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青衫隱隱 -個人資料

  青衫隱隱

  大話西遊3 主角推介之青衫隱隱

  採桑子

  天翼

  稻粱為伴竹君友

  文方開頭

  詩興難收

青衫隱隱青衫隱隱
坐望長安洛水流

  芳心切切君知否

  恨意難休

  愛意卻留

  隱隱青衫隱隱愁

  主角介紹:

  姓名:青衫隱隱

  性別:女

  種族:蛇妖

  身高:175公分

  髮型:長發

  身份:一隻修鍊成妖的青蛇

  擅長:震懾心魄

  武器:

  青衫隱隱——魂怨白骨傘

  青衫隱隱的武器,是一把油傘。看上去毫不起眼,但若是拿在手裡,就會發現這把傘的與眾不同:誰家的傘會以白玉為傘骨?而且,這傘拿在手裡會使人覺得從內心的最深處湧起一股幽幽的怨恨。這,就是魂怨白骨傘。此傘共有八十三根白玉傘骨,每一根都是一個人臨死時充滿怨恨的魂魄所化,煉成之後,萬年不腐、無堅不摧。更可怕的是,這些人的怨念附在傘上,會在與敵交戰的時候用怨念直接重創對方的靈魂,也許,根本沒有人會願意和擁有這樣一件武器的人交手過招。

  處世方式:以殺度人的白蓮教

  服飾:青衫隱隱的服飾一身皆青色,艷麗、妖冶。那身衣服其實是由她尚未修鍊成人形的時候身上的蛇皮所化,看似衣服,其實和她的身體乃是一體的,經過千年的修鍊,青衫隱隱的毒已經可以隨心所欲的通過全身皮膚釋放出來,所以這看來動人的女子實際上卻是渾身劇毒,叫人難以提防。

2 青衫隱隱 -背景故事

  少年助遣冬夜寒,

  雨潤煙濃隱青衫。

  一擲今生成傘骨,

  再捐前世化青簪。

  雨潤煙濃隱青衫

  【冬之寂寥】

  大唐東。洛水河畔,冬雨驟至。

  青衫舉傘穿行於細雨之中,徑直往長安去。

  一路裊裊娜娜,煙視媚行。行人紛紛側目。

  河對岸煙雨亭里端坐著一個避雨的僧侶,看得目光都直了,手中的經卷掉到了地上還渾然不知。

  青衫剛下橋,那和尚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地跟上來,雙眼開始不老實地在她身上逡巡。

  難怪世人譏笑「月明和尚度柳翠」。原來佛門勝地,也不乏貪淫濁惡之徒。青衫心想。這樣的污穢之人,留他做甚?不如讓我收了他的魂魄吧。

  主意打定,青衫輕拋媚笑一抹,朝他款款而去。

  那和尚顯然已經中蠱,目不轉睛地注視著眼前這美色瀲灧。

  青衫將油傘遮於僧人頭上,兩人均默默無語,和尚是心懷鬼胎,青衫心裡想的卻是:就拿你來當我的第八十三根傘骨吧。

  一道閃電從天穹劃過。青衫淺笑一聲,右手微微發力,只見油傘輕旋,傘緣的積雨倏忽甩落,白玉傘骨早已轉出一圈凜冽的光痕。

  油傘輕收,那僧已遁形無跡。

  一切不過轉瞬之間。天不知,地不曉。

  一,二,三……青衫伸指細數,淺笑盈盈。已經八十三根了。

  是的,只剩下一根,這八十四骨紫竹柄油傘就煉成了。青衫本是泰山腳下修鍊了千年的蛇妖。這次化成人形來到人間,不過是為了兩件事情,一是手中的這柄八十四骨紫竹柄油傘。這傘有八十四根白玉傘骨,每根都是一個人的魂魄,如果煉成了,將是萬年不腐、無堅不摧的好兵器。

  不過,更令青衫念念不忘的,是另一樁心事。

  此番出行,她希望可以找到那位右耳垂有一粒硃砂痣、名叫惠生的清朗少年。

  多年前,青衫還只是一條潛心修鍊的青蛇。有一年冬天,正在冬眠的她突然被耀眼的光芒刺醒。一群懵懂少年挖開了她的洞穴,幾個鹵莽些的,已經開始叫囂要砸死她。她驚慌失措,滿耳充斥著少年們尖利的叫喊:惠生,惠生,我們一起搬石頭去!

  那個為首的名叫惠生的少年,卻不為所動,他平靜地,甚至是有些憐惜地看了她一眼,輕聲說:這麼小的一條青蛇,我們還是放過她吧。爾後,他小心翼翼地將洞穴重新封好。

  那一刻,她記住了他溫柔澄澈的目光,以及他右耳垂上的那顆硃砂痣。

  這段記憶,溫暖著她蟄伏地下、暗無天日的冰冷歲月。漫漫冬夜,潛心修鍊;清冷寂寥,愁郁無邊。如果不是這個叫惠生的少年給予她的溫暖目光,她的多年道行早已在頃刻間化為烏有,她終其一生,仍不過是一條最普通不過的、一無所成的青蛇。

  【春之萌動】

  三月。長安城中,陌上初熏,鶯歌燕舞,百花爭妍。

  然而再好的春光,也明媚不了青衫的心——她的心,滿滿的,全是落寞。

  一個冬天過去了,她依然沒有能夠找到惠生。

  這天清晨,青衫路過長安西市嘉會坊。剛拐過街角,便看見一個俊逸沉默男子,坐在街對面編製竹器。他身邊堆滿了琳琅竹器:搖籃、躺椅、果盤、背簍、蒸籠、淘籮、米篩、雨篷、竹籃……

  只是匆匆一瞥,青衫便捕捉到了他凝注的目光中一絲熟悉的氣息。

  她不禁頓住,多看了片刻,只見他刮青去節,嫻熟地把竹筒破成粗細均勻、厚薄一致的竹片和竹絲。然後將竹片和竹絲互相插扭,行雲流水的經緯編織法,其間穿插各種技法:插、穿、削、鎖、釘、扎、套。經篾緯絲比例齊整,穿繞均勻,扎口牢固,一氣呵成,而他始終是成竹在胸、沉迷其中的神態。

  他劈的竹篾細而光滑,每編好一樣物什,他就將地面上散落的碎篾收拾乾淨,惟恐會扎到路人。

  窄小的街,行人如梭,那男子卻專註於指尖的游弋,心無旁騖,十指穿梭。那冷峻瘦削的面龐,雙眸中堅毅沉著的光芒,傳遞出一種撲撲向上的清朗氣息。

  青衫看得怔了。以至於春雨忽至,仍渾然不覺。

  那男子手忙腳亂地收攤。轉身取傘的瞬間,青衫看見了他耳垂上的那顆硃砂痣。青衫心頭一凜,難怪那目光似曾相識——他,竟是惠生。

  如此華美少年,風華絕代,卻淪落市井鄉間,靠編織竹器謀生。

  一陣酸楚,從青衫的心頭掠過。

  惠生撐開傘,突然發覺街中一青衣女子怔怔地看著自己,被雨淋濕,仍似渾然不知。姑娘,你是不是沒帶傘啊。他關切地喊。

  青衫一楞。還沒等她回過神來,惠生已經衝上前,將手中那柄破舊不堪的油傘塞進她手裡,轉身推車快速消失在雨中。

  青衫猛然驚醒。那傘柄上,還有他的溫度。是再陳舊不過的油傘,卻讓她感覺華美明艷不可方物,就宛若那少年,雖淪於市井庸常人生,卻如蓮花般靜美。

  她,沒有看錯他。

  幾日後,青衫打聽清楚了。那編織竹器的男子,正是惠生。年方二十,俊美少年,天賜才情,無奈家境貧寒,不得不擱置閑情,靠編織竹器為生。只是在家中仍不時吟詩作賦,自嘆「風雅只為稻粱謀」。

  除了心酸,青衫還深感不甘——惠生已有家室,髮妻是城西賣豆腐的婦人,名叫靜雲。初聞此訊,青衫竟恨得心神俱焚——一個賣豆腐的粗鄙女人,也配得上我的惠生?!

  青衫決定去收了靜雲的魂魄,正好做那第八十四根傘骨。

  長安西市。行人喧囂。青衫站在豆腐攤對面,觀看著那個叫靜雲的女人。

  此時,對面豆腐攤的年輕女子正給兩隻流浪狗餵食剛出籠的熱包子。青衫意念忽動。那女子目光潔凈,側影靜美,雖是最家常的裝扮,卻分明跳脫出嫻靜賢良之美。

  青衫頓頓心,只要收了她,惠生就是我的人。

  姐姐,我買兩塊豆腐。手無分文,青衫卻徑直遞上自己的纖纖小手。分明是挑噱與調笑。

  看著她空空如也的手心,靜雲怔忪片刻,說:這位姑娘,若是忘了帶銀兩,只管取去,銀兩它日再送不遲。邊說邊麻利地用荷葉將豆腐包好,熱情地遞上前。

  青衫看見她的手,粗糙,油膩,染上了歲月的風塵和操勞的痕迹,自己的手被反襯得愈發潔凈玲瓏。

  青衫卻無法歡喜,心頭似有針扎之痛。

  兩塊豆腐放在手心,卻如烙鐵烙著她的心。青衫突然狠不下心來。

  若靜雲是潑辣粗俗之流,青衫定將毫不猶豫地收了她的魂魄。可偏偏她不是。

  沐人間煙火,染歲月風塵,卻分明呈現出鄉間阡陌野百合般的超脫靜默之美。

  可是,可是一生一世,不過華宴一場,既然惠生只有一個,我又何必與她客氣?

  青衫心頭靈思一動:我倒要看看你最真實粗俗的一面,我偏要和你較量一番。

  姐姐,我與父母自他鄉來貴地,無奈父母雙亡,我流落異鄉,度日艱難,連回家的盤纏都沒有,姐姐可有良法相助?

  靜雲楞住。青衫的雙眸及時汪出兩泓淚光。

  沉思片晌。靜雲用圍布擦凈雙手。如不嫌棄,可到我家暫住,等盤纏湊齊,才回家不遲。

  姐姐,你真好。青衫上前輕擁靜雲,親熱如同親姐妹。從今天開始,我就叫你姐姐吧。

  嘴角卻撇出一抹冷笑的弧度:惠生,定將是我的了。

  【夏之蓬勃】

  日子倒也輕快,很快便是夏天了。惠生和靜雲夫婦待青衫如親妹。他們整日忙碌,反使青衫心生不忍。

  世間夫妻,青衫見過的倒也不少。恩愛百日便情變翻臉者有之,暗渡陳倉私藏隱情者有之,撕打爭吵呼天戧地者有之。象惠生和靜雲夫婦這般溫和恭敬、克己禮讓者,實屬罕見。

  夏天晚飯後,青衫便端坐門前,喝著靜雲姐熬的消暑湯,看惠生編織竹器。在青衫眼中,惠生實是天才。只見他將一根竹子擱在腿上,左手持竹,右手握刀。一刀劃過,一劈兩半。然後是劈篾,刀經過的地方,就有一絲竹篾象一片柔軟的絲在跳躍。他的眼睛並不看手下的刀,完全是憑著手感在動作,竹篾卻是那樣的聽話,一絲不苟地在他的手中舞動。站在惠生的對面看去,他的臉被竹篾分割得一塊一塊的,夕陽的橘紅色光芒,在其間躍動。

  而他的天才還不止於此。他也頗具詩賦丹青之才。青衫看他的詩作,雖不是字字珠璣,卻也時時有靈光閃現。

  雖稱他為哥哥,青衫對惠生的情卻越陷越深。世間多少男人,棄糟糠如敝帚。他雖是市井一介平民,卻才華出眾,隱忍不露,敬妻如賓,分明是滔滔濁世中凈白溫潤的玉。

  她本是最無情的妖,卻不能,也不忍將惠生一把攥住——靜雲姐視她如親妹妹,傾其所有,為她分憂。她度一日,對她的尊敬便多一分。

  她知道,惠生於她並無兒女之情,只是把她當成他的妹子。他的一顆心,是為靜雲躍動的。

  而收了靜雲,她又於心不忍。

  這樣無助的愛,這般自責的心,青衫越陷越痛苦。

  一天午後,突降驟雨。靜雲囑青衫為惠生送傘。

  油傘輕張,一網天地情。

  青衫暗想,我且誘惑誘惑他。

  到家門口時,疾風捲來,青衫弱不禁風地款擺,作出飄搖之狀。惠生顧不得男女之別,連忙將她扶穩。

  這傘下的辰光,雨落如花,花爍如星,正是一場好夢的開端。青衫已是心神俱醉。

  雨水濕衣,薄衫貼身,一如裸裎。

  那一刻,青衫心裡幾乎是得意的——靜雲姐縱然萬般賢淑,怕也難抵我風情一笑。

  惠生,我可以給你榮華富貴,你可以盡心吟詩作賦。青衫在他耳畔輕語,呵氣如蘭。

  我已知你家境不俗,你一身緞服,豈是凡常人家的女子。惠生輕嘆。

  青衫將細腰貼緊——凡間女子的水蛇腰,哪裡抵得過一條真蛇腰?

  誰知惠生卻不入蠱。猛然警醒般地,一把推開她,正色道:年紀輕輕,怎麼學得一身媚骨,且不管他人是否已有家室!

  剎那間,青衫面紅耳赤,心頭有羞辱如利刃劃過。而以前,輕巧殺人,盡情調笑,無邊魅惑,長袖善舞,斡旋於種種男人之間,她從不曾有這種感覺。

  那一刻,青衫頓悟:自己已有凡人的感情與羞辱之心,她不再是孤冷寡淡、心如止水的蛇妖。

  當夜,青衫遲遲無法入睡。天色轉明時分,她狠下心來,世間女子,不舍憐惜,情何以堪?

  罷罷,還是收了她吧。

  誰知此時卻聽見靜雲姐的夢話傳來。青衫屏息凝神,側耳聆聽,分明是——明天再多賣些豆腐,就攢夠青衫妹妹回家的盤纏了。

  細微夢囈,卻如雷灌耳。

  青衫的眼角滑落幾滴晶瑩的水珠。

  這大概就是世人常說的淚水吧?

  卻原來,這人間自有真情,能讓千年蛇妖流出眼淚。

  惠生。我愛你再深,卻無法佔據你內心微小一隅。

  靜雲。我妒你再深,也難敵這溫軟真情一語。

  留下書信一封。青衫離開了他們。

  這樣的糾纏與揣度、掙扎與沉淪已無意義,徒添傷感無助。

  別離路上,已是心神俱裂。路上卻有雲遊畫師阻隔。雙方打鬥起來。青衫出手招招致命,對方卻遊刃有餘地一一破解。青衫的招法和心一樣煩亂,那畫師的筆尖直抵她的咽喉。

  為何不殺我?青衫悲戚地問道。

  你的心事未了,情緣未斷。

  情緣?呵呵,青衫笑了起來,此生此世,我是無法得到屬於自己的的愛了。

  不,你錯了。這人間最極致的愛,不是得到,而是成全。

  清晨的第一抹朝霞照耀到青衫身上。她瞬間悟徹了他的話。

  她想了想說:我可以為他捐出自己的前世和今生,你願意幫我嗎?

  你可要想清楚了。捐了自己的前世今生,此去經年,你將化人不成,遁妖無門。

  青衫搖搖頭:我還要前世和今生幹什麼呢?

  【秋之感念】

  這一年的中秋佳節,惠生和靜雲都想送給對方一件禮物。

  靜雲最想送給惠生一把堅實的傘。家道清貧,唯一一把舊傘還叫他慷慨贈予了一個更無助的路人。每次下雨時,他都只能躲在樹下避雨。

  而惠生想送給靜雲一支最美麗的發簪。別的妻子都有,惟她沒有。她總是那麼素凈無華。

  中秋佳節那天,惠生和靜雲各自懷揣著秘密,早早地出門了。

  靜雲滿心希望能儘快把豆腐賣光,這樣她就可以買一把堅實的新傘,丈夫就不用再害怕下雨了。

  而惠生一心期待能多賣出幾件竹器,這樣他就能早點買到發簪,早點回家,吃月餅,和靜雲一起賞月。

  黃昏將至,一位雲遊畫師經過靜雲的豆腐攤。他一口氣吃了兩碗豆腐腦,結帳時卻發現自己身無分文,於是提出用手中的那柄油傘來付帳。

  靜雲一看那傘,心中便歡喜不已。是八十四骨紫竹柄油傘,結實漂亮,尤其是那八十四根傘骨,均為玉質,根根透明溫潤。唯一讓她有些奇怪的是,八十四根傘骨中,有八十三根白玉,惟有一根是青玉,澄澈碧綠,微微沁出涼意。靜雲收了攤,將傘放好,高高興興地回家了。

  而惠生的竹器攤卻生意寥寥。天色漸暮,惠生沮喪地開始收拾攤子。這時,一位雲遊畫師經過,他挑了一件竹筆筒,然後問惠生:我沒有銀兩,可以用這支發簪付帳嗎?

  惠生接過發簪。是青玉質地,澄澈光潔,盤曲成青蛇的形狀,清雅不俗。

  靜雲一定會喜歡。惠生高興地想。他小心翼翼地將發簪放進衣服裡層,收拾好竹器,興高采烈地往家跑。

  在家門口,靜雲和惠生相遇。彼此都一臉詭異地進了家門,說要給對方一個驚喜。

  靜雲說:今天中秋節,我送你一把傘。

  惠生緊緊握住傘柄,彷彿握著一生一世的幸福。他哽咽著讓靜雲端坐在銅鏡前,輕囑她閉上雙眼。

  待靜雲睜開眼睛時,她發現自己的髮髻中別著一支清麗異常的青玉發簪。惠生在鏡中,深情地笑。

  天地間,一輪滿月升起來。

  一抹殘魂望著他們。那女子頭上帶的,是她的前世;那男子手中握的,是她的今生。

  殘魂釋然一笑,眼角卻有淚水淌落。

  月光輝映下,這縷隱隱青魂,在歲月的嘆息中寂寞轉身、如煙而逝,留給這滾滾紅塵一抹如此靜默的背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