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主人公杞姒是一個以死亡來終結穿越到周朝杞國的公女。因為三千年文化差異語言文字的不通,姒穿越人在五歲之前以笨聞名,但在五年之後又巧傳世,漸漸長大,絕美的容顏讓她又以美而聞名。在奴隸制的時代,婚姻不是女子所能掌管的。作為一個小國的公女,婚事更摻雜了政治因素。滿身的禁錮條框之下,姒因機緣巧合愛上了一個與她有著對佩的燮。王姒不明原因的過度厚愛,周王幾次莫名的覷視及那個讓姒視為孔雀卻執意幫她照料幼鹿的王公姬輿,結成了張張密布杞姒的緊羅天網。一場龍鳳對佩的結局,會是流於政治還是強求他人之手,請看雙闕。

作者
海青拿天鵝

1出版社

時代文
雙闕
藝出版社
出版社: 中國畫報出版社
  出版年: 2009-1
  頁數: 322
  定價: 29.80元
  裝幀: 平裝
  ISBN: 9787538725407

2簡介

西周,詩歌與傳說的時代。
他持弓而立,在繽紛落英中向我走來;
雙闕
他淺淺莞爾,笑容如月華般似曾相識;
想變得幸福,心卻在搖擺,就像灰姑娘的舞鞋,明明非常合腳,12點時轉身卻還是匆匆地掉了下來。
命運冥冥地牽引,情感與現實矛盾交錯,異世的靈魂又當何去何從?
人物簡介
杞姮(heng 二聲)
杞國嫡女,姒姓,名姮,字庄女。父親杞國東樓公,母親衛國國主親妹,親姐—晏,親兄—觪(xing 一聲)。
女主穿越到商周,前世暗戀思琮,好友小寧,后再成為杞姮時因鳳形佩遇見晉國國主燮,愛戀之並定親,后不願媵滕制度取消定親。之後與姬輿兩相愛慕,姬輿願終生只娶杞姮一人,成為姬輿之妻。
姬輿
周國虎臣,姬姓,名輿,字子熙。天子從弟,祖父是文王長子伯邑考,為紂王所害,卻有遺腹子岌,岌又只得一子輿。成王時,錄子聖反,岌隨召公前往征討,卒於淮水邊。其時輿尚年幼,母親早亡,王憐之,收養於宮中,與眾王子共同教養。
雙眼如星辰般明亮,臉俊美如神祇,卻帶著一絲剛毅冷峻,才智過人,驍勇善戰。與觪為摯友,愛慕杞姮,后娶杞姮為妻。
杞觪
杞國太子,姒姓,名觪,字彀父。父親杞國東樓公,母親衛國國主親妹,親姐—晏,親妹—姮。
容貌俊秀,標準的大貴族,后成為杞國國主,妻子齊央。是個不會輕易被感情左右的人,理智過人,寵愛親妹姮,曾經喜歡過衛佼。
燮燮(xie 二聲)
晉國國主,名燮,字燮父。兩弟,杼和公明,妻子齊螢。原來與姮相互愛慕,但不能答應姮只娶她一人的要求而被姮悔婚。擁有龍形佩
衛沫
衛人,與周天子同宗,衛國國主王孫牟之親妹,杞國東樓公夫人,育有兩女一子,一女晏一子觪一女姮。
外貌秀麗,心計過人,在國主心中佔有重要分量。年輕時與國主相戀,后嫁與他。
齊央
齊國嫡女,姜姓,親姐齊螢,親兄齊國太子—齊季子,齊乙。嫁與杞國太子觪
杞國庶女,親母陳媯,容色美貌,媵去虢國,後為虢國夫人
陳媯(gui 一聲)
陳國宗女,容貌嬌艷,十幾年來寵眷不衰在杞宮是人所共知的,育有一子樵和一女姝。
衛佼
衛國國主王孫牟之嫡女,喜歡商族王子子鵠
子鵠
商人。子姓,其祖為商王帝乙。周公平叛后,其父率王族眾人降於大周,得封采邑,並將鵠送入殷八師中為吏,質於周。」

3命名由來

作者自述:
呵呵,本文的名字的來歷,很是複雜,待俺慢慢說來。譚盾寫過一首二胡曲叫《雙闋》,描寫的是遠古狩獵的意境,很現代,偶聽得玄乎玄乎之餘就把它記住了;後來,偶又對古建築感興趣了一陣子,特別喜歡漢以前的那種闕台式建築(好像周朝時城門的雙闕還不像秦漢那樣普及和典型)。寫這文的時候,偶的小聰明爆發了一下下,覺得「雙闕」這個詞很不錯,很有一種遠古的符號意義,於是得意非常地填了上去……

4內容搶先

第一章 杞姒
我睜開眼,還是這裡。
光從糊了白絹的窗格透進來,屋子裡的東西看得清清楚楚。低垂的幔帳,嵌著一格一格木柱的泥牆,頭一點一點打著瞌睡的女人。我把手伸到眼前,仍然這麼小……
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那天我二十歲生日,爸媽在一間高級餐廳訂了張桌子為我慶生。剛走進餐廳,一陣眩暈忽然襲來,喉嚨像被扼住一般難受。
我心裡不停對自己說冷靜,冷靜……忍耐著,顫抖的手當即伸向包里摸我的葯。誰知摸了一陣,沒有。好像忘在學校了。我冷汗涔涔,痛苦地躬身倒下。耳邊響起一陣驚呼,我蜷在地上大口喘著氣,周圍的聲音消失了,漸漸模糊的視線中映著爸媽驚恐的臉,隨後墮入一片黑暗……
我苦笑,終於到這一天了嗎?
不知過了多久,我在迷濛中有了些知覺,四周仍然是無邊的黑暗,卻無比悶熱憋窒。
我難受得不停掙扎,想擺脫出去。許久之後,一股力量突然將我牽引出去。清涼倏地湧來,光明猛然重現,我卻適應不了瞬間而來的強光,眼睛無法*睜開,只能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空氣,想要叫喊,卻聽到嘴裡呱呱地發出清脆的啼哭聲!
周圍響起一片興奮的叫聲。
一雙手抱起我,耳邊響起幾個女人嘰里咕嚕的說話聲,我聽不懂。
驚慌間,我想大聲問到底怎麼回事,卻響亮地重複著剛才的啼哭——陣陣嬰兒般的啼哭!
我用舌頭舔舔牙床,沒錯,真的沒有牙!握了一下手,軟軟的,完全使不上力。我心中一涼,自己居然變成了嬰兒……
這個嬰兒身體很弱,我的眼睛始終無法*睜開,意識總是陷入模糊,無論我如何奮力掙扎,清醒的時間依舊很少。
身體里更多的是嬰兒的本能。
有時候我會感到肚子餓,接著就聽到自己哇哇地啼哭起來,然後被人抱起,餵食。有時候會覺得身下濕熱得難受,心想,天,我尿床了!我又大哭起來,然後又有人過來將我身上的布翻開,擦拭,換上乾的……
混沌中不知過去了多少個晝夜,慢慢地,我感覺到自己的意識開始強大起來,昏睡的時間越來越短,而我的眼睛也終於慢慢睜開了。
發現我睜眼的是一個白凈的胖女人,她腦後綰著光溜溜的髻,看著我,驚喜地輕呼一聲,轉身出了屋。然後,幾個女人跟著進來了,她們圍過來看我,臉上喜氣洋洋,不停地說話,似是很興奮。
我努力地聽,卻還是聽不懂,只能睜大眼睛看著她們,從一個個烏黑的髮髻看到一張張不停張合的嘴。
當視線落在她們的衣服上時,我心裡一突。
網上的漢服討論如火如荼,我也受吸引去看過些帖子,裡面有很多詳細的文字和圖片介紹。她們離得很近,我能很清楚地看清那些衣料非絲非棉,在脖子下層層相疊——交領,右袵。
嬰兒的生活是怎樣的?
我躺在一張矮榻上,身下鋪著厚厚的褥子,軟軟的。我每天都在這屋子裡躺著,在別人的伺候下吃喝拉撒。
經常會有人來看我,幾個之前沒見過的女人,和身邊的這些人比起來,她們明顯是主人,年紀有二三十歲的,也有上四五十的,塗脂抹粉,頭上身上裝飾著琳琅的玉飾,衣裳上精細地綴著花紋,屋子裡的人看到她們,無不顯出恭敬之色。還有幾個小孩,大的有十幾歲,小的只有兩三歲,梳著一樣的總角髮式。
至於這身體的母親,我只被抱去見過幾次。她長得很美,卻總是虛弱地躺在床上,柔柔地看著我不說話。沒過多久,我又會被抱出她的房間。奇怪的是,我一直沒看到父親。那些探視的人中也時常有男人,看他們與屋裡人謙恭地對話,我知道他們不是我父親。
人們來看我的時候,總是對我說話,用玩具和各種怪異的表情逗我笑。
上一篇[嵩陽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