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孝宣霍皇后,大司馬、大將軍,博陸侯光女也。母顯,即使淳于衍陰殺許后,顯因為成君衣補,治入宮具,勸光內之,果立為皇后。

1 霍皇后 -霍皇后

霍皇后

霍氏當然不是這個女人的姓名,只知道這個女人叫「顯」,姓什麼沒有記載。因為她是漢宣帝權臣霍光的老婆,所以稱為霍氏。霍氏出身低賤,本來是霍光原配夫人的陪嫁丫頭,服侍霍光的時候和主人上了床。原配死後,霍光就將她扶正,當了夫人。
霍氏野心很大,時刻夢想著讓她和霍光的小女兒霍成君做皇后。不過,皇后許平君是漢宣帝的糟糠之妻,漢宣帝和她感情很深,沒有任何廢立皇后的可能。 
姓名:霍氏
年齡:不詳
朝代:西漢
身份:家庭婦女 

2 霍皇后 -婚姻

說到漢宣帝和許平君的婚姻,還要追溯到漢武帝晚年的「巫蠱案」。
「巫蠱案」是一樁著名的驚心動魄的大案,深刻地改變了漢武帝以後的政治格局。「巫蠱案」發端於京城大俠朱安世實名舉報丞相公孫賀的兒子、官拜太僕的公孫敬聲跟陽石公主私通,派人用巫術詛咒漢武帝,又在漢武帝經常來往甘泉宮的馳道上埋下偶人,詛咒的言語異常惡毒。陽石公主是漢武帝和皇後衛子夫的女兒。
案發後,公孫賀父子被滅族,陽石公主和一母同胞的諸邑公主都被處死。漢武帝派奸詐小人江充窮治此案。江充本來就和太子劉據有隙,趁機陷害太子。江充稱宮中有蠱氣,派胡巫掘地,掘著掘著竟然掘到了太子的東宮之內。江充和胡巫預先在太子宮中埋下偶人,胡巫以酒灑地,偽造犯罪現場。從太子宮中掘出了偶人,令太子非常恐懼,於是先發制人,矯詔宣稱江充謀反,殺了江充,將胡巫在上林苑中活活燒死。丞相劉屈氂率兵和太子的軍隊在長安城中大戰,繁華都城血流成河,一派兵荒馬亂的景象。
太子劉據兵敗,逃亡途中被殺。皇後衛子夫也自殺身亡。太子妃、劉據的兒子兒媳都被殺。此時,未來的漢宣帝、劉據的孫子劉病己還在襁褓之中,即使如此也沒有被放過,關進了監獄。負責管理監獄事務的廷尉監邴吉看他可憐,就讓剛做媽媽的女犯輪流給他餵奶,方才保住了一條小命。
四年後,漢武帝病重,到處為漢武帝望氣尋找神仙的天文學家告訴他長安獄中有天子之氣,漢武帝命令把獄中的犯人不管輕重全部殺掉。所謂的天子之氣就是指的劉病己。對這道命令,邴吉堅決抵制,剛剛五歲的劉病己於是又逃過一劫。漢武帝臨死前,江充陷害太子的陰謀一一暴露出來,漢武帝後悔不迭,為太子劉據平反昭雪,在太子被殺的地方建了一座「思子宮」和「歸來望思之台」,深切悼念蒙冤而死的太子,高度評價太子生前的種種功績,並下罪己詔,痛斥自己老年糊塗,上了奸人的大當,並且大赦天下。劉病己這才得以出獄。
出獄后,邴吉把小小的劉病己送到外祖母家寄養。不久,朝廷一道詔書下來,恢復了劉病己的皇室身份,詔令收養在後宮妃嬪的住處掖庭。剛好掖庭令張賀曾經是太子劉據的手下,念惜舊恩,對劉據惟一倖存的孫子百般呵護,甚至自掏腰包供他讀書。劉病己18歲的時候,張賀開始為他張羅婚事。照張賀的意思,是想把自己的孫女嫁給劉病己,可是張賀的弟弟張安世堅決反對。張安世時任右將軍,和霍光同為輔政大臣,生怕這個不吉利的皇曾孫牽連自己的家族,張賀胳膊拗不過大腿,只好作罷。過了一段兒時間,張賀聽說手下小吏許廣漢有個女兒還沒有出嫁,就擺下酒席請許廣漢喝酒,想讓許廣漢把女兒嫁給劉病己。
許廣漢是個苦命人,年輕時做昌邑王劉賀的郎官,有一次侍奉漢武帝出去遊玩,誤取了別的郎官的馬鞍放到自己的馬上,被人發覺后以「從行而盜」的罪名被捕。跟隨皇帝出行卻行盜竊之事是一項非常嚴重的罪名,結果被判死刑。幸而漢武帝寬宏大量,下詔改死刑為宮刑,閹割后入宮為宦官。漢武帝駕崩后,漢昭帝劉弗陵繼位,輔政大臣上官桀謀廢皇帝,事發后被殺。許廣漢偏偏就有這麼倒霉,上官桀謀反時,許廣漢負責管理的捆綁犯人的繩索突然不翼而飛,怎麼找都找不到,最後被別人找到了。上級部門有感於許廣漢這麼沒材料,免了他的官職,罰他去掖庭做一個小吏,恰巧和劉病己在同一座官舍中居住。
許廣漢的女兒叫許平君,十四五歲,本來已經許配給內者令(宦官)歐侯的兒子為妻,不料正準備成親的時候,歐侯的兒子卻一命嗚呼。許平君的母親擔心女兒命硬克夫,找了一個相術大師給女兒相面。相術大師仔細端詳了一會兒,恭喜說許平君以後大貴,歐侯的兒子能有什麼出息,因此死掉給許平君騰出空間發展。
張賀是許廣漢的頂頭上司,他親自提親,許廣漢怎敢駁他的面子?況且劉病己不管怎樣也是皇曾孫,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許廣漢一口答應下來。回家后,老伴一聽說將女兒許配給了落魄皇孫,登時大怒,她還指望著女兒大富大貴呢。和許廣漢大吵一頓。張賀又親自登門提親,沒有辦法,只好把女兒嫁給了劉病己。
漢昭帝劉弗陵駕崩后無子,在霍光的主持下,選立了昌邑王劉賀為帝。不料劉賀荒淫無度,僅僅在位27日,霍光就奏請上官太后將他廢掉,改立漢武帝的嫡長曾孫劉病己為帝。上官太后是霍光的外孫女,怎能不聽外祖父的話?劉病己就這樣吃到了天上掉下來的餡餅,遂改名劉詢,登基而為漢宣帝。

3 霍皇后 -漢宣帝劉詢

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霍氏才起了讓女兒霍成君做皇后的念頭。
漢宣帝即位不久,準備冊封皇后,群臣為巴結霍光,紛紛推薦霍成君。霍光是漢宣帝登上帝位的第一功臣,又權傾朝野,不便當面拒絕,漢宣帝便下了一道詔書,命人尋找自己過去用過的一把劍。群臣一見這道詔書,立馬明白了漢宣帝愛惜舊物的意思,紛紛改口,上書請求立許平君為皇后。至此,許平君一步登天,當上了皇后,許平君的母親想起自己當年有眼無珠的勢利眼,一定暗自后怕。
漢宣帝和許平君此前已經生有一子,取名劉奭,就是後來的漢元帝。「奭」讀作「是」,盛的意思。冊封為皇后的第二年,許平君再次懷孕,孕期中得了婦科病,女太醫淳于衍奉命入宮治病。淳于衍和霍氏私交甚篤,淳于衍的丈夫此時是一名掖庭護衛,天天值夜班,早就想尋找機會陞官。於是要妻子去向霍氏辭行,趁機向霍光求官。
淳于衍如此這般把前因後果一說,霍氏心裡咯噔一下,心想:天賜的機會終於來了!她把閑雜人等全部支開,對淳于衍說:「如果你願意為我做一件事,我也會回報你丈夫。」
淳于衍回答說:「但請吩咐。」
霍氏說:「我老公最喜歡小女兒,一心想讓她顯貴,這件事就有勞你了。」
淳于衍問道:「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太醫,能幫上什麼忙?」
霍氏說:「女人生孩子,往往九死一生,死亡率特別高。如果你能給許皇後下一劑毒藥,那皇后就是我女兒的了,有我老公在,也不會有人找你麻煩。」
淳于衍一聽出了一身冷汗,支吾道:「每次進葯都會有專人先嘗,不好下手啊。」
霍氏進一步曉以利害:「願不願下毒,全在你一念之間;事在人為,你要願意下毒,總會有機會的。我老公權高位重,事成后誰敢挑他的刺?輕重緩急,請你好好掂量一下。」
淳于衍一聽霍氏威脅的話都出口了,思忖良久,只好答應下來。
緊接著,淳于衍給許皇后開藥的時候,搗了一劑附子。附子有毒,古代用作治療重症的救命葯。許皇后喝下這一劑葯,頃刻之間頭昏眼花,周身發麻,繼而呼吸困難,手足抽搐,沒多久就死了。
皇后死得蹊蹺,有大臣上書彈劾,所有為皇后治病的太醫一律收押。霍氏急了,擔心淳于衍受不了刑訊逼供,供出自己,只好求助霍光。霍光一聽大怒,斥責霍氏膽大妄為,想檢舉揭發霍氏,但畢竟是自己妻子,於心不忍,於是開脫了淳于衍。
霍成君順利地當上了皇后。
三年後,霍光去世。對這位功高蓋主的權臣,漢宣帝非常畏懼,霍光陪同一起出遊的時候,漢宣帝常常有如芒刺在背。霍光既死,漢宣帝終於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緊接著立許皇後生的兒子劉奭為太子。聽到這一消息,霍氏氣得吃不下飯,氣得嘔血,對女兒說道:「劉奭是劉詢還沒有當上皇帝時生的兒子,是民間之子,身份低賤,怎麼能立他為太子?如果你生了兒子,反而只能做一個王了!」命女兒效仿淳于衍的手法,伺機給太子下毒。霍成君本沒有主見,一切都聽母親的,數次請太子來吃飯,但太子的保姆非常警覺,飯前必親自先嘗,因此毒藥揣在懷裡,總是沒有機會下手。
霍光雖死,朝廷所有的要害部門仍然掌控在霍氏家族手中。霍光的兒子霍禹和侄孫霍山、霍雲都身居要職,卻沒有一點兒危機意識,成天吃喝玩樂,上朝的時候,三人經常還在山裡打獵,居然派家奴上朝謁見。如此僭越禮制的行徑,群臣卻都不敢譴責。
霍氏更過分。本來老公死了,你就應該收斂一點兒,可她仗著女兒是皇后的份兒,不分晝夜地出入宮禁,把禁宮當成了她們家的後花園。非但如此,霍氏還耐不住寡居的寂寞,勾搭上了家奴馮子都,日夜宣淫。 漢宣帝慢慢開始削奪霍氏家族的權柄。剛好這時霍氏收買淳于衍毒死許皇后的事也傳了出來。霍氏乃一介女流,眼見情勢緊急,不由得張皇失措,和霍禹、霍山、霍雲密謀,準備發兵廢皇帝而立霍禹。不料密謀敗露,漢宣帝正愁沒有借口削弱霍氏家族的勢力呢,這一下正好撞到了槍口上,於是一網打盡,霍山、霍雲自殺,霍禹腰斬,霍氏和諸女在鬧市執行死刑后暴屍街頭,連坐誅滅者數千家之多。

此時,霍成君剛剛立為皇后五年就被廢,12年後自殺。 


  

4 霍皇后 -歷史

侵初,許後起微賤,登至尊日淺,從官車服甚節儉,五日一朝皇太後於長樂宮,親奉案上食,以婦道共養。及霍后立,亦修許后故事。而皇太后親霍后之姊子,故常竦體,敬而禮之。皇后F041駕侍從甚盛,賞賜官屬以千萬計,與許后時縣絕矣。上亦寵之,顓房燕。立三歲而光薨。后一歲,上立許后男為太子,昌成君者為平恩侯。顯怒恚不食,嘔血,曰:「此乃民間時子,安得立?即後有子,反為王邪!」復教皇后令毒太子。

皇后數召太子賜食,保阿輒先嘗之,后挾毒不得行。後殺許後事頗泄,顯遂與諸婿昆弟謀反,發覺,諧誅滅。使有司賜皇后策曰:「皇后熒惑失道,懷不德,挾毒與母博陸宣成侯夫人顯謀欲危太子,無人母之恩,不宜奉宗廟衣服,不可以承天命。嗚呼傷哉!其退避宮,上璽綬有司。」霍后立五年,廢處昭台宮。后十二歲,徙雲林館,乃自殺,葬昆吾亭東。   

初,霍光及兄驃騎將軍去病皆自以功伐封侯居位,宣帝以光故,封去病孫山、山弟雲,皆為列侯,侯者前後四人。

5 霍皇后 -點評

霍氏的父親給她取名為「顯」,就像世間所有的父親一樣,毫無疑問都希望女兒「顯貴」。不幸的是,霍氏的家庭是一個無產階級家庭,無產階級的特點是一無所有,所以對權力的渴望比任何一個階層都更加強烈。正因為嘗盡了無權的苦楚,正因為被貴族階級和資產階級歧視壓榨的時間太久,無產階級翻身的慾望也就更加強烈。霍氏剛好符合這一鐵律。
霍氏從低賤的陪嫁丫頭慢慢爬升到了夫人的地位,按說早已脫離了無產階級的行列,可是霍氏仍不滿足,霍氏希望提供給她一張白紙,這張白紙就是她的女兒霍成君。霍氏想在女兒這張白紙上畫一張最新最美的圖畫。如果說女兒是試驗品,那麼霍氏就是總設計師。
這個總設計師其實是一個假象,因為她必須依賴老公霍光的權勢。最終霍光的靈魂並沒有能夠庇護她。原因何在?原因也許並不在霍光專權,而在於霍氏其實就是漢宣帝的反轉鏡像。
漢宣帝繼位純屬偶然。廢掉昌邑王劉賀后,霍光主持召開選舉大會。這次選舉大會決定了劉詢未來的命運。對劉詢來說,帝位本就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霍氏也一樣。如果霍光的原配夫人不死,霍氏永遠都只是一個陪嫁丫頭。霍光居然將她扶正,也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漢宣帝和霍氏這兩位撞到頭彩的幸運者,因為立皇后一事偶然撞到了一起,彼此都從對方身上看到了自己過去的影子,金風玉露一相逢,開始演出勾心鬥角的血腥戲劇。霍光、淳于衍、霍成君、許平君等人不過都是這齣戲中的配角而已。
無產階級翻身得解放,霍氏把霍光牢牢地控制在手心裡,開始專權。漢宣帝意外登基后,對霍光恭恭敬敬,可是專權的願望卻隱藏在內心深處,等待機會除掉霍光這個專權路上的最大障礙。當上漢宣帝的丈母娘之後,霍氏頻頻出入宮禁,直把皇宮當成了自己家的後花園。在這種面對面的相處中,兩位撞到頭彩的人展開了遭遇戰,一方要把頭彩傳遞下去,一方要把頭彩拱手讓出來。於是霍氏向漢宣帝發起了總攻:先命女兒毒死太子;此計不成后,霍氏以一個陪嫁丫頭的本質身份,居然痴心妄想廢掉皇帝,立自己的兒子為帝!這是摸到大獎的人的典型心理:一夜之間彷彿贏得了世界,一夜之間要做全世界的主人。就像無產階級獲得了權力之後立刻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專政的鐵拳砸向任何不服專政的壞分子、反動分子、異己分子頭上。
失去了霍光這個外圍屏障,霍氏直接暴露在了絕對權力的化身漢宣帝面前。真正擁有世界的是漢宣帝,他只需要動一動小指頭,霍氏的夢想就立刻化作泡影。霍氏不僅被打回了陪嫁丫頭的原形,而且連累得整個霍氏家族都敗光了

上一篇[淮陽憲王欽]    下一篇 [罷榷酤官]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