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非洲民族議會

標籤: 暫無標籤

非洲民族議會,1920年代後期,該黨的領導層因是否與共產黨合作而分裂,接著保守派的勝利削弱了這個黨,整個30年代里黨組織渙散了。

  

  1920年代後期,該黨的領導層因是否與共產黨(成立於1921年)合作而分裂,接著保守派的勝利削弱了這個黨,整個30年代里黨組織渙散了。然而到了40年代,非洲民族議會在年輕一代領導人的領導下復興,這些領導人具有更強烈的反對南非種族隔離的戰鬥精神。1944年建立的非洲民族議會青年團吸引了像西蘇魯(Walter Sisulu)、坦博(Oliver Tambo)、曼德拉等一批人物,他們激勵運動,向黨的溫和派領導發起挑戰。1952年後,在盧圖利(Albert Luthuli)主席的領導下,非洲民族議會開始發動非暴力的抗議、罷工、杯葛和遊行示威,反對1948年上台的國民黨政府實行的種族隔離政策。黨員人數迅速增加。反對《通行證法》(Pass Laws, 要求黑人攜帶通行證以表明他們的僱員身分)及其他政府政策的運動在1952年的蔑視運動中達到頂峰。在這個過程中,非洲民族議會的領袖們成了警察騷擾的對象:1956年它的許多領袖被捕,並被指控犯有叛國罪(稱為1956∼1959年的叛國審判)。

  1959年從非洲民族議會分離出去的「泛非大會」(Pan-African Congress, PAC)於1960年組織群眾示威遊行,反對《通行證法》,警察在沙佩維爾(約翰尼斯堡南方)殺害了69名手無寸鐵的示威者。這時,國民黨取締了非洲民族議會和泛非大會。謀求政治變革的合法道路被拒絕後,非洲民族議會先轉向破壞活動,繼而開始在國外組織游擊戰。1961年非洲民族議會成立軍事組織「民族之矛」(Spear of the Nation),由曼德拉領導,展開破壞活動以作為反對種族隔離運動的一部分。1964年曼德拉和該黨的其他領導人被判處終身監禁(「瑞佛尼亞審判」〔Rivonia Trial〕)。由於南非當局強化了內部安全措施,所以非洲民族議會發動的游擊戰基本上沒有奏效,不過留下來的一些幹部在坦博的領導下使該組織在坦尚尼亞和尚比亞繼續保持活動。接近70年代末,在1976年的索韋托(Soweto)暴動后,非洲民族議會開始恢復在南非國內活動;在那次暴動中警察和軍隊殺害了600多人,其中許多是兒童。1980年前後,被禁的非洲民族議會的黑、綠和金三色旗開始在南非國內看到。

  80年代,南非陷入了實質性的內戰。1990年南非戴克拉克(F. W. de Klerk)當局撤銷了對非洲民族議會的禁令,釋放其領導人,或允許他們返回南非進行和平的政治活動。1991年非洲民族議會最重要的領導人曼德拉接替坦博出任主席。1992∼1993年曼德拉領導該黨與白人政府進行了向以普選為基礎建立民選政府的談判。1994年4月該黨在首次舉行的普選中獲勝,取得了新國民議會中60%以上的席位。曼德拉就任民族團結政府的首腦,於1994年5月10日宣誓就職,成為南非第一位黑人總統。1996年國民黨撤出政府後,非洲民族議會與它從前的競爭對手,由布特萊齊(Mangosuthu Buthelezi)領導的英卡塔自由黨結成同盟。1997年曼德拉從黨主席的位置上退了下來,1999年6月他的繼承人姆貝基(Thabo Mbeki)成為南非的第二位黑人總統。2002年非洲民族議會慶祝它建黨90周年,並繼續支配著南非的政治活動。

  在非洲民族議會舉行2007年全國代表大會,也就是將選出新任黨主席──也很可能當選南非下屆總統──的會期之前,黨內開始出現不和的跡象。儘管南非憲法規定姆貝基不可二度連任總統,但他若能二度連任黨主席,對選擇2009年南非下任總統一事定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他在角逐黨魁時遭到祖馬(Jacob Zuma)的挑戰,祖馬為前任副總統,曾在2005年被指控貪污而遭姆貝基革職;次年祖馬也因被控強暴而遭審判。法庭在2006年5月宣告他無罪,貪污的指控也在同年稍後撤銷。雖然對他為非作歹的傳聞不斷──其支持者聲稱那些指控皆有政治目的──他仍是非洲民族議會裡頗受歡迎的人物;2007年12月,在這場堪稱該黨黨史上最具爭議的黨主席選戰中,祖馬打敗姆貝基當選黨魁。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