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劇情簡介

劉家豪監製之劇集「靜待黎明」,是說晚清時期,三個不同背景、不同性格的女性的遭遇。此具由陳敏兒、歐陽佩珊、曾華倩、高雄、劉青雲、楊澤霖、劉江、何樹桑、柳影虹、李泳豪等演出,—曾華倩演的許迎弟活潑調皮、不知世途險惡、是一未定性之小女孩。雖被貴開力追,但鍾情於古澤仁,後知自己自做多情,與貴開成為情侶。
靜待黎明 主題曲

  靜待黎明 主題曲

故事發生在晚清時期,廣東省一個偏遠小鎮—潮豐鎮。鎮中女子許靜(陳敏兒)嫁夫鄭貴元(楊澤霖),育一子鄭仲生,與家姑及小叔貴開(劉青雲)一家生活平淡。
不幸兵戰連年,饑民大量流入鎮內,鎮長命碼頭總管何四(劉江)派米賑災,怎知何四從中貪污,以沙混米,引起饑民暴動,挾持妓院老闆娘醉蝶(歐陽佩珊)奪取銀兩。貴元身為捕頭,前往調解時被饑民錯手槍殺,許靜頓成寡婦。此時鄉間妹妹迎弟(曾華倩)前往投靠許靜,令靜百上加斤。
貴開痴戀迎弟,更因而得罪死對頭何四,招致殺身之禍。靜憑著膽色及醉蝶的暗助,令開得以洗脫罪名,鎮長因而對靜另眼相看,委任為女捕頭,靜為了家計答允。靜當女捕頭後備受各方壓力,更得知醉蝶與其夫生前有染,百感交集,其子仲生也因靜疏於管教,離家出走,並染上瘟疫,幸得逃犯古澤仁(高雄)相救。靜與弟均戀上澤仁,險令姊妹反目,幸有醉蝶中調停,弟重投開懷抱。澤仁念念不忘救命恩人醉蝶,后之醉蝶為青樓女子甚感失望,而許靜得知澤仁與醉蝶相好,甚為沮喪,而澤仁逃犯的身分被揭穿,靜受命捉仁歸案,靜會否放過仁、蝶?劇中自有交代。

2演職員表

職員表
  • ▪ 監製: 劉家豪
  • ▪ 導演: 劉家豪
  • ▪ 編劇: 張小嫻

3觀后感悟

看靜待黎明﹐真的折服於佩珊的演技﹐真正感受到什麼是爐火純青的演技。佩珊已經是不需要藉助對白也能演戲了﹐那舉手投足﹐那眼角眉稍﹐都會說話。這角色複雜多變﹐每一次出場都讓人有不同的感受﹐佩珊演的醉蝶真的讓人打從心裡喜歡到她骨子裡去了。
醉蝶是個交際手腕圓滑且風情萬種的女子﹐看佩珊的演出是個極大的享受。她演的戲可以一看再看﹐因為她的表演真的讓人有許多發現。記得有一場戲﹐醉蝶居的女子在醉蝶居里表演雜技失手﹐醉蝶被一班鄉親父老譏諷。起初佩珊的表情有一些尷尬﹐可是一瞬間﹐她又笑容堆滿面了。那表情的變化﹐非常流暢自然。還有一場戲﹐話說貴元喝醉酒﹐乘醉痛罵何四﹐被醉蝶扶入房﹐那段也是很精彩。看著佩珊緩緩的一面為楊澤霖寬衣解帶﹐一面出言安慰﹐那動作﹐那語調﹐那表情也是那麼的順暢自然﹐好像在侍侯和安慰自己的丈夫那樣。聽醉蝶那番說話﹐似是而非的對答﹐縱然最後沒有結論﹐訴苦的人的心情也好了許多。這就是醉蝶受歡迎的原因﹐她就是能夠為人解懮﹐最後她成為眾人的訴苦對象。
佩珊演的醉蝶﹐不需要太多風騷動作﹐只要她的笑容﹐她的語氣﹐她的眉梢﹐她的眼神﹐稍微調整一下﹐就足以讓人銷魂了。還記得一場戲﹐話說她被貴元(許靜的丈夫﹐楊澤霖飾演) 在許靜(陳敏兒飾演) 面前﹐刻意和她保持距離以後﹐回到醉蝶居見到貴元那一幕…她在他面前表露一絲不快﹐可當貴元說︰「我來這兒是尋開心的﹐你也不想我們不歡而散吧﹗」的時候﹐她立刻回應說︰「看來我還沒有那個能力﹐同人不同命了嘛﹗」﹐那語氣帶點吃醋的味道﹐佯怒表情卻又帶點風情﹐超贊的…貴元聽了也忍不住哄回她。醉蝶應付男人真有一手﹐她會在適當的時候吃乾醋﹐讓男人覺得他原來在醉蝶心目中還有地位﹐滿足了大男人的虛榮心﹐不知覺的喜歡上這風情萬種的醉蝶。
醉蝶是個江湖義氣兒女﹐敢做敢為﹐她常暗地裡幫忙朋友解決危難。記得在《智取銀兩》片段中﹐貴開(劉青雲飾演)得罪了何四(劉江飾演)﹐何四誣告他偷了他二十大洋﹐而逮捕他。醉蝶為幫貴開脫罪﹐教醉蝶居女子灌醉何四﹐偷取他二十大洋﹐然後交給貴開還給何四。那時周聖手(廖偉雄飾演)還有些膽怯﹐可是醉蝶卻非常胸有成竹的說︰「怕什麼呢?別生人不生膽的﹐有我應付他了嘛」﹐接下來看著醉蝶如何應付酒醒後的何四﹐超贊的。她不經意的賣弄風騷﹐又不失俏皮﹐過後還佯怒﹐以退為進的逼使何四不追究銀兩的下落﹐真的是看了忍俊不住﹐會心一笑。
醉蝶是個令人心疼的風塵女子﹐記得許靜對前鎮長說過︰「女人做到好像她們(指醉蝶居里的女子) 那樣﹐應該是最後一步棋了﹐沒有人喜歡被別人在街上指指點點﹐她們也不例外。」…是啊﹐醉蝶雖然媳婦熬成婆﹐做了那麼多年﹐終於開了一間醉蝶居﹐可是身份還是低微。在那年頭﹐做到這樣也是迫不得已的啊﹗鄉下找不到吃﹐到了市鎮也找不到生計﹐她不像許靜那樣幸運﹐受到鎮長的賞識委任為捕頭。於是別無他法﹐只好出賣自己﹐養活家人。她父親直到死為止﹐也還不知道她女兒是如何犧牲自己來養家的。醉蝶在步入紅塵以後﹐已經做好心裡準備…那就是…這一輩子就和良家婦女劃上句號了。想想好男人那裡會去醉蝶居呢?去這些地方的人都是買歡樂﹐哪會有真心相待的人?對姻緣﹐醉蝶已經認命﹐她只有羨慕許靜的份。對許靜﹐醉蝶是打從心裡就敬愛她的﹐沒有想過要破壞她的家庭幸福﹐也沒想過在貴元逝世以後﹐和她爭情人。
然而﹐命運安排很奇妙的﹐記得戲一開頭﹐醉蝶和許靜在廟裡求籤﹐兩個人都求到同一支簽。那解簽的人說她們倆的姻緣或婚姻都會出現問題﹐耐人尋味啊!命運就是註定她們倆會互相介入對方的姻緣的﹐好戲在後頭啊…原來貴元一向來都有去醉蝶居找醉蝶談心的。醉蝶當然知道貴元只愛許靜﹐可是醉蝶似是看透﹐卻不然﹐她也把貴元當成知心朋友了。於是求籤後在廟外頭遇上貴元時﹐落落大方和他打招呼﹐可是回應卻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當然了﹐在太太面前就是要和醉蝶這樣的女人劃清界線的。於是﹐醉蝶徹底醒覺﹐以至在她回鄉奔喪過後﹐救了古澤仁(高雄飾演)一命﹐也不透露她的身份。然而﹐命運卻不放過醉蝶﹐安排她和他相遇……而且在他心目中﹐她的地位是蠻高的…一個心地善良的女子﹐救了他的命﹐還為他付完船費。這些年來﹐他為了躲避官兵的追捕﹐到處逃亡多時﹐應該可以感受到那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吧。所以醉蝶對他那樣好﹐他是心存感激的﹐於是他決定落腳潮豐鎮﹐尋找他的夢中人。
可是當古澤仁和醉蝶再次相遇的時候﹐並不認得她﹐因為當時他的眼睛被熏傷了。醉蝶的心這時卻開始起漣漪﹐不禁想難道這是緣份嗎?正當她猶豫不決是否要和古澤仁相認時﹐卻節外生枝了。醉蝶履勸小娟不要墮胎不果﹐還被意中人誤會。從《誤會》片段中﹐看到醉蝶欲哭無淚﹐她又懊悔﹐又不甘心。雖然光線不明亮﹐可是佩珊演來真的是絲絲入扣﹐還能依稀看到佩珊的表情﹐她真的不需要留一滴眼淚﹐也能感染人哭了。她氣憤﹐她懊悔﹐她傷心﹐沒料到她第一次給古澤仁的印象卻是眾人眼中…唯利是圖的鴇母。人到傷心盡頭哭無淚﹐她真的是那樣的…她只能苦笑…
醉蝶的心情極度矛盾﹐一方面想認回古澤仁﹐另一反面卻怕配不起他﹐於是她鼓勵許靜和他發展感情﹐希望許靜能夠得到幸福。縱然有幾次機會可以和古澤仁相認﹐她也欲言又止﹐還是忍住不說…她似乎是完全放棄了自己﹐記得她和許靜說︰「我是什麼希望都沒有了﹐可是你就不同…」。看到這裡﹐真的真的為醉蝶著急啊﹗
然而冥冥中自有天意…也許是醉蝶平時做的好事多﹐上天終於給她一個機會﹐她終於和古澤仁相認了。當古澤仁和她說他是朝廷通緝犯時﹐她先是吃驚﹐可是卻沒有因為他是個殺人犯而懷疑他的為人﹐還告訴他﹐在她心目中﹐他是個英雄。本來對高雄這硬漢沒多大信心﹐可是在這《相認》片段里﹐卻可以看到他聽了佩珊那番話﹐眼神頓然不同了﹐彷彿遇到一個知音那樣﹐心裡有些感動。醉蝶和許靜果然不一樣啊﹐在許靜的世界只有黑和白﹐他殺人就是壞人﹐就是不對﹐完全不給予他解釋的機會﹐而醉蝶…卻是那麼的信任他…頓覺相逢恨晚。可是他執意一個人逃走﹐醉蝶聽了﹐無奈的笑了一下說︰「如果你一早說出你的身份﹐也許我還會有勇氣留在船上」﹐語畢兩人相望無言…是的﹐這時候醉蝶的身份和古澤仁是匹配了﹐青樓女子配殺人犯。
到了這時候﹐醉蝶不再自卑了﹐她毅然放棄一切﹐決定和古澤仁一起逃走。當古澤仁答應和醉蝶一起逃走時﹐醉蝶相信一切都是美好的﹐夢寐以求的幸福終於得到了﹐雖然代價是要浪跡天涯…
一切看似那麼美好﹐沒想到她卻在這時被控謀殺鎮長﹐做了何四的替死鬼。一切幸福化為烏有﹐醉蝶心碎﹐絕望了……一時的好心﹐借錢給許迎弟(曾華倩飾演)救貴開﹐卻使自己惹上官非……看佩珊在牢房和高雄那段《獄中》里的對手戲﹐真的是激動啊﹐佩珊淚汪汪的眼睛﹐眼淚像在眼珠打滾﹐和高雄深情的對望﹐我也情不自禁的投入那戲里了﹐真的是心疼佩珊演的醉蝶啊﹗
劇情發展到最後﹐案情明朗化﹐醉蝶終於洗脫罪名﹐和古澤仁一起成功逃離潮豐鎮。靜待黎明表面是指許『靜』待黎明﹐但也暗喻了醉蝶靜待黎明…感情的黎明﹐只要不放棄﹐最終都會得到心中所愛。戲雖落幕﹐但是醉蝶常說的「一切皆是命﹐半點不由人」﹐還在我腦海里迴響著。
要感謝編劇設計了一個性格和思想都自相矛盾的醉蝶讓佩珊演﹐真的是打從心裡喜歡醉蝶啊!醉蝶可謂是一個真性情﹐敢做敢為的江湖義氣兒女!編劇安排的這個結局的確給了珊迷很大的震撼﹐他讓醉蝶這個命運坎坷的風塵女子最後苦盡甘來﹐受到眾人的尊重﹐找到了尊嚴﹐贏了友情和愛情﹐終於幾經磨難醉蝶可以和自己心愛的人一起…而最重要的是珊迷也從這震撼得到極大的滿足感啊!佩珊的維肖維妙的演出﹐讓醉蝶那風采﹐那一顰一笑和那迷人的風韻﹐深深的烙在我心…直至永遠…
上一篇[捉鬼家族]    下一篇 [種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