橋墩腳下水飄飄
二人挽手橋上過
石頭千萬修得高
只怕後來不堅牢

秀英見了石咀橋
明朝修起到清朝
皇帝換了幾十個
不怕山溪水浪高
千年古迹萬年牢

送郎送到桔林泉
酒店就在大路邊
二人進店來飲酒
賽過天下眾神仙
親哥飲酒姐付錢

喝完酒後出店門
帶酒起興趕路程
正走密樹林里過
二人再起酒色心
雲雨一回又起程

送郎送到石井泉
口中幹得冒青煙
二人喝點清泉水
歡心快樂又新鮮
心裡涼沁口也甜

喝過泉水又動身
親哥走前姐後行
冷水解得心頭火
二人火熱怎冷心
雲開終究見天明

送郎送到毛栗窩
放牛娃兒唱山歌
世上只有男送女
哪有女子送親哥
不明不白兩公婆

三保聽了此句言
回頭囑咐我姣蓮
放牛伢崽少家教
胡言亂語大路邊
切莫聽信小伢言

送郎送到仙人岩
岩上樹下有青苔
青苔纏住松樹腳
我和親哥分不開
前世修得一夥來

親哥一聽喜在懷
二人生死不分開
定要夫妻同到老
堂前孝子哭哀哀
兩副棺材共塜埋

送郎送到古廟門
抽籤一支問神明
石上栽花根不穩
水中撈月枉費心
一場美景化灰塵

一支簽文說得真
二人就有帶憂心
走出廟門長嘆氣
快帶秀英逃脫身
怕人盤問不能行

送郎送到上涼亭
涼亭凳上說私情
想送親哥十里路
九里不願打轉身
一心還要往前行

三保回頭叫聲姣
平生吃虧在今朝
一連走了八九里
鞋尖腳小嶺又高
算你女中一等人

送郎送到坳背塘
兩條烏蛇結成雙
三保拿起石頭打
公蛇逃脫也受傷
母蛇一命見閻王

三保一見大不祥
可嘆二蛇有死傷
不該揀起石頭打
一身罪惡該我當
只怕你我不久長

二人挽手哭啼啼
抬頭只見日偏西
秀英快轉家中去
今夜必定有是非
母女兩人莫遠離

多虧三保見識強
可能合屋作商量
今夜必定要打我
一無憑證二無臟
不怕族長是閻王

二人相擁哭哀哀
囑咐言語記心懷
太陽已斜西邊去
二人才把體分開
親哥向前姐轉來

秀英一路慢慢移
抹乾眼淚轉回歸
仍然又從後門進
梳過頭來換身衣
並無一人帶猜疑

娘見女兒轉回來
此時才得放寬懷
只要走了胡三保
不怕旁人把禍栽
大膽穩坐釣魚台

一更過後二更天
堂前吵得亂了天
族長老爺當堂坐
老少男女站兩邊
眾人不敢亂開言

族長開始理事情
吩咐手底下面人
我今到此無別事
秀英母女辱祖宗
樓上樓下要搜尋

兩個頭人就動身
燈籠火把去搜尋
樓上樓下都搜遍
就是不見三保人
面色慚慚出房門

秀英母女氣不平
前門鬧起到後門
屋下幾個多事鬼
連帶族長不公平
自家狗咬自家人

族長一聽氣衝天
老少婆娘聽我言
今日是你不知死
朝廷王法丟一邊
現有家法在眼前

娘女二人叫得凶
我們何事辱祖宗
一捉強盜無臟物
二捉姦夫房無人
怎能說我敗家風

族長一聽咬斷牙
無情家法手中拿
先打周氏老賤貨
養女不教是你差
不要教壞別人家

周氏打得血漣漣
族長叫停楠竹鞭
嚎叫要把秀英打
周氏一聽軟如綿
千萬莫打我心尖

周氏慌忙來告饒
是我女兒養得嬌
秀英賤人有差錯
老爺莫記小人過
此後不再犯家條

族長好似活閻王
罵聲秀英小婆娘
莫把家法看得輕
它比王法還要重
這次該你受苦刑

族長不理周老母
只把秀英堂中拖
一頓竹鞭胡亂打
渾身上下打一千
皮破肉爛在堂前

秀英打得遍身紅
眼淚汪汪進房門
那怕家法萬斤重
骨頭打爛不變心
心中只想意中人

娘女兩個受苦刑
秀英三天不出門
鄉鄰好友來解勸
梳頭洗面換衣襟
仍復又是美佳人

娘勸女兒莫灰心
三保不是下等人
困龍自有上天日
待到春來就動身
三源港地一掃平

族長冷笑不聽聞
看我來理這事情
賤人應該早出嫁
送到婆家沒事情
趕快就去接媒人

兩個頭人走如飛
去接媒人萬人魁
要送秀英婆家去
先請媒人飲幾盅
然後再做兩家媒

好菜好酒敬媒人
月老先生叫幾聲
今日在此怠慢你
煩你勞步又勞心
一杯淡酒表人情

人魁回答幾句言
今日多謝鄭府前
幾年未見秀英女
不覺到了出閣邊
光陰又是十幾年

族長媒人細商量
與我拜上夏家郎
三茶六禮都不講
鄭家沒有好嫁妝
只有幾件布衣裳

媒人聽見把話題
富貴貧賤有高低
好兒不得爹娘業
好女不穿嫁妝衣
前世修定不改移

族長又叫把酒篩
多虧月老掛心懷
請你問過夏公子
幾時來接女裙釵
早點送個日子來

媒人下席就動身
去到夏家說分明
鄭家親戚對我講
聘禮不要半毫分
一心安排迎新人

春福聽后臉無光
我也不做鄭家郎
秀英跟了胡三保
日同茶飯夜同床
殘菜剩飯讓我嘗

叫聲春福小哥哥
君子莫聽小人唆
秀英本是貞潔女
我在鄭家跑得多
那些事實我知情

人魁先生莫包清
點點滴滴在我心
好歹之事我不講
我今自願打單身
免得以後出人命

罵聲春福太不該
誣賴人家女裙釵
真心不要秀英女
只想別處把親開
除非寫出退書來

夏家怕惹大禍災
連忙寫出退書來
親自交與媒人手
自願退出女裙釵
多求安樂少求財

媒人接到書一篇
辭別夏家轉三源
族長一見媒人到
我今等了大半天
二人挽手到堂前

媒人把話說分明
夏家做事太無情
春福聽了旁人語
生死不要鄭秀英
退書寫到貴府門

族長聽了把話提
世上人善被人欺
夏家府上也有女
都象這樣把婚退
看他願意不願意

媒人忙勸族長公
休怪夏家禮不通
只怪秀英為人賤
做出事來不合情
敗壞鄭家一門風

族長聽說門風差
此事也不怪夏家
鄭家門風要得緊
把這賤人賣別家
打落牙齒自己拿

堂中人多坐幾排
都罵賤人理不該
鄭家門風被她敗
一堆狗糞遠拋開
永世莫轉鄭家來

媒人只叫且莫慌
忽然想起劉家莊
單身男人有一個
原配死了悶得慌
人才不錯好兒郎

族長老爺開一言
莫非賤人有姻緣
劉家莊前我走過
合屋門戶幾十煙
家家戶戶有良田

酒也喝完菜也殘
人魁這才把口開
你家請我把媒做
穿針引線好轉彎
今後莫把我為難

 

 

上一篇[綠蓁蓁]    下一篇 [暗中作樂]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