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電刑

根據醫用人體解剖學和病理原則。可以說各種酷刑中,電刑是最「現代化」和最「科學」的一種,也最殘酷的一種。

1人體影響

電刑

  電刑

電刑椅

  電刑椅

刑試驗表明,電流強度對人體影響的結果是:1 mA 產生性興奮及快感。男表現為陰莖勃起,有精液流出;女表現為節律性痙攣,乳頭、陰蒂勃起,陰戶濕潤,偶爾有液體自陰道流出。5 mA 痛苦。6 mA 女性失禁,乳頭、陰蒂永久性勃起,較難恢復。10 mA 癱瘓 /男性失禁,陰莖永久性勃起,不能恢復。15 mA 危險。30 mA 不規則呼吸 / 呼吸停止。75 mA 心室纖維性顫動(Irregulair 心跳)。100 mA 意識喪失 / 生命危險。4 A 心跳停止。5 A 死亡 / 組織炭化。

2種類

電刑漫畫

  電刑漫畫

電刑可以分為高壓和低壓兩種電刑。
低壓電刑
低壓電刑的電壓一般控制在200V以下,因為電壓高於220V伏或者電流大於7 A時,受刑人會立即昏厥或者馬上死亡。低壓電刑是以受刑人較大的身體體積作為電流迴路,在其肉體內對神經、肌肉和骨骼同時產生電擊作用,而不是僅作用於體表,特別是當電流迴路通過心臟時,會給受刑人造成極為痛苦的心臟麻痹,進而導致全身各個器官的功能紊亂,受刑嚴重時,不但大小便失禁,男性還會流出精液,女性會流出陰液。低壓電刑會給受刑人造成長時間的痛苦,而施刑者可以通過調節電流電壓來控制用刑力度,使受刑人不會很快昏厥。

3特點

電刑還有另外一個特點:就是可以持續進行,不會象有些酷刑那樣,當痛苦達到極點時會產生麻木的感覺。當對受刑人反覆施用電刑時,其痛苦程度將會一次比一次強烈,而且如果掌握得好,即使受刑人痛苦到難以忍受的地步,也絕不會昏迷過去,這對刑訊是十分有利的。這也是電刑較其它刑法更嚴酷,更慘無人道的地方。差不多每個受過電刑的人都只有一個希望:早早死去,以免再受這種難受的活罪。

4普及程度

由於電刑具有這些特點,因而一經發明出來,便迅速普及到世界各地,成為審訊受刑人的一種主要刑法。開始時,電刑所用的刑具是普通的手搖電話機,行刑時,用導線將受刑人的身體和電話機接通,利用手搖發電機發出的電流來刺激受刑人的肉體。後來發明了專門的電刑設備,電流和電壓可以任意調節,從而使電刑更加方便可*。專用的電刑刑具其實並不複雜,核心部件就是一個可調電阻。日本憲兵就是採用專用的電刑刑具對趙一曼施用電刑的。四十年代國民黨軍統從美國引進的新式電刑設備,比軍統一貫用的手搖電話機改成的電刑具不但方便而且很美觀,像小巧的收音機一樣,可以控制電流的強弱,對不同體格的人使用不同程度的電量,使用過久也不會暈過去,而只是越來越難受,雖然痛苦到汗出如雨,連精液或陰液都要流出來,但還能說話,這更最有利於審訊。專用的電刑刑具最大的特點是雖然經過多次用刑,受刑人的神經系統與心臟機能受了重傷而表面卻看不出半點傷痕來。

5人性摧殘

人類文明的殘酷發明。審訊者手中的利器,受刑者的地獄。從中美合作所里的共產黨員,到現代社會的恐怖分子, 在電刑下幾乎無不招供者。電刑為什麼有如此之大的魔力?從最近國外雜誌發表的《中情局電刑手冊》也許能找到答案。電刑是審訊中常用的手段。由於性器官是人體最敏感的器官,當電流通過受刑者的性器官時,會產生強烈的精神和肉體剌激,令受刑者痛不欲生。因此,為達到審訊目的,性器官是首選的施刑部位。
但是,一些革命志士卻能忍受常人無法忍受之痛苦,這源於信仰的力量。正如方誌敏同志所說:「敵人只能砍下我們的頭顱,決不能動搖我們的信仰!因為我們信仰的主義,乃是宇宙的真理!為著共產主義犧牲,為著蘇維埃流血,那是我們十分情願的啊!」「為著階級和民族的解放,為著黨的事業的成功,我毫不稀罕那華麗的大廈,卻寧願居住在卑陋潮濕的茅棚;不稀罕美味的西餐大菜,寧願吞嚼刺口的苞粟和菜根;不稀罕舒服柔軟的鋼絲床,寧願睡在豬欄狗巢似的住所!」

6女性表現

由於女性性器官和第二副性徵(主要就是乳房)與男性不同,女性乳頭和乳房遍布神經末梢,感覺較男性乳頭靈敏。女性還有皮膚比較嬌嫩、皮下脂肪較多、肌肉力量較弱、四肢關節韌帶較軟等生理特徵。更重要的是,女性四肢遠端的觸覺(指尖、趾尖、掌心、足底等部位)和身體表皮對疼痛的感覺都要比男性更為敏銳。這樣,在遭受同樣酷刑的情況下,女性比男性感受到的痛楚會更為強烈。

7詳細描述

魯迅夫人許廣平生前寫過《遭難前後》一書,描寫她自己被日本憲兵施加電刑時的感受:「滋滋聲的電流,從電線走到馬蹄形的鐵圈上,走到貼肉的手腕上,通過腦神經,走到全身,個個細胞遭到電的炙燒,大小神經遭到電極的震暈,通過血管,走入骨髓,全身發生劇烈的變化,不由自主地痙攣隨著電流的強弱而輕重,比暈船還更有說不出的痛苦之感。全身在沸騰,不由自己克服,從內部臟腑到四肢五官百骸,無不起反應了,一句話:形容不出的難受。」……「 耳中轟雷般響,眼前烏黑了一片旋又感覺清澈,像暴風雨前的晦暝交變似的。」
電流一次比一次加強,許廣平一次又一次昏死過去。電刑后的許廣平,兩眼青紫得有核桃那麼大,兩腿膝蓋月亮板下面凹陷的位置因電流而各有一塊二寸圓的燒焦的凹瘢,兩腿已像折了似的支撐不住身子,胸部發悶,頭暈漲痛,總想嘔吐。許廣平這樣寫當時的心情:「沒有嘗過牢獄之苦的人是不容易理會到某些人為什麼會變節,為什麼會忍受不住痛苦的試煉。我不敢說我能忍受,因為我也還是人,是肉體,不是鋼筋鐵骨。」
審訊者在對女受刑人施用電刑時,不但剝光她們全身的衣物,而且常常採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其殘忍程度更加令人髮指——通常不是將電線接在手指上,而是將兩極分別接在女性受刑人的乳頭、陰道、肛門,讓強烈的電流直接通過受難女性的子宮和乳頭,刺激著她們身體最脆弱、最敏感的部位。這種極為惡毒的酷刑是專門為折磨女性而設計的。
當電流直接電擊乳頭和子宮時,女受刑人的乳房會象充滿了奶水般脹起。女性子宮嬌嫩的組織在電流直接刺激下,女受刑人除了感受到受普通電刑時那種使渾身震顫、戮心戮肝的極度痛苦外,其子宮壁收縮頻率遠比正常分娩時來得快,發生劇烈的抽搐。所產生的無比痛苦的痙攣, 比分娩陣痛還要劇烈幾十乃至幾百倍的痛苦。即使是再堅強的女性,也往往被折磨得淚流滿面,發出陣陣撕心裂肺的狂叫。
大多數受過專門針對女性電刑折磨的受刑人都感到:肌肉好似要拉開骨骼。全身細胞都在發脹、刺痛,好似被火燒著,七竅內都要噴出火焰來。處於只有女性才能體會的極大痛苦之中,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疼痛。

8受害人物

鋼筋鐵骨許建業

許建業是小說《紅岩》中許雲峰的原型,工人運動領袖,先後關押在白公館和渣滓洞監獄;敵人妄圖在他身上打開缺口,並施以種種酷刑,電刑是其中最狠毒的酷刑之一。根據記載,徐遠
許建業

  許建業

舉對許建業採用刑訊逼供時,妄圖用皮鞭、棍棒來撬開建業的嘴,達到破壞地下黨組織的罪惡目的。夜裡,建業被幾個凶神惡煞的劊子手綁進刑訊室。室內陰森恐怖,燈光微弱,寒氣逼人;四周牆上掛滿了麻繩、帶釘棍棒、鋼心皮鞭;屋中間擺著老虎凳、電刑坐椅……。
第二次,幾個劊子手立即將許建業捆綁起來,反吊在屋中大樑上。建業頭—豌豆似的汗珠直流,但他咬緊牙關,忍住劇痛,不叫不哼。幾個特務手執皮鞭、棍棒,邊抽打邊問:「說不說?」許仍以「無聲」對抗。劊於手們聲嘶力竭地狂吠一陣之後,無可奈何,只好將建業放下。這時,建業的手腳已嚴重損傷,他昏迷過去,堅強地戰勝了敵人的第一次酷刑。
絕滅人性的軍統特務,不讓許建業有喘息機會,待用冷水將許潑醒后,又綁上刑椅。劊子手包樹成舉起大號白鐵水好,向許建業鼻孔猛烈沖灌。帶刺激性的水沖入鼻孔,嗆入氣管、肺部,痛如針插刀絞,許建業一聲不響仍然以極大的毅力戰勝了敵特的第二次酷刑。
敵人兩次刑訊失敗后,對建業使用了更兇殘的毒刑。他們將建業綁在「老虎凳」上。這是一種既原始又殘酷的刑具,它可以使人腳骨折斷,癱瘓至殘。墊到第三塊磚時,建業的膝蓋骨吱吱作響,他又昏迷過去。敵人用涼水將其潑醒后,又加磚頭,建業再次昏迷,但建業仍未吐出一字半語,充分顯示出他「寧可筋骨斷,意志絕不屈」的共產黨人的大無畏氣概。
敵特所有招數都使完了,只得將建業同志押到渣滓洞監禁。建業同志全身浮腫,下肢癱瘓,兩手不能直伸,不能行走,但卻絲毫沒有動搖他的意志,最後許建業高唱國際歌,英勇就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