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雪心賦》系唐朝卜應天所著。卜氏字則巍,號崑崙子,又稱濮都監。卜應天世居贛州,薦太史不就而入道門,為黃冠師。因自許「心地雪亮,透徹地理」,因而將其著作取名《雪心賦》。 《雪心賦》是中國堪輿學中的名篇名著,是形勢法(巒頭法)風水的經典作品

1簡介

評價
明代地理家徐試可(字之鏌)曾說:「地理諸書,世傳充棟,求其術臻神妙者,而《葬書》為最;理極深悉者,而《發微》為優;欲知作法之詳活,無如楊公之《倒杖》;欲識星形之異態,無如廖氏之《九變》。至若星垣貴賤,妙在《催官》;理氣生克,妙在《玉尺》,數者備而巒頭、天星儘是矣!《雪心賦》詞理明快,便後學之觀覽,引人漸入佳境。」

2《雪心賦》全文

第二章 地理要略
古人卜宅,有其義而無其辭。后哲著書,傳於家而行於世。
葬乘生氣,脈認來龍;穴總三停,山分八卦。
存乎人者,莫良於眸子;眛於理者,孰造於玄微。
惟陰陽順逆之難明,抑鬼神情狀之莫察。
布八方之八卦,審四勢之四維。有去有來,有動有靜。
迢迢山發跡,由祖宗而生子生孫。
汩汩水長流,自本根而分支分派。
入山尋水口,登室看明堂。
岳瀆鍾星宿之靈,賓主盡東南之美。
立向貴迎官而就祿,作穴須趨吉而避凶。
必援古以證今,貴升高而望遠。
辭樓下殿,不遠千里而來。
問祖尋宗,豈可半途而止。
祖宗聳拔者,子孫必貴。
賓主趨迎者,情意相孚。
右必伏,左必降,精神百倍。
前者呼,後者應,氣象萬千。
辨山脈者,則有同干異枝。
論水法者,則有三叉九曲。
卜雲其吉,終焉允臧。吉地乃神之所司,善人乃天之克相。
將相公侯,胥此焉出。榮華富貴,何莫不由。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毋忽斯言;得於斯,必深造於斯,蓋有妙理。
第四章 論水法
論山可也,於水何如。
交鎖織結,四字分明。
穿割箭射,四凶合避。
撞城者,破家盪業,背城者,勾性強心。
發福悠長,定是水纏玄武,為官富厚,必然水繞青龍。
所貴者五戶閉藏,所愛者三門寬闊。
垣局雖貴,三門逼窄不須觀;形穴雖奇,五戶不關何足取。
元辰當心直出,未可言凶。
外面轉首橫欄,得之反吉。
以之界脈則脈自止,以之藏風則風不吹。
水才過穴而反跳,一文不值。
水若入懷而反抱,一發便衰。
水口則愛其緊如葫蘆喉,抱身則貴其彎如牛角樣。
交牙截水者最宜聳拔,當面瀦水者惟愛澄凝。
聳拔者,如赳赳武夫之捍城;澄凝者,若肅肅賢臣之拱位。
水口之砂,最關利害,此特舉其大略,當自察其細微。

第五章 論龍脈

水固切於觀流,山尤難於認脈。
或隱顯於茫茫迥野,或潛藏於淼淼平湖。
星散孤村,秀氣全無半點。
雲蒸貴地,精光略露一斑。
聳於後,必應於前;有諸內,必形諸外。
欲求真的,遠朝不如近朝;要識生成,順勢無過逆勢。
多是愛遠大而嫌近小,誰知迎近是而貪遠非。
會之於心,應之於目。
三吉六秀,何用強求。正穴真形,自然默合。
死絕處有生成氣局,旺相中察休廢蹤由。
棄甲曳兵,過水重興營寨;排槍列陣,穿珠別換門牆。
游龜不顧而參差,是息肩於傳舍。
連珠不止而散亂,似假道於他邦。
滾滾桃花,隨風柳絮,皆是無蒂無根,未必有形有氣。
若見土牛隱伏,水纏便是山纏。
或如鷗鳥浮沈,脈好自然穴好。
水外要四山來會,平中得一突為奇。
細尋朝對之分明,的要左右之交固。
堂寬無物,理合辯於周圍。
水亂無情,義合求於環聚。
當生不生者,勢孤援寡。
見死不死者,子弱母強。
鶴膝蜂腰,恐鬼劫去來之未定。
蛛絲馬跡,無神龍落泊以難明。
彷彿高低,依稀繞抱。
求吾所大欲,無非逆水之龍。
使我快於心,必得入懷之案。
蜂屯蟻聚,但要圓凈低回。
虎伏龍蟠,不拘遠近大小。
脈盡處須防氣絕,地卑處切忌泉流。
來則有止,止則或孤,須求護托。
一不能生,生物必兩。要合陰陽。
有雌有雄,有貴有賤。
其或雌雄交度,不得水則為失度。
倘如龍虎護胎,不過穴則為漏胎。
可喜者龍虎身上生峰,可惡者泥水地邊尋穴。
出身處要列屏列障,結穴處要帶褥帶裀。
當求隱顯之親疏,仍審怪奇之趨舍。
犀角虎牙之脫漏,名為告訴之星;驪珠玉幾之端圓,即是貢陳之相。
亦有穴居水底,奇物異蹤;更有穴在石間,剝龍換骨。
水底必須道眼,石間貴得明師。
豈知地理自有神,誰識桑田能變海。
骨脈固宜剝換,龍虎鬚要詳明。
或龍去虎回,或龍回虎去。
回者不宜逼穴,去者須要回頭。
蕩然直去不關欄,必定逃移並敗絕。
或有龍無虎,或有虎無龍;無龍要水繞左邊,無虎要水纏右畔。
或龍強虎弱,或龍弱虎強;虎強切忌昂頭,龍強尤防嫉主。
莫把水為定格,但求穴里藏風;到此著眼須高,更要回心詳審。
兩宮齊到,忌當面之傾流;一穴居中,防兩邊之尖射。
東宮竄過西宮,長房敗絕;右臂尖射左臂,小子貧窮。
最宜消息,無自昏迷。
相山亦似相人,點穴猶如點艾。
一毫千里,一指萬山。
若有生成之龍,必有生成之穴。
不拘單向雙向,但看有情無情。
若有曲流之水,定有曲轉之山;何用九星八卦,只須顧內回頭。
莫向無中尋有,須於有處尋無;或前人著眼之未工,或造化留心以褔善。
左掌右臂,緩急若冰炭之殊;尊指無名,咫尺有雲泥之異。
傍城借主者,取權於生氣;脫龍就局者,受制於朝迎。
大向小扦,小向大扦,不宜亂雜。
橫來直受,直來橫受,更看護纏。
須知移步換形,但取朝山證穴。
全憑眼力,斟酌高低,細用心機,參詳向背。
內直外鉤,盡堪裁剪,內鉤外直,枉費心機。
勿謂造化難明,觀其動靜可測。
辨真偽於造次之間,度順逆於性情之外,未知真訣,枉誤世人。
細看八國之周流,詳察五星之變化。
截氣脈於斷未斷之際,驗禍福於正不正之間。
更有異穴怪形,我之所取,人之所棄。
若見藏牙縮爪,機不可測,妙不可言。
石骨過江河,無形無影。
平地起培塿,一東一西。
當如沙里揀金,定要水來界脈。
平洋穴須斟酌,不宜掘地及泉;峻峭山要消詳,務要登高作穴。
穴里風須迴避,莫教割耳吹胸;面前水要之玄,最怕衝心射脅。
土山石穴,溫潤為奇;土穴石山,嵯峨不吉。
單山亦可取用,四面定要關欄;若還獨立無依,切忌當頭下穴。
風吹水劫,是謂不知其所裁。
左曠右空,非徒無益而有損。
石骨入相,不怕崎嶇;土脈連行,何妨斷絕;但嫌粗惡,貴得方圓。
過峽若值風搖,作穴定知力淺。
穴前折水,依法循繩,圖上觀形,隨機應變。
穴太高而易發,花先發而早淍。高低得宜,褔祥立見。
雖曰山好則脈好,豈知形真則穴真。
枕龍鼻者,恐傷於唇;點龜肩者,恐傷於殼。
出草蛇以耳聽蛤,出峽龜以眼顧兒。
舉一隅而反三隅,觸一類而長萬類。
雖然穴吉,猶忌葬凶。
立向辨方,的以子午針正。
作當依法,須求年月日之良。
山川有小節之疵,不減真龍之厚褔。
年月有一端之失,反為吉地之深殃。
過則勿憚改,當求明師;擇焉而不精,誤於管見,謂凶為吉,指吉為凶。
擬富貴於茫茫指掌之間,認禍褔於局局星辰之內。
豈知大富大貴,而大者受用,小吉小褔,而小者宜當。
偶中其言,自神其術。茍一朝之財賄,當如後患何!謬千里於毫釐,請事斯語矣。
追尋仙跡,看格尤勝看書;奉勸世人,信耳不如信眼。
山峻石粗流水急,豈有真龍,左回右抱主賓迎,定生賢佐。
取象者必須形合,入眼者定是有情。
但看富貴之祖墳,必得山川之正氣。
何年興,何年廢,鑒彼成規;某山吉,某山凶,瞭然在目。
水之禍褔立見,山之應驗稍遲。
地雖吉而葬多凶,終無一發;穴尚隱而尋未見,留待後人。
毋執己見,而擬精微;須看後龍,而分貴賤。
三吉鍾於何地,則取前進後退之步量。
劫害出於何方,則取三合四沖之年應。
遇吉則發,逄凶則災。
山大水小者,要堂局之寬平;水大山小者,貴祖宗之高厚。
一起一伏斷了斷,到頭定有奇蹤;九曲九彎回復回,下手便尋水口。
山外山稠疊,補缺障空;水外水橫闌,弓圓弩滿。
緊拱者富不旋踵,寬平者福必悠深。
修竹茂林,可驗盛衰之氣象。天關地軸,可驗富貴之速遲。
牛畏直繩,虎防暗箭,玄武不宜吐舌,朱雀切忌破頭,穴前忌見深坑。臂上怕行交路。
上不正而下參差者,無用。左空缺而右重抱者,徒勞。
外貌不足,而內相有餘,誰能辨此。
大象可觀,而小節可略,智者能知。
何精神顯露者反不祥,何形勢隱拙者反為吉。
蓋隱拙者卻有奇蹤異跡,顯露者多是花穴假形。
膠柱鼓瑟者何知,按圖索驥者何曉。
城上星峰卓卓,真如插戟護垣。面前墩阜,換作排衙唱喏。
華表捍門居水口,樓台鼓角列羅城。
若非立郡遷都,定主為官近帝。
眾山輻輳者,富而且貴。
百川同歸者,清而又長。
山稱水,水稱山,不宜偏勝。
虎讓龍,龍讓虎,只要比和。
八門缺,八風吹,朱門餓莩。
四水歸,四獸聚,白屋公卿。
突中之窟須遷,窟中之突莫棄。
窮源千仞,不如平地一堆。外聳千里,不若眠弓一案。
山秀水響者,總為絕穴。
水急山粗者,多是神壇。
不論平地高山,總宜深穴。
若是窮源僻塢,豈有真龍。
遠看腳頭。高抬眼力。
根大則枝盛,源深則流長。
長要龍真而穴正,要水秀以沙明。
登山見一水之斜流,退官失職。
入穴見眾山之背去,失井離鄉。
若見文筆孤單,硯池污濁。
枉鑿匡衡之壁,徒關孫敬之門。
財山被流山之返牽,花蜂釀蜜。
懷抱有圓峰之秀異,螺嬴負螟。
一歲九遷,定是九流九曲。
十年不調,蓋因山不十全。
水若屈曲有情,不合星辰亦吉。山若欹斜破碎,縱合卦例何為。
覆宗絕嗣,多因水盡山窮。
滅族亡家,總是山飛水走。
不問何方,允為凶兆。
論官品之高下,以龍法而推求。
天乙太乙侵雲霄,位居台諫。
禽星獸星居水口,身處翰林。
數峰插天外,積世公卿。
九曲入明堂,當朝宰相。
左旗右鼓,武將兵權。前障后屏,文臣宰輔。
犀牛望月,青衫出自天衢。
丹鳳銜書,紫詔頒於帝闕。
文筆聯於誥軸,一舉登科。
席帽近於御屏,東宮侍讀。
衙刀交劍,名持帥閫之兵。
鼓角梅花,身領知州之職。
銀瓶盞注,富比石崇。玉帶金魚,貴如裴度。
三千粉黛,牽公子之魂消。八百煙花,惹王孫之腸斷。
娥媚山現,女作宮妃。金誥花開,男婚公主。
魚袋若居兌位,卿相可期。天馬若在南方,公侯必至。
頓筆多生文士,卓旗定出將軍。
內憂外閫,文武不同。
某郡某州,分野可斷。
御座御屏,入內台而掌翰。
頓給槍鼓,鎮外閫以持權。
帶倉帶庫,陶猗之富可期。
生曜生宮,王謝之名可望。
文星低而夭顏回,天柱高而壽彭祖。
印浮水面,煥乎其有文章。
水聚天心,孰不知其富貴。
巧憑眼力,妙在心思。
物以類推,穴由形取。
虎與獅猊相似,雁與鳳凰不殊。
一或少差,指鹿為馬。
渾然無別,認蚓為蛇。
或取斜曲為釵,四圍不絕。
或求橫直為劍,兩畔不包。
文筆畫筆,二者何分。衙刀殺刀,兩般無異。
若坐山秀麗,殺刀化作衙刀。
或本主賤微,文筆變為畫筆。
尖槍本凶具,遇武士以為奇。
浮屍固不祥,逢群鴉而反吉。
鼓笛非神仙不取,無道器則出伶官。
印劍非天師不持,有香爐則為巫祝。
葫蘆山現,術士醫流。木杓形連,瘟疾孤寡。
或是胡僧禮佛,錯認拜相鋪氈。
或是屍山落頭,誤為謝恩領職。
形如囚獄,與祥雲捧日何殊。
勢聳花,與風吹羅帶何異。
出陣旗見劫山為劫盜,死筆遇殺水為殺傷。
一坯土居正穴之前,未可斷為患眼。一小山傍大山之下,未可指為墮胎。
或作蟠龍戲珠,或作靈貓捕鼠。
貴通活法,莫泥陳言。
捲簾水現,入舍填房。
珥筆山尖,教唆詞訟。
兒孫忤逆,面前八字水流。
男女淫奔,案外抱頭山現。
玉印形如破碎,非瞽目則主傷胎。
金箱頭若高低,非煙包則為灰袋。
探頭側面,代有穿窬。拭淚搥胸,家遭喪禍。
屍山居水口,路死扛屍。腫腳出墳前,瘟疫浮腫。
出林虎無以啖之,則傷人。伏草蛇無以制之,則損己。
蜈蚣鉗里,眠犬懷中。凡此惡形,扦之有法。
嘶馬必聞風於他處,驚蛇還畏物於坡中。
取舟楫於前灘,貴游魚於水上。
荷葉不可重載,瓜藤僅可小栽。
泊岸浮牌豈畏風,平沙落雁偏宜水。
魚貫而進,馨香在於卷阿。
雁陣而低,消息求於回野。
人形葬於臍腹,卻要窩藏。
禽形妙在翼阿,不拘左右。
不可一途而取,豈容一例而言。
蓋黏倚撞,細認穴情。
吞吐浮沉,務依葬法。
唇臍目尾顙腹,三吉三凶。角耳鼻協腰足,四凶二吉。
形似亂衣,妻必淫,女必妒。勢如流水,家必敗,人必亡。
或遇提蘿之山,定生乞丐。若見擎拳之勢,定出兇徒。
水破太陰,雲雨巫山之輩。山欹文曲,亂流洛浦之人。
頭開兩指似羊蹄,出人忤逆。腦生數摺如羊協,犯法徒刑。
文筆若坐懸針,切宜謹畏。孝帽若臨大墓,勿謂無凶。
小人中君子,鶴立雞群。君子中小人,蓬生麻內。
抿中玉表,多生庶出之兒。狐假虎威,必主過房之子。
為人無嗣,只因水破天心。有子出家,定是水沖城腳。
亦有虛拱,無情似乎有情。多見前朝,如揖卻非真揖。
頂雖尖圓而可愛,必腳走竄而顧他。縱有吉穴可遷,不過虛花而已。
萬狀千形咸在目,三才八卦本諸心。
好地只在方寸間,秘術不出文字外。
土崩陷而神鬼不妥,木凋落而旺氣將衰。
源泉混混出明堂,氣隨飄散。
白石磷磷張虎口,必主刑傷。
更防東屈西伸,最怕左牽右拽。
危樓寺觀,忌聞鐘鼓之聲。
古木壇場,驚見雷霆之聲。
怪石若居前案,必有凶災。吉星既坐後龍,豈無厚福。
忽見山裂者,橫事必生。嘗聞水泣者,喪禍頻見。
其或聲響如環佩,進祿進財。若然滴漏注銅壺,守州守郡。
鼕鼕洞洞,響而亮者為貴。凄凄切切,悲而泣者為災。
然而有聲不如無聲,明拱不如暗拱。
一來一去,有福有災。
一急一緩,有利有害。
留心四顧,緩步重登。
二十四山,山名太雜。
三十六穴,穴法何迂。
宗廟之水法誤人,五行之山運有準。
逆水來朝,不許內堂之氣。
翻身作穴,切須外從之回頭。
所貴關藏,最蜂空缺。
隔水為護者,何妨列似屏風。就身生案者,須要回如肘臂。
毋友不如己者,當求特異之朝山。同氣然後求之,何必十分之厚隴。
尖山秀出,只消一峰兩峰。曲水來朝,不論大澗小澗。
眾水順流而散漫,不用勞神。四山壁立而粗雜,何勞著眼。
山無朝移夕改之勢,水有陵遷谷變之時。
水不亂灣,灣則氣全。山不亂聚,聚則形止。
淺薄則出人淺薄,寬平則出人寬平。
只只山尖射,豈子之所欲哉。
源源水斜流,其餘不足觀也。
後山不宜壁立,去水最怕直流。
更嫌來短去長,切忌左右傾瀉。
流神峻急,雖屈曲而驟發驟衰。
水口開關,不重疊而易成易敗。
其或勢如浪涌。何如卓立之峰。脈若帶連,何必高昂之阜。
帶連者貴接續而不斷,浪涌者須重疊以為奇。
脈有同干異支,支嫩延蔓。勢有回龍顧祖,祖不厭高。
察其老嫩精粗,審其生旺休廢。
若言陽宅何異陰宮,最要地勢寬平,不宜堂局逼窄。
若居山谷,最怕凹風。若在平洋,先須得水。
土有餘,當辟則辟。山不足,當培則培。
先宅后墳,墳必興而宅必敗。先墳后宅,宅既盛而墳自衰。
明堂平曠,萬象森羅。眾水歸朝,諸山聚會。
草盛木繁,水深土厚。牆垣籬塹,俱要迴環。
水圳池塘,總宜朝揖。
與夫鐵爐油榨,水確牛車。立必辨方,作當依法。
水最關於禍福,水宜合於圖經。
所忌者水尾源頭,所戒者神前佛后。
壇殿必居水口,羅星忌見當堂。
形局小者,不宜傷殘,寸土惜如寸玉。
垣局闊者,何妨充廣,千家任住千年。
一山一水有情,小人所止。大勢大形入局,君子攸居。
泰山支麓水交流,孔林最茂。龍虎山中風不動,仙圃長春。
因往推來,准今酌古。
牧堂之論深於理,醇正無疵。
景純之術幾於神,玄妙莫測。
法度固難盡述,機關須自變通。
既造玄微,自忘寢食。
亟稱水何取於水,誰會孔聖之心。
盡信書不如無書,還要離婁之目。
賦稟雖雲天定,禍福多自己求。
智者樂水,仁者樂山,是之取爾。
天之生人,地之生穴,夫豈偶然。
欲求滕公之佳城,須積叔敖之陰德。
積德必獲吉扦,積惡還招凶地。
莫損人而利己,勿喪善以欺天。
穴本天成,福由心造。
發明古訣,以雪吾心。
地理精粗,包括殆盡。
切記寶而藏之,非人勿示。
慎傳后之學者,永世無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