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雨打梨花深閉門

標籤: 暫無標籤

這首詞寫的是一個古老的主題:春愁閨怨。主要是寫景,通過寫景傳達出一種傷春懷人的意緒,那一份杏渺深微的情思是通過景色的轉換而逐步加深的。

目錄

雨打梨花深閉門

  雨打梨花深閉門

  作者: 任伯年

  創作年代:1885

  規格:29.4×18.4cm

  材質:

1 雨打梨花深閉門 -詩詞

全唐詩 卷251_23春怨

  劉方平( 開元、天寶年間 )

  紗窗日落漸黃昏,金屋無人見淚痕。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滿地不開門。

全唐詩 卷274_52春怨

  戴叔倫 (732-789 )

  金鴨香消欲斷魂,梨花春雨掩重門。

全唐詩 卷895_16清平樂

  尹鶚 花間派詞人

  偎紅斂翠,盡日思閑事。髻滑鳳凰釵欲墜,雨打梨花滿地。繡衣獨倚闌干,玉容似怯春寒。

  應待少年公子,鴛幃深處同歡。 芳年妙妓,淡拂鉛華翠。輕笑自然生百媚,爭那尊前人意。酒傾琥珀杯時,更堪能唱新詞。賺得王孫狂處,斷腸一搦腰肢。

憶王孫

  李重元 (一說秦觀)

  萋萋芳草憶王孫,柳外樓高空斷魂,杜宇聲聲不忍聞。欲黃昏,雨打梨花深閉門。

  【賞析】

  這首詞寫的是一個古老的主題:春愁閨怨。主要是寫景,通過寫景傳達出一種傷春懷人的意緒,那一份杏渺深微的情思是通過景色的轉換而逐步加深的。開頭展示的是一種開闊的傷心碧色:粘天芳草,千里萋萋,極目所望,古道晴翠,而思念的人更在天涯芳草外,閨中人的心也輕颺到天盡頭了。「柳外」句點明思婦身居高樓之地,神馳柳外之遙,一個「空」字點染出思婦極度勞神遠望而不見王孫歸返的失落和她孤獨寂寞,失魂落魄的空虛。「杜宇」句借杜鵑啼叫,以聲傳情。「雨打」句承杜宇,黃昏而下,寫思婦怕聞杜鵑悲啼,怕見黃昏暮景,遂逼出「深閉門」的特定行為:藏於深閨,將杜鵑悲啼、黃昏暮景關在門外,正見其相思凄楚之難堪。讀這首詞,應當是回味大于思索,聯想重於分析,這樣可以得到比幾句詞的字面意義更多的東西。

鷓鴣天

  秦觀 (一說李清照)

  枝上流鶯和淚聞,新啼痕間舊啼痕。一春魚鳥無消息,千里關山勞夢魂。

  無一語,對芳尊。安排腸斷到黃昏。甫能炙得燈兒了,雨打梨花深閉門。

  【賞析】

  詞的上片寫思婦凌晨在夢中被鶯聲喚醒,遠憶徵人,淚流不止。「夢」是此片的關節。后兩句寫致夢之因,前兩句寫夢醒之果。致夢之因,詞中寫了兩點:一是丈夫征戍在外,遠隔千里,故而引起思婦魂牽夢縈,此就地點而言;一是整整一個春季,丈夫未寄一封家書,究竟平安與否,不得而知,故而引起思婦的憂慮與憶念,此就時間而言。從詞意推知,思婦的夢魂,本已縹緲千里,與丈夫客中相聚,現實中無法實現的願望,在夢境中得到了滿足。這是何等的快慰,然而樹上黃鶯一大早就惱人地歌唱起來,把她從甜蜜的夢鄉中喚醒。她又回到雙雙分離的現實中,伊人不見,魚鳥音沉。於是,她失望了,痛哭了。

  過片三句,寫女子在白天的思念。她一大早被鶯聲喚醒,哭乾眼淚,默然無語,千愁萬怨似乎隨著兩行淚水咽入胸中。但是胸中的郁懣總得要排遣,於是就借酒澆愁。可是如李白所說:「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一懷愁怨,觸緒紛來,只得「無一語,對芳尊」,準備就這樣痛苦地熬到黃昏。李清照《聲聲慢》云:「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詞意相似。唯李詞音澀,聲情凄苦;此詞音滑,似滿心而發,肆口而成,然無限深愁卻蘊於淺語滑調之中,讀之令人凄然欲絕。

  結尾兩句,融情入景,表達了綿綿無盡的相思。 「甫能」二字,宋時方言,猶今語剛才。這裡是說,剛剛把燈油熬幹了,又聽著一葉葉、一聲聲雨打梨花的凄楚之音,就這樣睜著眼睛挨到天明。詞人不是直說徹夜無眼,而是通過景物的變化,婉曲地表達長時間的憶念,用筆極為工巧。

一剪梅

  唐寅

  雨打梨花深閉門,忘了青春,誤了青春!賞心樂事共誰論?花下銷魂,月下銷魂。

  愁聚眉峰盡日顰,千點啼痕,萬點啼痕;曉看天色暮看雲,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賞析】

  「閨怨」之作在歷代詞人筆下堪稱汗牛充棟,愈是習見的題材愈難出新意,從而所貴也尤在能別具心裁。唐寅這闋《一剪梅》的佳處不只在於詞句之清圓流轉,其於自然明暢的吟哦中所表現的空間阻隔灼痛著痴戀女子的幽婉心態更是動人。空間,既無情地拉開著戀者的距離,而空間的阻隔又必然在一次次「雨打梨花」、春來春去中加重其往昔曾經有過的「賞心樂事」的失落感;至若青春年華也就無可挽回地在花前月下神傷徘徊之間被殘酷地空耗去。時間在空間中流逝,空間的凝滯、間距的未能縮卻,尤加速著時光的消失。上片的「花下銷魂,月下銷魂」,是無處不令 「我」 回思往時的溫馨;下片的「行也思君,坐也思君」則寫盡朝暮之間無時不在翹首企盼所戀者的歸來,重續歡情。唐寅輕捷地抒述了一種被時空折磨的痛苦,上下片交叉互補、迴環往複,將一個淚痕難拭的痴心女形象靈動地顯現於筆端,誠無愧其「才子」之譽稱。

綺羅香(詠春雨)

  史達祖 約1150

  做冷欺花,將煙困柳,千里偷催春暮。盡日冥迷,愁里欲飛還住。驚粉重、蝶宿西園,喜泥潤、燕歸南浦。最妨它、佳約風流,鈿車不到杜陵路。

  沈沈江上望極,還被春潮晚急,難尋官渡。隱約遙峰,和淚謝娘眉嫵。臨斷岸、新綠生時,是落紅、帶愁流處。記當日、門掩梨花,翦燈深夜語。

觀林詩話

  吳聿 (宋)

  「半山酷愛唐樂府『雨打梨花深閉門』之句」 。

《西廂記》 第二本

  崔鶯鶯夜聽琴雜劇 第一折

  [仙呂][八聲甘州]懨懨瘦損,早是傷神,那值殘春。羅衣寬褪,能消幾度黃昏?風裊篆煙不捲簾,雨打梨花深閉門;無語憑闌干,目斷行雲。

  [混江龍]落紅成陣,風飄萬點正愁人,池塘夢曉,闌檻辭春;蝶粉輕沾飛絮雪,燕泥香惹落花塵;系春心情短柳絲長,隔花陰人遠天涯近。香消了六朝金粉,清減了三楚精神。

《琵琶記》

  高明 (元) 第七出 才俊登程

  【前腔】〔丑〕遙瞻霧靄紛,想洛陽宮闕,行行將近。途程勞倦,欲待共飲芳樽。垂楊瘦馬莫暫停,只見古樹昏鴉棲漸盡。〔合〕天將暝,日已曛,一聲殘角斷樵門。尋宿處,行步緊,前村燈火已黃昏。

  【余文】向人家,忙投奔,解鞍沽酒共論文;今夜雨打梨花深閉門。

《終須夢》

  彌堅堂主人編次,「步月主人訂」 第十一回 卜玉真聞凶盡節

  靜聽流鶯棲未穩,風寸瀟瀟,哀鳴嘹嘹。愁自眉峰獨自吟,暗室寥寥,幽恨晚曉。月下銷魂有誰訴?引領翹翹,號呼瞧瞧。江邊附魄願君聞,精靈遼遼,心神飄飄。曉看天色暮看雲,飛雪瀌瀌,憂心切切。千點啼痕萬點紅,腸斷怮怮,愁恨憀憀。雨打梨花深閉門,長夜迢迢,淚流漻漻。風吹柳絮緊掩欞,思君愮愮,顏色焦焦。

《駐春園小史》

  「吳航野客編次」 第十四回 執約遣阿鬟因詩起釁 偽游窺好女探信求婚

  花徑不曾綠客掃,金陵作客春光早。可憐一片惜春情,懶對春光添懊惱。

  懊惱羅衾濕淚痕,空庭寂寞度黃昏。黃昏獨坐暗消魂,雨打梨花深閉門。

  蓬門今始為君開,春色江南爛作堆。故山回首家千里,春也隨人容里來。

  客里懷春難遣興,興來姐妹頻呼應。姐有詩歌呼妹賡,清聲聯絡飛花徑。

上一篇[目見耳聞]    下一篇 [懸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