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零和博弈,又稱零和遊戲,與非零和博弈相對,是博弈論的一個概念,屬非合作博弈。指參與博弈的各方,在嚴格競爭下,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著另一方的損失,博弈各方的收益和損失相加總和永遠為「零」,雙方不存在合作的可能。也可以說:自己的幸福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的,二者的大小完全相等,因而雙方都想盡一切辦法以實現「損人利己」。零和博弈的結果是一方吃掉另一方,一方的所得正是另一方的所失,整個社會的利益並不會因此而增加一分。

1簡介

零和博弈

  零和博弈

零和遊戲又被稱為遊戲理論或零和博弈,源於博弈論(game theory)。是指一項遊戲中,遊戲者有輸有贏,一方所贏正是另一方所輸,而遊戲的總成績永遠為零。
零和遊戲的內容如下:兩人對弈,總會有一個贏,一個輸,如果我們把獲勝計算為得1分,而輸棋為-1分。則若A獲勝次數為N,B的失敗次數必然也為N。若A失敗的次數為M,則B獲勝的次數必然為M。這樣,A的總分為(N-M),B的總分為(M-N),顯然(N-M)+(M-N)=0,這就是零和遊戲的數學表達式。
早在2000多年前這種零和遊戲就廣泛用於有贏家必有輸家的競爭與對抗。「零和遊戲規則」越來越受到重視,因為人類社會中有許多與「零和遊戲」像類似的局面。
與「零和」對應,21世紀也常用「雙贏」概念。「雙贏」的基本理論就是「利己」不「損人」,通過談判、合作達到皆大歡喜的結果。

2原理

零和遊戲源於博弈論,現代博弈理論由匈牙利大數學家馮·諾伊曼於20世紀20年代開始創立,1944年他與經濟學家奧斯卡·摩根斯特恩合作出版的巨著《博弈論與經濟行為》,標誌著現
零和博弈

  零和博弈

代系統博弈理論的初步形成。
零和遊戲是指一項遊戲中,遊戲者有輸有贏,一方所贏正是另一方所輸,遊戲的總成績永遠為零,零和遊戲原理之所以廣受關注,主要是因為人們在社會的方方面面都能發現與零和遊戲類似的局面,勝利者的光榮後面往往隱藏著失敗者的辛酸和苦澀。
通過有效合作皆大歡喜的結局是可能出現的。但從零和遊戲走向雙贏,要求各方面要有真誠合作的精神和勇氣,在合作中不耍小聰明,不要總想占別人的小便宜,要遵守遊戲規則,否則雙贏的局面就不可能出現,最終吃虧的還是合作者自己。

3背景

零和遊戲之所以廣受關注,主要是因為人們發現在社會的方方面面都能發現與「
零和博弈

  零和博弈

零和遊戲」類似的局面,勝利者的光榮后往往隱藏著失敗者的辛酸和苦澀。從個人到國家,從政治到經濟,似乎無不驗證了世界正是一個巨大的零和遊戲場。這種理論認為,世界是一個封閉的系統,財富、資源、機遇都是有限的,個別人、個別地區和個別國家財富的增加必然意味著對其他人、其他地區和國家的掠奪,這是一個邪惡進化論式的弱肉強食的世界。我們大肆開發利用煤炭石油資源,留給後人的便越來越少;研究生產了大量的轉基因產品,一些新的病毒也跟著冒了出來。
但20世紀以來,人類在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經濟的高速增長、科技進步、全球一體化以及日益嚴重的環境污染之後,「零和遊戲」觀念正逐漸被「雙贏」觀念所取代。在競爭的社會中,人們開始認識到「利己」不一定要建立在「損人」的基礎上。領導者要善於跳出「零和」的圈子,尋找能夠實現「雙贏」的機遇和突破口,防止負面影響抵消正面成績。批評下屬如何才能做到使其接受而不抵觸,發展經濟如何才能做到不損害環境,開展競爭如何使自己勝出而不讓對方受到傷害,這些都是每一個為官者應該仔細思考的問題。有效合作,得到的是皆大歡喜的結局。從零和走向正和,要求各方要有真誠合作的精神和勇氣,遵守遊戲規則,否則「雙贏」的局面就不會出現,最終吃虧的還是合作者自己。

4意義

對於非合作、純競爭型博弈,諾伊曼所解決的只有二人零和博弈:好比兩個人下棋、或是打乒乓球,一個人贏一著則另一個人必輸一著,凈獲利為零。
在這裡抽象化后的博弈問題是,已知參與者集合(兩方) ,策略集合(所有棋著)
零和博弈

  零和博弈

,和盈利集合(贏子輸子) ,能否且如何找到一個理論上的「解」或「平衡「,也就是對參與雙方來說都最」合理「、最優的具體策略?怎樣才是合理?應用傳統決定論中的「最小最大」準則,即博弈的每一方都假設對方的所有功略的根本目的是使自己最大程度地失利,並據此最優化自己的對策,諾伊曼從數學上證明,通過一定的線性運算,對於每一個二人零和博弈,都能夠找到一個「最小最大解」。通過一定的線性運算,競爭雙方以概率分佈的形式隨機使用某套最優策略中的各個步驟,就可以最終達到彼此盈利最大且相當。當然,其隱含的意義在於,這套最優策略並不依賴於對手在博弈中的操作。用通俗的話說,這個著名的最小最大定理所體現的基本「理性」思想是「抱最好的希望,做最壞的打算」。
雖然零和博弈理論的解決具有重大的意義,但作為一個理論來說,它應用於實踐的範圍是有限的。零和博弈主要的局限性有二,一是在各種社會活動中,常常有多方參與而不是只有兩方;二是參與各方相互作用的結果並不一定有人得利就有人失利,整個群體可能具有大於零或小於零的凈獲利。對於後者,歷史上最經典的案例就是「囚徒困境」。在「囚徒困境」的問題中,參與者仍是兩名(兩個盜竊犯),但這不再是一個零和的博弈,人受損並不等於我收益。兩個小偷可能一共被判20年,或一共只被判2年。

5內涵

在零和遊戲中所有的參與者其獲利與虧損正好等於零。贏家的利潤來自於輸家的虧損。
零和博弈

  零和博弈

以下有一些重要的觀念是你在了解該交易是否為零和遊戲所必須先知道的。這個分類決定於我們對玩家利潤與虧損的定義有多寬廣。它本身的分類對我們並不重要,但是對發起人就很重要了。要介紹這觀念的發展,我們先討論撲克遊戲,然後我們再切入操作,因為撲克相對於操作是一種很好的比喻。
交易
交易是一種零和遊戲
像撲克一樣,交易的分類可以分為零和遊戲、負和遊戲、或是正和遊戲,完全取決於我們如何定義利潤和虧損。
倘若我們只以獲利和虧損來當作基準衡量交易,那麼它必然是一個零和遊戲。舉例來說,假設操作利潤和虧損被定義為與基本價值相對應(基本上它無法觀察),那麼當買方和賣方交易,他們會設定一個價格,如果這個價格高於基本價值,賣方就取得買方支出的利益。在市場上若沒有其它交易員的虧損,不會有任何一個交易員獲利的。既然我們無法確定地觀察出基本價值,亦即交易員也無法確知他們的利潤及虧損,則他們交易時間中的不確定性就不會改變零和遊戲的本質。
如果所用的基準對買方和賣方是相同的,那麼用來定義利潤和虧損的基準並不影響零和遊戲的本質。這個基準決定我們如何來解釋利潤和虧損。當我們用基本價值作為基準,我們解釋價格和基本價值間的不同點為基本操作利潤或虧損,不幸地,在沒有定義以及估計基本價值之前,這些利潤和虧損無法被估計。
就這個觀點而言,操作利潤和虧損的定義是以應用於買賣雙方的一般基準為基礎。一般常見的基本價值基準產生了零和遊戲。一般報酬基準產生的遊戲可以很容易地經由調整來成為零和遊戲。不管如何,沒有其它交易員的虧損,是不會有任何交易員有所獲利的。基於這個論點,交易就是一個零和遊戲。
交易是一種正和遊戲
理性的交易員不會去玩那種只能得到操作利潤的純零和遊戲,如果所有的交易員都一樣,所有的預期報酬率都是零,就不會有人從交易中獲得利益。如果有些交易員技術較其它人好,這些技術較好的交易員願意交易,但那些技術差的不願意,那麼就沒有人交易了。
要解釋為什麼理性的交易員要交易,首先我們要先認清有些人交易不是只為了預期報酬。人們交易為了避險、為了將資金移轉、為了交換財產、為了賺取絕對的報酬、為了學習他們是否可以藉由操作賺錢、或是得到賭博的樂趣。這些外部利益使得交易成為一種正和遊戲。如果這些交易的外部利益夠好,即使交易員自認會輸,還是會去交易。技術好的交易員就可從這些技術較差,但是基於外部利益而進場交易的交易員手中來獲利。
市場價格有效地整合信息,而技術較好的交易員根據他們獲得的信息來交易以獲取利潤。如果操作利潤超過獲得信息的成本,這種行為具有獲利性。如果沒有人基於外部利益而進場交易,技術好的交易員就無法藉由交易來獲利。他們將會放棄他們的研究,進而放棄交易,則價格的效率性將不復見。價格效率是依據技術好的交易員與那些願意交易或是不理性的輸家所創造的,技術好的交易員使得價格產生效率,而那些輸家就對他們研究的努力而付費。

6應用

零和遊戲與金融市場
零和博弈是博弈過程的最基本模型。理想的零和博弈對於金融市場有重要意義。
在金融市場實際趨勢運行中,理想零和博弈的全過程接近於一個半圓。當然,所謂半圓,與觀察者制定坐標的數值單位有關,如果大幅壓縮時間單位,這個半圓看起來就象拋物線;如果大幅擴展時間單位,路線又象一段扁扁的圓弧。因此,在上面表達最高點的時候,提出「公認的相關係數」概念。在這個相關係數引導下,最高點就是一個明確的數值,也就排除了觀察坐標繪製過程的伸縮帶來的影響。
理想零和博弈,從金融趨勢的演變角度來看,最終將構成核心因子。混沌經濟學研究者一直希望在證券市場尋找到主宰世界命運的「混沌因子」,事實上,所有金融市場的「混沌因子」就是這麼一個理想零和博弈的半圓。而最終,一個半圓的小泡影,也將幻化出五光十色的大千世界,其壽命成千上萬年,或者更長。這個小泡影,帶有「真善美」的天然屬性。
零和遊戲與公司治理
公司治理中的零和遊戲並非沒有一個均衡點,可以從對手之間的博弈轉變為正當管理與不正當管理之間的此消彼長,由此避免雙方的對抗。正當管理與不正當管理的零和遊戲中,正當管理的成份多一點,不正當管理的成份就少一點,反過來也是一樣,兩者之間存在著零和關係。管理者的精力是有限的,當他把精力過多的用在不正當管理的歪門邪道上時,就會嚴重影響到正當管理的艱苦卓絕的努力。因此,通過反對不正當管理來完成公司治理的任務,從而促進正當管理,對於把企業蛋糕做得更大,是不可或缺的。
首先,它可以避免所有者和其他相關利益者一方在零和遊戲中處於必輸的地位。在零和遊戲中,管理者一方在信息不對稱中處於優勢地位,再加上其實際控制著人流、物流、資金流,因而在內部博弈中總是穩操勝券。作為對手的所有者和其他相關利益者一方,要想改變這種被動局面,通過公司治理加以抗衡總是必要的。其次,為反對不正當管理而付出一定成本是合算的。通過建立健全公司治理機制,反對不正當管理,難免要付出一定的成本,但它肯定是在可以承受的範圍之內,與在零和遊戲中必輸的份額相比,與企業資產可能被掏空相比,付出這種成本還是合算的。再次,付出的必要成本使得企業「蛋糕做得更大」更有希望。反對不正當管理至少可以使管理者在內部「零和遊戲」中獲利的行為得到遏制,通過這種有效的工作使管理者在內部零和遊戲中失去優勢之後,就有望促使其將自己的聰明才智用在把「蛋糕做得更大」上,因為那樣同樣可以使他們個人所得的絕對數額更多。
從博弈論的研究來看,解決零和遊戲問題的出路在於參與博弈者從零和走向雙贏或者多贏,但是其前提必須擺脫零和遊戲的思維定勢。在企業管理中也是一樣,兩權分離的公司制發展軌跡不可逆轉,而內部零和遊戲又會產生內耗,解決的辦法與其寄希望於大家在「零和遊戲」中握手言和,不如讓經營管理者感到實施不正當管理得不償失,知難而退,一致對外,把企業利益的蛋糕做得更大。

7笑話

說是有兩個經濟學家,在馬路上散步,便討論經濟問題,甲經濟學家看見了一堆狗屎,思索著對乙經濟學家說:「你吃了這堆狗屎吧,我給你100萬塊錢。」乙經濟學家猶豫了一會兒,但是還是經受不住誘惑,吃了那堆狗屎,當然,作為條件,甲經濟學家給了他100萬塊錢。過了一會兒,乙經濟學家也看見了一堆狗屎,就對甲經濟學家說:「你吃了這堆狗屎吧,我也給你100萬塊錢。」甲經濟學家猶豫了一會兒,但是還是經受不住誘惑,吃了那堆狗屎當然,作為條件,乙經濟學家把甲給他的 100萬還了回去。
故事還沒有完
走著走著,乙經濟學家忽然緩過神來了,對甲說:「不對阿,我們誰也沒有掙到錢,卻吃了兩堆狗屎。」甲也緩過神了,思考了一會兒說:「可是,我們創造了200萬的GDP啊!」
上一篇[CECT V008]    下一篇 [CECT UVXU]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