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香港版《非常女警》是35集電視連續劇,講述了兩位生於警察世家的警花姐妹的故事。大陸版《非常女警》一部以女警察真實生活為題材的20集電視連續劇,取材於發生在我國公安各條戰線上英雄女警察的真人真事,展現了一批與犯罪分子鬥智斗勇的警花形象。

1非常女警(中國香港)

演職員表
角色/職位演員配音備註
周美珠李婉華

周美儀陳煒

焦國斌蔡濟文

焦國華石修

監製陳宇超


杜汶澤


馬宗德


鮑起靜


梁碧芝


袁文傑


甄志強



林韋辰

2劇情簡介

巾幗不讓鬚眉,女警本色,匪徒聞風喪膽。周美芳與美儀為兩姊妹,生於警察世家,長大后兩人先後當上警察。妹妹儀處事精明,屢破奇案。姊姊芳樂天、易動情的性格,則令她周旋於眾男之中,直至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焦國華出現,她的命運隨即改變..........

3非常女警(中國大陸)

主要演員相關介紹

片斷照

片斷照
《非常女警》是一部以女警察真實生活為題材的電視系列劇,包括六個系列故事,陶虹、左小青、陳紫涵、斯琴格日樂在片中塑造了三位與犯罪分子鬥智斗勇的警花形象,被喻為女版「無間道」。該劇取材於中國公安各條戰線上英雄女警的真人真事,記錄了女警們在辦案過程中的一場場驚心動魄的殊死搏鬥的感人故事。

馮紹峰劇照

馮紹峰劇照
女人樹
在中蒙邊境從事走私活動的中國商人林雄,用二十萬美金的代價,請中蒙邊境貿易掮客蘭小光,幫他除掉搶奪他生意的蒙古國商人阿爾斯楞。讓中國商人周雨民重新成為他的客戶。蘭小光答應了林雄的要求。
內蒙古邊境口岸城市巴彥搭拉。蒙古國商人阿爾斯楞在下塌的酒店被殺。巴彥塔拉公安局刑警大隊,付大隊長那森和刑警娜仁花,負責偵破此案。蒙古國刑警胡日查也以觀察員身份參於偵破。娜仁花從兇殺現場足跡中,分析出兇手是蒙古國人,胡日查對娜仁花的分析判斷不以為然。在他們分析案情時,與阿爾斯楞剛作完商業交易的中國商人周雨民,也在家中被殺。那森、胡日查一致認為這兩起兇殺案一定有內在聯繫。在屍撿中,娜仁花發現周雨民亞門穴嚴重淤血,經調查,周雨民在被殺之前,身體巳嚴重損傷,即將失去工作和生活能力。為此,娜仁花對周雨民年輕漂亮,按摩女出身的妻子徐艷麗,產生懷疑。在進一步偵察中,又發現徐艷麗有一個情夫叫蘭小光。徐艷麗與周雨民的兒子冬冬,實際上是徐艷麗和蘭小光生的。
偵破很快有了進展,殺害阿爾斯楞的蒙古籍兇手滿都拉落網。在事實面前,胡日查改變了看法,他對娜仁花利用足跡、步法破案的技巧十分佩服。滿都拉在口供中交待:他是與一個叫烏江的人談話,受到啟發,才殺人搶劫的。可是在巴彥搭拉,警方怎麼也找不到烏江蹤影。
在那森、娜仁花努力下,警方鎖定了殺害周雨民的三個兇手,證據表明,殺害周雨民的兇手,也是去年發生的6、15大案的元兇。那森的妻子,就是這個案件中被槍殺的受害者。對這個案子沒有及時破獲,那森一直耿耿於懷。
巴彥搭拉公安局在張局長指揮下,加大了對兇犯的圍捕力度。以胡明江為首的兇犯為了拿到錢,兩次綁架徐艷麗,但都被她逃脫。第二次逃脫時,還巧妙地用點擊亞門穴手法殺死了一個兇手。兇犯目的沒有得逞,又窮凶極惡地綁架了徐艷麗的兒子冬冬,企圖勒索巨款,結果被警方包圍。在關健時刻,那森智勇超群,保護娜仁花,救出冬冬,還親手擒獲首犯胡明江。
幾經周拆,娜仁花終於破解了亞門穴殺人的秘密。原來徐艷麗嫁給周雨民,是為了攫取他的錢財。她利用每天給周雨民作按摩的機會,點擊亞門穴,企圖使周雨民慢慢失去生命力;不得不把錢財和公司業務管理權,交給自已。在她的計劃即將實現的時候,穾然出現意外。胡明江等三個歹徒打劫殺死了周雨民,完全打亂了徐艷麗的計劃,也使蘭小光暴露在警方的視線之中。更讓徐艷麗惱火的是,周雨民已經發現了她和蘭小光的關係,悄悄給冬冬作了親子鑒定。周雨民發現,冬冬不是他親生的兒子,便把巨款藏起來。不僅胡明江等歹徒,掄劫殺人沒得到錢;也讓周艷麗的一切努力都落了空。
為了揭開蘭小光面紗,娜仁花繼續和徐艷麗周旋。娜仁花和徐艷麗在周雨民書房,找到了周雨民藏匿的巨款。為了能把巨款據為已有,徐艷麗想借著給娜仁花作按摩的機會,點擊亞門穴,殺死女警察。娜仁花識破了徐艷麗的企圖,機智應對,在她實施犯罪時,將其當場抓獲。
巴彥搭拉公安局得知蘭小光躲到蒙古國,但蒙古警祭當局卻找不到蘭小光下落。胡日查回國后,蒙古國通過外交途徑,正式向中國政府提出,邀請娜仁花,到蒙古國警察學院講授足跡、步法追蹤學。中國政府同意了蒙古國的請求,派遣娜仁花前往蒙古國講學,順便查找蘭小光下落。
蘭小光在烏蘭巴托咖啡廳與林雄見面。雖然賺了一筆錢,因為死了好幾個人,深愛自已的女人下了大牢,蘭小光對林雄這樁生意很不開心。又看見林雄輕簿狂妄卸磨殺驢,穾然萌發了除掉林雄,排除以後潛在危險,將林雄手上的走私渠道,變廠胡日查正在對他進行監視。蘭小光與林雄見面情景,被拍成照片。
蒙古國公民烏江,用色相勾引征服了與林雄同居的蒙古大學生烏日娜。烏日娜將林雄的走私網線資料偷抄給烏江。烏江使用心理暗示了手段,誘發烏日娜來用偷梁換柱方式,讓林雄過量服用壯陽葯。結果林雄暴死在床笫之中。胡日查請已在蒙古警院講學的娜仁花,協助查辦林雄死亡案。他們盯住了烏日娜迷戀的烏江。在那森配合下,胡曰查、娜仁花終於查清了,烏江和蘭小光原耒是一個人。他使用兩個證件、兩個姓名,在中蒙國境兩邊遊動。在遊動中隱藏自已。
蒙古警方抓捕了烏江。審訊時烏江態度強硬,除了承認非法使用蒙古國證件外,不承認有其老犯罪。娜仁花、胡日查明知蘭小光,就是這一系列兇殺案件的幕後策劃者,但沒有得力證據,很難給他定罪。
娜仁花園滿完成任務,結束講學回國。
蒙古警方將蘭小方移交給中國警方。

第三隻眼

陳楠天天晚上犯失眠,並且也常常在腦中出現一些案件的幻象。
化名胡寶榮的崔連生帶著化名分別為王瑩和蔣志蓮的丁水蓉和阿丹(丁和丹是同村的),三個人跟著旅遊團的車來到了海灘,在海邊丁水蓉求崔連生放她回家,說她哪也不想去,並且會想盡一切辦法還上欠崔連生的錢,崔連生不放她走。一天晚上丁水蓉向阿丹說出了一個她無意中得到的驚人的秘密,並且勸阿丹也趕快走,並且說如果崔連生還不放她去,她就報警。可沒想到的是阿丹把丁水蓉跟她說的話一字不差的告訴了崔連生,崔覺得事情不妙……當阿丹再次見到丁水蓉的時候,是在半夜裡丁從樓頂摔下的屍體,阿丹這時才知道自己做了傻事,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阿丹被崔連生和一個臉上有刀疤的人強行拉上快艇逃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子琪的案子還沒破,又出了一件命案,警隊隊長張振武不得不讓患失眠症很久急需要休息的陳楠再次全面投入緊張的工作,並且作這個案件的主要負責人。陳楠專案組發現這個案子的疑點越來越多,難點也越來越多:死者與幾名嫌疑都是假身份,除了旅遊團導遊的幾句話以外現場也沒有留下任何有價值的線索……,這使得案子進展十分緩慢。
陳楠的丈夫李喬好心幫單位的出納談小玫去存錢的途中遭搶劫,追逐中他又撞傷老太太,公安調查此事後斷定這是一起蓄謀搶劫案,李喬的同事曹陽又向公安擔供了非常不於李喬的假信息,因此李喬被傷者家屬索賠,並且被懷疑是監守自盜,與搶劫人是一夥的,所以他也被單位停職,此案被命名為「5·20」特大搶劫案。而在這最需要妻子安慰的時候,但陳楠卻由於工作原因根本顧不上丈夫李喬……
經過一系列嚴密的調查和精彩的推斷,陳楠專案組查出來案中死者及其主要嫌疑人的真實身份。在對死者丁水蓉的家人進行詢問的時候,丁水蓉的姐姐丁木蓉多次示意父母不要向他們說妹妹丁水蓉的事,這也更讓陳楠他們覺得案件不是那麼簡單的。
身在外地辦案的陳楠把丈夫李喬的事情託付給了隊長張振武,可是一天晚上張振武和妻子劉麗穎發現李喬與同事談小玫在一起吃飯並且動作曖昧。
一天晚上,警員宋鵬與妻子郭佳在散步時,目睹了一起搶劫事件,宋鵬和郭佳當場奮力將搶劫者抓獲,郭佳在抓賊過程中受傷。經過審訊這個人叫李林,並且發現他和「5·20」特大搶劫案的一名疑犯的特徵驚人的相似。經過一系列順滕摸瓜的排查和縝密的分析張振武他們查明了搶劫案的主謀——老暈。一段鬥智斗勇過後老暈被抓,可是沒想到的是老暈背後有一個神秘的人物王冰,並且這個人物與被搶者李喬的同事曹陽有著非同一般的關係……
陳楠一組在嫌疑人的老家進行調查,警員鍾少異與當地一個撞球廳看場的叫黑三的混混通過一場危險的賭博,從黑三口裡得出了一個驚人的內幕,也得到更加重要的線索並且也確定了一個有重大嫌疑和突破價值的人——劉奎和一個食品廠「俐欣食品廠」,正當案件剛有些眉目的時候,又有人報案:在海邊的一艘棄船里發現了十幾個女人的屍體,在現場勘查中陳楠從一個女死者的手裡發現一張照片,照片里依稀可以看見「…食品廠」字樣。
此時張振武一組已經抓到了5·20特大搶劫案的主犯,所以李喬已經清白,正當他要回單位上班時,公司要在查帳中發現他負責的帳目上有數目巨大的款項不知去向,所以李喬再次被懷疑,並且這時公司已經找了一個人來代替李喬的職位,一次次調查和停職讓李喬心裡受了很大的打擊,但妻子陳楠卻始終無法給予安慰。
隨著線索的增多,案件的疑點也越來越多,陳楠不得不以化名為林繼紅的女工的身份卧底於有著重大嫌疑的食品廠,在卧底期間陳楠發現在這個工廠內部有著複雜的關係網:車間主任劉奎與女工馬慧有著不正當的男女關係,馬慧也因此在女工中間說一不二,而劉奎和馬慧整天在廠里不好好做工,卻天天找漂亮的女工去照相併且說要帶她們出國去賺大錢,結過調查陳楠發現劉奎身後也有一個大老闆,劉奎是在為這個人辦事,這個幕後黑手是誰?他到底與工廠之間有著什麼樣的關係和交易?
陳楠想盡一切辦法與馬慧和劉奎接近,經過一番努力陳楠也混進了被他們選中的女工中間,一個深夜劉奎和馬慧突然間讓這些女工上了一輛車說讓她們出國賺大錢去,而這時的陳楠在車上冒著生命危險與劉奎周旋把情報發給了警隊,陳楠也在這時見到了劉奎身後的老闆——一個臉上有疤的男人和食品廠的女廠長巧欣,,但由於種種原因警隊這次行動沒有成功,劉奎一夥也沒被抓住,這次意外讓劉奎一夥對陳楠的懷疑越來越大,陳楠的危險越來越大,她究竟該怎樣與劉奎一夥鬥智斗勇……
此時張振武負責的5·20失去案也有了突破,那個神秘的幕後人王冰與李喬的同事曹陽是夫妻,這一系列搶劫和盜用李喬人名章竊取大量公款的事件,都是這對夫妻所為,李喬得到了清白。
隨著陳楠進一步的調查,越來越多的人浮出水面,。一天夜晚她發現了兩個長的一模一樣的廠長「巧欣」同時出現在廠長辦公室里,而負責外援的警察也發現同時有兩個臉上有疤的人與這個案件中的人有著關係,這也使得案件越發顯的撲朔迷離。兩個「巧欣」和兩個刀疤他們之間又有著什麼樣的關係?他們究竟誰是真正的幕後黑手?一系列的疑問擺在陳楠面前。陳楠在廠里也越來越引起懷疑,此時陳楠該如何選擇?
經過陳楠在廠里與那伙人的鬥智斗勇和精彩的推斷,再加上與外援的民警的裡應外合,一場激烈精彩的警匪戰鬥過後,一個驚人的犯罪團伙大白於天下。
網路陷阱 都市的夜空星光爍爍,一個個亮著燈的窗子內無數網民在虛擬空間中遨遊,演繹著個性人生。
然而,這個都市的夜幕註定很不平靜。
網警羅依冒充一個網路賭球的女賭徒去一個酒吧接頭,被遠遠監視著的筱文識破。正當筱文派人教訓這個不知深淺的傢伙時,街上警車飛奔而來,原來當晚市中心的大樓上一個男子跳樓自殺!
羅依是個漂亮又倔強的女孩,她認為網監處長唐媛給她分配的搜索網路的平凡工作是看不起她這個警院計算機碩士畢業生,為了證實自己的能力,她悄悄盯上了一個網路賭球網,她通過檢查網路發現,這個案子大有文章,很可能是一起震動全省的大案。
筱文是這個賭球網路的「上盤」,她的手下控制著許許多多的「下盤」,她利用賭徒的投注「抽水」,也在境外賭球網的利潤中提取回扣。然而,她萬萬沒有想到會出現崩盤。她有幾個「下盤」,賭輸了卻收不上賬來。有的授信額度很大,遠遠超出本人的經濟能力,又多是熟人而沒有交押金,其中就有她在某大銀行工作的好友楊帆。她派出打手威逼利誘,收效甚微。她接到境外總部的最後通牒,如果還是欠賬,連她也難逃厄運!
楊帆原來只是利用工作之便為筱文在銀行轉賬,被筱文拉下水陷入網路賭球以後輸得傾家蕩產還是還不上賭資。筱文便逼他盜竊公款被他拒絕。楊帆在被劫打之後到處借錢還賬,借到錢以後抱著翻本的一點希望又一次孤注一擲,又一次輸個精光。
羅依作為楊帆的女朋友,楊帆每次約會都心不在焉神情憔悴,羅依十分苦惱。然而羅依仍然執著地悄悄追查網路賭球案,每一次對手變換伺服器,改變密碼,都被她攻破。當她得意地把自己的勝利分享給戀人楊帆時,楊帆大吃一驚。他知道羅依危險重重,這是一夥帶有黑勢力色彩的輸紅了眼的賭徒,已經有人被逼自殺,自己也遭到毒打,而單打獨鬥的羅依怎麼能斗得過他們呢?在勸阻無效后,楊帆只好把情況告訴了羅依的父親羅天楠。
身為某大銀行副行長的羅天楠,也對女兒的做法大吃一驚,在什麼法子都使過無效后,只好求助於自己過去的老同學,羅依的處長唐媛。唐媛嚴厲批評了羅依。可是她知道,依著羅依的性格,她是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
羅依非常不喜歡唐媛,背地裡叫她老妖精。可是自己的爸爸卻偏偏和唐媛頻頻約會,叫羅依十分無奈。羅依很喜歡爸爸在出國時認識的一個叫夏雨的外商,倒不是因為夏雨阿姨有錢,而是這個阿姨待人和氣,能平等的和她談心對話。羅依覺得,如果爸爸一定要找一個女人的話,夏雨阿姨比那個老妖精強多了。
筱文因為收不上賬被人帶到一個山間的破廟裡,她以為能見到境外大老闆「強哥」,懇求得到寬限,結果只見到「強哥」留下的一個金戒指。她知道,按照規矩,她將被剁下一個手指頭。
受到懲罰的筱文逼迫楊帆償還賭債,楊帆見到筱文的斷指,知道這次再也逃不過去了,於是他利用他高超的黑客技術,侵入銀行電腦終端系統,盜竊了50萬元償還了賭債。
銀行電腦系統失竊案引起了有關部門的關注,網監處派出網警韓越調查此案,很快確定為內部人作案,楊帆成為嫌疑人之一。可是這麼先進的網路系統,對於不在終端工作,又不知道密碼的楊帆幾乎是比登天還難。韓越和楊帆較起勁來。這在羅依看來,很像是兩個人在爭風吃醋。她對韓越的做法很不滿,認為楊帆不可能做出此事。何況據她所知,楊帆的電腦裝個程序還叫羅依去呢,他水平根本達不到黑客高手的程度。但韓越反覆仔細研究了銀行那個神秘取款人的監控錄像,堅持把目標鎖定在楊帆身上。為此羅依和韓越大吵。
羅依仍在執著地追查網路賭球案,為此,她的身邊險象環生,先是在她下班的路上總有一個影子跟著她,後來在她夜間打車時被莫名其妙地推了一把,險些葬身飛駛而來的大車下面,最後當她和楊帆爭吵后獨自在酒吧喝悶酒時,被兩個小流氓用刀子逼住。這幾次都恰好有韓越在身邊出手相救,她不知道這正是唐處長暗中布置的保護手段,反倒對韓越跟蹤自己大為不滿。
羅依利用她高超的計算機知識,採用先攻擊境外賭球網路伺服器系統,黑掉他們的網站,引起他們的信息和結算系統一片混亂,從而利用他們匆忙新建網站,重開結算帳號的機會,全力查找國內賭球網路的新建結算帳戶。這時,一個很可疑的大帳戶引起羅依的注意。它的結算數額大,而且幾乎是到帳后很快轉到境外。再查下去,她吃驚地發現,這個帳戶就在爸爸所在的銀行,就堂而皇之地設在行內建設開發資金專戶,而每一筆轉款的簽發人竟是羅天楠——她的父親!
難道爸爸竟是網路賭球案的總後台?她回到家悄悄觀察爸爸,也發現一些疑點。比如爸爸一直是個韓劇迷,過去從不看足球,連體育比賽都很少看,現在竟成了球迷。而他關注的幾場球賽,恰恰正是賭球網路賠付率較高的賽事!尤其叫她不解的是,她很討厭的唐處長也常和爸爸一起看球談球,她不知道這個老妖精談起球賽竟然那麼專業,連意甲德甲的球星的情況她都能如數家珍。看著她和爸爸越來越有共同語言,羅依越發鬱悶。
她很快和夏雨阿姨結成聯盟。很奇怪,夏阿姨身上像是有一股特別的魔力,夏阿姨很喜歡她的性格,她也特別願意把自己的心裡話向這個阿姨傾訴,她甚至把自己的秘密都告訴了夏阿姨。
筱文接到了境外黑老大「強哥」的指令,強令她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餘下的欠款斂齊。而這上面的死賬竟高達500多萬!無奈中她找到楊帆,以告發相威脅逼迫他進一步把魔爪伸向銀行,並許以高額回扣。楊帆嚴詞拒絕。筱文面對死亡的陰影首先想到了躲逃。可是不管她躲到什麼地方,她都驚訝地發現自己就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最後當她收到訂餐的盒裡一隻煮熟了的毛茸茸的死鴿子時,她的精神徹底崩潰了。
筱文知道楊帆一直深愛著自己,而自己卻一直利用著楊帆的這份感情。先是利用他轉款,接著又利用他接近羅依掌握她的動向。現在自己已經走投無路了,她在楊帆面前脫光了衣服,哀求楊帆救救自己。沒想到遭到楊帆的怒罵。她這才清醒地知道,楊帆已經愛上了單純而正直的羅依。
四年一次的世界盃足球賽開始了。羅依的精神高度集中起來。她一直監視的爸爸銀行的帳戶卻一直沒有動靜,同時與爸爸的對話也越來越艱難。爸爸開始徹夜不歸,這在過去是從沒有過的。爸爸甚至莫名其妙地為女兒辦了一張銀行卡,告訴她這裡面存的十幾萬塊錢是乾淨的,像是在安排後事。越來越多的懷疑集中在羅依心頭,她下決心同爸爸好好談一談。
韓越告訴她,省廳已經下了通知,全國每年因賭博而流到境外的賭資金額超過6000億元,幾乎等同於全國旅遊業的總收入,對中國社會、經濟造成了巨大衝擊。我市這個賭球網路橫跨七個省市,最終彙集到境外網路,他們在境外與黑社會「水竹幫」 聯成一氣,總頭目叫強哥。多種跡象表明,在世界盃開始之際,這個強哥已經潛入國內,省廳已將此案立為大案。並說處長叫她要與她談談。
在與唐媛的談話中,唐媛告訴她要擦亮眼睛,認清身邊的人,不要被假象所蒙蔽。羅依不以為然。唐媛還強調了辦案紀律,指出公安機關辦案的整體性,協作性,絕不允許搞個人英雄主義。
羅依出來以後對韓越說,這個女人嫉妒我,就會整天打擊我的積極性。而韓越告訴她,其實唐處長很欣賞你的才華,也很喜歡你的性格,說經過磨礪你一定會成為一塊好鋼的。羅依驚訝了。
這個城市的夜晚,廣場、商店、直至每個家庭,到處翻騰著世界盃的熱浪。羅依全力以赴監視國內的賭球網路,很快發現一個很活躍的網站,通過查找伺服器,鎖定了網站的地址。
就在她悄悄監視這座普通的居民樓時,驚訝地看到裡面走出一個熟悉的身影,是筱文。而跟在她身後的人竟然是楊帆!就在她要叫出聲來時,一隻大手捂住她的嘴,原來韓越早已悄悄藏在她的身邊。
乘著夜幕,他們打著計程車悄悄跟著筱文、楊帆,左拐右拐地來到一個巨大的足球酒吧,裡面傳出球場才能有的聲浪。四面牆上掛滿了巨型電視,播放著球賽轉播。就在他們悄悄跟進去以後,才發現原來裡面空無一人!而這時四面的鐵閘門同時拉下來。
羅依、韓越的身後站著四個彪形大漢,他們馬上明白了,自己上當了。
筱文拍著巴掌走出來,指著四面轉播的球賽說:「怎麼樣,賭一把?」並講了賭球的規矩,賭輸與贏、大與小等等。為了快,羅依挑了哪個隊先進球。
筱文說:「我知道你們沒有錢,就賭羅依的一條命。」
結果羅依輸了。
楊帆為救羅依,答應為筱文打開銀行的網路終端,盜竊500萬為筱文還債。羅依驚訝地看著這個過去電腦盲,熟練的侵入銀行網站如入無人之境。韓越冷笑著告訴她,楊帆就是平時她最敬佩的著名黑客「藍色封印」!
筱文看著電腦上轉帳成功以後,突然變卦說奉強哥的指令,今天一定要處死這個一直和我們搗亂的女警察。這時,門打開了,羅天楠走出來。
羅天楠叫筱文放開羅依。為了驗證自己的身份,他說出了總盤的帳戶。筱文驚呼:「你就是強哥?」羅依也大吃一驚:「爸爸,果然是你?」
這時羅天楠身後走出一個女人,是打著外商旗號的夏雨!
筱文看著這個女人手上的戒指才知道,這才是真正的強哥。
原來,羅天楠曾經無意中為夏雨轉過一次黑錢,從此被這個女人糾纏住,成了賭球網路的保護傘。現在,他在唐處長的幫助下,在女兒的壓力下,逐漸醒悟,開始暗中為警方工作。他已提前按響了唐處長給他的警報器,警方把這個黑據點包圍個嚴嚴實實。
在混戰中,楊帆為救羅依身受重傷。韓越制服兩個打手打開鐵門。夏雨持槍綁架了羅依,羅天楠為救女兒中槍倒下。韓越最後將夏雨擊斃救出羅依。
在救護車上,羅天楠懺悔地抓住唐媛的手,被羅依看見,羅依馬上轉過臉去。
警方連夜將各個黑點一網打盡,大獲全勝。
在網監處,大家都明顯的感到,羅依有了很大變化,她成熟起來了。
真相 被稱為「辣手警花」的柳瓊在街上救了一位遭搶劫的女子胡洋,沒想到的是從此她就不得不與胡洋有了密切的「聯繫」。一天,有人報案在某小區內有人自殺,柳瓊趕到現場,經過調查柳瓊發現這個自殺者正是那天她在街上救過的胡洋。但經過調查分析警方懷疑這不是一場簡單的自殺案件,但究竟是不是另有隱情就只有當事人胡洋知道了,經過醫院搶救胡洋已經沒了生命危險但仍處於深度昏迷,所以胡洋這幾天成了警方的重點保護對象,而柳瓊在這期間也被多次派到胡洋家中進行各方面的搜索調查與取證,從她們的調查中越來越多的疑點出現,這讓柳瓊覺得此案越來越值得懷疑,就在警方對昏迷中的胡洋實行二十四小時監控時,胡洋卻被一個神秘的人殺死,這讓警方一下子感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並且警方的懷疑也得到了證實這果然不是一件簡單的自殺案,柳瓊被指派為這次專案組的負責人,她很快就投入到了緊張的工作中,而這時柳瓊的母親已經得病為了不給孩子增加負擔,所以每次她從睡夢中被疼醒時,柳瓊問她,她總是說是做噩夢嚇的。柳瓊在百忙之中找出點時間去找她的一位當心理醫生的老同學叫馮華,向他諮詢母親一直做噩夢的原因。
柳瓊對胡洋生前所在的公司進行調查與取證,表面上得到的情況都沒什麼太大價值,但柳瓊出於謹慎還是派人對這個公司進行暗中調查。
柳瓊一組整天在漫無邊際的找著各種與胡洋有關的線索,可是由於胡洋是唐山大地震時的孤兒被人收養在這個城市,並且她的養父母已經辭世所以她是無依無靠的孤身一人,這使得案件偵破進度十分緩慢,柳瓊整天都在為破案忙碌著,而這時柳瓊的母親的病情在不斷的惡化柳瓊卻絲毫不知。
柳瓊從胡洋生前的照片上找到了唯一與他有過交往的人,雖然這張照片已經被破壞,但經過技術修復警方還是找到了這個叫馬林的人,他與胡洋是同事,也是與胡洋關係較好的人,可在柳瓊對馬林調查過後,第二天這個馬林就神秘失蹤了,線索再次斷了。
馮華約柳瓊出來向他說了她母親的情況有兩種可能:一是過度擔心而導致她是有所思夜有所夢,第二種可能是身體確實有病,馮華提醒柳瓊無論是哪種情況都應該去檢查一下。可是柳瓊由於工作原因始終沒有去。馮華的一個病人叫江美,她由於在馮華那裡長期進行心理治療而漸漸對年輕帥氣,有文化的馮華產生了好感,並且開始想方設法與馮華交往。
晚上柳瓊徹夜難眠因為她突然想起白天在與馮華談話時,馮華說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話,而這句話柳瓊在胡洋生前寫的日記中看到過,當柳瓊問馮華是否認識胡洋時,馮華滿口否認,出於謹慎柳瓊當時沒有繼續問下去。可是現在她越想越覺得奇怪。馮華這句話怎麼和胡洋日記本中的話一字不差?如果純屬巧合的話那麼為什麼問他在否認識胡洋時的反應那麼不正常?馮華與胡洋到底有沒有關係?自己的這個懷疑是不是純屬無中生有?
柳瓊多次向已幹了一輩子刑警但現退居二線的父親請教破案中遇到的問題,特別是在深夜這父女倆經常徹夜長談,而他們都不曾想到的是每次他們在盡情長談的時候,柳瓊的母親也根本就沒睡,不是不想睡而是身體難受的實是睡不著,看著這父女倆對工作的認真,母親也不忍心去打擾他們。
江美與馮華很快便進入了戀愛的狀態,兩人如膠似漆的整天形影不離,並且馮華已把江美以自己未婚妻的身份介紹給母親,兩人感情上的發展快的讓人不可思意。
柳瓊在辦公室里再次看著胡洋的屍檢報告,死者死於血液濃度突然過高並且心臟里沒血。這樣的死因讓法醫都覺得奇怪,柳瓊覺得這個死因也是疑點重重,所以她將屍體標本送到了醫學院進行更深一步的分析后,得到的結果是胡洋死是因為有人給她注射了血清。查找血清成了警方又一條線索。
警方對胡洋生前所在的公司的調查也有了進一步的結論,公司老總是一位印尼華僑,是一位中年女人叫白素華,她有著全省納稅大戶,是省政協委員,是省外企理事會的會長,愛國華僑,也是當地有名的慈善事業帶頭人等等一系列頭銜。正是她這如此大的家業讓柳瓊產生了懷疑,突然柳瓊又回憶起胡洋被后在派出所說的話……,胡洋家裡被神秘人搜查的情況,又拿起胡洋生前的日記寫的一首唐詩和一些奇怪的圖……,這一連串的東西讓柳瓊斷定白素華與柳瓊的死有著密切的關係,經技術人員的鑒定后得知胡洋的日記中的圖是一張製造搖頭丸的流程圖。
這時馮華正要和江美結婚時,馮華的表姐一聲令下馮華就與江美斷絕了一切關係,這讓江美受了很大的刺激,做了很多很變態的事來報復馮華,後來江美得知馮華的表姐就是自己的老闆白素華后她更是得寸進尺向馮華索要巨款,並且揚言如果不給就要殺了馮華,白素華知道后,決定要派人殺了江美。
柳瓊這邊通過對以往記錄在案的吸毒販毒人員的調查后,得知這張制毒流程圖曾經被白素華看過,柳瓊找到了正確的偵破方向但要想動白素華這樣頭銜的人沒有十足的證據是不可能的,柳瓊在短暫的高興之後又陷入了更大的苦惱中,但她也因此更加有了偵破此案的信心。當她把下一步的工作重心都安排好正要全力投入時,她接到了母親病危住院的消息,這對於她來說是晴天霹靂。
柳瓊把母親託付給父親,她又投入到工作中,那個突然失蹤的馬林這次突然給柳瓊打了電話,說要與她見面。柳瓊欣喜若狂帶著幾個同事一起去見馬林,可是她們看到的是已經被砍的奄奄一息的馬林,馬林臨死前告訴她說,胡洋有白素華犯罪的所有證據。
這時警方對在醫院裡殺死胡洋的人也有了進一步的結論,所以柳瓊不得不派人二十四小時監視馮華。柳瓊他們經過胡洋生前遺物做了進一步搜查后斷定,胡洋把自己所掌握的白素華的罪證就放在當初被搶的包里,經過對這個小手包再次搜查,甚至將這個包完全損毀后終於找到了一把銀行保險箱的鑰匙,經過對胡洋日記中有內容包括其中很多的暗含的意思的總結,分析后,他們得到了保險箱的密碼,也得到了白素華的所有罪證。
這時馮華也越來越感到事情不妙,但他還算有點良知,他向警方報案說有人要殺江美,他自已寫了一封留給柳瓊的信后,自殺。這時柳瓊的母親還在醫院苦苦等待想在最後見上女兒一眼。
這時柳瓊一組已經把所有情況報給上級,全體幹警在統一布置下到了預定地點準備對幕後黑手進行抓捕。這時正在等待命令的柳瓊也收到了馮華寫給她的信,馮華在信中說出了真相:胡洋曾經因心理壓力過大去他那裡接受過治療,當他得知胡洋有白素華的罪證時,他通過心理引導讓胡洋自殺,而後見胡洋沒死,他就到醫院給胡洋注射了血清導致胡洋離奇死亡。
一切行動都很順利,白素華在參加慈善大會的晚會上被靜悄悄的抓捕,真相大白。而這時在全體幹警為這次行動而高興,為柳瓊的精彩偵破而喝彩時,柳瓊的母親已經在醫院裡含著想見女兒最後一面的心愿死去。
街坊閑警 醫院接到一位腹部被刺的孕婦,情況緊急正在給蘇曼曼做孕前例檢的黃醫生不得不停下來去搶救那位生命垂危的孕婦。
這時在一個幼兒園裡,有一個歹徒身裝炸藥以幼兒園的孩子為人質向警察要錢,刑警隊長陳浩正在與歹徒周旋,無奈之下陳浩不得不把懷著身孕的蘇曼曼叫來,作為隊里的「神槍手」她被派為第一狙擊手去制服歹徒,可在她正要開槍時,被歹徒發現,她急中生智謊稱自己是幼兒園老師,所以她也被歹徒拉進了人質隊伍中,這期間她幾次欲試卻每次當她要舉槍時,都會有一個場景出現在腦中,這個場景是她以前在狙擊一個歹徒時,當歹徒的兒子小海睜睜的看見父親死在身邊時,那個恐懼無辜的眼神。這讓蘇曼曼無法再次當著這麼多孩子的面去殺人,最後蘇曼曼找到了歹徒心裡的弱點————他兒子,經過一番危險但又感人的談話,蘇曼曼以收養他的兒子為條件說服了歹徒交槍投降。
沒幾天後,又一個孕婦腹部被刺,母子雙亡,連續兩起孕婦被刺案讓警方感到事情的嚴重性,刑警隊長陳浩一組人負責偵破此案。蘇曼曼再次到醫院做檢查,黃醫生也漸漸與蘇曼曼熟識,對蘇曼曼也很負責很關心。
陳浩與蘇曼曼的丈夫黎歐是很要好的朋友,在黎歐的委託下,陳浩幫忙聯繫了一家福利院接走了蘇曼曼那天收養的那個歹徒的兒子小明,儘管蘇曼曼不願意讓福利院帶走小明,但由於按照法律規定她自己也沒權利收養小明,所以不得不放走小明但她已與小明建立了很深的感情。蘇曼曼經常去福利院看小明。
幾天之後又一個孕婦被以同樣的手段殺死,陳浩帶著一組人忙的沒日沒夜的調查。接連幾起孕婦被殺案讓蘇曼曼也常感到不安,因為她多次做夢自己也被刺殺,而夢中殺她的不是別人正是多次在她腦中出現的那個被她打死的罪犯的兒子小海。每次被嚇醒她都想找到小海給他一點補償,但這麼多年來始終沒有小海的下落。
這時一個新鄰居的以來讓蘇曼曼的生活發生了一些改變。這個新鄰居是剛從美國回來的年齡與蘇曼曼差不多的年輕人,他叫路嘉明,他家的保姆是他的一個遠房親戚,叫王玉玲,王玉玲深深的愛著路嘉明,但當她發現路嘉明對蘇曼曼有些好感的時候她就開始恨蘇曼曼。
黎歐因為工作了去英國出差。正在休產假的蘇曼曼耐不住寂寞在她的強烈要求下,陳浩隊長同意讓她在家裡幫著做一些偵破工作。路嘉明多次找各種機會與蘇曼曼接近,王玉玲對蘇曼曼的恨越來越深。警方經過調查把這個專殺孕婦的兇手範圍定在了從事過醫學工作並且是精神有些失常的人群中,並且把這個兇手命名為「新傑克」。這期間蘇曼曼也多次去黃醫生那裡做檢查,從蘇曼曼嘴裡黃醫生也了解了一些關於新傑克的信息,並且每次蘇曼曼向黃醫生說起這些可憐的被刺的孕婦時,黃醫生總是義憤填膺的說一些讓蘇曼曼想不到的話,這些話很奇怪,從某些方面說也有點道理,但蘇曼曼聽不懂。並且黃醫生以醫生對病人關心的角度一再告誡蘇曼曼不要去管這個案子。
正當警方焦頭爛額的時候,「新傑克」突然與警方聯繫,並且與警方約好時間地點,讓警方去現場看他怎麼殺人,兇手的囂張讓警方做好了將他當場消滅的準備。沒想到的是,警方上了兇手的當了,並且誤殺了一名被兇手指派冒充兇手的精神病人。
一天深夜福利院打來電話說小明生病讓蘇曼曼去看看。為了安全陳浩陪著蘇曼曼一起過去,在福利院里蘇曼曼從小朋友的口中了解到這個福利院中傳說有「鬼」。從福利院長的口中他們得知「鬼」是前幾年福利院有個男孩被別人收養后受虐而死,而說到此處福利院的院長總的躲躲閃閃的不願再往下說,讓蘇曼曼和陳浩心中產生了更大的疑問。當陳浩送蘇曼曼回到家時,發路嘉明在愣愣的盯著蘇曼曼,這讓陳浩對路嘉明起了疑心。
蘇曼曼還是經常被同一個噩夢嚇醒。她又去黃醫生那裡檢查,黃醫生再次告誡她為了孩子的健康別再插手那個新傑克的案子,正當這時路嘉明來到黃醫生的辦公室,原來他與黃醫生以前都在美國一所大學學醫。路嘉明在這裡看見了蘇曼曼,他看蘇曼曼的那種那種不正常的眼神讓黃醫生看在眼裡。
蘇曼曼從福利院里的工作人員口中打聽到那個被傳受虐致死的小孩就是那個被她打死的罪犯的孩子小海,她又得知小海根本沒死,只是由於大腦受刺激過度而變成了傻子,讓她奇怪的是這些年來一直有個神秘的人在給小海匯錢,但這個匯錢的人是誰大家誰也不知道。
王玉玲越來越受不了路嘉明這樣對蘇曼曼以,並且開始干涉路嘉明同時也對蘇曼曼更加恨之入骨。陳浩因其它原因想背著局裡再次對被殺的孕婦做屍檢,她讓蘇曼曼幫著找兩個醫術高超的人去,蘇曼曼找了黃醫生,巧的是正在這時路嘉明出現在黃醫生的辦公室,由於他們倆都是在美國學醫的所以蘇曼曼就帶著黃醫生和路嘉明去了局裡。在屍檢進程中,當路嘉明看到殘死的孕婦及腹中的嬰兒時,他開始渾身發抖,還有一些強烈的反應,手忙腳亂這一切讓陳浩和黃醫生看在眼裡。
路嘉明在家裡也越來越狂燥,並且他總是以吃大把的葯來穩定自己的情緒。半夜裡蘇曼曼習發現路嘉明走出小區。
第二天警察局又在開緊急會議,因為昨晚又一個孕婦被殺。晚上陳浩給蘇曼曼電話可是一直沒人接,陳浩越想越怕,所以去了蘇曼曼家,最後卻在路嘉明的家裡找到了蘇曼曼,她在那裡聽路嘉明彈鋼琴,陳浩悄悄在路嘉明的地板上撿了一個藥丸之後把蘇曼曼叫了回去。在蘇曼曼家中,陳浩得知昨晚路嘉明是半夜出門的,正好與案發時間符合,這讓陳浩欣喜若狂,但蘇曼曼卻不以為然。之後,陳浩又到醫院對那個小藥丸做了鑒定得知是一種鎮定劑,專為精神有病的人所用,正在與醫生談話時,這位腦科醫生的病人來了,而這個病人正是路嘉明。
這時,蘇曼曼已經查到了那個為小海匯錢的神秘人的地址,是從美國一所大學里匯來的錢。這時路嘉明再也受不了王玉玲對自己私生活的干涉了,所以不讓她再做保姆了,並且攆她走。
黃醫生向陳浩說了一些關於路嘉明的事:他在美國學醫時成績優異,被分到一家大醫院,但後來他的女朋友背著他和別人有了姦情,他受了很大刺激,在一天晚上喝酒過多,而使第二天的一個手術完全失敗,結果母子雙亡,因為這個孕婦的死,路嘉明在美國吃了官司。最後路嘉明被吊銷了行醫執照,隨即回國。陳浩看搜索到的路嘉明的各方面信息中以證明路嘉明就是新傑克,隨即向上級申請了拘捕令。
王玉玲以要離開這裡為借口,要在走的時候請蘇曼曼吃一頓飯。飯桌上路嘉明發現王玉玲在蘇曼曼的酒里下了毒,所以沒讓蘇曼曼喝,王玉玲見蘇曼曼沒死,轉身拿著菜刀砍向蘇曼曼,路嘉明為了救蘇曼曼而被砍傷,最後蘇曼曼被趕來抓捕路嘉明的陳浩救了。路嘉明和王玉玲被抓獲。在對路嘉明的開庭審判時,一切證詞都有了,但蘇曼曼做為一個最有力的當事人提供證詞時,她卻說出了讓大家失望的證詞,她說路嘉明從未傷害過她,並且那天晚上路嘉明還為了救她而受傷。結果對路嘉明是新傑克的起訴因證據不足而失敗,路嘉明被當庭釋放。蘇曼曼的同事不理解她,所有在場被「新傑克」殺害的孕婦家屬都在罵她……。
此時,蘇曼曼已經查到給小海匯錢的那所美國大學正是路嘉明那所大學,這時福利院突然著火,後來從小明口裡蘇曼曼得知福利院的地下室里一直關著一位小朋友,這火就是那小朋友放的,因為那個小朋友是個傻子。而陳浩這時還在為新傑克而犯愁,他立志要找到路嘉明的所有證據。
經過調查,蘇曼曼找到了那個給小海匯錢的人,但為個人讓蘇曼曼在一個很偏僻的廢棄廠房裡見面,當她見到這個人的時候,她很吃驚,因為這人就是一直給她做孕檢的黃醫生,黃醫生說出了一切:他和小海表面上是同父異母的兄弟而實際上,是他與自己的繼母生了小海……。他覺得那些母親都對自己的孩子不負責,所以會把那些不負責的血液就會流到未出生的孩子體內,為了凈化人類他要把所有不負責任的母親都殺死……
這時,陳浩在電腦上仔細分析著這些天得到的各方面資料,突然他跳了起來,因為電腦最後蹦出了黃醫生的臉。
黃醫生在向蘇曼曼說完了一切后,舉起刀子向蘇曼曼走來,千鈞一髮這際,陳浩帶領警察趕到,最後真正的新傑克黃醫生被抓。
一切真相大白,表面最善良的黃醫生是真正的殺人魔王,而他的殺人動機是他所謂的凈化人類。
[1-6]
上一篇[聖劍仙境傳]    下一篇 [異想世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