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澳,字子斐,太和六年擢進士第,又以弘詞登科。性貞退寡慾,登第后十年不仕。伯兄溫,與御史中丞高元裕友善。溫請用澳為御史,謂澳曰:「高二十九持憲綱,欲與汝相面,汝必得御史。」澳不答。溫曰:「高君端士,汝不可輕。」
澳曰:「然恐無呈身御史。」竟不詣元裕之門。
周墀鎮鄭滑,闢為從事。墀輔政,以澳為考功員外郎、史館修撰。墀初作相,私謂澳曰:「才小任重,何以相救?」澳曰:「荷公重知,願公無權足矣。」墀愕然,不喻其旨。澳曰:「爵賞刑罰,非公共欲行者,願不以喜怒憎愛行之。但令百司群官各舉其職,則公斂衽於廟堂之上,天下自理,何要權耶?」墀深然之。不周歲,以本官知制誥。尋召充翰林學士,累遷戶部、兵部侍郎、學士承旨。與同僚蕭寘深為宣宗所遇,每二人同直,無不召見,詢訪時事。每有邦國刑政大事,中使傳宣草詞,澳心欲論諫,即曰:「此一事,須降御札,方敢施行。」遲留至旦,必論其可否。上旨多從之。出為京兆尹,不避權豪,亦師璟憚。
會判戶部宰相蕭鄴改判度支,澳於延英對。上曰:「戶部闕判使。」澳對以府事。上言「戶部闕判使」者三,又曰:「卿意何如?」澳對曰:「臣近年心力減耗,不奈繁劇,累曾陳乞一小鎮,聖慈未垂矜允。」上默然不樂其奏。澳甥柳
玭知其對,謂澳曰:「舅之獎遇,特承聖知,延英奏對,恐未得中。」澳曰:「吾不為時相所信,忽自宸旨委以使務,必以吾他歧得之,何以自明?我意不錯。爾須知時事漸不堪,是吾徒貪爵位所致,爾宜志之!」
大中十二年,檢校工部尚書,兼孟州刺史,充河陽三城懷孟澤節度等使,辭於內殿。上曰:「卿自求便,我不去卿。」在河陽累年,中使王居方使魏州,令傳詔旨謂澳曰:「久別無恙,知卿奉道,得何葯術,可具居方口奏。」澳因中使上章陳謝,又曰:「方士殊不可聽,金石有毒,切不宜服食。」帝嘉其忠,將召之,而帝厭代。
懿宗即位,遷檢校戶部尚書,兼青州刺史、平戶節度觀察處置等使。入為戶部侍郎,轉吏部,絟綜平允,不受請託。為執政所惡,出為邠州刺史、邠寧節度使。宰相杜審權素不悅於澳,會吏部發澳時簿籍,吏緣為奸,坐罷鎮,以秘書監分司東都。嘗戲吟云:「若將韋鑒同殷鑒,錯認容身作保身。」此句聞於京師,權幸尤怒之。上表求致仕,宰相疑其怨望,拜河南尹。制出,累上章辭疾,以松檟在秦川,求歸樊川別業,許之。逾年,復授戶部侍郎。以疾不拜而卒。贈戶部尚書,謚曰貞。
上一篇[國喪]    下一篇 [國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