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難耐相公狂野

標籤: 暫無標籤

《難耐相公狂野》,是芝麻酥創作的一部網路小說。

1 難耐相公狂野 -作品 簡介

  簡單的說,她性格懦怯。

  坦白的說,她希望平淡的活一生。

  所以,她謹承「在家從父,出嫁從夫」。

  成親,洞房。

  第一天,淪為整個滄流的笑柄。

  第一次,沒……沒經驗。

  第三天,全城的人要她家相公納妾。

  這個可以,姐妹多多,好啊!

  第六天,好心的小妾妹妹送毒湯來了。

  姐妹情深,豈能不喝? 何況,這葯碗忒滴漂亮,喝完抄走。

  第十天嘛,相公準備廢妻了。

  小跑回柴房,帶上小包袱,乘著小梯子,爬牆而出。

  「呀啦索!!——吾乃——雲家七夜!!」

  只此,一嗓。

  天下,從此大亂;

  江湖,從此不安生。

2 難耐相公狂野 -作品內容

  【001 七夜】

  父親說,我生在一個大雪連綿的冬日裡。

  那日,明明是臘八嚴冬,我降世的那一刻,下了七日的大雪倏爾停歇,月出青空,皎潔中參有異物,其形若鳳。彩羽華翼,冠世風華。整個帝都的枯樹更是逢春般,紛紛綻開了嫩綠的枝芽,錦緞似的覆蓋了帝都的街道樓宇。觀之,八方寰宇震詫,莫不跪地而拜,焚香頌福。

  過一日,帝大朝群臣,言天降祥瑞,佑蒼流萬代,大赦天下。

  ※

  蒼流歷,三百五十七年。

  帝都乾陽。

  仲春,雲家院里的桃花開的正盛。偶有一陣風吹過,片片花瓣迎之飄散,美得迷人眼。

  樹下,幾名嬌俏的婢女挎著花籃,嬉笑著接著飛舞的桃花瓣,用以釀製花酒。嬉笑聲聲中,時不時伴著砰然跳動的心扉,滿臉羞紅的偷窺不遠處的「風景」。

  一棵樹上,透過層層桃花,隱約可以看見那人一身男裝,紅衣如炬,隨意的背靠著樹榦。束綁的長發綸巾微微拂動,閑散中難掩洒脫。白皙的芙蓉面上,一雙桃花眼流轉如水,俏挺的鼻下,菱狀的唇微微扯出一抹弧度。那一笑,好似萬花齊綻,清風過碧水。

  低頭,那人隨手拿著幾塊小點心,時不時吃一小口,而後看手裡的賬本。一雙桃花眸瞳中氤氳著一片的璨華,直瞧得他人痴凝。偶有幾片桃花落於其發梢臉頰,更顯其姿儀俊美,靜若處子。

  然,如此翩翩少年郎卻是雲家的地下妖魔,七女——雲七夜。

  關於雲家,人道是「天下富貴十分,蒼流雲家獨佔四分」。

  香料藥材、客棧酒樓、織染作坊……大凡能掙錢的買賣,雲家都會參上一腳,在詭變不定的商戰中遊刃有餘,輕鬆自在的看那些白花花金燦燦的銀兩入庫。

  所以世人都好奇,雲家到底有多少錢?有多少房產和生意?但是除了雲家主人,誰也不清楚。只知歷代的經營,那數額定是龐大到可以用銀票燒火取暖的地步了。近幾代,雲家更是樂善好施,且數次幫朝廷解決了災旱區的財糧之急,聖上甚感欣慰,帝都的大小官員更是禮遇雲家三分。

  富貴如此,雲德庸卻有兩大錐心之痛,

  ——連生七女,膝下無子。

  ——蒼流九殿下,寧止。

  樹上,雲七夜張嘴一個長長的哈欠,將賬本準確的扔到了樹下婢女手裡。而後伸手扣了扣眼角,一條腿不遜的抬起,踩在另一根樹枝上,忙不迭地朝嘴裡塞了一大塊點心。

  「嗝!——」吃的太急,猝不及防噎了喉嚨,雲七夜連翻了好幾個白眼。顧不得滿手的餅渣油漬,她大力的撫著胸口,總算將那塊點心吞了下去,正慶幸沒被噎死時,便聞得一陣殷勤,帶著隱隱的焦急和疼惜。

  「七少,要不要奴家給您拿水?」

  「就是就是,七少,奴家這就給您拿去!」

  「我也去,七少,七少,等我們啊!」

  轉頭,這才發現那一群鶯鶯燕燕的婢女們,齊齊望著她,有幾個已經一路小跑去拿水。即使知道她是女人,各個還是少女懷春般的望著她。拖袒胸衫裙的福,那一波波洶湧的胸脯毫不吝嗇的暴露在仲春的清晨里,晃的雲七夜一陣心悸。一個冷戰,她忍不住伸手緊了緊自己的衣衫,著實想問問各位美婢姐姐冷否?

  樹下,桂圓抱著一摞賬本,笑的嬌憨。她家小姐,什麼時候都是這麼受歡迎啊。男女皆宜的雲七夜,春風揚起她火紅的衣袂,翩翩然似欲乘風歸去。即便同吃同住了數十年,還是有點承受不住這樣的姿態。桂圓頓覺臉上一陣燥,連忙紅著臉低下了頭去。

  樹上,溫潤卻不失利落的聲音響起,「圓兒,叫管家把這些賬本按類送到布行和米行去,賬目交代不清的地方我已經批註好了。順便叫十二行和十四行的管事明天過府一趟,核對那幾本金額去向不明的賬冊。」

  「誒!」點頭應了一聲,桂圓轉身離去,順帶為那兩位管事的默哀一番。七少對付犯錯之人,可比鬼還恐怖呢。

  望著桂圓離去的背影,雲七夜重重的呼了一口氣,有些懶散的靠在了樹上,一動也不動了。幾日前,桂圓給她梳頭,居然發現了一根白髮。按理說,她才十五,怎會有衰老之態?冥思苦想了很久,她終於確定是積勞所致。畢竟,內應生意,外和整個中原勾心鬥角的日子不輕鬆啊。

  不遠處,一陣腳步聲跑來,幾名嬌俏的婢女歡快的跑到雲七夜的樹下,伸手將一壺水,一隻茶杯遞來了上去。雲七夜彎腰,只接過青花瓷的茶壺,隨意灌了幾口。輕挑恣肆的模樣,立時惹的樹下的人一陣臉紅心跳。

  正仰頭喝著,雲七夜忽的停了下來,閉眼輕輕嗅了嗅,沉聲道:「有妖氣。」

  果然。

  親人相見,分外眼紅。

  雲七夜和雲德庸之所以之所以能夠成為父女,就在於他們有共同的性格——兩面三刀、卑鄙無恥、見利忘義。

  但是,一家怎能容兩個不要臉之人?

  「雲七夜!」年逾五十,卻仍保養頗好的男人,一身藍衣儒袍,丰神熠熠。大步跨進雲七夜的所住的院子,雲德庸一眼便看見了樹上的人,怔愣過後,立即怒吼起來,驚得樹下的婢女紛紛作鳥獸散,生怕被那團火燒死。大步向雲七夜走去,男人的吼聲更大了:「你把皇上賞給老子的糕點呢!?」

  「吃了。」因為太好吃,還被噎住了。想著,又喝了一口水。

  樹下,望著一臉風淡雲輕的雲七夜,雲德庸的心臟一抽,險些昏死過去。他一直捨不得吃的御賜糕點啊!千藏萬藏,為什麼就藏不過雲七夜的嘴呢?!

  「喏。」下一瞬,但見一隻素手下移,半塊點心出現在男人眼前,很不好意思的道:「還剩下點,老爹,別客氣,吃吧吃吧。」

  望著女兒手裡的那一小塊點心,雲德庸激動的差點落下淚水。外人不知雲七夜的厲害,只道她是小妾生的賠錢貨。可就是這塊看似扶不上牆的爛泥——容雲德庸好生想想她真實的脾性——小氣摳門,愛財愛命,最重要的一點是二面三刀,時不時捅誰一刀,被捅的人說不定還會感恩戴德!只因他這個女兒生了一張人畜無害,男女通吃的臉,算計謀略的功夫更是練得爐火純青。兩年前,中原四國的天便高了三尺,那便是因為四國的地皮被此女颳了三尺!自此,雲七夜正式成為雲家的幕後大股東,坐擁半壁錢山。

  無怪乎,這麼一個陰險缺德的女兒,忽然變得如此體貼,還真是叫雲德庸有些受寵若驚,眼裡竟倏爾溢出了絲絲水霧,將點心捧到手心裡囁嚅道:「我還以為……你都吃完了。

  「是啊,這是我剛才從牙縫裡摳下來的。」

  果然,雲家老七看上的東西豈是那麼好搶的?立時,雲德庸手裡的點心落地,氣得捶胸哭天,顫抖的手直指雲七夜。「你……你這個不孝女!老天不長眼!枉費我好吃好喝,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你居然如此泯滅良知,忘恩負義,不忠不孝!我、我、我!……你、你還是不是人啊!」

  樹上,耐心的聽完雲德庸的指責,雲七夜氣定神閑,一句話將他打回了土裡。「爹,口水別亂噴,我這身衣服很貴。再說,你要是氣出個病來,可還得花錢請大夫呢。來,聽話,別綳著個臉了,我園子里的丫鬟都快被你嚇得便秘了。」

  聽聽,這還是人話嗎?一腔的血淚,雲德庸轉身,拒絕再去看那張臉,他怕看多了會被活活氣死。死了不可怕,可怕的是摳門如雲七夜,會不會給他買棺材!

  見狀,雲七夜的兩腿漫不經心的搖晃,輕笑道:「爹,我知道雖然你嘴上不說,但是心裡還是很疼我的。」

  「哼!」

  「所以,那幾塊點心,我就不計較你私藏之罪了。」

  「……」

  「但是若還有下次的話,我可以從這裡把你踢到對面的屋頂上。」

  「……」

  「還有,老爹你最近的膽子肥了不少啊,學會知情不報了。」

  「……」囁嚅,「我……去天香樓是談生意,沒招妓……」

  「哦?原來您還隱瞞了我這茬?」

  咬舌,雲德庸仰首望著天上如波濤般連綿起伏的雲海,努力將眼中的淚水倒流回去。女子無才便是德,他家的小女太缺德了。聽人說,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情人。不說他前世造了七樁孽,今生居然還生了雲七夜這樣的女兒……

  樹上,望著雲德庸後腦上的幾縷銀髮,雲七夜輕輕咂摸著唇角,眼珠微轉,猶豫了半響,終是道,「爹,前幾日三姐回家省親,告知我一件很有趣的事,聽說整個乾陽都議得熱鬧,好像是關於九殿下的。」

  聞言,雲德庸不以為意的轉頭,口快道:「不就是九殿下前幾日又犯病,驚得聖上出宮探望嗎?」

  「哦?」既然爹也說是了,那傳言定是真的了。眼波微漾,雲七夜隨意摘下一小枝桃花,不再言語。

  蒼流的九殿下——寧止——那個從小身患異疾,年年都病重得快要死掉,卻偏偏靠著那剩下的半條命,活了十幾載的皇子。素聞他天資凜然,文韜武略,樣樣精通,手上更是握著蒼流三分之一的兵符。念其久病,聖上特許他住在宮外的別院養病,且年年召集天下名醫為他診治研葯。

  中軍少將,數百萬兵符,蒼流九殿下。一個如此孱弱卻又能位居如此高位的人,沒有非人的忍耐力,是沒辦法在這位子上坐久的。可是,以那樣的身體,又能撐多久?

  思及此,雲七夜眼神一暗,轉而揉捏起了手指,她的手指很漂亮,玫紅色的指甲,手上的肌膚更是透了明的白,漫不經心的把玩揉捏間,根根手指好似午夜裡含香未綻的幽蘭。

  不經意的掃眼,卻見雲德庸的臉色越發有些不自然起來,不禁笑道,「爹,你的臉色有些白,莫不是九殿很可怕?」

  「不可怕……」位高權重的九殿下不可怕,居心叵測的皇帝不可怕,殺人如麻的土匪賊子也不可怕,和他雲德庸的小女兒一比,他們都單純無害得要命!「只不過……」

  「只不過我得嫁給他。」

  002 寧止

  酉時,夜幕降臨,夜空潑墨般籠罩著中原四國。乾陽之東,一座偌大奢華的別院里燈火通明,將方圓照得亮如白晝。其間,下人輕聲來去,不敢大聲喧嘩。

  院宇深處,一處庭院幽靜。

  寢房裡,幾顆碩大的夜明珠分佈房間各角,將屋裡照耀得恍若仙境瑤池。檀木桌上,金獸爐里的冰麝龍涎散發著怡人的熏香,月光透過鏤空繁雜的雕花窗欞,輕瀉在潔白的絨毛地毯上,直至延伸到內室。

  八尺象牙床上,錦賬低垂,時不時傳出一陣難忍的咳聲。七寶錦被下,微微露出男子白皙的手腕,纏著數根金絲,一直拉扯到三米之外。

  隔著一扇屏風,幾名御醫各牽一根金線,謹慎的為男子診脈。一如既往,不到片刻幾人便面面相覷,紛紛搖頭嘆息。九殿下,斷斷是活不過二十歲的。

  即便那幾聲嘆息若有若無,卻還是被男子聽到了耳里。閉眼躺著,男子的臉色略有些蒼白,烏黑的發散在素色的枕上,宛若靜靜綻開的墨蓮。俊削的容顏,線條明朗深刻。輕揚到鬢角的眉,狹長若妖的瞳,傲然挺立的鼻下,略有些蒼白的唇,時不時溢出幾聲咳。

  隔著屏風,幾名御醫膽怯的擦了擦額上的虛汗,將金線交回婢女手裡。一名婢女接過,繞過屏風,小心翼翼的解開了男子腕上的源頭。屏風外,幾名御醫跪地一拜,為首者略有些氣虛道:「殿下的身子比上個月好了很多,只消靜養便是。還望殿下按時服藥,臣等也好治療。」話音剛落,一名婢女便將一碗粘稠的湯藥端了進來,放到了外面的檀木桌上,翹首等著男子發話。

  床上,閉眼冷嗤了一聲,男子沒有言語,只是輕輕揮了揮手。一旁的婢女見狀,輕聲走了出去,帶著一群御醫婢女退下。

  立刻,屋子裡靜謐得只剩下了男子有些微弱的呼吸。

  半響后,他慢慢睜開了狹長的眼,起身下了床榻。赤足走到桌前,眸光劃過那一碗葯,微醺的光在狹長的眸里明滅不定。伸手,終是將那碗湯藥盡數倒在了一旁的蘭花盆裡。

  轉身漫步出門,月下風起,淡淡的香薰中。男子青絲微拂,他攏了攏有些單薄的輕衣,身形在月色下縹緲虛幻。那一刻,紅塵俗世忽然間就悠遠了。

  三分傲然,二分落寞。

  五分蕭瑟,七分淡漠地睥睨這紅塵。

  這樣美麗的男子,好似從塵埃里開出的花。

  滄流,九殿寧止。美詞氣,有風儀,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飾,人以為龍章風姿,天質自然。

  「咳——咳——」

  驀地又是一陣咳,心口一陣急劇的抽縮,疼得寧止幾乎背過氣去。十指一緊,卻還是來不及。

  「噗——」

  鬱積在胸口的血猝不及防的噴了出來,那些殷紅的液體順著他俊削的下巴慢慢沾染了衣領,襯得他的面頰蒼白如雪。

  「咳——」又是幾聲咳,他的瞳因為劇痛有些渙散。慢慢的蹲坐在廊道上,背靠牆壁。待那陣劇烈的喘息過後,他努力平息著起伏的呼吸,伸手將唇角的粘熱擦去,而後定定的望著腳下的白絨地毯,已經被他咳上了數朵刺眼的血花。

  眼瞼下垂,男子纖長的睫毛在深邃的眼下形成一扇陰影,悲戚的神色,在他眸底漾起。

  ——廢人。

  唇一扯,他竟是不動聲色的笑了起來。那笑冷冷的在他唇角聚斂,成了一朵既妖艷又殘酷的花。

  待到秦宜回府,但見寧止很是慵懶的倚在花廳的榻上,蒼白的臉,在燈光的映襯下,有著單薄剔透的質感,宛如一個清澈的少年。完美得纖塵不染的白袍下,狐裘蜿蜒的落在玉石地板上。倚著榻椅,他漫不經心的挑弄著一旁的蘭花。那雙手,根根手指修長勻稱,骨節分明。即便久病,任何人卻也不敢懷疑它所蘊含的力量。

  寧止,天生的將才。百萬雄師,他一句話,灰飛煙滅。

  「秦宜見過殿下。」

  抬眼,寧止望著一身黑衣勁裝的男人,平靜的臉上有了一絲裂痕,俊顏妖詭:「如何?」

  「回殿下,雲家七小姐背景單純,生性懦弱,常年久居閨房,幾乎足不出戶。愛好簡單,無外乎養些花草,看書作畫。」花錢買通了雲府的下人,雲七夜的性格幾乎和世人所知的不差一二。這樣的雲七夜,便是先帝指認的九孫媳。

  先帝在位之時,雲家的生意正是登峰造極之時,四國海外,番邦異族皆有來往,可謂富可敵國。

  功高蓋主,先帝恐其生異心,妄以聯姻牽制。可惜雙方的子輩年齡差距過大,便挑了孫輩。恰好挑到了年歲差了兩載的他和雲七夜。眼看雲七夜已到及笄之齡,婚嫁便是遲早的事。

  只可惜,他自九歲開始便一直久病,病弱多恙。若不是早已指腹為婚,他不知誰家可以不顧忌到將女兒嫁給他這個將死之人。

  思及此,寧止俊削無儔的面容立時陰沉。娶妻,和一個不喜歡的女人同寢同食,那樣的人生,一定乏味,僵硬,還且厭煩至極。總之,他絕對不會喜歡便是。

  可是,卻也沒有任何回絕的餘地。

  「殿下……?」跪在地上,半響不見寧止發話,抬首便見他望著那一盆幽蘭出神,秦宜忍不住喚了他一聲。

  回神,寧止望著秦宜掩嘴輕咳了幾聲后,輕道:「若是雲七夜嫌命太長的話,我不會攔她。到時候,喜事喪事一起辦就是了。當晚,我就活埋了她。」說到最後一句,竟是帶了幾分戲謔似的認真,聽得秦宜不由自主的打個寒噤。

  「時候不早,你下去。」

  「是。」起身,秦宜面色複雜的看著榻上的人,終是轉身離去。

  身後,寧止無所謂一笑,輕道兩字。

  ——「好恨。」——

  恨被左右的命運和婚姻,更恨這具病弱的身軀。

  ——吾兒,下月十三,朕為汝舉婚,迎娶雲家七女。

3 難耐相公狂野 -主角介紹

楠竹

  姓名:寧止

  別稱:嫩止

  個人簡介:滄流九殿下,從小身患異疾,年年都病重得快要死掉,卻偏偏靠著那剩下的半條命,活了十幾載的皇子。天資凜然,文韜武略,樣樣精通,手上更是握著蒼流三分之一的兵符。滄流,九殿寧止。美詞氣,有風儀,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飾,人以為龍章風姿,天質自然。

  愛好:愛咳血愛穿白衣最愛七夜,愛算計愛腹黑愛TX七夜~

  外貌描寫:①閉眼躺著,男子的臉色略有些蒼白,烏黑的發散在素色的枕上,宛若靜靜綻開的墨蓮。俊削的容顏,線條明朗深刻。輕揚到鬢角的眉,狹長若妖的瞳,傲然挺立的鼻下,略有些蒼白的唇,時不時溢出幾聲咳。

  ②轉身漫步出門,月下風起,淡淡的香薰中。男子青絲微拂,他攏了攏有些單薄的輕衣,身形在月色下縹緲虛幻。那一刻,紅塵俗世忽然間就悠遠了。

  三分傲然,二分落寞。

  五分蕭瑟,七分淡漠地睥睨這紅塵。

  這樣美麗的男子,好似從塵埃里開出的花。

  ③待到秦宜回府,但見寧止很是慵懶的倚在花廳的榻上,蒼白的臉,在燈光的映襯下,有著單薄剔透的質感,宛如一個清澈的少年。完美得纖塵不染的白袍下,狐裘蜿蜒的落在玉石地板上。倚著榻椅,他漫不經心的挑弄著一旁的蘭花。那雙手,根根手指修長勻稱,骨節分明。即便久病,任何人卻也不敢懷疑它所蘊含的力量。

  寧止,天生的將才。百萬雄師,他一句話,灰飛煙滅。

女主

  姓名:雲七夜、滄瀾夜、滄瀾流凰、公子流凰

  字:流凰

  別稱:七夜(很好吃的,七夜)

  個人簡介:外人不知雲七夜的厲害,只道她是小妾生的賠錢貨。可就是這塊看似扶不上牆的爛泥——容雲德庸好生想想她真實的脾性——小氣摳門,愛財愛命,最重要的一點是二面三刀,時不時捅誰一刀,被捅的人說不定還會感恩戴德!只因他這個女兒生了一張人畜無害,男女通吃的臉,算計謀略的功夫更是練得爐火純青。兩年前,中原四國的天便高了三尺,那便是因為四國的地皮被此女颳了三尺!自此,雲七夜正式成為雲家的幕後大股東,坐擁半壁錢山。

  愛好:愛紅衣愛幸福最愛寧止,愛算計愛腹黑愛反抗寧止不過沒成功……

  外貌描寫: ①一棵樹上,透過層層桃花,隱約可以看見那人一身男裝,紅衣如炬,隨意的背靠著樹榦。束綁的長發綸巾微微拂動,閑散中難掩洒脫。白皙的芙蓉面上,一雙桃花眼流轉如水,俏挺的鼻下,菱狀的唇微微扯出一抹弧度。那一笑,好似萬花齊綻,清風過碧水。

  ②月下花間,赫連雪看著眼前的花海,一瞬的怔愣,竟有種羽化而飛仙之感。掃眼,驀地望見花海里的一抹紅,犖犖月光下,一身紅衣如炬的女子靜靜的躺在花間,朦朧飄忽,恍若鬼魅精靈。

  ③師傅,為何喜歡穿紅衣?

  因為血染上去,旁人看不出來。

  可是自己的血呢?就算看不見,也會很疼。

4 難耐相公狂野 -配角

  滄瀾千花:七夜之父,滄瀾教主

  鳳起:七夜之徒

  陰若熏:陰烏少將,兔子一隻,喜歡寧止

  赫連雪:七夜的追求者

  姬夢白:滄瀾千花師弟,寧止親舅舅

  桂圓、花錯、柳思月、若清瑜、姚都尉……

5 難耐相公狂野 -經典語錄

寧止語錄

  1、能讓我動心的人事向來不多,但是一旦我動心了,那就絕不會胡亂應付,要動心,就要動得徹底。你要去殺人,我會幫你毀屍滅跡;你要去放火,我就幫你點火澆油。

  2、因為你值得,我便甘之如飴。

  3、我死的時候,你會回來么?

  4、不試著相信我一次么?也許,我的判決會很公平。

  5、雲七夜,不要怕,我會用雙臂保護你。

  6、這世間最想要的,除了你,再也沒有其它。

  7、七夜,抱。

  8、若我不相信你,還有什麼資格愛你?

  9、我生,你生。我死……你睡在我的棺材里。

  10、為了保護一個人,應該立於不敗之地。

  11、往後,不要輕易丟棄能夠保護你的武器……還有我。

  12、若你不願意,我可以等。這世上,除了你,我誰也不要。

  13、七夜,你不覺得我長得很不錯么?不以身相許給我、多可惜?

  14、七夜,我告訴你,除了我,哪個男人都不能對你動心思。

  15、永生用世,我的眼睛、鼻子、嘴、身子,什麼都是她的。你沒機會,別人也沒機會,如我一樣,她永生永世,也是我的。

  16、誠然,我是愛那女人,想要她為我生一個孩子,有著我一樣的模樣,她一樣的堅強。

  17、很好吃的,七夜。

  18、七夜,除了你,現在的我一無所有。所以,不想將來的你,和我一樣。那就生一個小小的寧止,或者小小的七夜,讓他們代替我來愛你吧。

  19、太醫說,我斷斷活不過冬日了。七夜,雖然我不想死,想要活下去,可是碰上你了,我膽小,我也會怕,會怕假若我死了,你跟別的男人跑掉怎麼辦?我這個人很自私呢,就算叫你守寡,我也受不了別的男人碰你。所以,給我生個孩子吧,男孩也好,女孩也罷,就讓他陪著你,長著似我一樣的模樣,叫你忘不了我,叫你不孤單不寂寞,不是一個人,心甘情願地做我寧止一生一世的妻子。等你死的時候,「雲七夜」這三個字就刻在我的墓碑上,你就睡在我棺材里。我在下面,等你。

  20、若你的淚水是因為同情,那就不要流下來,驕傲如我,不想看到我的女人為我流這種淚。若是愧疚,那就更不要了,誰也無法強迫你喜歡誰,就好像無法強迫我去喜歡上別人一樣。我一點也不可憐,仍然是最尊貴的天家九殿下,我沒騙你,對於你,我真的是哭不出來。看著你,歡喜還來不及,怎麼能哭出來?我沖你笑,沒有原因,就是笑了。這世上,就連長生不老的滄瀾教主都有死的一日,何況普通人。正因為我知道自己始終是會死去,所以才應該天天笑,沖你笑到最後。死,其實也不可怕,只是會有些不甘心,不甘心就這樣丟下你,不能陪你走到最後。

  21、終我一生,不過只愛過一個人罷了,你以為那是誰?不用質疑我對你的愛,任何情況下,我生是你的人,我死,也是你的死鬼。我都捨不得欺負的你,豈能叫旁人欺負了去?

  22、七夜,我的時日不多了。一個月內,我務必要打退辛烏二十萬大軍,然後帶你回乾陽,我也好安排自己身後事。不僅要為姚都尉報仇,最重要的,滄瀾教是你的仇家。我要在我死之前,盡數剷除掉有可能威脅到你的任何人事!

七夜語錄

  1、有些人,也許並不是真心想要欺侮你,但是卻又不得不欺辱你。而有些人,他們也不想欺辱你,但是若他們維護你,便也會被欺侮。所以他們只能跟著最強的,來欺侮最弱的。

  這世上的惡人,你不去招惹他,他也會找上門來欺辱你。與其如此,那便先下手為強吧。

  2、——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妥善安放,細心保存,免我驚,免我苦,免我四下流離,免我無枝可依。

  但我知,他永不會來。

  沒人愛我,我愛我自己。

  3、慧極,必傷。

  情深,不壽。

  強及,則辱。

  一個人若是太聰明,反而可能對自己產生損傷;若是過於沉迷感情,反而不會長久;若是過於突出,反而可能受到屈辱。饒是你再強,也會有弱點,甚至就弱在自己的強項上!

  4、那一日的午後.天空像藍絲絨一樣美麗。

  且不去問它將來如何,只問此時此刻。

  於是所有的春天都在那一瞬綻放。

  那一日的黃昏.夕陽斜照.彩霞斑瀾。

  晚風撫過兩人貼在一起的髮絲,滿園的花兒隨風輕輕起伏,醉人的香氣。

  5、即使長生不死.即使全世界的人都跪倒任我差遣,卻也比不上那人在某個午後淺淺的微笑來得驕傲。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一個驚艷了時光,一個溫暖了歲月。

  只此,世間再無第二人。

  6、曾慮多情損梵行,

  入山又恐別傾城。

  世間安得雙全法,

  不負如來不負卿。

  7、彼岸妖紅,絕望的愛戀,永世不竭的凄寂。

  8、人走茶涼,無情最是帝王家!

  9、「涸撤之跗,相濡以沫,相煦以濕。可後面還有一句,曷不若相忘於江湖。」

  10、真正的。

  愛與被愛,

  艱難的歲月里,唯一的信念和希望。

  而今,盡數破滅。

  這漫長的夢境,帶著無盡的苦楚和微微幸福。

  只是一朝驚醒,她才發現不過是南柯一夢。

  那一日,她終是消失離去。

  至此。

  歲歲孤寂。

  11、那樣刻骨銘心的傷痛,痛徹心扉的離別,

  總要有人,

  先行離開……

  好似時光,就在這一筆一畫之中,將一切恩仇消弭摒除。

  那幅極是美好的畫卷上,終究只留下了一片模糊,大約是淚。

  有些人,等之不來,便只能離開:有些東西,要之不得,便只能放棄;有些過去,關於幸福或傷痛,便只能埋於心底;有些冀望,關於現在或將來,便只能遺忘;有些心事,無能為力,便只能自我消蝕;有些思念,無處可付,說之便不如不說。

  12、因為不能再負你,不能再負我自己。

  往後,再也沒有秘密,再也不會欺騙你。

  因為,再也沒有機會。

  這一次,真的是我最後的秘密和欺騙。

  可若一切可以重來,

  年少無知的你我,會不會有不同的結局?

  而現在,

  終於,有了結局。

  我知道,終我一生,都再也沒有任何機會,

  回到你的身邊。

  再也沒有。

  一切都會過去,

  騙過了他,

  也騙過了自已。

  都會過去,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在流轉的光陰中,星圖不斷變幻,海水中矗起高山,草木幾百代榮枯,我以此骯髒罪孽之身,直至……死亡來臨。

  許是會痛,那樣一種的痛。

  勒入骨髓,浸入靈魂身體,牽連血脈!

  由心到身,

  死!

  13、往後,這世間,再無我。

  寒來暑經春復冬,

  看得浮生總是空。

  金也空,銀也空,

  死後何曾在手中。

  官也空,侯也空,

  儘是苦債恨無窮。

  妻也空,子也空,

  黃泉路上不相逢。

  14、情深不壽,無欲則剛!

  15、師傅,為何喜歡穿紅衣?

  因為血染上去,旁人看不出來。

  可是自己的血呢?就算看不見,也會很疼。

6 難耐相公狂野 -作者

  芝麻酥,性別:女,瀟湘作者

  『。芝麻

  『。宅女一名。 『。外號人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