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惡獸

以"青牛"為神仙道士之坐騎。 《史記·老子韓非列傳》「於是 老子 廼著書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餘言而去,莫知其所終」 司馬貞 索隱引 漢 劉向 《列仙傳》:「 老子 西遊, 關 令 尹喜 望見有紫氣浮 關 ,而 老子 果乘青牛而過也。」后因以「青牛」為神仙道士之坐騎明 賈仲名 《金安壽》第二折:「說殺你駕青牛,乘赤鯉,驂白鹿,騎黃鶴,怎如俺這寶馬雕鞍最好。」

1釋義

1.黑毛的
青牛
牛。
南朝 梁簡文帝 《烏棲曲》之三:「青牛丹轂七香車,可憐今夜宿倡家。」 唐 盧照鄰 《長安古意》詩:「 長安 大道連狹斜,青牛白馬七香車。」 魯迅 《故事新編·出關》:「但先給我的那匹青牛刷一下,鞍韉曬一下。我明天一早就要騎的。」
2.土牛
舊時習俗,立春塑土牛用以勸耕。又稱「春牛」。
《隋書·禮儀志二》:「立春前五日,於州大門外之東,造青土牛兩頭,耕夫犁具。立春,有司迎春於東郊,豎青幡於青牛之傍焉。」參見「 打春 」。
青牛
4. 代老子
明 李贄 《答周二魯書》:「此儒者之用,所以竟為 蒙莊 所排, 青牛 所訶,而以為不如良賈也。」
5.煞神。
原三煞神之一。 宋 高承 《事物紀原·吉凶典制·撒豆谷》:「 漢 世 京房 之女,適 翼奉 子, 奉 擇日迎之, 房 以其日不吉,以三煞在門故也。三煞者,謂青羊、烏雞、青牛之神也。凡是三者在門,新人不得入。」
6.木精所變。
傳說是千年木精所變之牛,在《太平御覽》卷九百引《嵩高記》記載:「山有大松,或千歲,其精變為青牛。」
7.古代神獸
是遠古神獸之一。
8.山地車
是古代山地車之一

2相關傳說

青牛山與稻蓬山的傳說
「青牛山」位於秀山島南端,與舟山本島僅一水之隔,宛如一頭青牛橫伏於灌門水道邊。「牛頭」處還有一天然石洞,稱之為「穿鼻岩」;「牛尾」南北各有一塊岩石,如同兩條分蹲的牛腿,稱之為「趴腳」。山上,一年四季草木蔥鬱青翠,故將此山取名為「青牛山」。「牛頭」東面不到百米處,又有一座稱之為「稻蓬山」的懸水小山,山形也較為奇特,猶如曬穀場上的兩座「稻蓬」又圓又平。山上土質鬆軟肥腴,人們稱之為「香泥」,用來種植花草最佳。說起這兩座山,當地還有這樣一個神話傳說:
傳說很久很久以前,舟山不是海島,而是東海大平原的中心,一望無際都是良田,當地人也以種田為生。那時,有一傅姓人家養有一頭大黃牛,此牛體大出奇,力大無比,犁起田地飛快如風,要十幾個人輪流駕駛才可。它的食量驚人,需十八個壯漢到十八個村莊輪流放牧,故有「吃遍舟山十八嶴,嶴嶴有個養牛佬」的民謠。此牛不但能幹,而且性情溫和,因此主人特別愛護,敬之如神。
有一年秋末,晚稻剛收,氣候突然反常,大雪驟降,連下七天七夜,到處冰寒地凍,牧草全被大雪凍死淹埋,神牛到了無草可食的地步。十八位牧牛佬束手無策,主人更是急得團團轉:如待冰雪消融,神牛非活活餓死不可。無奈之下,主人命令將剛割下來還來不及脫粒的兩堆稻蓬開啟,供神牛食用。此舉遭到了神牛的強烈反對,它不忍心將主人和自己辛辛苦苦種上來的稻穀毀耗掉,當牧牛佬趕它到離稻蓬不遠處便停了下來,望著前面的兩堆稻蓬,任誰趕它都不走了。主人就命令牧牛佬拉,一個拉不動兩個,兩個拉不動三個,但還是不行,主人乾脆讓十八個牧牛佬一起拉。神牛就倒身伏地,前腿跪地如求,後腿用力支撐。十八個牧牛佬用盡全力,拉呀拉,拉出了牛鼻栓,成了穿鼻子,而神牛卻紋絲不動,還昂頭朝天狂吼,震得地動山搖。主人憐惜神牛,命牧佬送來喂之,無奈神牛兩眼緊閉,搖頭示謝,始終不肯張嘴。主人實在沒有辦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神牛挨餓。就這樣,神牛餓了整整二十七個晝夜,也流了整整二十七天眼淚,而且流出的眼淚如溫泉噴流,並越流越急,衝出一條深淵,將牛和稻蓬分隔兩地,神牛也從此伏地氣絕。
神牛死後,主人與十八牧牛佬不但帶孝悼念,還為它做了七天七夜道場,並把兩堆稻蓬作為祭品永遠供奉。

3歷史研究

在契丹本民族的歷史傳說中,最廣為人知的是青牛白馬的故事。早在1930年代,日本學者田村實造就對這一傳說進行了初步的梳理,[1] 80年代國內學者也曾撰文探討過這個問題,[2]但今天看來仍有進一步研究的餘地。除了青牛白馬說之外,牽涉契丹族歷史的其它一些傳說也值得我們注意。本文將通過這些傳說去探尋契丹族的歷史記憶。
《東齋記事》
撰述於熙寧、元豐間。范鎮既謂「此事得於趙志忠」,則很可能是出自趙志忠(或作「趙至忠」)所撰《虜廷雜記》。據《續資治通鑒長編》卷一三三慶曆元年八月載:「以契丹歸明人趙英為洪州觀察推官,……更名至忠。至忠嘗為契丹中書舍人,得罪宗真,挺身來歸,言慶曆以前契丹事甚詳。」趙志忠於慶曆元年(1041年)八月叛遼投宋,撰有多種介紹遼朝情況的雜史、筆記、輿圖等,其中最重要的一種是嘉祐二年(1057年)四月獻上朝廷的《虜廷雜記》十卷,[5]宋人有關遼朝的許多知識都來自於此書。《東齋記事》所稱《實錄》即《仁宗實錄》,《仁宗實錄》由王珪、范鎮、宋敏求奉詔編纂,成書於熙寧二年(1069年)七月。[6]據范鎮說,他曾將趙志忠所述青牛白馬的傳說寫入《仁宗實錄·契丹傳》,但後來被王珪(禹玉)刪去了。另據范鎮介紹,他在陳州時,還與時任開封府扶溝縣知縣的趙志忠通信討論過青牛白馬的問題,——這大概是治平三年(1066年)的事情。[7]
從宋代文獻來看,宋人有關青牛白馬的記載,都是或直接或間接地來自於趙志忠。除上引《東齋記事》外,這一故事還見於兩種宋人著作,一是《類說》,一是《東都事略》。曾慥《類說》卷二二「青牛白馬」條與《東齋記事》的文字相當接近,此書系抄撮群書而成,我懷疑這條內容就是抄自《東齋記事》。《東都事略》卷一二三附錄一《契丹傳》的記載則與《東齋記事》略有不同:「初,契丹之先,有一男子乘白馬,一女子駕灰牛,相遇於遼水之上,遂為夫婦,生八男子,一男子即大賀氏也。八子為八部。」這或許是出自《虜廷雜記》,但更有可能是出自《兩朝國史·契丹傳》。
《遼史》
青牛白馬故事中乘白馬浮土河而下的神人,就是傳說中的契丹始祖奇首可汗。《遼史》曰:「契丹之先,曰奇首可汗,生八子。其後族屬漸盛,分為八部,居松漠之間。……潢河之西、土河之北,奇首可汗故壤也。」[12]《遼史》卷二《太祖紀·贊》說:「奇首生都菴山,徙潢河之濱。」都菴山不知在何處,《遼史·地理志》上京道龍化州下謂「契丹始祖奇首可汗居此,稱龍庭」云云,想必都菴山與龍化州不會相去太遠。太祖七年(913年)六月甲申,「上登都菴山,撫其先奇首可汗遺迹,徘徊顧瞻而興嘆焉」。[13]可見這一傳說也是由來有自的。「奇首」在契丹語中究為何義,目前還無法給予解釋。乾隆朝官修《遼史語解》根據滿洲語將此詞改譯為「奇善」,謂「奇善,鮮明也」,[14]正所謂強為解人。方壯猷先生則謂奇首之「奇」與契丹之「契」音通,並解契丹之「丹」為「斯坦」,大概是將「契丹」一詞理解為「奇首之領地」了吧。[15]這恐怕比《遼史語解》的附會更不著邊際。
學界普遍認為,青牛白馬是契丹人的部落圖騰。但它們究竟具有什麼象徵性意義呢?《遼史》卷七一《太祖淳欽皇後傳》記有這樣一個故事:「(淳欽皇后)嘗至遼、土二河之會,有女子乘青牛車,倉卒避路,忽不見。未幾,童謠曰:『青牛嫗,曾避路。』蓋諺謂地祇為青牛嫗雲。太祖即位,群臣上尊號曰地皇后。」田村實造根據這條史料,指出青牛代表地祇,象徵女性;白馬代表天神,象徵男性。[16]我們從遼代文獻中可以找到更多的證據來支持這種觀點。
圖騰崇拜的意義
雖然關於青牛白馬的具體闡釋還存在分歧,但誰也不否認它對契丹人所具有的圖騰崇拜的意義。以青牛白馬作為祭祀時的犧牲,是契丹人的一種傳統習俗。[27]《遼史》曰:「每行軍及春秋時祭,必用白馬青牛,示不忘本雲。」[28]《契丹國志·契丹國初興本末》謂遼朝立奇首可汗及其八子遺像於木葉山,「後人祭之,必刑白馬殺灰牛,用其始來之物也」。從這些記載中可以清楚地看出青牛白馬所具有的原始宗教信仰形態下的圖騰崇拜性質。
在契丹禮俗制度中,以青牛白馬祭天地是一種很隆重的大典。遼朝前期,凡國有大事,尤其是兵戎之事,照慣例都要行此祭禮。《遼史》卷三四《兵衛志》(上)說:「凡舉兵,帝率蕃漢文武臣僚,以青牛白馬祭告天地、日神,惟不拜月,分命近臣告太祖以下諸陵及木葉山神,乃詔諸道徵兵。」宋代文獻中也有一段與此類似的記載:「將舉兵,必殺灰牛、白馬,祠天、地、日及木葉山神。」[29]又《遼史》卷五一《禮志》(三)記皇帝親征儀曰:「將出師,必先告廟,……刑青牛白馬以祭天地。」直到西遼時代仍能看到這種傳統的孑遺,耶律大石康國元年(1134年)三月遣兵東征時,即「以青牛白馬祭天」。[30]
從遼代文獻來看,以青牛白馬祭天地當是契丹人的一種古老的傳統禮俗,並不是遼朝建國以後的發明。《遼史》中有關這種祭儀的最早記載,見於《太祖紀》太祖七年(913年)五月丙寅,當時遼朝尚未建國。——實際上,這種祭儀很可能是自遙輦氏時代以來相沿已久的舊俗,只不過當時沒有留下記載罷了。
據馮家升先生統計,遼朝用青牛白馬祭天地者共計24次,其中太祖朝3次,穆宗朝1次,景宗朝6次,聖宗朝12次(實際應為11次),另西遼德宗朝2次。值得注意的是,自聖宗統和二十三年(1005年)以後直至遼朝末年,包括興宗、道宗、天祚帝三朝在內,卻再也看不到這種記載,[31]這當作何解釋?馮氏認為這與契丹人的佛教信仰有關。[32]遼朝佛教的發達,聖宗時期是一個分水嶺。[33]遼朝前期,契丹族甚至有人殉之俗,而自聖宗統和以後,卻屢屢見到禁止殺生的詔令。[34]從馮文的統計結果中可以看到,遼朝前期除了以青牛白馬祭天地之外,也常以黑白羊或其它野獸野禽作為祭祀的犧牲,而興宗、道宗、天祚帝三朝卻僅有一次用動物(黑白羊)祭天地的例子。這說明馮家升先生的解釋是可信的。
在青牛白馬傳說中,木葉山佔有重要的地位。木葉山是契丹族的發祥地,也是契丹先祖的象徵。據《遼史·太祖紀》載,天贊三年(924年)九月丁巳,「取金河水,鑿烏山石,[35]輦致潢河、木葉山,以示山川朝海宗岳之意」。這表明在契丹人的觀念中,木葉山是一座具有特殊意義的聖山。聖宗時,「五院部民偶遺火,延及木葉山兆域,亦當死,杖而釋之,因著為法」。[36]按聖宗以前的遼律,若在木葉山不慎失火,肇事者竟要被處以死刑,可見此山之非同尋常。
木葉山是契丹人祭祖的場所,《遼史》一書中屢見遼帝「祠木葉山」、「望祠木葉山」或「遣使祭木葉山」之類的記載,祭祠的對象主要是祖先。《遼史》卷三二《營衛志》說:「今永州木葉山有契丹始祖廟,奇首可汗、可敦並八子像在焉。」卷三七《地理志》也說:「木葉山,上建契丹始祖廟,奇首可汗在南廟,可敦在北廟,繪塑二聖並八子神像。」元人亦謂「始祖奇首汗之廟居其上,故凡有事則必先以白馬青牛告之」。[37]關於木葉山祖廟中供奉祖先神位的情況,宋人王易《燕北錄》中的一段文字透露了比較詳細的消息:
清寧四年戊戌歲十月二十三日,戎主一行起離靴甸,往西北約二百七十餘里地名永興甸行柴冊之禮。……(十一月二日)次第行禮,先望日四拜,次拜七祖殿、木葉山神,次拜金神,次拜太后,次拜赤娘子,次拜七祖眷屬。……七祖者,太祖、太宗、世宗、穆宗、景宗、聖宗、興宗也。赤娘子者,番語謂之「掠胡奧」,俗傳是陰山七騎所得黃河中流下一婦人,因生其族類。其形木雕彩裝,常時於木葉山廟內安置,每一新戎主行柴冊禮時,於廟內取來作儀注,第三日送歸本廟。七祖眷屬七人,俱是木人,著紅錦衣,亦於木葉山廟內取到。[38]
這裡記述的是道宗清寧四年(1058年)舉行的一次柴冊禮。王易曾於慶曆二年(1042年)和皇祐四年(1052年)兩次以賀正旦副使的身份出使遼朝;[39]遼道宗清寧四年為宋仁宗嘉祐三年,此年並沒有王易使遼的記載,[40]但核以《遼史·道宗紀》,是年十一月癸酉(六日)確有「行再生及柴冊禮」之事,與《燕北錄》所記僅相差數日而已,因此我估計王易是年可能也曾出使遼朝,《燕北錄》對此次行柴冊禮的整個過程描述得非常詳細,理應是他親眼所見。通過《燕北錄》的介紹我們可以知道,木葉山廟內不但有奇首可汗、可敦及八子神像,還供奉著遼朝歷代皇帝、皇后(即七祖眷屬)以及赤娘子的木雕神位,——這個所謂的「赤娘子」,顯然就是青牛白馬傳說中駕青牛車泛潢河而下的天女。
上一篇[BBC地球]    下一篇 [Baby的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