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天波府楊家的二公子楊家寶因強姦殺害柴王府郡主一案被判斬決。將刑之際,原本徵戰在外的楊家大公子楊家聲帶部下趕到,一箭制止了劊子手,劫下楊家寶。一番惡戰後,家聲在監斬官的沉默中帶家寶離開。 柴王爺與龐太師以家聲擅離邊關、刑場劫囚、罪涉謀反之名告至皇帝面前,討得嚴懲楊家的聖旨。楊老夫人嚴責二子,欲送子面君請罪,龐太師卻已持聖旨到來。家聲不服,急怒之下拔劍相向,遭老夫人呵斥,太師洋洋得意地命將楊府上下悉數拿下。楊忠見狀奮力殺出重圍,獨力脫逃。

1 雷霆怒 -簡介

  《雷霆怒》是台灣電視劇《包青天》(1993版)系列里的一個故事,系第三十四單元,共7集(188-194集)。

2 雷霆怒 -基本信息

  片名:雷霆怒
  導演:孫樹培
  主要演員:金超群、范鴻軒、何家勁、狄鶯、李欣、李亞明
  類型:古裝懸疑驚悚
  國家/地區:中國台灣
  語言:國語
  上映日期:1993年2月23日
  集數:7

3 雷霆怒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默認顯示|全部顯示

4 雷霆怒 -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 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第1集(總188集)
        刑場。
      天波府楊家的二公子楊家寶因強姦殺害柴王府郡主一案被判斬決。將刑之際,原本徵戰在外的楊家大公子楊家聲帶部下趕到,一箭制止了劊子手,劫下楊家寶。一番惡戰後,家聲在監斬官的沉默中帶家寶離開。
      柴王爺與龐太師以家聲擅離邊關、刑場劫囚、罪涉謀反之名告至皇帝面前,討得嚴懲楊家的聖旨。楊老夫人嚴責二子,欲送子面君請罪,龐太師卻已持聖旨到來。家聲不服,急怒之下拔劍相向,遭老夫人呵斥,太師洋洋得意地命將楊府上下悉數拿下。楊忠見狀奮力殺出重圍,獨力脫逃。
      包大人途中見晴天霹靂,冤氣沖日,詫異不止。卻見楊忠負傷飛馬而來,告之楊家遭遇,請求救助。展昭情急請命,包大人命他攜尚方寶劍速往法場救人。龐太師刑場監斬,方下斬令,展昭從天而降。龐太師以尚方寶劍只能斬人不能救人為由堅持行刑。展昭對在場眾人詳數楊家功業、細析關節利害、曉以大義。面對展昭的陳詞慷慨,眾人動容。龐太師又以眾人身家性命相脅,僵持之際,包大人趕到,爭取得半日時間前往皇宮說服皇上改變心意。
      案件發往開封府重審。楊家寶道出當日情由:上元佳節之夜,柴王府小王爺柴文意遇見楊家聲的未婚妻子張玉蓮,遂起色心,因調戲不果,便命人往張家強下俜禮,並逼迫張家退掉楊家之親。張秀才求助於楊家,無奈邊關吃緊,楊家聲分身乏術,只能以國事為重。楊家寶主張在家聲未歸之前由自己男扮女裝,代嫂上轎,只求能暫且拖延。新婚之夜,家寶尋百般借口避開柴文意,尷尬之時,小郡主柴文婷出現。
  • 第2集(總189集)
        柴文意被家寶編造之言所唬,同意暫且不碰新娘,並讓文婷暫伴嫂子同住,文婷允之。文婷對家寶產生好感,而家寶亦覺出文婷之善良,漸起好俅之心。一日家寶在室內更衣,被文婷撞見,家寶無奈道出實情,文婷大驚之餘芳心其實早已暗許。二人私定終生,度過一段只羨鴛鴦不羨仙的幸福日子。柴文意所給限期已到,家寶本欲裝病繼續欺瞞,但柴文意已起疑心,並發現了家寶與文婷的秘密。柴文意欲殺家寶,文婷出手相阻,終在緊要關頭為家寶擋下致命一劍。文婷殞命,家寶痛不欲生,恰在此時柴王爺回府,目睹一切。
      柴文意矢口否認自己誤傷文婷,指家寶入王府行竊,殺死文婷。
      包大人帶家寶前往柴王府取證。柴家眾家丁在指證家寶時異口同聲,柴文意得意非凡,包大人卻早看出端倪。包大人舉步將行之際,無意瞥見文婷房中有鸚鵡一隻,便命人將鸚鵡取回開封府待審。柴文意茫然不解,求教於龐太師。鸚鵡翻來覆去只會說「不要」二字,包大人詢問公孫先生需要多久才能教會鸚鵡說話。
      楊忠欲帶楊家兄弟越獄,家聲堅決不從。
      公堂之上,包大人傳鸚鵡做證,柴文意暗驚。
  • 第3集(總190集)
        包大人庭審鸚鵡,鸚鵡竟開口道出小王爺乃殺死文婷之人,柴文意情急之下失口,說出家寶在文婷房中多日並為文婷所庇的事實。原來鸚鵡是包大人另行購買,只為誆出柴文意實言,真相大白,柴文意悔之晚矣。在包大人好言相勸之下,柴王爺認了家寶為半子。包大人將審案經過上奏皇上,並請皇上成全家聲與玉蓮的婚事。
      楊家聲蒙皇上賜婚,展昭前往道賀,但遲遲不見新娘到來。原來柴文意賊心不死,帶人將張玉蓮強行劫去。楊家聲欲闖柴王祠,被展昭阻攔。展昭一面命王馬張趙四人回開封府將此事稟告包大人,一面請地方官與家寶同往柴王祠交涉。柴文意氣焰囂張,陳橋令與家寶反遭他奚落。展昭飛身而入柴王祠,與柴文意幾番言語交鋒。面對展昭的不卑不亢、威嚴隱含,柴文意撒潑,展昭將劍鋒架上了柴文意的頸項,柴文意無奈提出與楊家聲比武爭婚。
      比武場上,展昭作了主持之人。第一場柴文意用動過手腳的兵刃暗算家聲,取得一勝。展昭將自己的佩劍借與家聲,家聲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亦取得一勝。第三場雙方見了真功夫,柴文意終究技不如人。
      家聲娶得如花美眷,向展昭道謝。眾人歡欣之餘不免擔憂柴文意始終不肯罷手。展昭欲將佩劍贈與楊家以作信物,楊老夫人謝辭,卻請展昭留字一幅以震懾柴文意,展昭慷慨揮墨:「鐵肩擔道義,寶劍斬姦邪」。
      柴文意心恨展昭、楊家聲,柴王爺心中擔憂。柴文意轉念請父親代為向皇上求得軍職,好建功立業。包大人認為職責在身或可約束小王爺,也代為向皇上說情。皇上准了柴文意平虜將軍之職,柴文意請纓前往大同關。柴王爺與包大人覺出事情不妙卻已無法挽回。
      家寶為文婷守靈,邂逅精靈古怪的遼國姑娘蓮花,蓮花言道欲往陳橋尋找生身父親。
  • 第4集(總191集)
        家寶見到蓮花清麗的女兒裝扮,訝異於蓮花與文婷的相象。原來蓮花所要尋找的父親正是小商王柴政。而柴王爺卻不願認這個遼國來的女兒,反讓人拿了一百兩銀子打發蓮花離開,蓮花失望,負氣離開柴王府。
      柴文意來到邊關大同,楊家聲率部眾出迎。柴文意出言挑釁,家聲恪守為將本分,不為所動。柴文意以巡視為名,讓家聲帶路來到宋遼邊境之地,家聲勸柴文意不可輕入險地,柴文意反縱馬馳入密林,家聲無奈跟入,不料柴文意竟密伏樹上,一箭射向家聲心口。原來一切都在柴文意預謀之中。柴文意惡言嘲諷重傷的家聲,突然出現的遼國護國神宮韋宮主不齒他的卑劣,出手教訓於他。韋宮主得知柴文意乃柴政之子,放了他一條生路。家聲重傷難愈,韋宮主因敬重家聲為人,贈家聲傷葯,可續一個時辰之命,家聲這才得見楊忠。家聲拔出身上半截斷箭,令楊忠帶往開封府報案,並囑楊忠不可回軍營,只能將自己秘密埋葬。
      柴文意回朝,反誣家聲與遼人勾結,傷了自己后與楊忠一同叛逃遼國。皇上下令將此事交於兵部徹查。
      開封府諸人憂心家聲遇害,展昭請求前往邊關調查,包大人認為此時開封府尚無權介入此案,不若先由楊家人出面。得知消息的家寶準備去往大同了解真相,展昭將包大人開具的囑沿路官府予以關照的文書交與家寶,並贈給家寶一枚銀鏢,告知此乃自己往日行走江湖時的信物,江湖朋友見此物亦會給予關照,家寶謝過。
      柴文意為尋楊忠的下落留駐京城。楊忠帶斷箭上開封府告狀,被一訟師阻攔,勸其應先準備訴狀,楊忠中計,落入重圍,急智中將斷箭射入柴文意別院的房沿之下。楊忠落入柴文意手中,被柴文意剜眼拔舌,斷去手腳。柴文意命家丁將楊忠丟入叢林喂野獸,家丁不忍,將楊忠棄在河邊,聽任天命。
  • 第5集(總192集)
        包大人見烏鴉示警,心中訝異,乃命張龍趙虎前往查看,張趙在河邊發現一面目全非的重傷者,將之帶回開封府。
      柴文意以為楊忠已死,打算放心回陳橋,卻得管家報信,知家寶正前往大同追查家聲下落,遂率眾阻攔。柴文意搜出包大人所開具的通行令並予以撕毀,還命人將家寶綁於樹上,意圖射殺。危急之時,一黑衣蒙面人飛鏢救下家寶,柴文意自知不敵,只好離去。
      開封府中被救回的重傷者蘇醒,幸有一眼還能視物,公孫先生以百家姓相詢,驚悉此人正是被柴文意所害的楊忠。展昭請求前往逮捕柴文意,包大人認為證據不足,不宜打草驚蛇。公孫先生提出可為楊忠接續斷舌,使其可以開口說話。
      家寶來到邊關,不料見到被二大漢挾持的蓮花,二人稱蓮花欠錢難還,亦無足夠錢財的家寶提出願與二人一賭。蓮花使詐助家寶贏得賭局,激怒那二人,家寶讓蓮花先行脫身,自己卻被毆打。那黑衣蒙面人再次出現救下家寶,並告之蓮花的下落。家寶找到蓮花,卻雙雙落入遼人手中。牢獄中,蓮花誘家寶說出只要尋得大哥下落便聽任蓮花意願,蓮花乃令人釋放家寶,原來蓮花正是護國神宮的小宮主。家寶從韋宮主口中證實家聲已遇害,並在韋宮主指點下尋得家聲遺體。悲憤難當的家寶要帶家聲遺體往開封府告狀,蓮花欲隨之,家寶卻告之一生不會再喜歡別的女人,蓮花悲切失望。
      衣錦榮歸的柴文意又來到楊家,欲趁楊家無人之際搶走玉蓮。楊老夫人怒示之以展昭手書,柴文意不以為意,還將字幅踐踏於腳下。急怒中,楊老夫人撲向柴文意,被柴文意誤殺。敗興的柴文意竟喪心病狂地將張玉蓮交予手下蹂躪。
      見到家聲身上半截刻有柴王府印記的斷箭、接下訴狀的包大人命展昭攜尚方寶劍前往陳橋逮捕柴文意,並寫下一個「忍」字,囑展昭一切行事當以能為楊家平反的大局著想。
      展昭與家寶回到楊家,見到的卻是楊老夫人的靈堂和因受過度刺激瘋去的張玉蓮。見到字幅上的腳印,展昭心知此乃柴文意所為,家寶欲向柴文意尋仇被展昭勸阻。展昭持尚方寶劍來到柴王府忠義堂,請小王爺同往開封府一行,柴文意逼問展昭既被稱作儒俠何以不知忠義堂的來歷。展昭憶得包大人臨行時的重託,強壓心中怒火,於忠義堂下、太祖皇袍之前行以跪拜之禮。一禮罷,展昭出示包大人手令,柴文意百般抵賴,不肯離開忠義堂。展昭言到為在包大人面前有所交代,需柴文意在包大人手令上踏上一腳,得意不已的柴文意欣然允之。展昭臨行時留言,柴文意盡可庇身於忠義堂,但若離開,等待他的將是自己的三尺青鋒。
      柴王爺怒斥柴文意不該過於恣意妄為,柴文意卻狂妄得對自己的父親鄙薄相向。
  • 第6集(總193集)
        展昭將手令上的腳印與字幅上的腳印兩相比較,證實殺害楊老夫人的正是柴文意,面對激憤難抑的家寶,展昭答允一定將柴文意拿獲。
      展昭備下吹鼓手往柴王府門前擺開儀陣,不堪其擾的柴王爺斥責於他,展昭言到正是為了顧全柴王府的名聲才出此下策,只要柴文意願隨自己上開封府,就立刻撤了此禮。兩廂對峙之時,韋青瑩帶蓮花突然出現。韋青瑩替柴文意允諾七日後前往開封府,展昭答應七日之約而離去。
      韋青瑩質問柴政何以不願與女兒相認,卻又被柴政花言巧語瞞哄,原諒於他。韋青瑩迫柴文意往開封府應審,並命蓮花沿路加以保護。
      大堂上柴文意以沒有證人為由不願認罪,包大人傳來楊忠,令他驚恐萬分。無奈楊忠重傷未愈、口齒不清、無法作證,包大人決定五日後重審。心虛的柴文意命蓮花夜闖開封府,殺人滅口。蓮花來到楊忠房中,不料等待她的卻是展昭。打鬥中蓮花受傷,跌入家寶房中,家寶為掩護她而對展昭撒謊,卻被展昭暗中察覺。蓮花對家寶表白心意,家寶難以作答,展昭卻來到二人面前。知悉蓮花其人後,包大人另有了計較。
      蓮花回到柴府別院,柴文意心曉蓮花得手,放下心來。公堂上包大人出示楊忠供詞,柴文意自以為已是死無對證,拒不認罪。包大人又示之以在柴府別院尋獲的另半截斷箭,柴文意卻一定要與楊忠對質。展昭上堂來相告楊忠已傷重而亡,包大人因證據不足只得將柴文意開釋。悲憤的家寶沖向柴文意,反被柴文意所制,展昭情急出手將柴文意打昏過去,包大人命公孫先生將柴文意送往後堂診治。
      柴文意醒來后發現身在牢獄,眼前出現的是文婷、家聲、楊老夫人和楊忠。以為自己已死的柴文意驚恐之中坦承所有罪行,靜候在外的包大人取得柴文意的供狀,再次升堂。柴文意以斬殺柴家後人有違聖命、開封府上下將悉為陪葬之人相脅,包大人只得將柴文意暫壓牢中,請求皇上予以定奪。皇上不願違背祖訓,堅持不肯殺柴文意,包大人無奈。
  • 第7集(總194集)
        包大人判柴文意入獄十年,柴文意大怒,對柴王爺提出為免遭開封府私害,只能殺掉包大人,並建議讓韋青瑩動手。柴王爺與韋青瑩的密謀被蓮花無意中聽去。
      得知柴文意不能殺,家寶心中忿忿。展昭提出既然柴文意不能殺,關在牢里還要待為上賓,不如將他放了;知曉展昭心意的包大人自然不會縱容他知法犯法。公孫先生出言相勸,展昭卻發現有人接近。原來蓮花得知母親將暗殺包大人,特前來示警,並告之前來的殺手會是護國神宮中的一隻精靈,非武力可制。在蓮花告誡之下,開封府諸人護住包大人前往佛堂靜觀事變。
      夜裡,精靈果然前來。蓮花警告眾人不可輕舉妄動,因為精靈不可殺,且會循血光尋找附身之人,或找到武功最為高強之人附身其上,使其受控;而若它找不到附身之人,無法完成任務,就會在早上自行消亡。精靈因無法得知何人武功高強,在眾人面前徘徊挑釁,趙虎終於忍耐不住,拔刀將精靈劈作兩半,精靈立即附身於趙虎,攻向包大人,眾人只得圍攻趙虎。打鬥中,張龍不察,傷了趙虎,精靈又轉而附身於張龍。展昭命王朝馬漢保護大人,挺劍獨戰張龍。張龍不敵展昭,被打倒在地,展昭緊張張龍傷勢,關切地俯身查看,卻被精靈所趁。蓮花讓王馬二人速殺展昭,否則將無人能阻止他殺害包大人,王馬二人遲疑上前,欲制住展昭卻被展昭震開。危急之中,展昭強定心神,勉強控制住自己的行動,並命王馬二人快趁機會殺了自己,二人猶豫中,包大人喝令眾人退開,欲親身上前。蓮花阻住包大人,飛身而上,以匕首傷了強定身形的展昭,使精靈轉而附身於自己身上。知曉精靈底細的蓮花自刺一刀,並告之眾人隨著自己的死,精靈就不會再轉移到別人身上了。面對將逝的蓮花,家寶終於承認了對她的愛。
      一擊失手的韋青瑩終於親自前來,包大人堅信邪不勝正,願獨力領教韋青瑩的移魂大法,韋青瑩在正氣凜然的包大人面前敗下陣來。包大人設計,令柴政暴露了對韋青瑩只有利用、實則無情的本相,悲痛欲絕的韋青瑩只能帶了蓮花的遺體返回大遼。
      得知暗殺失敗的柴文意為出囚牢,求父親將小商王之位讓予,卻被告知小商王之位乃世代自然襲承,不可私相授受,滅絕人性的柴文意竟逼父親自殺。柴政悲憤絕望,卻為了保全柴家香火而懸樑自盡。包大人知柴政死因,難抑心頭怒火,誓舍卻性命也要將柴文意鍘於堂下。柴文意被搭上鍘口,龐太師卻取來太祖金詔,威脅包大人若鍘了柴文意就要連累皇上成為不肖之君。包大人百難之下,只得釋了柴文意,柴文意甫得生機,就在開封府大堂上變本加厲地狂妄肆意。忿忿難平的展昭欲自行制裁柴文意以告慰開封府鍘刀下的亡魂,並願為此承擔任何罪責,包大人勸阻他不值得為了柴文意而污了大宋皇室,展昭只得強壓下滿膺怒氣。柴文意大笑而去。
      包大人自覺放了柴文意,無顏再面對天下百姓,只有辭官以謝天下。
      開封府門前,家寶持刀沖向柴文意,柴文意將家寶推倒,正欲辱之,突見狂風乍起。眾人只見霎時間,天上降下無數霹靂,生生將柴文意擊死。龐太師指家寶行兇,要求包大人力懲,包大人稱既然柴文意已死,小商王之位由柴家僅余之婿承繼,家寶不可罰。龐太師拂袖而去。包大人仰天慨嘆「蒼天有眼」,重新帶上官帽。
上一篇[寨落]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