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青銅太陽輪,文物,出土於三星堆,現存三星堆博物館。

1 青銅太陽輪 -文物簡介

  青銅太陽輪,出土於三星堆,距今已有3000多年歷史。其狀若車輪,現存三星堆博物館。

青銅太陽輪青銅太陽輪
三星堆二號祭祀坑出土了6件青銅輪形器,其中的一件,直徑85厘米左右,學術界一般認為這是古人塑造的太陽。太陽和太陽神的崇拜,是人類早期共同的文化心理,在世界各地的早期岩畫和文物中,有關太陽的圖案或其紋飾多得不勝枚舉,而這件以青銅的實物形態來表現太陽的卻是很少見的,這些太陽輪上均有小孔,估計是要把他們釘掛起來,作為太陽的象徵接受人們頂禮膜拜的。

2 青銅太陽輪 -用途之爭

太陽崇拜之爭

  青銅太陽輪形器恐怕是三星堆出土器物中最具神秘性的器物,其用途和象徵含義一直眾說紛紜,有釋為車輪的,有釋為盾牌飾物的,有釋為陳設物的,比較一致的看法是「表現太陽崇拜觀念的一種裝飾器物」。

  在農耕部落中,太陽崇拜是一種必然現象,因此上述看法有其合理性。

  在三星堆,青銅太陽輪一直是文物瑰寶的重中之重,長久以來,它被解釋為古蜀人民對太陽的崇拜。

  「我並不這樣認為,我覺得事實恰恰相反。」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科普作家協會會員,世界科幻小說協會會員。曾任中國地質作家協會副主席劉興詩說,三星堆文明鼎盛的三四千年前,正值人類氣候的轉變階段,乾旱無雨和洪水成災。「這樣的情況持續百年,白花花的太陽烤得大地龜裂。」據史書記載,當時盛行求雨,可想太陽在人們心中並不是崇拜的對象。

  而太陽外面罩一層霧,表示「想把太陽圈住,框住,不要再發光發熱。」因此,劉興詩認為,這個青銅太陽輪,並不代表對太陽的崇拜,應該是恐懼和仇恨。

盾牌飾物之爭

  有人說,太陽輪是一種盾牌飾物,但也有人覺得這種解釋有點牽強。眾所周知,自然界和人類都喜歡「對稱」,因為對稱不但美觀、穩定,而且簡潔。製造四道、六道、八道或十二道芒的飾物不是更美觀簡潔嗎?與三星堆文化一脈相承的金沙太陽鳥不就是十二道芒嗎?

  然而,青銅太陽輪形器卻是五道芒。為什麼三星堆人要舍簡求繁?要知道,在測量技術還很落後的時代,要將圓周等分成五等份該是多麼困難的事。因此,三星堆人要製造五道芒的太陽形輪器肯定有其不得不這樣作的理由。

青銅太陽輪青銅太陽輪
那麼,這個理由是什麼呢?或許,我們可以從金沙太陽鳥得到某種啟示。金沙太陽鳥恐怕是最具有裝飾性的器物了——那均衡的、流動的、旋轉的十二道芒,那對稱的、極具動感的、圖騰化的四隻太陽鳥,構圖是那樣的動人心魄,連最具裝飾設計能力的現代裝潢設計師都自嘆弗如。那麼,金沙太陽鳥僅僅具有裝飾功能嗎?

  不!崇拜太陽的金沙人已經把太陽的最基本的屬性注入了這件神聖的器物中。請看這兩個數字——十二和四 ,它們表達的是一個太陽年的十二個月和春夏秋冬四季,這顯示了金沙人對天文曆法的深刻理解。
天文測量儀?

  三星堆人的青銅太陽輪形器是否也隱含有天文曆法方面的信息呢?讓我們來仔細研究一下青銅太陽輪形器。假如用線段把輪形器的五道芒的頂端連接起來,便組成一個內接於輪形器外圓的正五邊形,每兩道芒和正五邊形的一條邊組成一個等腰三角,其頂角為72度,過頂點作底邊的垂線,這條垂線便是頂角的角平分線,也是等腰三角形的高,它把頂角平分成兩個36度角(如圖一)。36度角 !這太神奇了!三星堆所在地在冬至那一天正午的太陽高度角幾乎就等於36度!

  冬至這天中午北半球的觀測點太陽高度角與緯度之間關係的表達式為:

  α=90°-23°26′-β

  其中 :α為太陽高度角。

  β為觀查點的緯度。三星堆的緯度約為30°55′, 成都羊子山祭台的緯度約為30°40′。

  α=90°-23°26′-30°55′=35°39′(三星堆)

  α=90°-23°26′-30°40′=35°54′(羊子山)

  三星堆的誤差是21′,羊子山(為什麼提到羊子山下節再解釋)是6′,應該說其精度是很高的了。可見,這決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三星堆人注入這件神秘器物的天文信息。所以,青銅太陽輪形器不僅僅是飾物,還是類似於日晷一樣的觀測天文的儀器。

  三星堆人是怎樣使用這個儀器的呢?讓我們先看看周人是怎樣測量太陽高度角的。《周禮·大司徒》「以土圭之法測土深,正日影,以求地中。……日至之影,尺有五寸,謂之地中」。可知周人是以表圭測日影,夏至日,八尺之表,影長一尺五寸。用現代數學表達就是:

  tgα=a/b

  α為太陽高度角

  a 為表長

  b 為影長

  在青銅太陽輪形器上,我們也可以找到這個數學關係。前面提到的那個神奇的36度角與該等腰三角形的高、二分之一底邊所組成的直角三角形就構成了上述數學關係(如圖二)

  tgα=a/b

  α=36°是三星堆地區(羊子山祭台)冬至日的太陽高度角

  a 等腰三角形底邊的一半

  b 等腰 三角形的高

  也就是說,三星堆人也是在用表圭法測太陽高度角,只是他們的表長不是八尺,影長也不是一尺五寸。應該是多長呢?計算如下:

  設: R 為青銅太陽輪形器的半徑 R=42.5cm

  α=36°

  a 為表長

青銅太陽輪青銅太陽輪
b 為影長

  a=R sinα=42.5×0.5878≈24.98cm

  b=R cosα=42.5×0.8090≈34.38cm

  就是說:以 a 長(24.98cm)為表長,則該地區冬至日的影長為 b (34.38cm)。

  青銅太陽輪形器也可以用來測夏至日。 要測定夏至日,只需以 4(R+a)為表長,仍以 b 為影長即可。證明如下:

  設該地區夏至日的太陽高度角為α

  a=R×sin36°

  b=R×con36°

  4(R+a)=4R(1+sin36°)

  tgα=4R(1+sin36°)/R×CON36°

  =4(1+sin36°)/con36°

  ≈7.851

  α=82°45′

  根據北半球夏至日太陽高度角與觀察點緯度之間關係公式:

  α=90°+23°26′-β

  β=30°40′(羊子山緯度)

  ∴α=82°46′

  測量誤差為一分

  你看,三星堆人已經把測量冬至日和夏至日的太陽高度角、表長、影長都固化在青銅太陽輪形器中了,且精確度非常之高,這該是多麼先進的天文測量儀器!

  如果我們再問一個為什麼——為什麼三星堆人要把青銅太陽輪形器作得這麼大、這麼笨?或許我們會得到另外一個令人驚喜的結論:表長 a 很可能就是三星堆人的基準尺度,因為這個儀器(我們現在可以稱其為儀器了)的所有其他尺度都被表長 a 所限定。或許我們可以稱表長 a 為三星堆人的「尺」。這三星堆人的尺長等於今市尺長度的0.75倍。
上一篇[青銅人身形器]    下一篇 [玉牙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